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立坤:地狭人稠型城市的困境与治理

——以港九时期(1860—1897)的香港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1 次 更新时间:2018-12-26 23:49:42

进入专题: 香港     港九时期     地狭人稠     城市公共卫生  

毛立坤  

   内容提要:港九时期(1860-1897)的香港处在一个空前绝后的艰难发展阶段,因地狭人稠导致城市拥挤不堪,由此引发的各类问题和矛盾均表现出日益尖锐的势头,尤其是底层华人的日常生活环境已败坏到极其骇人的地步;而在当时的条件下,解决这些问题和矛盾的难度极大。鉴于这一领域出现的问题和矛盾有着凌乱的表现形式和复杂的发生机理,因此港府也只能从实际情况出发,采取力所能及的措施去应对和处理,在某些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而在另一些方面却收效甚微。在应对和处理这些问题与矛盾的过程中,港府有失策之处,也提出了一些应当加以肯定的施政理念,值得后人反思。

   关 键 词:香港  港九时期  地狭人稠  城市公共卫生  Hong Kong  Hong Kong-Kowloon Era  densely-populated  urban public sanitation

  

   晚清时期,香港城市历史的演进过程可谓一波三折,依辖境的扩展大体可划分成三个阶段——香港岛时期(1841-1859)、港九时期(1860-1897)、(租借新界后的)大香港时期(1898年后)。其中香港岛时期为时短暂,且该时期涌入香港谋生的人口相对较少,城市建设也处于发轫阶段,相关的机构和设施为数不多;而大香港时期则有了新界这片广袤的区域可容纳大批量的新增人口和各类机构、设施。因此这两个时期或是未曾上演人地矛盾高度尖锐的场景、或是人地矛盾高度尖锐的境况已经开始缓解。唯独在长达38年的港九时期,见证了巨量外来人口伴随转口贸易的发展和经济的繁荣涌入香港谋生的场景,而此时的城市空间仅有狭小的香港岛和较之更为逼仄的九龙半岛两处累计不过百余平方公里的地盘(其中大部分还是较难开发的山地)①;相对于重要的城市地位而言,其城市的扩展空间在同期中外众多大城市当中应该是最为狭小的②。这段时期,各类有助于缓解人地矛盾的城市公共卫生设施尚不完善,港府官员在公共卫生工作领域的施政理念也相对滞后,于是这38年间的香港注定会因人地矛盾高度尖锐而上演诸多令人头疼的问题。比如城市拥挤不堪、环境卫生脏乱差③、“群租房”问题突出、人口密集区域存在高危设施等等。若考虑到此际华人的卫生观念尚停留在前近代的水平,大多数华人居民既无讲卫生的意识,也无讲卫生的条件,这就使得种种不利因素相互叠加,由此而产生的危害会在逼仄的空间环境里加倍放大。

   20世纪以后,随着欧美大城市社会问题、环境问题丛生,“城市病”一词方才迟迟登场④。这容易使人产生误解,以为古代和近代历史上的城市不存在城市病,因为城市病首先是由城市聚集的人口过多造成的,而古代和近代城市的人口数量都远远不及20世纪以后的那些大城市,因而在20世纪之前缺乏催生城市病的动力。但是当一个狭小的地理单元在短时间内聚集起远远超出其承载能力的巨量人口时,城市病注定就会上演。港九时期的香港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尽管此期香港的人口总量只有10万—20万,远不能和邻近的广州相比,但是由于其地域过于狭小逼仄,故多种形式的城市病在这里都表现得极为突出。而研究港府治理这些城市病的方法和过程,对于今天的城市管理者而言显然会有一定启示意义。

