仇朝兵:奥巴马时期美国的“印太战略”

——基于美国大战略的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 次 更新时间:2019-01-04 23:35:40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仇朝兵  

   内容提要:美国的“印太战略”是嵌入到其综合性、全球性大战略之中并服从和服务于其整体战略目标的。奥巴马时期美国并没有明确阐明的“印太战略”,但随着印太地区国家间互动的增加及地区安全形势与安全环境的变化,各国间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政治与安全议题的相关度越来越高,印度洋和太平洋相关地区越来越成为一个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整体,美国的战略视野也开始从“亚太”转向“印太”,“印太”概念已融入到其战略思维和具体的战略实践之中。

   关 键 词:美国军事与外交  印太战略  奥巴马政府  大战略  中美关系

  

   最近几年来,国际学术界和战略界越来越热衷于用“印太”(Indo-Pacific)这个概念来讨论近年来印度洋和太平洋沿岸相关地区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变化。“印太”这一概念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美国、日本、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印度等相关国家官员的讲话和官方战略文件中。虽然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并没有明确阐明的“印太战略”,但“印太”概念作为一种战略思维实际上已融入其战略规划和战略实践之中了。特朗普总统入主白宫之后,美国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正在越来越积极地推动塑造一个所谓“自由、开放和繁荣的印太地区”,美、日、印、澳四国在推动“印太战略”合作方面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新动向。

   本文主要依据美国及相关国家的政府文件、报告和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对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的“大战略”构想、“印太”在美国战略思维中地位的变化以及美国“印太战略”的战略意图和战略实践进行了梳理和探讨,以期全面、深入地理解美国“印太战略”及其实践,更加理性地认识中国的地区安全环境和中美关系。

  

   一、中外学界关于“印太战略”的研究

  

   从整体上把握国内外学术界和战略界涉及“印太”及相关问题的研究,是进一步深入探讨美国“印太战略”的基础。总体来说,国际学术界和战略界涉及“印太”及相关问题的研究成果有如下特点:

   第一,普遍强调“印太”正在成为一个独立的战略体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国际安全项目主任罗瑞·梅德卡夫(Rory Medcalf)的看法。他认为,在当代,“印太”概念的出现意味着承认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之间日益增加的经济、地缘政治和安全联系正在创造一个单一的战略体系①,这是一个包含了中国、印度和美国等主要大国之间相互交叉的利益的战略体系。②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普里亚·查科(Priya Chacko)博士认为,“印太”概念的提出促使人们重新开始重视地区架构建设,以管理由于业已提升的贸易流动、生产及投资联系而导致的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不断发展的区域化进程。③

   第二,关注相关国家在“印太”战略体系下之互动的研究成果比较多。比如,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和印度观察者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三方学者探讨了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在印太地区面临的共同挑战和机遇——包括海上航线安全、反对恐怖主义、核不扩散以及灾难救援等。他们认为,正式的三边对话有助于三国理解当前和未来面临的挑战并共同采取应对行动;努力就各自关注的问题达成相互理解有助于推动印太地区成为经济繁荣、政治稳定、贸易自由而开放、治理民主的安全地区。④印度战略思想家拉贾·莫罕(C.Raja Mohan)考察了中国和印度在印太地区日益加剧的竞争,认为中、美、印三角关系对印太地区未来的稳定至关重要。⑤梅德卡夫把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放在“印太亚洲”(Indo-Pacific Asia)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进行了考察。⑥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南亚项目主任弗雷德里克·葛瑞尔(Frederic Grare)在“印太”战略框架下考察了印度和澳大利亚的战略关系。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大卫·布鲁斯特(David Brewster)考察了澳大利亚、印度及美国三国在印太地区建立新同盟所面临的挑战。⑧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The S.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RSIS)高级研究员伊恩·葛兰姆(Euan Graham)等主编的《遨游印太弧》一书探讨了更为广泛的印太地区的海上安全议题,包括美国海军在印太地区的参与、东海地区出现的挑战、印度海军在印太地区的参与、美国的南海政策、中国的南海政策、日本的海洋战略观,以及韩国在印太地区发挥的积极的海上作用等,目的是研究这一地区各个次区域之间战略连通(strategic connectivity)的价值和意义。⑨

   第三,涉及美国与印太地区(国家)之间关系的研究主要是对各种议题领域的探讨,缺乏对美国“印太战略”的系统考察。美国海军军官约翰·F.布拉福德(John F.Bradford)考察了美国的海洋战略对印太海上航线的意义。⑩澳大利亚阿德雷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艾琳·齐默曼(Erin Zimmerman)博士阐述了非传统安全议题作为印太地区安全架构的触发因素的重要性,认为诸如自然灾害和流行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议题为印太地区的安全合作提供了重要机会和推动力,应把解决这些议题作为实现更加一体化的印太安全架构的第一步。(11)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吉原俊井(Toshi Yoshihara)指出,从2011年后期开始,美国国防政策文件和官员的声明不断用“印太”概念来描述美国的亚洲战略,印太地区已成为美国和美国海军日益重要的战略舞台,传统的军事挑战可能会让美国海军卷入该地区冲突。(12)夏威夷亚太安全研究中心(Asia-Pacific Center Security Studies)莫汉·马利克(Mohan Malik)教授主编的《印太地区的海上安全:中国、印度和美国的看法》一书集中考察了地缘政治挑战、跨国安全关注以及多边制度建设与合作等议题,探讨了印太地区存在的机会和风险,并确定了提升本地区海上安全需要海军采取的措施。(13)印度世界事务理事会(Indian Council of World Affair)的拉吉夫·K.巴提亚(Rajiv K.Bhatia)和维杰·萨库加(Vijay Sakhuja)主编的《印太地区:政治和战略展望》一书,讨论了这一地区在政治、经济和海洋等领域面临的新挑战。(14)英国布鲁奈尔大学(Brunel University)的大卫·斯科特(David Scott)博士分别考察了中印在印度洋的竞争、中美在太平洋的竞争、印美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合作,认为印度在印度洋和美国在太平洋都面临着来自中国的海上挑战。(15)

