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晓音:神仙想象的变异——中唐前期古诗的一种奇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1 次 更新时间:2018-12-18 09:06:49

进入专题: 中唐诗歌     尚奇诗风  

葛晓音  
以证明“筌所注阴符并依骊山母所说”。(84)沈玢则将所有关于神仙的见闻都铭记在心,编录其事以补史书之阙:“玢生而慕道,常愧积习,自幼及长,游历宦途,周游寰宇,凡接高尚所说,或览传记,兼复闻见,皆铭于心而书于牍。”(85)直到五代,徐铉还说:“夫神仙之事,史臣不论。……然而载籍之间,微旨可得。《书》云‘三后在天’,《诗》云‘万寿无疆’,斯皆轻举长生之明效也。及周汉而降,则事迹彰灼,耳目不诬。天人交感,民信之矣。”(86)总之,中唐虽然也有梁肃《神仙传论》、李德裕《祥瑞论》这类以理性批评神怪之说的文章,但神仙可学、形神可固的信念已经深入到更多的官僚士人心中。

   其三,随着神仙之说的影响愈益扩大,中晚唐文人与道士的交往也远比初盛唐频密。如颜真卿记他在乾元二年“以异州刺史充浙西节度时”与茅山道派传人李含光的交往:“遂专使致书于茅山,以抒诚恳。先生特令韦炼师景昭复书于真卿,恩眷绸缪。……真卿与先生门人中林子、殷淑、遗名、韦渠牟尝接采真之游,绪闻含一之德。”(87)其《浪迹先生元真子张志和碑铭》还提到道士张志和在会稽隐居,刘太真等十五位文士“因赋柏梁之什”,以诗美之(88),陈少游为之创“大夫桥”,陆羽、裴修等都曾诣问。杜光庭《毛仙翁传》提到一大批中唐名人与毛仙翁的交往:“今睹朝彦赠仙翁文集,果符长沙之事(89)。裴晋公度、牛公僧孺、令狐公楚、李公程、李公宗闵、李公绅、杨公嗣复、杨公於陵、王公起、元公稹、当代之贤相也。白公居易、崔公郾、郑公尉濣、李公益、张公仲方、沈公传师、崔公元略、刘公禹锡、柳公公绰、韩公愈、李公翱,当代之名士也。望震寰区,名动海岛。或师以奉之,或兄以事之,皆以师为上清品人也。或美其登仙出世,或纪其孺质婴姿,或异其藏往知来,或叙其液金水玉,霞绮交烂,组绣相宣,盖玄史之盛事也。”(90)这张名单几乎囊括了中唐所有的名人,或许有夸大的嫌疑,但至少可以看出当时的道士在达官名流中有广泛的人脉,名单中也确有不少文人对神仙之道怀有浓厚兴趣,这在初盛唐文献中是见不到的现象。这就不难理解中唐文人寄赠、寻访、送别道士的诗歌大增的原因了。