   香港在近代历史上的基本城市功能是华南和东南亚地区重要的贸易转口港,因而这里的物流、人流规模均极为庞大,关于香港城市史的研究成果亦集中出现在这些领域,特别是围绕物流(主要是贸易活动)的研究成果较为丰富⑤。而涉及城市社会问题、环境卫生问题的研究成果却不多见,其中代表性的香港通史著作对近代香港的城市社会和环境卫生问题有所论述,但这些著作在提及华人生活空间、城市卫生条件之类的问题时往往轻描淡写,语焉不详⑥。若干附带论述香港社会变迁史的著作也未能将上述问题摆在突出的位置,从而使读者产生错觉,误以为这些问题并没有在当时产生广泛影响,这种错觉必须加以纠正⑦。香港城市公共卫生领域出现的问题,是在第八任总督轩尼诗(J.P.Hennessy)主政期间(1877-1882)变得突出起来的,而轩尼诗本人确实也对该领域的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并责成下属官员采取相应措施应对严峻的形势,由此还与其他港府官员产生过严重的分歧。目前,有关著作对轩尼诗生平的介绍以《香港二十八总督》一书当中的叙述较为详细,但该书也只是粗线条地勾勒了其在香港履职的过程,未能对其在城市卫生领域的施政成效和具体的内幕决策机制进行深入透彻的分析,且史实叙述存在一些讹误⑧。轩尼诗本人所撰写的一些回忆录也并未详述其在上述领域的工作事宜⑨。总体而言,前人的研究成果未能给予这些问题以足够多的关注,可资借鉴者为数稀少。反倒是一些香港历史题材的图片、图集为后人认识这一时期香港城市的面貌、香港华人的生存环境提供了一些逼真、生动的影像资料,进而催生了笔者的研究兴趣。《香港旧影》当中近400幅近代以来的香港城市图片,其中涉及19世纪华人街区风貌的图片为数不少,可以令读者直观地感受当年香港华人的日常生活空间是何等拥挤、逼仄⑩。《香江旧闻——十九世纪香港人的生活点滴》一书当中的插图也表现出同样的意涵(11)。此外,《默默向上游:香港五十年代社会影像》《香港的另一面:一位摄影师眼中的六七十年代》《彩色香港(1940s-1960s)》《彩色香港(1970s-1980s)》《黑暗之城:九龙城寨的日与夜》等书为当代摄影作品集,但从中依然可以窥视到很多历史时期的生活传统所留存下来的痕迹,特别是狭窄的街道和拥挤的居住空间(12)。近代日本著名画家金子常光绘制的香港鸟瞰图可使读者更为深切地感受到香港城市空间的狭小(13)。后文所论述的很多内容大都可以从这些图片、图集中找到对应的场景。

  

一 地狭人稠酿窘境——港九时期的香港拥挤之状概观


   19世纪80年代前后的香港,呈现给世人的是一种什么样的面貌?若用一句话来回答,即“困窘之相百出,‘病根’皆在拥挤”。这一时期,拥挤的状况已然发展到怎样的程度,城市拥挤不堪催生了哪些令人头疼的现象,时人对城市拥挤问题有何看法或评价,拥挤现象的发生机理何在,这些问题理应在开篇之际依次加以解析。诸如《香港全景》《从海港看港岛》之类的历史图片有助于读者更深刻地理解本节所述内容(14)。

   1.人口密集区域存在较多高危设施或高危场所

   维多利亚城(下文有时简称“维城”)是香港的“中心城区”,位于香港岛北部滨海区域的一块相对平整开阔的地面上,在香港殖民地设立之初,此处是山峦起伏的香港岛上仅有的一块较易开发的地皮。于是各类政府机构、军营、商行和居民区皆萃集于此,人口密度很快就超过1000人/平方公里;已达到今日中国若干大型城市的人口密度(15)。到了19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聚集的人口不断增多,维城已变得拥挤不堪,且充满安全隐患。诚如香港驻军官员所指出的那样,一旦与军方比邻而居的华人住户的不慎举动导致火灾,继而引燃军方危险品仓库,后果将会非常严重;鉴于此地的消防水龙头无法维持稳定可靠的水源供应,因此火势将很可能会从硝棉库蔓延到附近的一处老弹药库,旁边不远处还有新弹药库和一所化工品加工车间……届时整个维城恐怕都会被殃及(16)。为此军方官员屡次请求港督叫停华人在紧靠军方地产边缘的地带营建房屋的工程,因为这些营建中的房屋距离军方的硝棉库太近(不到150码),易引发危险。军方请求港府不要批准华人在距离弹药库等危险品囤贮地200码范围之内营建任何房屋,以期防患于未然(17)。可是此际的香港实在是太拥挤了,200码宽度的空间在香港已经要算“很大一块地皮”了,在实际操作层面根本不可能预留出这样的空地充当缓冲区(18)。“放眼望去,在军方危险品库房周边100码左右范围内兴建的民宅可谓比比皆是。”(19)

