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旭:作为政治客体的生命:德国地缘政治学派的一个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5 次 更新时间:2018-12-18 21:54:42

进入专题: 生命政治     地缘政治  

方旭  

  

   摘要:“生命政治”是20世纪哲学界讨论的核心概念之一,从福柯到埃斯波西托,再到阿甘本都在讨论这个概念。但是这个概念的内涵往往含混不清。福柯重新定义“生命政治”在于强调一种新型权力技术,而在前福柯时代,“生命政治”概念发明者契伦则认为“生命政治”指的是将国家视为一种具有生命力量的有机体。可是发明这个词的契伦的学术身份是一名地缘政治学家,要真正研究“生命政治”一词的肌理内涵,德国地缘政治学派可以作为一个重要的研究切入点。

  

   生命政治(biopolitics)成为西方学术界研究的热点问题,至少说明了西方政治思想史的演进过程中隐约发生了一次重要转向:古典政治哲学将国家或者政体作为政治研究的对象,而生命政治则将“生命”作为政治的对象,需要我们深思的是,这里的生命究竟指的是什么?按照国内学界的理解,几乎集中在个体与管理体制,个体与绝对主权者的关系。由此存在我们比较熟悉的两条生命政治解读路径:一条是福柯重启生命政治概念之后,指的是一张悬置主权下的微观权力驯化生命,生命政治从国家暴力转向管制国家(état de police)治理模式。另一条则是阿甘本通过例外状态召唤出全然宰置生命的绝对主权者。

   这样的论述至少要回答以下几个问题:第一,既然福柯“号称”重启生命政治,那么前福柯的生命政治是什么?由此进入第二个问题,既然现在的生命政治考察的是个体生命,那么原本的生命政治是否考察的是国家?抑或国家本身是否就是一种生命?莱姆克(Thomas Lemke)指出,“生命政治”一词最早由瑞典政治学家契伦(Rudolf Kjellén)创造。从词源学的角度来看,“生命政治”的定义是“处理生命问题(希腊文:bíos)的政治(politics that deals with life)”,而不是“用政治处理生命(politics deals with life)问题”。而契伦本非哲学家,与他的学术身份更贴近的介绍是:瑞典著名地缘政治学家。那么第三个问题便是,地缘政治学与生命政治的关联是什么?面对以上问题,本文以德国地缘政治学派为主线,通过走进前福柯时代,分别考察拉采尔,契伦,豪斯霍弗等人的“生命政治”基本概念,尝试对以上问题予以回应。


人类学的起点:国家作为一种“有机生命”


一般而言,拉采尔(Friedrich Ratzel, 1844-1904)可被视为“德国政治地理学之父”,而非“地缘政治之父”,是因为他自己在作品中从未使用过“地缘政治”一词,但他的《政治地理学》(Politische Geographie,1897)中对生存空间(Lebensraum)的天才发挥,用生物类比的方式研究国家政治,专门讨论空间(Raum)和位置(Lage)建立的法(nomos),这一思想直接影响了魏玛民国著名公法学家施米特(Carl Schmitt)《大地的法》及其诸多国际法思想。依据拉采尔的空间概念的构建,摆脱传统地理学的研究范式,发展出如今的地缘政治学的系统学科。“拉采尔的国家观,实在就是他的世界观,即有机体的世界观,”将国家作为“有机生命体”研究对象,可谓“生命政治”研究的发微。

   1844年出生于巴登-符腾堡州卡尔斯鲁厄的拉采尔,从小爱好自然科学,喜欢采集动物植物标本,在卡尔斯鲁厄当地进行六年的中学学习,在此期间学习了地质学、古生物学和动物学的课程。从15岁开始,他成为一名药剂师,直到22岁进入海德堡大学,在德国著名的进化论生物学家海克尔(Ernst Heinrich Philipp August Haeckel)门下广涉动物学、地质学和比较解剖学,大学毕业论文是《关于贫毛类动物解剖学及其生理学的研究》。可见,拉采尔受到达尔文进化论影响很大,大学时的学术训练使得他能够将生物学应用到人类学、地理学等学科当中。

