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维江: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科学内涵、战略布局与实践要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4 次 更新时间:2018-12-28 07:44:41

进入专题: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冯维江  

   发展模式和发展道路的多样性是不同文明起源、宗教、历史文化,不同地理条件和自然禀赋,不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在多种复杂条件下,各国人民生产生活实践产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结果,各种模式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和优势,不能以经济发展程度或政治运作形式等单一维度来评判优劣高下。正如习近平所言,“和而不同是一切事物发生发展的规律。世界万物万事总是千差万别、异彩纷呈的,如果万物万事都清一色了,事物的发展、世界的进步也就停止了。每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都扎根于本国本民族的土壤之中,都有自己的本色、长处、优点。我们应维护文明的多样性,加强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相互借鉴,而不应该相互隔阂、相互排斥、相互取代,这样世界文明之园才能万紫千红、生机盎然。”(26)尊重发展模式多样性,承认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模式,本质上是对人类面向无限美好未来的大无畏探索精神的尊重。没有这种精神,人类发展的道路会越走越窄。

   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是充满多样性的人类文明花园中瑰丽的一朵。中国提出弘扬中国精神,并非像一些“历史终结论”者、“民主和平论”者那样,试图以一种模式和道路去诋毁、否定其他模式和道路,更不是要用中国的道路和模式去“终结”或取代其他道路和模式。相反,在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大行其道的当下,积极弘扬中国精神是为被在力量上具备压倒性优势的西方文明压迫的其他多元文明,开辟一片可以自由呼吸的天地;也是用实践证明西方文明之外的人类社会过去存在、现在存在、未来必然继续存在富有独特活力与价值的文明血脉;更是以中国方案为人类多元文明发展作出贡献。

   (五)把握和处理好深化改革和推进大国外交的关系

   为了实现第一个“一百年”目标,中国还有大量工作有待推进和完成。深化改革和推进包括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在内的外交工作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关系,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只有深化改革,才能为推进外交工作提供更好的物质基础和制度支撑。大国外交的基础是相对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开放有序的对外经济合作与政策体制,没有前者大国外交就是无本之木,没有后者经济实力无法顺利转化为国际影响力。目前,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增速由高速转向中高速,必须通过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内的一系列重大调整才能维持良好的增长格局,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才具备可持续的物质基础和对外吸引力。不仅如此,国内政府职能及其与市场的关系也正向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方向改革。如果这项改革成功,则各部门在大国外交事务上的权力关系将得以理顺,进而能够形成集中统一高效的领导体制,而政府部门、公共机构、私人部门的资源也将能够更有效配置以支持大国外交;否则可能出现各部门各自为政,甚至相关政策效果相互抵消的后果,无法在外交事务上形成合力。

   第二,借助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可以拉动改革向纵深挺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不是为了外交而外交,而是要为中国的改革发展稳定创造良好国际环境。一方面,要通过外交活动获得发达国家的理解和支持,继续借助它们的先进技术、管理经验等来推进改革;另一方面,要通过外交活动满足发展中国家的期待,借助它们的能源资源和市场来扩大中国改革的战略自由度,特别是在“逆全球化”以及民粹主义思潮泛起的背景下,在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兴起之时,能够在发展中世界找到可以继续支持中国发展的经济空间。

   (六)把握和处理好硬实力和软实力的关系,积极提升软实力

   国家硬实力资源是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科技实力等看得见、摸得着的易度量的物质力量资源,掌握这些资源,一国可以通过必要的方式影响其他国家的行为。软实力资源则是制度实力、文化实力、道义感召力等看不见、摸不着的很难度量的非物质力量资源,掌握这些资源,一国可以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信任或尊崇,从而有效影响其他国家的行为。从理论上看,硬实力和软实力之间未必有直接的关系。一国硬实力增长,不一定带来软实力的增长,有时甚至会出现硬实力增长而软实力下降的局面。(27)例如,一国穷兵黩武,虽然其他国家受其威胁不得不暂时妥协,但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甘于处于被威胁的状态。有压迫就会有反抗,一旦条件具备,穷兵黩武之国会为其行为付出代价。又如,有的国家经济富足,但没有足够的力量实现自我保护,或者不愿意承担国际责任,这样的国家也无法获得别国的尊重。