   第四,关于“印太”这一概念的性质及其对中国的意涵,国际学术界和战略界存在不同看法。印度尼赫鲁大学(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的纳伊杜(G.V.C.Naidu)教授认为,“印太”概念的提出为地区多边主义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提供了广阔空间。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它能够为合作而不是竞争提供更多机会,反映了地缘政治参照点的迅速变化,因而应该欢迎和推动这一概念,而不是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它。(16)关于这一概念对中国的意涵,的确有文章强调其有针对或约束中国之意,但梅德卡夫认为,暗示“印太”概念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排除中国的想法实际上是不正确的。(17)大卫·斯科特博士认为,尽管对“印太”概念提出批评者认为,它具有消极的以中国为中心、制衡中国的寓意,但这并不是这个概念内在的部分。(18)

   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大国,在印太地区具有广泛的利益和影响。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实践对中国的地区安全环境具有深刻影响,因而也受到中国学术界和战略界的关注。

   关于“印太地区”的界定,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吴兆礼博士指出,狭义的“印太地区”指的是从西伯利亚东部边缘地带向南延伸,经日本、朝鲜半岛、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和东南亚一直延伸至大洋洲和印度,但不包括印度以西的印度洋地区。广义的“印太地区”有两种界定:一种界定认为应包含从西太平洋到西印度洋的广袤区域,范围远至非洲东海岸;另一种界定更为宽泛,认为应包括美国在内的太平洋东岸地区和整个印度洋地区,即广义的亚太地区加整个印度洋地区。(19)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赵青海研究员指出,“印太”作为地缘学词汇,不同于纯粹的地理学概念,没有准确的地理界定,各方对“印太”概念涵盖地域的理解也不尽相同。由于该区域内相关国家对自身的利益关切、战略诉求、行动能力等的认知不同,因而对“印太”范围的确定带有很大主观性。(20)

   关于美、印、澳等国谋划“印太”概念的意图,中国学者普遍担心其目的可能是平衡、限制或遏制中国。赵青海认为,在“印太”语境下,中国的地区影响力遭遇人为淡化,中国的海洋活动受到格外关注,部分国家在积极筹划针对中国的海上安全合作和小多边机制。(21)吴兆礼认为,“美国战略谋划中的‘印太’,就是通过强化与印度的战略伙伴关系,将印度纳入美国的战略框架,限制中国在印太地区尤其是印度洋地区的影响力,致力于维护美国在印太地区的优势地位。”(22)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刘宗义博士也认为,美国的“印太”地缘战略构想是为了平衡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扩大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23)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曹筱阳博士认为,美国的“印太”海上战略部署的一个重要意图,是借助盟友和伙伴的力量规制中国的崛起,以避免中国在海上对美国发起挑战。(24)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屈彩云博士认为,随着中国迅速和强劲地崛起,日、美、澳、印四国拉近了距离,打着价值观的旗号构建“民主同盟”,对中国进行软、硬两手制衡,企图围堵遏制中国。(25)

   关于美国“印太战略”对中国的地缘安全环境及该地区安全形势的影响,复旦大学韦宗友教授指出,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战略是把印太地区视为一个战略整体的,其亚洲战略的重新调整至少在短期内会对中国周边战略环境产生以下消极影响:增加中国的不安全感和中美之间的战略猜忌;刺激地区军备竞赛特别是海军军备竞赛;对中印关系造成消极影响。(26)同济大学夏立平教授也认为,美国“印太战略”将其亚太“轴辐”(hub and spokes)安全体系扩大到印度洋区域,使印太地区战略态势更为复杂。美国企图拉拢印度来制约中国,在地缘战略上企图形成对中国的大月牙形制衡圈,这将增加中美之间的战略互疑,刺激该地区的海军军备竞争。(27)

   总体而言,国内学术界对美国“印太战略”的研究取得了不少成果,但尚存在以下不足:第一,过于强调美国“印太战略”的军事、安全等高政治领域,对经济、社会文化等低政治领域关注不够;第二,过于强调美国战略实施的宏观方面的内容,对影响战略实施效果的具体内容和细节关注不够,而战略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具体实施,战略思想只有通过具体实施才能得以更好地体现;第三,过于强调美国针对中国的战略意图,对其更广泛的战略意图或目标关注不足;第四,对美国战略的理解比较形式化和简单化,忽视了对其战略实施过程所体现的战略思想的分析和论述。

  

二、从《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看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的“大战略”构想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370.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18年第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