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利民:朝鲜核问题的战略本质:反扩散还是地缘政治博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3 次 更新时间:2019-01-03 22:58:19

进入专题: 朝鲜核问题   地缘政治   反扩散  

林利民  

   内容提要:国际社会通常认为相关国家在朝核问题上的博弈是一场扩散与反扩散博弈。但本文认为,朝鲜核问题的战略本质是相关方在扩散与反扩散博弈旗号下的一场地缘政治博弈,扩散与反扩散博弈固然明显,却不是其本质属性。朝鲜核问题之所以进进退退,不时高潮迭起,陷入“无解”僵局,是由于国际社会是按扩散与反扩散博弈的政治逻辑认知、判断、处置一个地缘政治问题,其结果必然是药不对症。要从根本上解决朝鲜核问题,需要国际社会重新认识朝鲜核问题的地缘政治本质,从地缘政治角度谋求合理解决。

   关 键 词:朝鲜核问题  地缘政治  朝美韩博弈  东北亚安全

  

   朝鲜核问题如从第一次朝核危机算起,迄今已历1/4世纪①;即使从2002年末第二次朝核危机算起,也有10余年。②在此期间,包括美日韩俄以及中国等相关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都是把朝鲜核问题当做国际扩散与反扩散博弈来判断、分析并加以战略应对的,最少在表面上是如此。③国际舆论、尤其是西方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认定朝鲜核问题是扩散与反扩散博弈,并由此确定自己的立场,即把朝鲜放在被告席上,断定其是“犯罪方”,对其实施经济制裁、外交孤立等压力政策。④中国一些主流媒体、不少网友及战略界人士也持同一立场。“弃朝论”与“挺朝论”在中国双双出现且二者间出现激烈争吵,这也同时说明中国有很多人是从地缘政治观点而不是反扩散观点来分析朝核问题的。显然,不宜轻易否认朝鲜核问题属于扩散与反扩散博弈的基本范畴、否认其扩散与反扩散博弈的政治内涵。然而,扩散与反扩散博弈不过是朝核问题上相关方矛盾、博弈的某一局部、某一方面,而不是其本质,更不是其全部。进而言之,在朝核问题上,扩散与反扩散之争只是其表,其战略本质则是相关方,尤其是朝鲜与美日韩以及朝鲜、美日韩与中俄等国际行为体之间激烈、复杂、长期的地缘政治博弈,其中最核心的竞争则是朝与美韩地缘政治博弈以及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博弈。朝第四次核试后,相关大国围绕朝核问题的博弈尤其出现淡化反扩散因素现象,而地缘政治因素则进一步“回归”。

   引发朝鲜核问题争端的起点是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而执意搞核武开发,这也是国际社会认定朝鲜是朝核问题“犯罪方”的主要依据。然而,国际社会很少有人去研究为什么朝鲜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并承受国际社会孤立、制裁甚至冒承受美国“先发制人”打击的战略风险,以及承受国民经济长期停滞、民众生活长期贫困的痛苦代价而执意搞核武开发?实际上,朝鲜之所以执意搞核武开发,其本意并非蓄意挑衅国际核不扩散体制、蓄意与国际社会对抗,而是出于其国家地缘政治安全以及与美日韩地缘政治斗争的需求。

   冷战结束后,朝鲜先是因苏东剧变、苏联解体及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陷入低潮而备感孤独,继之而来的中国与韩国建交也使其自认为失去了安全上的“中国奥援”,而美国“一超独大”及西方在冷战后鼓吹继续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对广大非西方国家的咄咄逼人、宣扬所谓“历史终结论”、通过海湾战争打击伊拉克以及冷战后韩对朝政策的“居高临下”态势,等等,则使朝鲜政权有“泰山压顶”的地缘政治危机感。在与其对手的实力对比方面,单就朝韩对比而论,朝人口只及韩1/2、GDP总量只及韩1/42、人均国民收入只及韩1/22⑤、贸易总量甚至不及韩1/100。虽然朝常备军人数是韩2倍,但朝军费开支不及韩1/10、其GDP总量(2013年307亿美元)甚至不及韩军费开支高。⑥这其中最后一点,即朝经济绝对劣势以及一时难以追赶的预期,决定了朝常规军备的质量,如坦克、飞机、大炮、舰艇的质量和技术水平、训练水平等不仅落后于韩方,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不太可能及时升级换代。由此,朝韩综合国力及常规军事力量对比的天平,朝着有利于韩方而不利于朝方的方向大幅倾斜。更何况在韩方背后,还有美日韩实质性同盟关系的存在以及有美国“一超”强大军力及其综合实力和驻韩美军为后盾。凡此种种,自然加重了朝鲜的生存危机感和不安全感。

