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端洪:权力的圣礼:宪法宣誓的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2 次 更新时间:2018-12-27 00:40:48

进入专题: 宪法   宪法宣誓制度  

陈端洪 (进入专栏)  
[40]霍布斯,见前注[22],第107-108页。

   [41]阿甘本,见前注[1],第123-124页。

   [42]阿甘本,见前注[1],第125页。

   [43]阿甘本,见前注[1],第125页。

   [44]阿甘本,见前注[1],第125-126页。

   [45]中文的“誓”字,金文的写法由“生”“氏”“言”组成。“氏,既是声旁也是形旁,与“氐”同源,表示伸手触地。这可以理解为引天地为证,也就暗含了诅咒。我们还可以演绎出更深层的涵义。人伸手触地也就是四肢着地了,如此状态之人是什么?复归于动物——一个不会用语言来游戏的人,一个赤诚的人。

   [46]阿甘本,见前注[1],第147页。

   [47]转引自阿甘本,见前注[1],第6页。

   [48]参见张永和,“赌咒发誓作为‘另类规范’之存在意义”,《现代法学》2006年第3期,第21-27页。

   [49]Samuel Pufendorf, DE JURE NATURAE ET GENTIUM, Oxford: at the Clarendon Press, London: Mumphrey Milford,1934, p.492.

   [50]Joseph Story, A Familiar Exposi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New York: Harper Brothers,1847, p.170.

   [51]施米特,见前注[20],第260页。

   [52]施米特,见前注[20],第260页。

   [53]卢梭,见前注[13],第70页。

   [54]参见王朔,《宣誓与古希腊城邦政治》第一章《介绍仪式与公民身份》,硕士学位论文,上海师范大学2016年,第8-22页。

   [55]科耶夫认为,宪法不能算是法律,因为“国内公法”只关心自在的国家。当没有相互作用、没有至少两个实体之间的一般意义的关系时,既不会有正义,更不会有法律。如果想说宪法是一种法律,那就必须强调,这里牵涉的是一种政治性的法律,而非法律性的法律。参见(法)科耶夫:《法权现象学纲要》,邱立波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422-423页。

   [56]事后,高等法院审判查明(HCMP2819/2016):“訴訟各方沒有爭議的是,於2016年10月12日,梁先生及游小姐以下述的方法和方式作出據稱的宣誓:(a)他們分別在開始宣誓時使用“香港國”一詞;(b)在立法會秘書干涉後,他們各自把“China”錯讀為“Geen-na”或“Sheen-na”(“支那”);(c)游小姐把“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錯讀為“the People’s Refucking of Sheen-na”;(d)他們各自展開及展示一張印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字句的藍色橫幅;(e)梁先生在立法會秘書干涉後,以輕蔑及不認真的聲調宣讀誓詞,並以右手的中指及食指在《聖經》上作出交叉的手勢;及(f)游小姐高聲強調“HongKong”,卻以較低沉的語調,急促地讀出其餘的誓詞。”

   [57]当天负责监誓的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随即表示不能为二人监誓,留待新当选的立法会主席重新安排。10月18日上午,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等5人宣誓无效,但准许其于19日重新宣誓。对此裁定,香港特区政府立即表示异议。当天傍晚,特区政府行政长官联同律政司紧急入禀香港高等法院,要求复核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准予梁颂恒、游蕙祯重新宣誓的决定,同时申请临时禁制令,要求禁止二人第二天于立法会大会上再宣誓。法院当晚紧急审理此案,裁决不予颁发临时禁制令,但接受司法复核申请,并决定于11月3日宣判。梁、游辱国辱华的言行引起了香港建制派议员的强烈不满。10月19日,立法会大会按照会议议程安排5人重新宣誓。在梁、游二人宣誓前,建制派议员集体抗议离场,触发流会,导致二人宣誓未成。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11月15日法庭作出判决,裁定梁游二人的宣誓无效,两人议席悬空(HCMP2819/2016、HCAL185/2016),并另颁禁制令禁止两人以立法会议员身份行事,亦禁止梁君彦再次为两人监誓。2017年1月16日,高等法院上诉法庭作出裁决(CACV224-227/2016),拒绝授予梁游二人终审法院上诉许可。2017年8月25日,梁游两人申请上诉至终审法院被拒绝上诉许可(FAMV7-10/2017),梁游案终极败诉。

   [58]涂谨申、杨岳桥等人认为,这次释法远远超过了对基本法的解释,实质上是修改基本法,会减低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资料来源:“港反对派鼓动法律界发起‘不合作运动’”, http://news.takungpao.com/hkol/headline/2016-11/3389004.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8年10月9日。

   [59]Mathew A. Pauley, I Do Solemnly Swear—The President’s Constitutional Oath,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Inc.,1999, pp.115-116.

   [60]卢梭,见前注[13],第65页。

  

进入 陈端洪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   宪法宣誓制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195.html
文章来源: 中外法学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