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梁剑:经典“阐发”和哲学话语创新:郭象《庄子注》的启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3 次 更新时间:2019-01-04 23:16:52

进入专题: 郭象   《庄子注》  

刘梁剑  

   (11)杨国荣认为:“在庄子看来,超越是非,不是用一种观点来否定另一种观点,如果这样,依然会陷于类似儒墨之间的‘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从根本上消除是非之争,需要回复到未分化的世界,也就是统一、本然的存在形态来观照和看待外部世界和人的观念,由此进而达到‘齐是非’,后者相应于‘莫若以明’。”(杨国荣:《〈齐物论〉释义》)

   (12)(13)(14)(21)(33)(38)(41)郭象:《齐物论注》,载郭庆藩;《庄子集释》,第67、65、43、82、111-112、66、111-112页。

   (15)古希腊怀疑论者恩披里克(Sextus Empiricus)指出,怀疑论的目的乃是在“意见之争”面前不动心(atapaksia,tranquility),而在不可避免的事情面前情绪平和(Sextus Empiricus,Outlines of Scepticism,ed.by J.Annas and J.Barne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0,p.10)。为了能够在“意见之争”面前不动心,怀疑论的法门如下:为任何意见找到相左的意见,证明二者具有同等的有效性,由此悬置判断,进而达到不动心的心灵状态(Sextus Empiricus,Outlines of Scepticism,p.4)。郭象“反覆相明”的方法与此颇为接近。另一方面,严格说来,相对论不同于怀疑论。怀疑论因存疑态度而无所断定,而相对论则有所断定,因而是一种独断论。郭象由反覆相明所达到的结论“无是无非”也可以做相对论或怀疑论的解读:从相对论的角度看,“无是无非”是命题内容,即断定了“无是无非”;从怀疑论的角度看,“无是无非”是怀疑的命题态度(“无”,存疑不加断定)加上命题内容(“是”,“非”)。庄子在否定了物或物论层面的是非之后,还肯定了更对层次的“道”,就此而言,庄子既非相对论亦非怀疑论。(笔者按:此注曾就正于我的同事张小勇博士,谨致谢忱。)

   (16)(19)郭庆藩:《庄子集释》,第764、81页。

   (17)陈少明:《〈齐物论〉及其影响》,第97页。

   (18)参见刘笑敢:《庄子哲学及其演变》,第342-343页。

   (20)郭象在别的地方也表达过万物一体的思想。《齐物论》:“旁日月,挟宇宙。”郭象注:“以死生为昼夜,旁日月之喻也;以万物为一体,挟宇宙之譬也。”(郭象:《齐物论注》,载郭庆藩:《庄子集释》,第101页)

   (22)皇侃疏《论语》“为政以德”章引郭象云:“万物皆得性谓之德。夫为政者奚事哉?得万物之性,故云德而已矣。”(《论语集解义疏》卷第一,知不足斋丛书本)以“得性”解释《论语》所讲的“德”,亦是在哲学元语言的层面运用“得性”。

   (23)(36)(37)郭象:《秋水注》,载郭庆藩:《庄子集释》,第588、588、588页。

   (26)王弼:《老子道德经注·四十章》,载王弼著,楼宇烈校释:《王弼集校释》,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10页。

   (27)(28)(29)王弼:《论语释疑》,载王弼著,楼宇烈校释:《王弼集校释》,第624、624页。

   (29)王弼:《老子指略》,载王弼著,楼宇烈校释:《王弼集校释》,第196页。

   (30)(34)郭象:《知北游注》,载郭庆藩:《庄子集释》,第762、764页。

   (31)如果这个思路是对的,我们不免怀疑:宇宙大爆炸的现代“科学”理论也在寻找宇宙起点,它依然是坏的哲学冲动的产物,依然是理智僭越自身所导致的“先验的幻相”(康德)?

   (32)郭象:《在宥注》,载郭庆藩:《庄子集释》,第381页。

   (39)沈青松(Vincent Shen)将此句译为:"That which is excellent is the self-transformation.As to the working of mutual accommodation,it is never as superb as the achievement of self-transformation."并由此论证相因不如独化重要(参见Vincent Shen."From Interpretation to Construction:Guo Xiang's Ontological Individualism",in Journal of Chinese Philosophy 40:S(2013),p.180)。然而,郭象的本意似乎是讲,唯有独化之极至才能达到相因之功。

   (42)旧话语体系中的中心词翻转为边缘词,从而为话语之“开新”“让”出空间。熊十力曾释“开导”之“开”:“开字,有两义,一、是避开的意思,二、是把处所让与后来者的意思。”(熊十力:《新唯识论》(语体文本),《熊十力全集》第三卷,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57页)我们正可以在此意义上理解话语“开新”之“开”:避开且把处所让与新话语。

  

  

    进入专题: 郭象   《庄子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366.html
文章来源:《船山学刊》2017年 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