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德译《中国童话》与《西游记》学术探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5 次 更新时间:2018-12-27 00:12:13

进入专题: 中国童话   西游记  

王燕  
”他对中国童话充满夸赞:“中国古代的民间故事和传说,与《一千零一夜》(Thousand and One Nights)一样,如同东方的黄金美玉和多彩丝缎那般绚丽夺目、光芒四射,是充满奇思妙想和超自然力的东方财富。而且它们还以自身独特的个性凸显了一种异国情调。”[14](P5)这部英译中国民间故事集问世后不断再版,至今畅销,其影响力毫不逊色于卫礼贤的德译《中国童话》。

   对比两个译本,有四点值得注意:

   第一,德译《中国童话》100篇,英译《中国民间故事集》转译了其中的74篇,虽然数量上有所删减,但最后一篇《心猿孙悟空》却被完整转译为英文。卫礼贤的德译文不但简洁生动地翻译了《西游记》前七回涉及的主要故事情节,而且还很好地保留了某些人物语言与动作细节。如:“那大圣收了如意棒,抖擞神威,将身一纵,站在佛祖手心里,却道声:‘我出去也!’你看他一路云光,无影无形去了。”[15](P48)卫礼贤译为:“Sun Wu Kung sprang mit einem Satz darauf.Dann sagte er:‘Los!’ Dann machte er einen Purzelbaum nach dem andern,da es nur so ging wie ein Wirbelwind。”马顿斯严格遵照德译本,用英文转译为:“Buddha then stretched out his right hand.It resembled a small lotus-leaf.Sun Wu Kung leaped up into it with one bound.Then he said:‘Go!’ And with that he turned one somersault after another,so that he flew along like a whirlwind”。两种翻译都再现了孙悟空的活泼灵动,具有较强的可读性。

   第二,卫礼贤在《中国童话》“序言”和文末“注释”中将中国童话分为七类:kindemrchen,Gttersagen,Von Heiligen und Zauberern,Naturund Tiergeister,Gespenstergeschichten,Historische Sagen,Kunstmrchen,马顿斯在英译本“目录”中全部保留了以上七类,并逐一转译为:Nursery Fairy Tales,Legends of the Gods,Tales of Saints and Magicians,Nature And Animal Tales,Ghost Stories,Historic Fairy Tales,Literary fairy tales,回译为中文,即:儿童故事、神仙传奇、圣贤与术士故事、自然与动物故事、鬼怪故事、历史故事、文学故事。《心猿孙悟空》在两个译本中都被划归“文学故事”一类。

   第三,两个译本“序言”的内容不同,篇幅短小,但对《心猿孙悟空》却都表达了格外的赏爱。卫礼贤说:“最后一篇长篇剧作,蕴含了许多不同的主题。”马顿斯则说:“半宗教性戏剧(the quasi-religious dramas)《心猿孙悟空》和《哪吒》(Notcha)达到了奇幻之巅。”这种表述自然有利于吸引读者阅读这篇以虚构见长的“文学故事”。

   第四,英译《心猿孙悟空》忠实地转译了德译本“注释”,并把德译本放在书末附录中的“注释”调至每篇的文末,从而方便了读者查阅“注释”。“孙悟空形象哈奴曼说”在两个译本的“注释”中均位列第一,在德译本中表述为:“Der Affe selbst erinnert an Hanumant,den Begleiter Ramas”,在英译本中表述为:“The ape himself suggests Hannumant,the companion of Rama”。故此,通过英译本,读者也不难获悉这一学术发现。

   现在,让我们回到胡适。目前学界所见《西游记考证》一文是1923年亚东图书馆出版的《西游记》的序言。文章开头,胡适道:“民国十年十二月中,我在百忙中做了一篇《西游记》序,当时搜集材料的时间甚少,故对于考证的方面很不能满足自己的期望。这一年之中,承许多朋友的帮助,添了一些材料;病中多闲暇,遂整理成一篇考证,先在《读书杂志》第六期上发表。当时又为篇幅所限,不能不删节去一部分。这回《西游记》再版付印,我又把前做的《西游记序》和《考证》合并起来,成为这一篇。”[16](P235)由此可见,被学界反复引用的《西游记考证》实际起笔于“民国十年十二月”,即1921年底,恰在这年德译《中国童话》被转译为英文,从而为精通英文的胡适看到这一观点提供了可能。只是到目前为止,尚无直接证据证明胡适确实看过这个英译本。

