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红 窦明月:试析特朗普上台以来的德美争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 次 更新时间:2019-01-03 22:56:31

进入专题: 特朗普   德美争议  

李文红   窦明月  

   内容提要: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其颇具争议的对外政策主张不仅搅乱了世界局势,也使德美、欧美之间产生一系列分歧和争议,这主要集中在贸易政策、北约集体安全、欧洲一体化、难民与移民政策以及全球治理等领域。这些争议不仅折射出德美在贸易、欧洲一体化、全球治理等具体领域的矛盾,更是显示出德美在外交理念上的差异,也透露出默克尔和特朗普不同的执政理念和个人风格。作为西方两个主要大国,德美争议将产生多方面、多层次的影响。德国对美信任和好感度的严重下滑,直接加重了欧美已经脆弱的双边关系,影响到西方集团内部的相互信任与关系稳定,意味着西方集团内部分歧的加大。德美争议也对世界和地区局势产生一定影响,包括对全球治理、国际格局、大国关系的影响。这些争议无疑显示出德美关系正经历着一次重大的调整和定位,即德国对美自立性进一步加强。当然,也要看到,德美之间的争议的确疏远了两国关系,但两国建立在西方整体价值观上的基础没有变,两国在政治、经济、安全等领域仍有许多共同利益,因此这些分歧不会导致德美关系的瓦解。有合作有分歧,有控制要自主,彼此关系进一步“平等化”和“疏离”,将成为德美关系未来发展的特点。

   关 键 词:德美关系  特朗普  欧美关系  德国外交

  

   长期以来,德国是美国在欧洲最亲密的盟友之一,彼此合作素以“大西洋联盟的基石”著称,双边虽然不时有些矛盾与龃龉,但总的脉络是合作与信任。如奥巴马时代尽管曝出“棱镜门”事件,德美双方还是小心翼翼地互相支持。特朗普上台前后,对德国和默克尔屡屡“出言不逊”,德美之间龃龉不断。默克尔公开表示德美双方“能够完全信任对方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过去了”,呼吁欧洲人“必须真正掌握自身命运”,这意味着德美之争公开化了,德美关系进入新的阶段。德美关系是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德美关系的新变动是在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这一大背景下发生的,势必对欧盟建设和大国关系产生重要影响。

  

一、德美争议的主要领域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前后,不断对德发出批评之声,德国也不再忍让,双方在许多问题上争议不断,主要集中在以下领域。

   (一)德美贸易摩擦。德美互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特朗普在贸易政策和贸易逆差问题上对德国极为不满,多次指责德国,引发双方激烈争吵。特朗普是贸易保护主义者,而德国坚决主张自由贸易,认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将令两国经济付出增长停滞和就业减少的代价,也将动摇自由贸易的市场体系。特朗普还言辞激烈地指责德国操纵欧元汇率、影响美国就业,指责德国对美巨大顺差。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6年美国对欧盟整体的商品贸易逆差为1463亿美元,单对德国一国的贸易逆差就高达648亿美元。为此特朗普多次尖锐批评德国,指责柏林通过非常明显地被低估了的欧元剥削欧盟其他国家和美国,从而使自己的对外出口处于优势竞争地位。在以“美国优先”为口号要重振美国工业的特朗普看来,一个竞争力越来越强的德国自然是“很坏很坏”①。他以退出多边协议、随时征收惩罚性进口税作为威胁手段,包括对德国企业提出制裁,公开挑起与德国贸易纠纷。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也批评德国在欧盟内部的优势地位是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面临困境的原因。美国这些指责严重伤害德国的经济利益,撼动了德美合作的经济基础,引发了德美间的巨大争执。

