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区块链如何监管:应用场景与技术标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 次 更新时间:2018-12-30 10:46:25

进入专题: 区块链  

赵磊  

   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不仅仅意味着可以在金融领域得到充分利用,更是对社会各个方面带来极大的冲击和挑战。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民众、每一个行业,甚至政府都可能会被席卷其中。面对区块链这样的新型技术,我们应该少一点喧嚣浮躁,多一点理性思考。如何准确理解、合理利用区块链技术,才是正道。统一的、规范的技术标准是目前区块链技术发展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单纯地对区块链技术进行监管既无必要,也不可行,需要根据区块链的类型不同,结合具体其应用场景讨论。

   目次

   一、问题的提出

   二、“万物上链”是可能的吗?

   三、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

   四、制定规范的区块链技术标准

   结 语

  

一、问题的提出

  

   比特币作为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虚拟货币,其最大价值并不是成为了各国法定货币的替代者,而是为世界贡献了其底层技术——区块链。极端狂热追逐者们认为,区块链技术代表着第二个网络时代,不仅可以颠覆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甚至可以逆转人类文明的进程。[1]“区块链旋风”席卷全球,迅速成为金融科技领域最引人注目的风向标。这一方面是由于区块链自身的技术优势使然;另一方面是人们对其可能蕴含的无限商机充满极大的热情。一夜之间,各种各样的区块链概念公司涌现出来,一些互联网巨头也不甘落伍地尝试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其传统业务中去。这一过程中,泥沙俱下,一些人假区块链之名发行各种并无任何价值的数字代币,行非法集资之实;还有一些人哗众取宠,夸大区块链的价值与应用范围,谋求不当利益。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要求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做出清退等安排。《人民日报》也刊发区块链专版,讨论区块链技术的利与弊,指出区块链技术目前还不太成熟,要警惕概念炒作,特别要区分是技术创新还是集资创新,不能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2]与此同时,一些区块链应用项目在各行各业逐步推出,比如在电商领域出现的“区块链大米”、“区块链白酒”,金融领域出现的“区块链保险”、“区块链票据”,区块链甚至被应用到了法律领域,比如“区块链存证”、“区块链商事仲裁”,等等。在各种各样的区块链应用场景中,哪些是真的利用了区块链技术、哪些又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假区块链,不得而知。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无论是业界、学界,还是各国政府,对于何为区块链缺乏统一的认识和公认的标准,普通民众无法识别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产品,政府也对此束手无策。区块链技术应用乱象丛生,严重泛化,甚至有人提出了“万物上链”的口号。这些对区块链技术的误解和滥用,不仅损害普通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而且也不利于这一行业的健康发展。因此,统一的、规范的技术标准是目前区块链技术发展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同时,对区块链这种“颠覆性技术不能纳入任何现有的传统监管框架中,这是数字时代的特点”[3]。更为重要的是,区块链作为一种计算机、大数据以及互联网领域的科学技术,是静态的客观存在,其自身并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危害,只有该技术被应用到具体的场景中,才可能会涉及社会利益或者公共利益。因此,单纯地对区块链技术进行监管既无必要,也不可行,需要根据区块链的类型不同,结合具体其应用场景讨论。

  

二、“万物上链”是可能的吗?——区块链应用场景分析


   人类社会的交往方式就是信息的传递,传统的信息传递方式是以有形的方式出现的,比如通过人们之间面对面的交谈或者以纸张为载体的信件、书籍的方式。电话、电报的发明使得人们可以突破空间上的限制,利用电子方式传递信息,极大地提高了沟通效率。20世纪40年代计算机出现以后,人类社会迅速进入到信息时代,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完全颠覆了原有的信息传递方式。从信息传递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具有以下几方面的特征:一是信息传递功能,人们通过互联网可以同步传递信息;二是信息共享功能,所有人可以将自己的信息上传到互联网上,也可以将互联网上的公开信息下载到自己的终端设备上;三是信息搜寻功能,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搜索工具,在浩如烟海的互联网上快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信息,为我所用。

   从本质上来看,区块链也是一种信息技术。与互联网技术相比,区块链技术传递的信息具有真实性与安全性的特点。区块链是一种来自于人群有质量地投票确认的共识数据,通过盖戳同意,投票的大众站在质量、精确度与数据的真实价值背后。最大的问题是:“社会能用这种质量的数据做什么?[4]之所以有上述疑问,是因为作为一种存在于虚拟空间的信息工具,区块链技术如何应用到现实世界中的物理空间呢?以互联网与传统商业的应用为例,我们可以看到交易模式与法律关系并不会因为互联网的应用而有实质性改变,不同的是交易信息传递方式的变化。比如,人们在网上商城购物,可以利用移动互联技术快速下单,通过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方式完成付款,商家也可以第一时间收到买方的需求信息,即时调配货物、安排快递上门。在这一过程中,信息的传递完全通过互联网在线上进行,无需传统交易方式中买卖双方的面对面地磋商、讨价还价与实物货币支付。交易效率大大提高,交易成本大大节省,但是货物还需要经过线下运输交付给买方,买卖双方的法律关系与权利义务与传统交易方式相比,并无不同。

