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生命美学:归来仍旧少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6 次 更新时间:2018-12-17 14:20:13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潘知常 (进入专栏)  
“对生命的有限的拒绝”,也就是“自我审判”。“自我审判是对非审美的的生命活动的悬置”;“自我审判是审美活动的必不可少的前提”;“自我审判是审美活动直接彻悟真实的生命”。(第80-84页)审美活动的内涵,则是“对于生命的超越”,“使有限的生命企达无限的生命,成为自由生命或审美生命”。“审美活动是生命的创造”、“审美活动是生命意义的创造”、“审美活动是对生命的独特意义的创造。”(第97-105页)至于审美活动的标准,那无疑只能是也必须是:“终极关怀”(第106-139页)

  

   在《生命美学》的第二部分,我考察的是“审美活动怎么样”。首先,考察的是审美活动的分类,根据向自由的生命活动的生成的特定途径的思路,区分审美活动为肯定性审美活动即“在审美活动中通过对自由的生命活动的肯定上升到最高的生命存在”与否定性的审美活动即“在审美活动中通过对不自由的生命活动的否定而间接进入自由的生命活动”,前者包括优美、喜剧、崇高,后者包括丑、荒诞、悲剧(第140-179页)。进而,考察了审美与哲学的关系、审美与艺术的关系,以及作为自由境界的美亦即作为生命的意义世界显现的美(第180-208页)。继而,考察了审美活动的方式:审美体验。“审美体验是对生命意义的一种体验活动。”并且具体考察了审美体验的五个层面:生命的反思、生命的时间、生命的回忆、生命的想象、生命的感性生成等等(第209-274页)。而且,因为没有没有时间意识就没有生命意识,所谓非生命状态的人其实就是没有时间意识的人,没有时间意识的人也就是非生命状态的人。因此,人的生命始于时间终于时间,当然,生命美学也就是奠基于时间的美学。此外的关于回忆、想象等的探索也是如此。因此,必须说,早在1991年,生命美学关于审美体验的研究就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而且至今也是并不落后的(不放联想一下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柏格森的《时间与自由意志》,等等)。

  

   在《生命美学》的第三部分,我考察了“审美活动为什么”。审美活动“是人类的自由本性的守望,对人类的精神家园的守望。”相对于改造自然推进文明的人类的宏观解放,审美活动涉及的是人类的微观解放。引导着人类“向更合乎人性的方向发展。它是人性的悬剑!“(第285页) “审美活动使人实现了全面发展和自由这一人类解放的根本目的”(第291页),因此,“以美导真“、“以美储善”等实践美学的“误解“都是亟待纠正的(第292页),“在审美活动中,人实现了自己的最高生命,但这实现本身也正是对最高生命的创造”,审美活动“规定着生命,又发现着生命;确证着生命,又完满着生命;享受着生命,又丰富着生命……“(第293页)。而且,十分重要的是,早在1991年,我就已经把爱的维度引入了美学研究,已经不断在强调“象征着终极关怀的终极之爱”的极为重要(第297页),并且指出:“学会爱,参与爱,带着爱上路,是审美活动的最后抉择,也是这个世界的最后抉择!”(第298页)

  

   综上所述,就是《生命美学》的基本内容。当然,我当时的想法一定还有不足,因为那时我毕竟只是一个三十刚出头的青年学者,独立无援,艰难思考。可是,如果考虑到那是早在二十七年前,而且还在所有的学者都尚一起一致地站在实践美学一边的时候,我就毅然开始了独立的思考、艰难的美学跋涉,并且,不但已经说了如此之多,何况还都是自己在创造性地说、在独创地说,更重要的是,还至今都没有过时,应该说,我已经问心无愧了!

  

   还值得注意的是,后来,六年之后,我在《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上海三联书店1997年版)中,又用了401页的篇幅,对于生命美学更有了全面、深入、具体的讨论。我介绍过多次,它其实就是第二版的《生命美学》,也是第二版的生命美学原理(只是因为出版社出于市场销售的需要,才不得不用了现在的题目)。而且,相比之下,它要比《生命美学》更为成熟、更为全面。现在有些人一说起生命美学,往往就要说起我的所谓的“诗意的文笔”,个别人甚至对此还不乏贬义,觉得有点不够学术,其实,这都是因为《生命美学》一书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因为在第二版的《生命美学》、第二版的生命美学原理——《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里,我就已经回归到严谨的理论语言、学术表达了。而且,不必说我的《生命美学》,即便是这本《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也比后来较早的生命美学专著,例如封孝伦先生的《人类生命系统中的美学》(安徽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要早两年;比后来较晚的生命美学专著,例如陈伯海先生的《审美体验与生命超越》(三联书店2012年)要早十五年。因此,鉴于直到1997年,国内关于生命美学还主要是我一个人在艰难探索、执着思考,这本书中关于生命美学的思考无疑也有其“首创”与“独创”的意义,当然,也就同样值得关注。

  

   具体来看,在这本书中,我提出要立足于人类生命活动原则,将实践美学关注的“人如何可能”深化为“审美如何可能”(在美学研究中,完全可以假定人已经可能,而直接对审美如何可能加以考察),并且将“人化”与“美化”分离开来(实践美学的失误在于把“人如何可能”与“审美如何可能”、“人化”与“美化”等同起来,并且以对于前者的研究来取代对于后者的研究,事实上,美学研究开始于两者的差异性,并且主要应以后者为主),从对于“美”的本质论的、共名的、抽象的、对象化(面对美这一对象)的“是什么”的研究转向对于审美活动的存在论的、意义的、描述的、现象学(面对审美活动这一现象)的“如何是”的研究,其结果,就是不再“从实践活动的角度来考察美学”,不再跟在实践美学的后面对“审美活动如何产生”、“美如何产生”、“美感如何产生”以及“审美活动与实践活动之间的同一性”等问题作美学发生学层面的考察,而是“从人类生命活动的角度考察美学”,开始对“审美活动如何可能”、“美如何可能”、“美感如何可能”以及“审美活动与实践活动之间的差异性”等问题作出真正美学层面上的讨论。