  

   三、“个人才性”与“文化转向”

   除了“孙悟空形象哈奴曼说”这一观点,胡适的《西游记考证》与卫礼贤的《中国童话》最大的相通之处,在于对《西游记》主题的认识。《中国童话》书末附有一份“文学作品引用书目”(Benutzte Literarische Quellen),卫礼贤将《西游记》(Si Yu Gi)置于首位,由此可见,他明确知道《西游记》是一部文学作品。在《心猿孙悟空》中,卫礼贤又反复强调其“童话文学”属性。归根结底,在他看来,《西游记》是一部“童话小说”。十年后,胡适在《西游记考证》中表达了几乎完全相同的观点。胡适把《西游记》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即一至七回,说:“第一部分乃是世间最有价值的一篇神话文学。”[17](P263)又说:“正如英文的《阿梨思梦游奇境记》(Alice in wonderland)虽然还有很有意味的哲学,仍旧是一部极滑稽的童话小说。现在有许多人研究儿童文学,我很郑重地向他们推荐这七回天宫革命的失败英雄《齐天大圣传》。”[18](P264)这种关于《西游记》主题认识上的惊人相似,不得不让人揣测胡适与卫礼贤之间存在着观点上的直接继承性。

   虽然这样怀疑,但胡适在《西游记考证》中却并未提及卫礼贤,只道自己的观点直接得益于钢和泰的启发。钢和泰何许人也?他与胡适的关系如何?在《胡适的日记》中,钢和泰一直被胡适尊称为“钢男爵”或“钢先生”,他说:“钢先生是俄国第一流学者,专治印度史与佛教史。”[19](P66)1937年3月16日,得知钢和泰去世的噩耗,胡适在日记中写道:“钢先生是一个纯粹学人,终身寻求知识,老而不倦。他从前是Esthonia的贵族,广有财产。他专治梵文藏文,往年为考迦腻色迦王的年代,他想从中国史料里寻证据,故到东方来。俄国革命后,他的财产被没收,不能不靠教书生活。民国七年,我因Sir Charles Eliot的介绍,请他到北大来教梵文,并教印度古宗教史。他的古宗教史是我替他口译的,我们合作两年,我得益不少。我最初学梵文,也是跟他学的。”[20](P547)字里行间不难看出胡适对钢和泰的赞许与钦慕,以及两人之间亦师亦友的亲密关系。钢和泰在学术上主要研究印度佛经,以他对梵文及印度文化的熟悉,完全有能力发现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哈奴曼与孙悟空形象的雷同,故此,胡适说他的“哈奴曼说”直接得益于钢和泰是成立的。值得注意的是,钢和泰是个语言天才,他不但精通俄语和梵文,还学过德语、英语和法语等多种语言,故此,无论是德译《中国童话》,还是英译《中国民间故事集》,他都有能力读懂,只是目前同样缺乏直接的证据表明钢和泰知晓卫礼贤的观点。

   那么,同样是活跃在20世纪初期的学界名流,胡适与钢和泰是否与卫礼贤有过交集,以致影响了二人对于卫礼贤著述的接受?查阅《胡适的日记》,他确实不曾提及德、英两个童话译本,但在1921-1923年撰写、修改《西游记考证》一文期间,胡适曾两次见过卫礼贤。1922年5月3日,胡适在德国使馆结识时任“科学参赞”的卫礼贤,知道他“精通汉文,曾把十几部中国古书译成可读的德文”。此前一年还曾尝试着翻译过胡适的《哲学史》。[21](P347)6月28日,在文友会上,胡适听卫礼贤讲《易经》,认为他大旨用自己的解释,没什么创新。但卫礼贤对于胡适“太极”之“极”字的解释的赏识,却令胡适觉得颇为难能可贵。[22](P388-389)然而,两个月后,胡适就对卫礼贤的“个人才性”表现出了某种程度的不以为然,他在8月29日的日记中说:“邀钢先生和雷兴(F.Lessing)先生到公园吃茶,偶谈学术上个人才性的不同。尉礼贤对于中国学术,有一种心悦诚服的热诚,故能十分奋勇,译出十几部古书,风行德国。钢、雷和我都太多批评的态度与历史的眼光,故不能有这种盲目的热诚。然而我们三人也自有我们的奋勇处。”[23](P441)显然,在治学态度和方法上,胡适、钢和泰彼此声气相投、引为同调,他们对卫礼贤却敬而远之、不求苟同。