   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何为底层技术?就是构成、支撑比特币存在的技术体系,其优势体现为在虚拟空间的运作。由线上转为线下是否可行、如何发挥其制度优势目前尚无成熟的、可令人信服的解决方案。区块链技术作为存在于虚拟空间中的信息确认工具,其应用场景也必须符合其消除信息不对称、去信用化的功能,那些无法予以信息化的现实世界中的交易模式和管理模式是不能应用区块链的。判断某种商业活动或者社会管理活动是否可以应用区块链,至少应该从以下两方面进行衡量:

   一方面是区块链技术只能在虚拟空间中应用。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比特币的产生源于“中本聪”针对既有电子支付存在的缺点,提出了一种基于密码学原理而不是基于信用成立的新的电子支付方式——比特币,使得任何达成一致的参与者都能够用它直接进行支付,不需要任何第三方信用机构的介入。[5]比特币是数据化、去中心化的电子支付方式,其仅仅存在于虚拟空间,与现实世界并无直接的联系。即使“挖矿”行为,也是在计算机系统中运行的,其成果也在虚拟空间显示。区块链技术是为了满足上述需求应运而生的,其应用场景也应该符合上述特点。从去年开始,网上商城出现的“链橙”[6]、“链酒”[7]等所谓“区块链应用”,其是否可以达到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标准,是值得怀疑的。因为,橙子、大米这些自然生长的农作物以及白酒、红酒工业化产品,都要有一个很长的线下生产周期,其过程是无法通过电子信息完全展现与记录的。至于,其进入流通领域后的打码、身份验证以及溯源等所谓区块链技术应用,都并非超出原有用的电子验真手段的功能。

   另一方面是区块链技术无论在何种场景中应用,必须符合其去中心化、共识机制与分布式记账等技术特征。以“善粮新米”为例,其宣传语为:“善粮的每一包新长粒香米都有对应的身份证,采用不可篡改的区块链技术,记录了每一粒新长粒香米每一个变化成长过程。”[8]“善粮新米”生长的每一个环节,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卫星监控等技术,终端消费者可以通过二维码扫码实现可视化溯源。这些都与区块链无关,利用物联网、移动互联、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技术即可完成。而善粮新米“时间戳”的含义是“不可篡改的新鲜”,即真实可视的收割时间、加工时间与发货时间。时间戳(Timestamp)是区块链技术的关键一环,时间戳服务器(Timestamp Server)通过对以区块形式存在的一组数据实施随机散列而加上时间戳,并将该随机散列进行广播,该时间戳能够证实特定数据必然于某特定时刻是的确存在的,因为只有在该时刻存在了才能获取相应的随机散列值。[9]这种哈希算法(HASH)的主要功能是数据的不可篡改,这也是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所在。这里所说的不可篡改是指的“链上”虚拟空间的信息,“链下”的现实世界是无法通过区块链控制不可篡改的。在产品的包装上打上所谓的“时间戳”或者仅仅记录下生产、流通过程中的每个步骤的时间点,并非区块链意义上的“时间戳”,这种区块链应用也并不是真正的区块链。依照这一标准,可见包括“善粮新米”在内,被广泛宣传的许多“区块链大米”、“区块链酒”等以产品溯源为主要卖点的“区块链应用”都并非真正的区块链。

   2018年10月19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稿第2条第2款规定:“本规定所称区块链信息服务,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系统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信息服务。”从该部门规章的立法目的看,此处的“向社会公众提供信息服务”不应做仅指利用区块链技术发布信息的狭义理解。如前所述,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前提必须可以将具体场景数字化、信息化,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的区块链技术都应当属于《征求意见稿》所说的“区块链信息服务”。在这个框架下,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就被统一纳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监管范围之内了。当然,这是否是该法规的真正意图有待在最终正式稿中,对何为区块链信息服务作出更为具体、精确的界定。《征求意见稿》还规定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都要实名、要求对区块链信息服务进行备案,以及其他事关区块链技术应用的诸多重要事项,该规定的出台必将极大地影响我国区块链产业的发展。从《征求意见稿》目前的内容看,虽然很多问题还需进一步研究,但总体来说,该规定如果可以顺利出台,有利于保护普通投资者、从业者的合法利益,打击各种打着区块链幌子的诈骗、洗钱、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同时改变目前我国区块链产业无序发展的乱象,正确引导区块链应用的良性发展,使其真正发挥技术优势服务于社会。

  

三、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

  

   (一)区块链技术必须是去中心化的

   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是区块链的根本特征,其基本含义区块链系统是“点对点”(Peer to Peer)的,每一个节点都是平等的,并没有任何中心化的系统控制者。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2017年发表《The meaning of decentralization》一文,详细阐述了去中心化的含义。他认为去中心化有三种类型:架构、治理和逻辑。区块链是全网统一的账本,因此从逻辑上看是中心化的。区块链是基于对等网络的,因此其架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通过共识算法使得少数人很难控制整个系统,因此是治理去中心化的。架构和治理上的去中心化为区块链带来三个好处:可容错性、抵御攻击和防止合谋。[10]

区块链作为一种共识机制,去中心化的意义就是没有一个组织或个人对全链信息的真实性与完整性承担责任。也正因为如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区块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经济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24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