   由于对神仙之道的向往,中唐甚至出现了士人弃官入道的现象。较典型的例子如顾况:“入佐著作,不能慕顺,为众所排,为江南郡丞。累岁脱縻,无复北意,起屋于茅山,意飘然若将续古三仙,以寿九十卒。”(91)《尚书故实》《唐摭言》《唐才子传》都记载了他得道化解的传闻。顾况自己的《崦里桃花》也说到“老人方授上清箓”(92),并写过《朝上清歌》《步虚词》等,应受过道箓。此外还有“贞元七年四月吉州刺史阎寀上言请为道士,从之,赐名‘遗荣’”(93)。戎昱《送吉州阎使君入道二首》其二说:“庐陵太守近隳官,霞帔初朝五帝坛。”(94)正是赞美此事。《唐摭言》卷八“入道”节还说:“戴叔伦,贞元中罢容管都督,上表请度为道士;萧俛自右仆射表请度为道士;蒋曙,中和初自起居郎以兄弟因乱相离,遂屏迹丘园,因应天令节奏请入道。从之。”(95)其实当时入道的官员远不止此数人,如肃宗时进士刘商也因爱好道术而于贞元时弃官入扬州,隐居宜兴山里。杜光庭将他列入《仙传拾遗》之中。皇甫冉《送郑员外入茅山居》是写郑员外弃官携全家入道:“但见全家去,宁知几日还。”“冠冕情遗世,神仙事满山。”(96)戎昱《送王明府入道》是送一位县令入道(97)。张南史《送李侍御入茅山采药》说这位侍御“苦县家风在,茅山道录传,聊听骢马使,却就紫阳仙”(98)。有的官员辞职以后就住在道观里,如韦应物《清都观答幼遐》中所写的李儋。至于早年当过道士的韦渠牟,曾在山中学过道的崔备(99),则是先学道而后入仕。权德舆《酬李十二兄主簿马迹山见寄》(100)也写到“方外士殷焕然”与其从舅权原均在马迹山“探异好古”、读书修真的事迹。这些先后有学道、入道经历的官员对于其他文士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所以当时表示过学道愿望的官员士人也很多。例如李端曾希望“学仙去来辞故人”(101),《酬前驾部员外郎苗发》还曾写到自己“煮玉矜新法,留符识旧仙”的生活(102),并对卢纶表示“终期入灵洞,相与炼黄金”(103)。连李华都有“愿饵药扶寿,以究无生之学”(104)的想法。其《仙游寺》说:“早窥神仙箓,愿结芝术友。安得羡门方,青囊系吾肘。”(105)可以代表当时许多文人的心愿。

   自中唐前期兴起的文人好道之风造成了诗文中神仙想象方式的趋同。在众多唐人笔记中,洞府仙境犹如人间巨富之家,亭台楼阁、花园一应俱全,进入山里,甚至来到郊外,随时可能遇见。神仙又往往幻化为俗人或道士,混迹于人间。他们不但能预知吉凶祸福,也像凡人一样知恩图报,能医治疾病、奖善惩恶。韩翃《赠别华阴道士》描绘当时道士在人间和仙境自由往来变化的情境,与笔记小说中的仙人行迹完全相同:“紫府先生旧同学,腰垂彤管贮灵药。耻论方士小还丹,好饮仙人太玄酪。芙蓉山顶玉池西,一室平临万仞溪。昼洒瑶台五云湿,夜行金烛七星齐。回身暂下青冥里,方外相寻有知己。卖鲊市中何许人,钓鱼坐上谁家子。青青百草云台春,烟驾霓衣白角巾。露叶独归仙掌去,廻风片时谢时人。”(106)仙人道行如此之高,也随时可能会以卖鱼人和钓鱼翁的身份出现在市集。这首诗可以说典型地概括了当时文人心目中的神仙形象。沈玢《续仙传序》对于神仙世界有更为具体的描述:“大哉神仙之事,灵异罕测。……及其成也,千变万化,混迹人间。或藏山林,或游城市。其飞升者,多往海上诸山。积功已高,便为仙官。卑者犹为仙民。何者?十洲间动有仙家数十万,耕植芝田,课计顷亩,如种稻焉。是有仙官分理仙民及人间仙凡也。”(107)这就完全按人间社会的秩序建构起一个同样具有官民等级的以耕植为生的神仙世界,将所有的神仙想象都纳入了现实生活的逻辑。至此,陈子昂、李白诗中对于元化之道、天命循环的深刻思考已经被彻底消解。剩下的只有无限延长生命的渴望,对神仙自在生活的企羡,甚至窥探神仙私密(包括男女感情)的好奇。于是,原来虚无缥缈的仙境在众多笔记诗文不同角度的描述中,也变得轮廓越来越清晰,虽然是一个永生的世界,却又像是人间世的翻版。

   综上所论,由于短暂生命和永恒天道的对比,促成了人类对神仙世界的向往;道经故事本身的叙事性和传奇性,使某些耳熟能详的神仙形象深入人心,成为文人知识结构的一部分;道教和道观的普及又使仙境落实到现实生活中,加强了神仙混迹于人间的可信性,以及神仙可学的认知度,甚至导致部分文人视入道为生命的最终归宿,中唐诗歌中神仙想象的世俗化也就成为必然的趋势。这个直观的神仙世界虽然缺乏理性思辨的深度,中唐奇险派诗人却正是藉此重构了天国和海外仙山的美好图景,才为唐代诗歌史开拓出另一片浪漫想象的新天地。