   对朝而言,按常理出牌,如按部就班地发展经济与韩方进行经济竞赛,对常规军事装备进行更新换代以缩小与韩差距等,毫无胜算可言。朝要想在几乎是绝望的实力不对称中求得生存之机,只能兵行险招。在朝看来,自己一旦拥有核武器,最少可以用同归于尽的玩命方式威慑对手,抵销对手的绝对常规优势和综合实力优势。说朝鲜“赌徒”也好、“独裁”也好、“家族政治”也好、“无赖国家”、“不确定性极大”也好,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朝鲜将开发和拥有核武器视为绝望中的救命稻草,是无策之策,是一个孤立小国面临生死存亡绝境时的求生之道。朝鲜方面虽然也参加“六方会谈”或与相关方进行各种协商、谈判、接触,但绝非为了弃核,而是缓兵之计,是为争取经济发展与核武器开发“并进”而“买时间”。⑦

   总之,朝鲜的确是从国家、政权生存的视角,亦即从地缘政治安全视角,选择了冒险开发核武器之路,其坚持开发核武是一场地缘政治大拼搏、一场“豪赌”。这也足以解释为什么朝宁愿承受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承受美对其搞“先发制人”打击的风险,以及承受巨大的经济、政治、社会代价,不顾一切、不计后果、排除万难地执意坚持开发核武器,且决不轻言弃核。⑧

   美国也是从地缘政治博弈视角观察和应对朝核问题的。最少可以认为:扩散与反扩散博弈本身不是美思考和应对朝核问题的主要出发点和核心目标。也可以认为,美反对朝开发核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在反扩散的旗号下,以反对朝核武开发为借口,搞垮朝鲜,巩固并强化其在东北亚的地缘政治优势。

   自第一次朝核危机以来,包括从克林顿、经小布什到奥巴马、再到特朗普等四任总统在内的总计20余年时间里,美应对朝核危机的决策始终受以下因素影响。第一,美国一直存在低估朝鲜核开发能力、进度及其对美军事威胁程度的倾向,而美在评估国家安全威胁源时,向来强调“能力”高于意图,即根据对手是否有“能力”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来确定其对策。有鉴于此,美国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段内,担忧朝鲜的导弹能力甚于担心其核能力。2003年前后,美基本上不相信朝已经具有核能力;2006年朝第一次公开进行核试后,美不认为其是一次成功的核试验,且强调即使朝有了核爆炸装置,也不具备投放能力;对于朝2013年的核试验,美虽然不再否认其已具有核能力,但强调核弹结合和远程投送的技术难度,不认为朝有能力直接威胁美;及至2016年朝进行了第四次核试,美才意识到朝核武开发的进度远远超出其预判,但仍强调朝不具备核弹小型化能力、不具备核导结合和再入大气层能力、也不承认朝已具备“热核”能力。直到朝第五次核试验及中远程导弹取得新进展,美才开始正视朝核能力“突飞猛进”的现实,并开始真正重视朝核能力对美国本土构成直接战略威胁的现实可能性。

   第二,美严重低估朝鲜政权的稳定性,认为假以时日,朝因经济困难、政治内斗、外部信息的冲击等,不可避免要走向崩溃,甚至是“崩溃在即”。⑨第一次朝核危机以来20多年间,“朝鲜崩溃论”弥漫于美朝野。在此期间,最少出现过三波朝鲜“崩溃论”高潮,第一次是1994年金日成去世不久,第二次是2011年金正日去世后,第三次则是2013年朝鲜“清洗”张成泽(Jang Song-taek)事件发生后。⑩与此相伴,美决策层一直把解决朝核危机的希望寄于“朝鲜崩溃论”以及促朝尽快“崩溃”之上,认为一旦朝“政权崩溃”,朝核问题就将迎刃而解。据此逻辑,美反复盘算的是:一旦朝鲜“崩溃”,美将如何控制朝鲜核生化武器?驻韩美军、日本的安全、美在东亚的地位将有何影响?中国是否介入朝鲜、中美关系有何变化?韩国统一半岛的前景如何?等等。(11)要而言之,此20多年间美国对朝政策的重点是期待以及如何应对朝鲜的“失败”与“崩溃”,而不是如何以直接手段阻止朝鲜拥核。(12)正是基于此,美对朝核问题的应对之策首先是拖、拖以待变、待朝“崩溃”;其次是压、以压促变、通过制裁等手段促朝尽早“崩溃”;再就是“忽悠”,“忽悠”朝鲜、“忽悠”中俄、也“忽悠”韩国以及国际社会,避免过早摊牌、避免付出过多的代价。这些也是美对朝“战略忍耐”政策的主要依据、主要基础与实质内涵。(13)

