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关于金融常识与逻辑的10个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7 次 更新时间:2018-12-29 12:51:14

进入专题: 金融常识  

吴晓求  

  

   有时候我们取得很大成就的时候,经常会忘掉常识。这是我们的一个逻辑上的毛病,行为上的惯性。经常看到,我们经济稍微好一些,有些人就蠢蠢欲动,忘记了市场给他们带来的福利,就开始觉得我可以干一切,人可以干一切;经济不好时,要发挥各方面的作用,才开始想到市场。实际上在市场面前,人的主观性是比较弱的,要尊重市场的规律。

   经济上的常识很多,不讲。我们讲讲金融常识。

   金融发展了40年,金融常识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什么叫常识?金融的常识是什么?

   我今年指导一个法学博士来读金融的博士后,他在最高院工作了很多年,是最高院的法官,对法学很有研究。我问他法的常识是什么?他想了半天,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常识很难回答,必须认真思考哪些属于常识。

   后来我说,在我理解,法的常识就是,法必须是一部善法,是惩恶扬善的法;法必须维护人的生存基本权利;法必须是褒扬正义的,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的。

   说得更透明一点,法要体现出人人是平等的,人人平等面前要维护公平正义的价值观,要构建一个体现社会前行的规范体系,体现一种善意、善良的规范体系。如果我是个法律学家,我的内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在我理解,这就是法的常识,法律如果脱离这些常识,法就很麻烦。

  

   第一,金融是什么?

  

   为什么今天我们要讲常识?因为我们在实践中不断背离常识,就破坏了金融正常的发展规律。所以,常识就变得非常重要。只要你尊重常识的99%,这个社会就一定会进步,也就是说社会进步的力量来自于尊重常识。

   金融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有个同学回答我是“融通资金”。这个回答不能说错了,融通资金也可以说把它的基本要点是讲到了。但金融发展到今天,它可能有新的含义。因为市场不确定,整个要开放,影响金融的力量越来越多了,仅仅是融通资金肯定是不够的。融通资金还要看以什么方式融通资金,这也变得非常重要。这些不确定产生以后,它怎么去控制风险。

   我认为,融通资金固然重要,风险的跨期配置可能也非常重要,这是放在现代金融框架下理解它。

   金融的本质还有一条,金融本身就是风险,任何一项金融活动都有内生的风险。这实际上在告诉人们,无论你做什么事,如监管、政策,风险是消灭不掉的。任何人试图消灭风险,把风险控制在萌芽状态,这就完全背离了金融常识了。知道这个,就可以慢慢制订符合金融规律本身的政策和规范,如进行跨期的风险配置。

   当然,金融无论通过市场还是中介进行资金融通,这些都构成了金融的本质。

  

   第二,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

  

   有人谈到危险就很害怕,一谈到金融危机更害怕。

   金融与生俱来具有风险,从风险到危机有个漫长的过程,有的时候它可能是风险的种子,但不见得一定能变成危机,因为它有内生的风险。如何看待金融风险变得非常重要。

   从风险到危机至少要经过这么几个阶段:它是个体的风险,再到局部性风险,再到系统性风险,再到全面的金融危机。一定会经历这么一系列过程。理论研究必须要找到这些衍生过程的节点,探究在哪些节点中会扩大它的风险乘数。

   我在几年前写了一本书《股市危机》,针对2015年那场股市危机专门写的。书中梳理了世界各国金融危机产生的过程,包括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这是现代金融史上第一次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后来也研究了2000年的纳斯达克市场危机、日本1990年前后泡沫经济所带来的危机、东南亚1997年、1998年金融危机和俄罗斯金融危机,也包括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所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15年中国股市危机。这些在全球金融危机史上都是具有典型意义的。

   研究这些非常有意思,每个都有不同的逻辑衍生过程。因为每个国家经济发展模式不同,对外部资本依赖程度不同,金融危机产生的逻辑过程和演绎过程不同。我们把这些样本研究透了,中国未来一旦碰到这种情况也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们在逻辑上要把这一系列梳理清楚,对国家要分类。如可能东南亚国家金融危机产生的过程和教训对我们没什么用,因为国家太小了,他们的经济对外依存度很高,外资占比非常高,通过外资来推动本国短期的经济增长,整个经济发展模式是非常外向型的。

   日本这个国家需要研究,美国这个国家也需要研究,这两个国家所出现的情况对中国是有重要的借鉴意义的。

   日本是文化上相类似,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和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疯狂程度已很接近。只不过中国吸收了一个教训,房地产出现如此大的泡沫,金融是安全的,因为我们没有采取日本的银企合作模式,相互渗透,相互持股。

   我历来反对这种模式,我们必须把实体经济风险和金融体系隔开,从产权、控股权上就要隔开,不要让实体经济危机影响到整个经济体系。实体经济出现问题没关系的,一个行业、产业出现问题,市场的力量会弥补那个短板,金融体系一旦出现危机,将很多年难以再生。中国必须要从中有风险隔离墙,这是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在金融领域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

   有一段时间我们盲目地崇拜日本的模式,其实日本的模式不适合中国。虽然有这么大的泡沫,金融是安全的,股市出现如此巨大的危机,我们整个金融体系是安全的,这得益于我们在分业监管、分业发展模式对当时的中国,乃至于今天,仍然说是非常恰当的。