   认为硬实力增长会自动带来软实力增长的想法并不正确,需要找到软硬实力转化的“转换器”。为此,习近平专门提出“要提升我国软实力,讲好中国故事”“要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讲好中国的故事,讲好中国人民的故事,促进中外理解和友谊”。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硬实力显著提升。但只“干好中国实事”不够,还必须“讲好中国故事”。所谓“不发展有不发展的问题,发展起来有发展起来的问题”,发展起来的问题相当部分是“只干好、没讲好”带来的问题。不能只讲中国好故事,要既讲中国的经验和带来的机会,也讲中国的困难和急需的帮助,展现坦诚、自信、友善、文明的发展中大国风貌。“讲好中国故事”的关键是讲的方式要好,要以其他国家能够理解和接受的话语来表述。除了找准“对谁讲”之外,还应注重“由谁讲”。一些中国的事,在国际范围发掘出合适的讲述者,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七)把握和处理好国际交往中团结和斗争的关系

   在外交实践中,要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发扬同舟共济、互利共赢的伙伴精神,要保持团结,但也不能忽视斗争。一方面,要辩证理解团结与斗争的关系。“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28)一味退让会让对方不断调高从我方退让中获利的预期,低估促使我方退让的成本,最终因触碰底线而造成团结或合作关系的破裂。另一方面,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应做好斗争准备。中国正在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外交领域也不例外。只有时刻做好面对各种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的斗争准备,才能战胜各种困难和挑战,切实维护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也才能更好地坚持和维护和平发展道路。

   新时代中国的伟大实践还在继续,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和实践也在不断发展,还有许多未尽的课题有待进一步研究。本文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内涵、实践要求及布局的梳理,只是初步的总结。在此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多于解决的问题。例如,中央外事工作会议曾提出“我国对外工作要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那么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与总体国家安全观之间是什么关系?又如,中国认为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美国政府则认为当今世界是一个竞争的世界,那么中国需要怎样的外交运筹,才能维护好和平与发展的大局?再如,中国如何将有限的外交资源在提升自身在现有治理体系中的地位和创设新的国际机制上实现最优配置?这些问题都有待我们在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进一步研究中寻找答案。

   感谢《国际展望》匿名评审专家和编辑部的宝贵意见,文中错漏由笔者负责。

   ①立足于中国特色和大国定位来谋划对外方略和全球布局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早已见之于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外交实践。2013年4月8日,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博鳌亚洲论坛接受采访时表示,博鳌亚洲论坛已经成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试验田,在这块试验田里中国在积累、展现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念、做法和模式。同年6月27日,王毅在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举办的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午餐会上发表了题为“探索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之路”的演讲,从中国特色和大国定位出发阐述了中国将在全球事务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对外奉行什么样的政策,对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此后,政策界和学术界关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讨论趋于热烈。

   ②《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336页。

   ③高虎城:《让中国梦点亮美好世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经济外交思想》,《求是》2014年第7期,第10页。

   ④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6年7月2日,第2版。

   ⑤中共中央宣传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2016年版)》,学习出版社2016年版,第48页。

   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96页。

   ⑦习近平:《在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5年6月13日,第2版。

   ⑧习近平:《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9页。

   ⑨《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人民日报》2014年12月7日,第1版。

   ⑩冯维江:《给东北亚一个“暖源”——从中国周边战略角度的审视》,《世界知识》2011年第3期,第15页。

   (11)参见张清敏:《六十年来新中国外交布局的发展——对党代会政治报告的文本分析》,《外交评论》2009年第4期,第32页。

   (12)同上,第38页。

   (13)张宇燕:《2017:未来历史学家可能浓墨重彩书写的年份》,载《国际形势黄皮书: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版,第1-9页。

   (14)The White House,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December 18,2017,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NSS-Final-12-18-2017-0905.pdf.

   (15)"India,US,Australia,Japan Planning Alternative to China’s Belt and Road Project:Report," Hindustantimes,February 19,2018,https://www.hindustantimes.com/india-news/india-us-australia-japan-planning-alternative-to-china-s-belt-and-road-initiative-report/story-m6EcohfOZrlVGnkEuqAoUI.html.

   (16)冯维江:《认清逆全球化思潮的谬误》,《人民论坛》2018年第5期,第29页。

   (17)冯维江:《“伙伴关系”的战略浅析——“一带一路”与全球网络形成》,《当代金融家》2017年第5期,第145-146页。

   (18)习近平:《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 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的讲话》,新华网,2015年9月28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5-09/29/c_1116703645.htm。

   (19)卡尔·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02页。

   (20)苏晓晖:《中国外交“结伴而不结盟”》,《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年1月2日,第1版。

   (21)王逸舟:《创造性介入:中国之全球角色的生成》,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73页。

(22)例如1970年第25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的国际法原则宣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197.html
文章来源:《国际展望》 2018, 10(3)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