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端洪:权力的圣礼:宪法宣誓的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9 次 更新时间:2018-12-27 00:40:48

进入专题: 宪法   宪法宣誓制度  

陈端洪 (进入专栏)  
”“除了履行宪法律安排的活动(公民直选和公民投票)之外,它本质上主要是作为一个无组织、无定型的实体而存在。”[52]他们的风尚、习俗,尤其是他们意见,才是“真正的宪法”。“这种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53]

  

   (四)典型宪法宣誓的理由分说

  

   最典型的宪法宣誓有三种情形:入籍、就职、例外状态。以下分别解释个中理由。

   1.入籍宣誓(naturalization oath)。入籍誓言是国籍法设定的针对外国人的公民誓言(oath of citizenship)。宣誓用于取得公民资格,渊源久远。在古雅典,一个人要成为城邦公民,首先必须被认定为某一胞族的成员,而这需要一个介绍仪式。除了年幼的被介绍者外,其余参与仪式的人都需要宣誓。一个人一生需要经历两次介绍仪式,一次是出生后三天,第二次是16岁,即少年时期。克里斯提尼改革后,雅典青年要取得公民身份,还需要在18岁时经历一个介绍加入德莫(demos,村落,也是基层政治单元)的仪式。青年人开始拥有独立的身份,需要亲自在公开场合宣誓。[54]

   如前所述,卢梭主张,每个公民都应当公开承认公民宗教的一切教条。不过,在现代共和国,依出生取得公民资格的人再无需进行宣誓了。一个外国人要取得另一个国家的国籍则不同,有的国家法律规定需进行宪法宣誓。

   从理论上说,外国人入籍必须与本国人签署政治契约,而宪法就是这个国家的政治契约。宪法既已存在,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人而重新制宪,因此,进行宪法宣誓是唯一现实的选择。这既可以激起他/她的国家认同和宪法认同,也向本国人证明他/她认同这个国家及其宪法,以便取得国人对他/她的认同。

   2.就职宣誓。就职宪法宣誓是现代的权力宗教仪式,既是祈求主权者赐福,也是套在掌权者头上的紧箍咒。之所以要求担任公职的人进行宪法宣誓,是由权力的性质和宪法的效力特性决定的。

   权力不是任何个人本来就有的东西,只能来源于某种神圣的授予。在世俗化的现代国家,宪法取代了天意和神意,是人民的授权总令。所以,就职者,特别是国家元首宣誓忠于宪法,和古代帝王登基和加冕时对天盟誓或以神的名义宣誓如出一辙。就职即权力的交割,就职宣誓是权力交割仪式。从此,管辖范围内的人民对其职务行为有了服从的义务。权力不仅是一种形成性的力量,也是一种伤害力。为了防止当权者滥用伤害力,要求其就职时宣誓,不论对官员还是对百姓,至少具有正面的心理作用。

   宪法是一种政治性的法律,对国家是没有强制力的,[55]因此需要引入另外一种神奇的力量来针对每一个掌权者。从宪法的发展史来看,宪法最初就是国王与贵族(以人民的名义)之间缔结的政治契约,国王总是倾向于蔑视和废弃之。去哪里寻找第三种力量呢?在现代社会,尽管许多国家建立了违宪审查,但对于国家整体而言,宪法仍然没有强制力。实际上,倘若三权合谋抑或一权独大,违宪审查也就形同虚设了。因此,仍然需要寻求别的力量,而宣誓古来就被认为可以招引某种神秘的力量。在一个代表制共和国,宪法是民主神的圣经,宪法宣誓就是对制宪权主体——人民——的招魂术。

   3.例外状态宣誓。例外状态是主权显现的时刻,也是真正考验全体国民政治忠诚的时刻。最典型的例外状态是战争状态,这是生与死的较量,是区分敌友的时刻,需要绝对的忠诚。战争状态的誓言是人的意志直面死神的誓言,国家忠诚赤裸裸地表现为对死神的蔑视。投敌叛国乃是与死神结盟,与国人宣战。参军和担任军官的宣誓,其必要性完全可以从战争状态推演出来。至于誓言是否需要包括宪法,则取决于当时的政治状况,以及一国的宪法文化了。美国在建国的过程中广泛使用过忠诚誓言,但宪法尚未制定,忠诚誓言自然不包含宪法二字。南北战争的情形截然不同,南方独立必然要废除宪法,因而此时的政治忠诚就是捍卫宪法。现在的参军誓言和军官誓言也都包括拥护和捍卫宪法的内容。

  

四、宪法宣誓的行为规范与违法后果


   在所有的文化中,发誓都是神圣的言语行为。正式誓言有其严格的修辞,内容都是事先规定的;正式宣誓还有严格的仪轨,宣誓者必须依照仪轨完成规定的言语行为,在古代甚至还配以献祭仪式。然而,在圣神的事情面前也会有叛逆,不是所有的人都乐于接受宣誓。

   那么,如何对待拒绝宣誓的人呢?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卢梭对于公民拒绝公开承认公民宗教的处置办法——驱逐。在现代社会,有些国家宪法规定入籍必须宣誓,那就是说,拒绝宣誓者虽然可以继续居留在这个国家,但不能取得公民资格。拟担任国家职务的人如果拒绝宣誓,如何处理呢?香港2016年立法会宣誓事件的处理是一个很好的范例。

   2016年10月12日,香港第六届香港立法会多名候任议员在宣誓过程中,不按照法定形式和内容进行宣誓,刻意以多种方式表达政治理念和诉求。其中,最污人耳目的是“青年新政”候任议员梁颂恒、游蕙桢的言辞与行为。[56]