   第三,在朝核问题以及与之相关的所谓“朝鲜问题”、半岛统一等问题上,美不但不愿付太大的代价,更有不少不能明言的直接地缘政治盘算。这些问题包括是否愿意韩方过快统一半岛?半岛统一后韩国会不会因在国家规模上能与日本分庭抗礼而选择弃美靠中、以至美日韩同盟体系解体?美在半岛和东北亚的驻军是否还合理、合法?总之,在美看来,半岛分裂状态以及半岛局势时缓时紧、甚至适度紧张,对美贯彻其东北亚战略、亚太战略、对华战略以至全球战略,可能利大于弊而不是相反。这些因素驱使美并不认为以坚决手段解决朝核问题是当务之急,而对朝核武开发能力的“低估”以及对“朝鲜崩溃论”的迷恋,更驱使美认为在朝核问题上,时间是在美国一边,美因而可以采取漫不经心、不疾不徐的“战略忍耐”政策。

   第四,美在朝核问题上的种种地缘政治盘算服从一个更大的地缘政治目标,即如何在东北亚地区应对中国的战略崛起。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奥巴马、再到新近上任的特朗普,此四任美国总统、20余年间的中美关系,其基本演变路径与特点就是合作与竞争并存、合作面与竞争面同时增大,这一演变路径又与朝核危机不断加剧、东北亚长期不稳定、朝核导力量不断提升具有同步性。朝核问题的长期存在、朝核危机不断加剧以及朝核导力量不断加强,导致东北亚局势长期紧张,一方面为美提供了在东北亚长期驻军的合法性、合理性,美甚至可以应对朝核、导威胁为由进一步加强美驻军,如“萨德”入韩、最近三艘航母齐聚日本海搞大规模军演、先进战机飞越朝鲜半岛等,以收“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效;另一方面,也促使韩进一步倚美,有助于美进一步拉紧美日韩同盟以及离间中国与日韩关系,确保美在东北亚针对中国“崛起”的战略竞争优势。不仅如此,美还可扯起反扩散的合法旗号,直接对中国施压,诱迫中国承担压朝弃核的“主要责任”,离间中朝关系、尤其以强化对朝制裁为由破坏中朝长期培育起来的经济联系,摧毁中国在东北亚的“战略外围”,贬低中国在东北亚不断上扬的国际影响力,使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战略两难”。

   第五,美国还要从全球政治的视角应对朝核问题。从空间维度看,朝鲜半岛只是美东北亚战略、亚太战略和全球战略中的一个点,虽然是热点、有时还是重点,但仍然只是一个点,显然,“点”必须服从“面”;从议题维度看,应对朝核危机不过是美面临的诸多国际议题之一,其他议题还包括反恐需求、维持经济增长需求、维护美国威望和美国主导的亚太秩序和全球秩序需求、维持其亚太同盟体系需求、维持美在亚太与中俄等国的地缘政治博弈需求,等等。在朝鲜半岛反扩散只是美诸多需求之一,且不是美最迫切和最紧要的需求。比如,对美而言,在朝鲜半岛反扩散需求就不及反恐需求紧要和压倒一切,也不如维持经济增长和大国关系稳定需求紧要,甚至不及在中东反扩散需求紧要。(14)

通过对美应对朝核危机五个影响因素的综合分析,大体可以看出,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地缘政治盘算极为复杂,其应对朝核危机的表演成分也更足。尽管朝鲜不时搞核导试验以及不时发出咆哮声刺激局势、制造热点,迫使美不得不假装认真应对,包括抚慰其韩国盟友、不时派先进战机、战舰开赴朝鲜半岛附近示威、参加“六方会谈”等,但全面、迅速、一劳永逸地解决朝核问题并非美最紧迫、最直接的地缘政治目标。美国在东北亚的长期地缘政治目标是维持并不断强化其在东北亚的“前沿部署”、强化其与日韩的同盟关系、保持针对中国的战略威慑态势,以期有助于维持竞争与合作并行不悖的长期对华战略,其应对朝核危机的种种举措则从属、有助于这一地缘政治目标。在此情况下,反扩散就变成了美贯彻其东北亚地缘政治目标的一块遮羞布、一种行动借口,并从属于其地缘政治追求。有鉴于此,美应对朝核的举措着力于对朝经济制裁、军事施压、政治围堵甚至搞“政权更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核问题   地缘政治   反扩散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341.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 2018年0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