  

   注释:

  

   ①《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集部·总集类一·唐御览诗一卷》:“盖中唐以后,世务以声病谐婉相尚,其奋起而追古调者,不过韩愈等数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第37册,上海:商务印书馆1931年版,第88页。

   ②白居易:《馀思未尽加为六韵重寄微之》:“诗到元和体变新(众称元、白为千字律诗,或号元和格。)”《白居易集》第2册,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503页。

   ③历代诗论多持此论。较有影响者如《唐诗品汇·总序》:“大历、贞元中,则有韦苏州之雅澹,刘随州之闲旷,钱、郎之清赡,皇甫之冲秀,秦公绪之山林,李从一之台阁,此中唐之再盛也。下暨元和之际,则有柳愚溪之超然复古,韩昌黎之博大其词,张王乐府,得其故实,元白序事,务在分明,与夫李贺、卢仝之鬼怪,孟郊、贾岛之饥寒,此晚唐之变也。”(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第8-9页)《师友诗传录》也引用此论以区分大历、贞元与元和,其余不一一罗列。

   ④当代关于中唐奇险诗派的研究,均着重在韩愈、孟郊、李贺等诗人的审美风格评析,而从艺术想象的特点分析奇险诗派构思原理的文章,仅见于陈贻焮先生《从元白和韩孟两大诗派略论中晚唐诗歌的发展》(《唐诗论丛》,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等极少数论文。

   ⑤黄之隽:《韩孟李三家诗选序》,《吾堂集》卷5,《清代诗文集汇编》第221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影印版,第72页。

   ⑥目前尚未见追溯中唐想象方式变异之源起的相关论著。

   ⑦见葛晓音:《八代诗史》(修订本)第一章,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版。

   ⑧参见葛晓音:《从“方外十友”看道教对初唐山水诗的影响》《论李白乐府的复与变》,收入《诗国高潮与盛唐文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⑨《全唐诗》卷156,北京: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1603页。

   ⑩《全唐诗》卷144,第1455页。

   (11)《杜诗镜铨》下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62年版,第893页。“骨恐断”一作“足恐断”。

   (12)《杜诗镜铨》下册,第917页。

   (13)王启兴、张虹:《顾况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第93页。

   (14)王启兴、张虹:《顾况诗注》,第94页。

   (15)陶敏、王友胜:《韦应物集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第554页。

   (16)刘初棠:《卢纶诗集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第235页。

   (17)刘初棠:《卢纶诗集校注》,第221页。

   (18)王启兴、张虹:《顾况诗注》,第117页。

   (19)范之麟:《李益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第23页。

   (20)范之麟:《李益诗注》,第47页。

   (21)杨世明:《刘长卿集编年校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440页。此诗作者《全唐诗》卷770又作李延陵,应为刘长卿作。详佟培基《全唐诗重出误收考》,西安:陕西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第119页辨析。

   (22)陶敏、王友胜:《韦应物集校注》,第314页。

   (23)刘初棠:《卢纶诗集校注》,第318页。

   (24)《庄子·逍遥游》谓藐姑射山的神人“肌肤若冰雪”“不食五谷,吸风饮露”。

   (25)《全唐诗》卷310,第3508页。

   (26)《全唐诗》卷310,第3508-3509页。

   (27)《云笈七签》卷47“秘要诀法”有“栉发呪”。道士梳发前要叩齿,念“栉发呪”。

   (28)《全唐诗》卷310,第3508页。

   (29)《全唐诗》卷284,第3239页。

   (30)《全唐诗》卷203,第2129页。李白也有一首《上元夫人》:“嵯峨三角髻,馀发散垂腰。裘披青毛锦,身著赤霜袍。手提嬴女儿,闲与凤吹箫。”(王琦:《李太白全集》,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1029页)但只是形容上元夫人的妆扮,没有更具体的情景描绘。

   (31)陶敏、王友胜:《韦应物集校注》,第563页。

   (32)王启兴、张虹:《顾况诗注》,第266页。

   (33)陶敏、王友胜:《韦应物集校注》,第564页。

   (34)《史记·封禅书》载方士李少君言。《史记》卷28,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1385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唐诗歌     尚奇诗风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45.html
文章来源:尔雅国学报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