   在接下来不长的时间内发生了一系列政治行动和法律行动,最终二人被无可回复地取消议员资格。[57]不可否认,诉讼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时主动出手,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解释》)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进行立法解释起到了正本清源、扶正祛邪的重要作用。《解释》首次系统地明确了宣誓的相关规范及违背规范的后果。这些内容在201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的《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决定》)中没有规定。虽然《解释》与《决定》适用的地域范围有别,且目前内地尚未发生类似情况,但二者同为一个主体的意志,所以,《解释》对于理解《决定》应该是有帮助的。同时,可以不宽张地说,《解释》是至今为止最好的“宪法解释”,也不失为一篇关于宪法宣誓的理论佳作,故全文引述如下: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4条规定的“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既是该条规定的宣誓必须包含的法定内容,也是参选或者出任该条所列公职的法定要求和条件。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相关公职人员“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具有以下含义:

   (一)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就职的法定条件和必经程序。未进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绝宣誓,不得就任相应公职,不得行使相应职权和享受相应待遇。

   (二)宣誓必须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内容要求。宣誓人必须真诚、庄重地进行宣誓,必须准确、完整、庄重地宣读包括“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容的法定誓言。

   (三)宣誓人拒绝宣誓,即丧失就任该条所列相应公职的资格。宣誓人故意宣读与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诚、不庄重的方式宣誓,也属于拒绝宣誓,所作宣誓无效,宣誓人即丧失就任该条所列相应公职的资格。

   (四)宣誓必须在法律规定的监誓人面前进行。监誓人负有确保宣誓合法进行的责任,对符合本解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宣誓,应确定为有效宣誓;对不符合本解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宣誓,应确定为无效宣誓,并不得重新安排宣誓。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所规定的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香港特别行政区作出的法律承诺,具有法律约束力。宣誓人必须真诚信奉并严格遵守法定誓言。宣誓人作虚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后从事违反誓言行为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香港有人质疑《解释》加料,主要的理由是,香港《基本法》第104条没有规定行为规范和后果,而《解释》详细地解释出了两方面的内涵。[58]这种质疑与指控是不能成立的。

   首先,关于宣誓的行为规范,只要对宣誓具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宣誓是一个神圣的言语行为。誓言的开头语式或者承诺语式,无论是否就是“我的确庄严地宣誓”(Idosolemnly swear)还是“我宣誓”,都必须理解为包涵了“庄严”的意思。《解释》所规定的“真诚”“庄重”“准确、完整”,哪一项不是神圣行为的应有之义呢?

   其次,之所以说“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就职的法定条件和必经程序。未进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绝宣誓,不得就任相应公职,不得行使相应职权和享受相应待遇”,也是由就职誓言的性质决定。前面已经阐述过进行就职宪法宣誓的理由,这里补充一点。誓言可以分为三类:一类叫强制性誓言;一类叫非强制性誓言;还有一类叫团体誓言(corporate oaths),它既是强制性的,又是自愿的。团体誓言是成为一个团体的成员的先决条件,对于政治体尤其如此。担任公职的人首先是一个政治体的成员,然后更是这个政治体的公职的承当者,他们的誓言是一种团体誓言。在美国,总统就职誓言在性质上也是一种团体誓言。总统当选者必须宣誓,而且得“自由地”宣誓,这里的“自由地”是“自愿地”的意思。如果不愿意宣誓,就不能满足履行总统职务的条件。外国人入籍也是如此。[59]

   香港和澳门回归时,两部基本法并没有要求其中的中国居民签署团体誓言。不仅如此,两部基本法都把基本权利的主体界定为“居民”,而且没有要求所有的官职都必须具有公民资格。这些安排都是为了港澳平稳回归,为了港澳回归后继续实行资本主义,保持繁荣稳定。这种宽松的宪制条件是主权者给予的特别优待,不是豁免就职宣誓的理由,反而是两部基本法分别先于国家层面二十八年和二十五年就规定宣誓制度的原因。就职宣誓,是让中央和港澳居民相信这些职务的担当者会遵守基本法的一种言语形式。另外,从104条的行文逻辑来说,也完全可以顺理成章地解读出“宣誓是履职的条件”的涵义来。

   再者,《解释》的第3条关于宣誓的法律性质及违反誓言的法律后果的说明,完全是以温和的方式诠释了卢梭的公民宗教学说,只不过没有明确法律责任的方式,剔除了卢梭学说的极端要素。

   最后要补充的是,《解释》严格遵守解释权的内在限制,把所有不依法宣誓的行为装进同一个法律概念——“拒绝宣誓”,将其后果确定为“丧失议员资格”。从行为与责任相应的原则上来说,这其实是不充分的。有些行为,比如梁游的行为,怎一个“拒绝”可以概括?他们是在滥用宣誓,诅咒国家,把宣誓仪式演示成了诅咒国家、向国家宣战的仪式!换作古代,必招人神共怒,人人得而诛之。对于做出这种行为的候任者,立法会怎能许其再宣誓呢?立法会主席之所以做出允许其再宣誓的错误决定,除了法律理解错误和缺乏经验等原因外,更为重要的恐怕是缺少信仰,尤其是对宪法(基本法)的信仰,没有一个关于宣誓是权力的圣礼的观念。

  

五、结语:宪法必须被信仰


谈宪法宣誓就是谈宪法忠诚,谈宪法忠诚就离不开宪法信仰,而宪法信仰归根到底乃是对人民主权和人的价值与尊严的信仰。宪法是(可以)有力量的,如果人民信仰它的话。宪法的力量源自人民自身的信仰,当然也需要强制实施机制的支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端洪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   宪法宣誓制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195.html
文章来源: 中外法学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