   大学毕业后,拉采尔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1870年的普法战争,因为作战勇猛获得铁十字勋章。1871年普鲁士胜利统一后,拉采尔的民族自豪感得到极大的提升。他开始从生物学转向地中海附近开展地理研究,并将自己的考察写信寄给《科隆日报》编辑部。一年后,科隆日报许诺留给拉采尔一个旅行调查记者的职位,此后的三年拉采尔在南欧、美国、墨西哥、古巴旅行写作,在美国考察纽约、波士顿、费城等城市,仔细研究了美国中西部地区德裔人种的迁徙与繁衍情况。

   这一份工作对拉采尔的影响可谓巨大,回国后他辞去自身的报社记者的工作,于1875年担任慕尼黑技术工业专科学校的教师,31岁开始正式踏入学界从事地理教学。入校第二年他根据自己在北美地区的调研出版了第一部人类学著作《北美城市与文化概况》(1876),凭此著作从讲师荣升助理教授,4年后,他获得该校的教授头衔。

   拉采尔首先是一名人类学家。1882年,他出版了在人类学界影响深远的是他的第一部巨著《人类地理学》(第一卷,也有译为《人文地理学》),实际上这本书的第二卷是在9年之后出版,从出版时间上看,拉采尔的《人类的历史》(3卷,1885-1888,也有译为《民族学》《万民志》)与《人类地理学》(第二卷)出版的时间交叉重叠,这说明《人类的历史》与《人类地理学》之间有极为深刻的写作渊源。

   在《人类地理学》第一卷第一章中,拉采尔分了三个课题分别阐述:一是“人类分布论”,研究地球上人类居住的地域和不适于人类定居的地域,记述人类居住地域内人类分布状态,以地图表现人口密度、聚落和道路等。二是“人类迁移论”,动态考察人类的分布拉采尔认为“在自由的空间,民族恰如液体向四面八方流出,直到遇见障碍为止,在出现障碍的地方,迁移运动分散,或是沿着山谷和森林空隙,或是曾经居住过人的地方,总之是向助力最小的方向前进,当障碍难以逾越,便暂时停止向外迁移。”三是“生理-心理学环境论”,讨论的是“自然对个人以及通过个人对整个民族的体质和精神的影响”。

   从文稿出版脉络来看,《人类的历史》承继《人类地理学》第一卷之后出版,如果说《人类地理学》关注的是人类分布静态学,那么,《人类的历史》则致力于“在人类的各种关系中、在人类向社会和国家发展的过程中研究人类”的科学,主要研究人类迁徙、文化影响,以及人类与自然环境诸多因素之间的关系,确切的说,人类地理学的研究指向在于种族之间的交往与迁徙,并由之引发出的政治论题的学科。

   《人类的历史》共分五部分,分别冠以“人类学的原则”,“美洲-太平洋种族集团”,“黑人种族”,“南非和中非浅色种族”,“旧世界的文明种族”论述,令人吃惊的附带了1160个插图。本书第一部分“人类学的原则”中,拉采尔明确人类学研究的任务“在于忠实那些被忽视较低的文明等级,以及从较低等级走向较高文明的过程,人类学不仅是让人类知道自己是什么,而且要让人类知道他是如何成为当下的状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知道人类的统一性和完整性”。拉采尔凭靠殖民传教士积累的文献,主要论述了美洲—澳洲—大洋洲—非洲—亚洲诸种族生活,他从“人类种族的情形、领域以及数量”,“自然种族在人类中的位置”,“自然,文明兴起与传播”,“语言”,“宗教”,“科学与艺术”,“发明与发现”,“农业与畜牧业”,“服饰”,“习俗”,“家庭与社会习俗”,“国家”等方面论述“人类学的原则”。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拉采尔为何要研究欧洲之外的种族分布与迁徙呢?当普鲁士通过战争兼并了诸多邦国,并形成足以与俄国、奥地利、法国等老牌帝国主义强国相抗衡的大国之时,世界政治版图随着新的大国的崛起而发生不断的变化,故而这部书显然具有极强的政治本性,至此开始触碰“生命政治”的表层:国家作为生命政治的主体,那么国家就应该具有自身的生命性,其生命性巨大的体现便在于世界民族的文化交往与民族迁徙之中,随着民族之间的交往与流动,人类迁徙及其文化的地面分布图开始蔚为大观。