   (二)在难民与移民政策上的争议。在如何对待中东地区大量难民的问题上,德美之间也存在严重分歧。特朗普上任后不久即签发行政命令,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停止向西亚和北非七国普通公民发放签证。与之相对的是,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爆发,默克尔决定开放边境,接纳大量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并表示不会为难民接收设置上限。②特朗普斥责默克尔“过于开放”与“疯狂”的难民政策让德国陷入灾难之中,并将到达德国的难民比作“特洛伊木马”,表示默克尔甚至是在给恐怖分子开后门。③而默克尔则反怼特朗普,斥责他封杀七个穆斯林国家的民众入境美国的做法令人遗憾,是一种歧视性的行为。④两国对待难民政策的争议,凸显两国价值观差异,美国更看重现实利益,德国则因历史等原因更看重道义责任。

   (三)对待欧洲一体化的立场。特朗普公开赞赏英国“脱欧”、“唱衰”欧盟,这与德国支持欧洲一体化的态度和政策相悖。特朗普称赞英国脱欧是英国人民“要找回身份认同”的“伟大事情和聪明之举”。他在接受力主英国“脱欧”的保守党议员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专访时,一如既往对英国脱欧赞赏有加,认为这是场“成功的运动”,是件“很棒的事”,并将英国脱欧归因于欧盟松散的边境管理,以及蜂拥而来的难民潮。特朗普在访谈中还预测,如果难民危机得不到妥善解决,后果之一便是有大批国家将步英国后尘,选择脱欧。执政后特朗普邀请访美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就是主张脱欧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以实际行动支持英国脱欧。特朗普因此成为唯一一位公开为英国脱欧叫好并不断批评欧盟的西方政要。

   因部分政治理念接近,特朗普与欧洲各国民粹主义力量来往密切。他胜选后曾多次会见英国脱欧“先锋”、独立党前党魁奈杰尔·法拉奇,并向英国提出应由法拉奇担任英国驻美大使。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莲·勒庞在竞选期间对特朗普当选大加赞赏,称特朗普当选将塑造“世界新秩序”,而特朗普也含蓄地对勒庞竞选表达了支持。⑤特朗普还从商人角度批评欧盟“低效官僚作风”,认为“欧盟成立的部分原因是为在贸易上击败美国”,“欧盟是德国的工具”⑥。

   (四)关于北约的争议。德美关于北约的争议主要表现在北约重要性及主要功能、北约军费分摊、阿富汗增军防务战略和朝核问题等方面。首先,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北约态度发生了明显变化。他在竞选期间曾说北约过时了,此后虽改口北约在他的敦促下已更多地参与了反恐,因而北约已经不再“过时”,但是欧洲盟友对他仍存担心。特朗普试图强化北约反恐功能,淡化遏制俄罗斯的态度,也反映了美欧安全认知的脱节。特朗普认为主要安全威胁来自恐怖分子,而欧洲尚未从乌克兰危机后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中走出,仍将俄罗斯视为主要安全威胁。⑦其次,美国认为德国应该增加支付军费。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我们对德国的贸易赤字巨大,并且他们支付的北约军费开支远远少于应缴纳额。德国对美国太坏了。应该改变这种状况。”⑧特朗普试图向默克尔施压,让其达到增加对北约军费支出目标:“美国将大力支持北约,但我们北约的盟友也需要支付相应的份额。很多国家在过去几年来欠着大量的钱,这对于美国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⑨但默克尔则重复强调,国内的军费支出“存在限制”。⑩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身为北约第二大经济体的德国,2016年在国防上花费了370亿美元,远远低于北约要求的2%,同时,与美国占GDP3.3%的军费比较起来更是相差甚远。(11)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担心军费开支增长会造成欧洲邻国的警惕甚至惧怕,因此军费开支从1990年占GDP的2.8%滑落至2016年的1.2%,开支总额位于英、法之后。一旦真正达到2%的标准,德国军费开支将超过600亿欧元,德将成为欧洲大陆最大的军事国家,极有可能引发欧洲其他国家的疑虑。再次,关于阿富汗增兵问题。2017年8月21日晚,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就阿富汗政策和南亚局势发表电视讲话,表示美国将继续在阿富汗进行战斗,增派士兵,以防从阿富汗迅速撤军带来“不可预测和不可接受”的结果。德国对此反对。2017年5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会晤后公开表示,德国军队将继续主导在阿富汗北部地区的培训任务,但如果北约确定向阿富汗增兵,德国可不愿意当“排头兵”。(12)由此可见,从目前来看,德国没有向阿富汗增派部队的计划。复次,关于朝核问题。自其上台后,特朗普本人及其团队频发涉朝言论,特朗普本人多次就朝鲜问题发推特表示要对朝鲜问题采取军事解决。德国总理默克尔接受德媒采访时表示,“制裁措施及其实施是正确的回应。在处理朝鲜问题上,我觉得其他的方式是错误的。所以在这方面我和美国总统有着明显的分歧。”(13)默克尔接受德国《商报》采访时称若美朝爆发战争德国不会自动站在美国一边。(14)