  

   换言之,假如说实践美学意在强调从实践活动的角度去研究美学,生命美学则意在强调从人类生命活动的角度去研究美学。它意味着,生命美学将不去着重追问作为审美活动的外化的美和内化的美感,不去着重追问作为审美活动的凝固的审美关系,也不去着重追问作为审美活动的二级转化的艺术,更不去追间作为把握方式的审美活动本身(在生命美学看来,这些问题都是“假问题”,起码是美学研究中的次要问题),而去追问作为人类自由本性的理想实现的超越性生命活动——审美活动本身,追问审美活动与人类生存方式的关系,即生命的存在与超越如何可能这一根本问题。

  

   进而,该书更围绕着“审美活动如何可能”这一核心,并且以它的具体展开即审美活动“是什么”(性质)、审美活动“怎么样”(形态)、审美活动“如何是”(方式)、审美活动“为什么”(根源)作为研究内容(这意味着审美活动研究即“审美活动如何可能”的在二级水平上的展开)。

  

   该书的第一篇考察的是审美活动的“为什么”,即人类为什么需要审美活动。在这里,审美活动的“为什么”在三级水平上被展开为审美活动的历史发生与审美活动的逻辑发生,它们涉及到对审美活动在人类生命活动中的根源、意义、功能的考察,也是生命美学的理所当然的开始。第二篇考察的是审美活动的性质“是什么”。它关涉到对于审美活动的本体意义的性质的阐释,并且在三级水平上被展开为对审美活动与人类生命活动之间外在关系的考察(在四级水平上被展开为对审美活动作为活动类型、价值类型、评价类型的考察),以及对作为人类生命活动之一的审美活动的内在关系的考察(在四级水平上展开为横向的共时轴和纵向的历时轴),等等。第三篇考察的中心是审美活动的“怎么样”,即审美活动所构成的特殊内容,它指的是审美活动的性质是“怎么样”在具体的审美活动中展现出来的。它在三级水平上被展开为历史形态与逻辑形态,即历史上“曾经怎么样”、逻辑上“应当怎么样”两个部分,而在四级水平上,从历史的方面,审美活动可以分为东方形态、西方形态(从空间区分)以及传统形态、当代形态(从时间区分)四类,从逻辑的方面,可以分为三个方面,即纵向的特殊内容:美、美感、审美关系;横向的特殊内容:丑——荒诞——悲剧——崇高——喜剧——优美;剖向的特殊内容:自然审美、社会审美、艺术审美。第四篇考察的中心是审美活动的“如何是”,即所谓构成审美活动的东西,它意味着从构成审美活动的特殊方式的角度去阐释审美活动,并且在三级水平上被展开为两个方面,其一是审美活动的生成方式,其二是审美活动的结构方式〔在四级水平上展开为意向层面、指向层面、评价层面〕。当然,这里的“生成方式”与“结构方式”,其实无疑还是1991年的《生命美学》一书的对于审美体验问题研究的继续。

  

   至于该书的主题词,我当时郑重写下的是:生命、超越、体验、审美。

  

   同时,在这本书里,我还增加了对于美学的学科定位的思考,提出了要从“美学何谓”转向了“美学何为”,也就是从对于“什么是美学”的思考转向对于“什么是美学的意义”的思考,明确提出美学研究要以人类生命本体论为背景,以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为研究对象,并且,区别于西方的所谓“把哲学诗化”(卡西尔),也就是把美学引入哲学,从审美活动看生命活动,生命美学则是“把诗哲学化”(卡西尔),也就是把哲学引入美学,是从生命活动来看审美活动,由此,生命美学开始了诗与思的对话、美学与哲学的对话,从而推动着美学从哲学的殿军一跃而成为哲学的前卫。

  

   显然,到了1997年,关于生命美学的思考,就我而言,应该说已经基本成熟,而且,在1997年之后,包括封孝伦、范藻、陈伯海等在内的一批学者也相继开始了对于生命美学的研究。生命美学也从起初的“首创”、“独创”时代进入了“共创”、“同创”时代,因此,对于我在1997年之后的生命美学研究,例如《生命美学论稿》(郑州大学,2002)、《没有美万万不能——美学导论》(人民出版社,2012),这里也就都不再详述了。

  

   二、生命美学:它意味着什么?

  

   加塞尔说曾经过;“在历史的每一刻中都总是并存着三种世代——年轻的一代、成长的一代、年老的一代。也就是说,每一个‘今天’实际都包含着三个不同的‘今天’:要看这是二十来岁的今天、四十来岁的今天,还是六十来岁的今天。”[1]

  

   而今回首当年,我也想说, 那是置身于“二十来岁的‘今天’”的我,青春年少的我,当我走上美学舞台的时候,还是实践美学的一统天下,只是,面对实践美学的学者已经改变了——在“成长的一代、年老的一代”之外,又出现了“年轻的一代”。于是,我在1985年时的所见,正是1985年以前的其他学者的所不见。

  

   那么,作为“年轻的一代”,作为“二十来岁的‘今天’”,我所提倡的生命美学究竟意味着什么?

  

   第一,生命美学:“贫乏时代的美学”。

  

洛维特曾经以“贫乏时代的哲学家”称呼海德格尔,海德格尔则也曾经以“贫乏时代的诗人”称呼里尔克和荷尔德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