   1886年,他接受了在莱比锡大学的邀请,接任李希霍芬(Richthofen,Ferdinand von)的教职。《人类的历史》出版三年之后,1891年《人类地理学》(第二卷)才以“人类的地理分布”为题的面世,第二卷进一步论述了人口分布与移民和环境的关系,以及环境对个人和社会的影响。他认为人是地理环境的产物,但同时认为由于有人类因素,环境的控制是有限的,并把位置、空间和界限作为支配人类分布和迁移的三组地理因素,创立了现代的“人类地理学”。

   有人将《政治地理学》(Politische Geographie,1897)视为人类地理学的第二阶段,实际上这一部作品上同样打上了时代的烙印,此时的德意志第二帝国通过三次王朝战争完成统一之后,逐步走向繁荣昌盛,经历过普法战争,并获得战功的拉采尔是这个充满活力的新兴国家坚定支持者。

   在这部书中,拉采尔认为“人类的历史是人类适应环境的故事”,在拉采尔看来,德意志对殖民地与世界力量的呼唤,不过是自然生物体发展的结果,他用“有机国家”完成其学说体系。概括说来,第一,拉采尔将“有机国家”视为“地球表面分布生命的一种形式”,国家是地球上的一个单纯细胞的生物体。第二,国家是由特定的人群通过一定的语言结合在同一政府组织之下所居住的地球表面的一部分,国家是属于土地的有机体,国家就是一群人和一群土地的有机体。第三,国家比作人体,边疆是末端器官,生长的地域为其四肢,公路,铁路,水道为其循环系统,国家首都为头脑,心脏和肺腑。国家是一个不断增长的有机体,国家的土地与人口增长增长。第四,有机体是生长的,“国家侵占他国领土是内部生长力的反映,强大的国家为了生存必须要有生长的空间。”“地理的扩张,更加如此的是政治扩张,是运动中物体的所有特性,交替地前进扩张和倒退收缩。这种运动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国家而征服空间”,这种流动的空间(Raum-Motiv)就是无任何边界的世界,作为有机体的国家通过“吞并与并吞”中将小的有机体纳入自身,直到实现共同精神体发展的终点。

   作为殖民地扩张的后来者,拉采尔所强调的“生存空间”为德国第二帝国的政治野心提供了一个完美地自我辩解,国家增长的“有机体”理论符合“德国将其未来看作一个朝气蓬勃、开拓进取的资本主义国家巨人的观念。”不过——俾斯麦下台后的第四年(1904年),拉采尔在下萨克森州的阿默尔兰县去世。


竞争力量:“地缘政治学”与“生命政治”


学界普遍认为是拉采尔的生存空间论激发了希特勒《我的奋斗》中的扩张主义意识形态,并为德国向欧洲扩张提供理论支持,实际上远非如此直接。无论是从理论而言,还是从政治实践中看,拉采尔至死都未听说过“地缘政治学”这个词,至于将他当做地缘政治学的开山鼻祖,实属后人所为,不过论及“生命政治前身”,将国家作为一个生命体的起点——无论如何也绕不过拉采尔,而“生存空间”如何与地缘政治产生勾连这是拉采尔后学契伦(Rudolf Kjellén)的工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生命政治     地缘政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58.html
文章来源:法哲学与政治哲学论坛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