   尽管胡适对卫礼贤漠然置之,卫礼贤对胡适却颇有些一往情深的况味。卫礼贤虽然比胡适年长十八岁,但对其哲学思想和博学多识却格外服膺。1921年结识胡适后,他不但在演讲中推介胡适的学术观点,而且还尝试着翻译过胡适的《哲学史》。在他翻译或撰写的《老子》、《孔子生平和事业》、《易经》等著作中,有不少地方显示了胡适的影响。1924年离开北京后,卫礼贤对胡适仍念念不忘。1926年10月邀请旅欧的胡适做《中国小说》的演讲时,卫礼贤亲自到车站迎候。在同年出版的《中国文学》(Die Chinesische Literatur)一书中,他不仅采纳了胡适演讲稿中提及的最新《红楼梦考证》结论,甚至还附了一张胡适的照片。[24](P193)但这样的热忱似乎并没有改变胡适对他的看法。当他来到卫礼贤在法兰克福大学创办的“中国学社”,面对这一推动中德文化交流的重要学术机构,胡适却说:“其意在于使德国感觉他们自己文化的缺点;然其方法则[有]意盲目地说中国文化怎样好,殊不足为训。”[25](P394)

   事实上,胡适所谓与卫礼贤“个人才性”的差异或许只是表面托词,他对卫礼贤的本能排斥以及卫礼贤对他的一往情深,根本原因在于当时中德两国思想文化转向的彼此背离。20世纪初期,胡适提倡的“新文化运动”以摧毁传统文化、打倒孔家店为前提,而“一战”后以卫礼贤等为代表的德国新锐思想界却把东方智慧或孔子思想看作是拯救欧洲文化衰亡的福音。1921年,旅德学生魏时珍在日记中对两国背道而驰的文化现象有着清晰的描述,他说:“德国思想界,有两大潮流,一为新派,一为旧派。所谓新派,大都出自哲学美术与诗学者,彼辈自欧战后,大感欧洲文化之不足,而思采纳东方文化,以济其穷,于是言孔子、释迦哲学者,皆大为社会所尊重,如凯热几林,如尉礼贤,如史奔格列儿,皆其例也。所谓旧派者,仍尊崇自然科学万能,不为时潮所动摇……此两大潮流中,新派极占势力,所谓旧派者,几无声息。此种现象,与吾国适反。我国言新者大都以驳斥孔子为能,而在德国,则深以能知孔子哲学为幸,甚至以辜鸿铭为欧洲之救星。可见天下学问,其价值极为相对,合乎当时之人心,则价值便高,反乎当时之人心,其价值便低,今日国内盛称之杜威、罗素,安知几年后,其学问不为人所吐弃,而奉之者俨如上帝,此亦未免大过矣。”[26]这时在中国推崇杜威、罗素思想的代表人物恰恰是胡适等人。职是之故,在中德思想文化转向截然相反的大背景下,卫礼贤这位“德国的孔夫子”对于中国文化的大力提倡,在胡适看来必然是热情有余而理性不足,换言之,他对卫礼贤其人其学充满疑虑。

   那么,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胡、卫二人“个人才性”的不同,以及当时中德“文化转向”的差异,致使胡适哪怕此前知晓卫礼贤关于《西游记》的学术发现,也未必情愿加以引用?倘若胡适的学术观点确实受到了卫礼贤的启发却不肯公之于众,也该是20世纪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个值得研究的案例。无论具体情形怎样,都不影响本文申述的主要观点,即:第一个将孙悟空与哈奴曼联系在一起的并非胡适,而是卫礼贤,胡适把《西游记》看作是“童话小说”,与卫礼贤的相关认识也有着惊人的相似。在出版时间上,卫礼贤的《中国童话》比胡适的《西游记考证》提前面世十年之久,这在《西游记》学术研究史上具有开启先河的重要意义,故此,卫礼贤的学术发现确实不应被学界有意忘却或无意忽略。

  

  

    进入专题: 中国童话   西游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比较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189.html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7年0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