   当然,也要研究美国的,因为美国是个大国,真正的大国结构只有美国和中国相匹配。

   我经常说要认真研究美国的金融体系及其架构的设计,它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有人说我非常崇拜美国的金融模式。我不是崇拜,是认为它有很多的科学性,结构非常富有弹性,对风险的处置是非常好的,有很强的再生能力。

   2008年金融危机这么大,它也就是很短暂的两三年,通过扩张型的政策到推出政策,几个QE就解决问题了。今天,美国的金融体系显而易见又是全世界最有竞争力的,无论是美国的金融界还是美国市场。十年前它可是爆发了一次重大的金融危机,可是今天竟然如此强劲,我们必须研究这里面的很多奥妙。

   金融危机从日本和美国来看,房地产一定是个导火索,房地产资产泡沫在金融体系里没有得到放大的时候,危机很快就会来。我们常说“明斯基时刻”,说的是资产收益率开始低于债务成本时,危机将会很快到来。实际上就是告诉你,到什么时候出现这个节点,危机就会来临。日本的泡沫经济就是在它的房地产抵押品收益里,严重低于债务收益率的时候,出现严重危机,迅速崩溃。2005年的那场股市危机也印证了这个道理。

   金融风险到金融危机是个漫长的过程。潜在风险变成现实的风险实际是有个过程的,很多风险在金融体系中会自然消除掉,不要害怕它。离金融危机还有漫长的过程,我们需要了解从危险到危机的每个节点。

   我是希望中国的金融体系一定要富有结构性弹性,一定要走市场化道路,开放的道路。封闭金融体系一定是脆弱的,如果市场化程度不高,一切融资、金融活动都要通过传统商业银行来完成,中国的现代金融体系不可能建设起来。

  

   第三,金融结构将会向什么方向变化

  

   我们心里也要有数,一个国家金融的进步在于结构的变革,不在于总量的扩大。刚才我说的是,金融资产过去3000多亿,现在到了360万亿的总量,最主要的是结构发生了变化。证券化金融资产比重在提升,规模在迅速扩大,它就会改造一个国家金融体系的功能,会使得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开始具有弹性——弹性来自于金融机构的改革和调整。所以,金融结构是朝着市场化方向走,其中证券化金融支撑的比重会提升,这个提升是个必然趋势。

   为什么说是常识呢?因为我看到很多人在惊呼,这个季度商业银行居民储蓄存款下降了,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报道,认为金融出了问题。他不知道这是正确的方向。如果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以超过居民收入的速度在增长,就意味着居民新增收入的一部分会越来越少地走向资本市场,这个国家整个金融体系就会变得越来越传统,越来越没弹性。这个常识把握清楚了,就能正确地看待居民资产的分布。

   当居民资产分布更多地是投向于非储蓄存款的时候,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开始走向市场化,富有弹性,这是个正确的方向,很多人没这个概念。我经常看到电视上播我们要组织存款,我说干嘛要组织存款,只要居民收入增长就可以了,增长的部分少量交给银行,多数进行投资,这是国家金融体系的进步。

   金融业态多样。中国的金融业态不能处于单一的业态之中,说商业银行就是商业银行,统统回归商业银行。有一段时期我对金融监管持有不同的意见,因为看他感觉把什么东西都赶回了银行。这不行啊,会使我们金融业态非常单一。

   实际上居民收入增长之后,他对金融的需求越来越多,必须通过多样化的金融业态,提供多样化的金融服务,单一的金融业态完成不了这个要求。比如有中低收入阶层也需要财富管理,当然,这些钱拿到银行,银行拒之门外,我们降低了理财市场的基准,那也还是有标准的。当1元也可以理财时才是最好的金融服务,企业界能完成,那最好的金融业态就能完成。

   别看支付宝、余额宝现在管起来,但它的确做了当时很多传统金融所不能做的事情。有很多人老想围剿它,不知道它做了开天辟地的事儿,让中等收入阶层一个月扣除消费之外还剩1000元,1000元也能增值啊。谁能提供1000元能增值的服务,谁就是最好的金融服务。不要天天指望我有1000万,你是大客户,我有贵宾室,有100万美金和1000万人民币的人还是很少的。

   中国金融要走向普惠性,走向为中低收入阶层服务,不是天天面对着王健林、马云,也不能天天面对着富裕阶层,天天贵宾室的。我们99%是中低收入阶层,应该为他们提供应该得到的服务,这就是普惠金融。

   普惠不是不要钱,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应该得到的金融服务,包括支付、财富管理、融资等等,这都是他应该得到的服务。我收入低,凭什么不能得到?那我要创造新的金融业态。当然,你让大银行说拿500元让我理财,人家当然不干了,接待你的费用都不够,因为他也讲究成本核算原则。有的金融业1元都可以,我们为什么不支持它?很多人都拿100元、200元得到几百亿、几千亿了。

   实际上我们在落实普惠金融,如何普惠中低收入阶层方面喊得很响,做得不够。一旦要落实,他们就拿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以国家金融安全为由——为中低收入阶层提供金融服务会影响金融安全。

   我跟他们争论,这有什么问题吗?他们加起来存量是很高的。你们能够让保护国家金融安全的人来提供,他们也不提供。让他们(金融创新企业)提供,你可以对他们进行透明度监管,这没有问题。中国金融突破不容易,得突破传统思维,传统约束。

我的理念是,金融一定是普惠型的,不是仅为大企业服务、仅为富人服务。当然可以为富人服务。服装行业弄一双鞋5万元,没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金融常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231.html
文章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 公众号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