   (五)全球治理问题。德美在全球治理问题上的争议目前主要体现在对贸易保护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两方面。在对待全球化和贸易自由问题上,德国支持继续推动全球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赞同自由贸易,对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持积极态度。德国是全球贸易大国,强劲的出口为德国赢得大量盈余,为德国创造高就业率,是德国得以成为欧洲经济龙头的法宝。特朗普对德国的贸易政策毫不留情地大肆抨击,多次表示自由进入美国市场只能被外国公司用来从美国人身边夺取工作,用廉价的货物来淹没国家,宣布应把多边贸易谈判变成双边,使美国利益最大化,重塑自己主导的全球化规则和秩序。(15)美、德关系已因双方对自由贸易看法的分歧而出现前所未有的紧张。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特朗普否认人类活动引起气候变化的判断,认为国际社会应对全球气候变暖合作努力是一场骗局,表示将取消2015年签署并已得到美国国会批准的巴黎气候协定。相比之下,德国重视环境问题和新能源问题,气候变化是德国环境政策的核心议题之一。默克尔素有“气候总理”之称,默克尔政府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能源转型计划”,旨在用太阳能、风能以及其他可再生能源取代煤炭、天然气等化石燃料,减少碳排放。2016年,德国可再生能源利用占比达32%。德国还旗帜鲜明地推动各国积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然而,尽管德国作出各种努力,2017年3月18日在德国召开的二十国集团财长会议仍屈从于美国压力,未能将有关支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内容写入声明。特朗普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开倒车,重走依靠传统能源的老路,不仅与德国试图主导的能源转型方向相悖,而且将极大地影响德国新能源产业的做大做强和全球扩张。特朗普对欧盟参与《伊朗核问题协议》同样持消极态度,并表示怀疑伊朗是否会依照核协议执行相关义务。特朗普认为该协议是奥巴马政府所签署的一份灾难性协议,并威胁要推翻它。(16)由此,特朗普实际上否定了欧盟2016年在全球治理领域取得的最显著的两项成就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和《伊朗核问题协议》,这将对未来美欧在全球治理中的互动产生消极影响。(17)

  

二、德美争议的背景与原因


   德美是盟国关系,但毕竟是不同的两个行为体,彼此之间出现分歧实属难免。特朗普上台后,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对德批评不断,双方争议领域迅速扩展,既存在价值观和外交理念之争,也存在具体利益冲突。

(一)外交理念与价值观分歧。德美外交理念和外交政策上冲突的深层原因,是德美外交价值观有差异。在世界秩序的单极化还是多边主义、自由贸易还是贸易保护主义、扩张意识还是克制文化、国家利益还是理想道义、军事手段还是外交手段等重大价值观问题上,两国均存在重大分歧。2017年7月特朗普在波兰华沙起义纪念碑前发表演讲,以宗教和文化为中心描述了西方价值观,并呼吁对抗激进伊斯兰主义,保护西方文明,对于通常被视为西方核心价值观的法治、民主和言论自由只是一带而过,宗教宽容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讲话中。对特朗普界定的“西方价值观”,德国和欧洲国家主流精英人士批评声不绝于耳,暴露出欧美等国的精英群体对“西方价值观”的理解分歧已相当严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特朗普   德美争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340.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 2018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