   军方官员的担忧也得到了港府民政官员的确认,可这些民政官员却反过来认为是香港驻军理亏,“驻军在W兵营北侧地块上陆续兴建了硝棉库、鱼雷库、化学实验室等多个危险品囤贮库房,而这些库房的选址恰位于一处人口稠密地带的中心位置,因此这些危险品库房对整个维多利亚城都构成了威胁”。港府总风化官普莱斯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军方此举简直就是置数万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并强烈主张军方将这些库房迁往别处。1881年前后担任港督的轩尼诗也支持此迁址方案(20)。可惜香港不过是块弹丸之地,相对易于开发的地块上早已人满为患,强令军方另找一处人烟稀少的地块建设此类库房实属难事。

   维多利亚城里还有一处人口特别密集、且卫生条件极差的高危场所,那就是维多利亚城监狱。关于该监狱内部的骇人场景,后文将会论及,这里先简述其在当时引发的忧虑。港督轩尼诗亲自视察了该监狱后表示:如果监狱中关押的囚犯有一人感染霍乱或伤寒,那么考虑到监狱里人满为患和监狱恰恰坐落于人口十分密集的市中心的现实,此类传染病会以极快的速度在周边城市居民当中传播开来。鉴于维多利亚城同时也是欧裔人口集中居住的区域,那么届时被殃及者将不乏注重讲卫生的上流社会成员(21)。这些事实都表明拥挤的城市环境里潜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因为高危设施或高危场所无法避开人口密集区域。

   2.地狭人稠导致城市环境脏乱差

   市容环境脏乱差是地狭人稠的形势必然会导致的结果。驻军某官员指出:“香港华人居住区那般肮脏、污秽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中世纪(15世纪)黑死病大流行期间的欧洲城市。”(22)负责调查香港当地卫生情况的专家也曾坦言:“香港的卫生状况简直糟糕透顶,在很多方面都暴露出极为严重的缺陷。”(23)香港本地主管卫生事务的官员则不住地大发牢骚,“(位于城市中心地带)人流接踵摩肩的皇后大道东上天天都在上演着众多令人生厌的不讲卫生的现象”(24),“广州货集市周边的地块上时常会被扔满大量腐烂的蔬菜和其它类废弃物”(25),“而抛掷在军方作战部大门前地块上的垃圾、污物已多到必须要天天进行打扫、清运的地步,否者就会堆积成山”(26)。上述这些时人的评价从各个角度揭示出此际香港的城市卫生状况极度糟糕,特别是在一些“三不管”地带(27)。

   与地狭人稠相伴生的另一个现象,就是缺乏开阔的空间减弱污染物对环境造成的不利影响。例如位于维多利亚城西部的Lsw湾是城市居民所排泄粪便的集中收集区,而Lsw湾旁边不远处就是居民区,可是在距Lsw湾1/8英里之外的地方依然可以闻到一股浓烈的粪便恶臭之味(28)。两个地点相距1/8英里(约200米)并不算远,可在狭小的香港岛,至少在时人看来两个地点相隔这么远已然要算是相互“远离”了。连1/8英里的空间都不可能为了稀释污染物而空出来,足见此际的香港已经拥挤到何等程度。

   3.棚民严重危及城市生活用水的安全

   低海拔平原地带的维多利亚城此际早已人满为患,后来者不得不去港岛中部的山地丘陵地带建造“寮屋”居住,香港“棚民”(29)遂由此登场。这种现象原本无可厚非,甚至不失为一种缓解平原地带尖锐的人地矛盾的办法。但是这个问题一旦与现代城市供水机制联系起来,立即就会酿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香港岛平原地带的水源起初主要是自井水,但是随着人口数量的迅速增长,有限的井水已不敷城市生活用水的需求,亟待开辟新的供水途径,可供选择的方案之一就是在港岛中部的山地丘陵地带依托天然淡水湖泊或山间谷地修建水库,从而增加城市生活用水的供应量,其中薄扶林水库的第一期工程和第二期工程分别于1863年和1877年建成投用(30)。可大量棚民的登场使得香港岛上的山地区域变得面目全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香港     港九时期     地狭人稠     城市公共卫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177.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2017年 第1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