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论大选后安倍的修宪政治及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5 次 更新时间:2018-12-16 23:17:35

进入专题: 日本大选     日本国宪法     安倍晋三     修改宪法     中日关系  

刘江永  
2个百分点,跌至29.9%,为2012年安倍再度执政以来的新低。

   2017年10月20日大选投票当天,日本多地遭大雨台风来袭,投票率仅为53.68%,属于战后第二低位。这对于执政党有组织地赢得相对多数选票有利。大选结果表明,自民党执政地位仍难撼动,但并不意味着安倍首相本人及其政策得到多数选民的认可。细川护熙指出:“很显然,安倍晋三首相企图摆脱森友、加计问题被追究,乘第一大在野党党首交替等乱局而选择了有利的选举运作”。因此,这次选举“是暴举,很可能是受到后人批判的宪政史上的污点”。(78)据《朝日新闻》2017年10月23日、24日所做的日本全国电话民意调查显示,认为自民党大胜原因是“安倍首相的政策受到好评”的受访者为26%,而认为“并非如此”的受访者达65%。对安倍政策表示“有所期待”者占29%,而表示“不安”者达54%。(79)

   第四,近年来日本支持修宪的民意有所上升,但反对安倍修宪的民众和在野党也在奋起抗争。安倍对国民投票能否确保过半数尚无绝对把握。据持有护宪立场的《朝日新闻》2017年3、4月间所作民意调查显示:日本受访者的89%支持和平宪法;50%认为没有必要修宪;41%认为有必要;63%反对修改宪法第九条,支持者仅占29%。(80)于是,安倍有可能采取先易后难方式,再度谋求首先修改敏感度相对较低的宪法第96条,将修宪必要条件从现行宪法第96条规定的众参两院2/3以上赞成,修改放宽至过半数即可,然后再修改宪法第九条等。

   但是,早在2013年5月2日《朝日新闻》民意调查便显示,反对修改宪法第96条的受访者占54%,远超过持赞成意见的38%,甚至包括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都反对修改宪法第96条。这是因为,如果修改宪法的门槛被降低到国会众参两院过半数即可,将意味着只要执政党同时获得众参两院半数以上就都可以修改宪法,从而将使日本宪法失去严肃性、稳定性和权威性。

   第五,外部因素对安倍修宪政治的影响也有不确定性,安倍外交不得不服从服务于修宪政治。近年来,美国对安倍修宪的态度从积极支持转向慎重。美国共和党对日政策智囊、前助理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2012年曾表示,“日本在宪法方面的制约,对于美日同盟来说将成为更严重的问题”(81),积极督促日本修宪。然而,2015年安倍内阁强行通过“新安保法”后,通过灵活解释宪法也可行使“集体自卫权”,于是美国希望日本彻底修改宪法第九条的愿望下降。(82)阿米蒂奇转而开始表示“现在没有任何理由修改宪法”。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哈佛大学著名教授约瑟夫·奈也认为,“与其为修改第九条耗费精力,不如‘释宪’”。(83)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执政后,与安倍内阁在TPP、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等问题上分歧明显。如果其针对日本修宪可能给东亚局势带来麻烦表示担忧,很可能对安倍修宪政治的狂奔暴走起到“点刹车”的作用。

   安倍任内,日本同邻国的关系恶化容易改善难,安倍的修宪政治势将增大邻国对日本未来走向的担忧。包括俄罗斯在内,日本的邻国几乎没有一个不对安倍修宪表示担忧或警惕的。据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周围人士透露:安倍要想修改宪法第九条,重要的是抑制中国为中心的周边各国的抗议。韩国新总统文在寅执政后,日韩围绕“慰安妇”等问题的矛盾重新抬头。安倍力促韩国和中国对朝鲜态度更趋强硬,向韩国做出日本同中国明显改善的样子,同时支持美国在韩部署“萨德”系统,以此转移韩国对安倍政权的严峻目光。安倍一方面加强同美国、印度、越南等国针对中国的所谓“安全合作”,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强硬措施,另一方面则企图利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缓解日中关系。2018年,安倍将一方面力争连选连任自民党总裁,在众议院通过自民党修宪方案;另一方面将在外交上利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实现安倍首相访华出席在中国举行的中日韩首脑会议,并争取实现习近平主席访日。(84)其如意算盘是,通过这一外交日程设计,使中方难以就日本修宪问题、钓鱼岛问题等展开对日批判与牵制。很显然,一旦安倍外交全面失败,很可能成为在野反对势力攻讦的把柄,甚至引发党内矛盾,进一步削弱日本民众对安倍内阁执政的信心。因此,安倍需要分别与各国领导人建立起“良好关系”,以显示外交成果,提升国内威望,减少对修宪不利的外部因素。与此同时,安倍将继续在日本国内利用“中国威胁论”争取民众支持修宪的心理认同。

   未来东北亚局势若趋于相对缓和,安倍修宪的口实将相对减少。否则,将继续被安倍修宪政治所利用。就日本修宪的国民投票环节而言,如果是在2019年或2020年2月至4月举行,而韩国和美国在这一期间继续进行针对朝鲜的例行军演,朝鲜又针锋相对地进行核试验或导弹试射,那么朝鲜半岛必将再度出现“痉挛式紧张”。届时,安倍内阁便很可能借机渲染“朝鲜威胁论”“中国威胁论”,以所谓国际安全环境恶化为由,动员国内民意赞成修宪。结果,只要投票人过半数赞成修宪便可“大功告成”。当然,这绝非韩国和朝鲜所乐见的结果。为实现朝鲜半岛的可持续安全,如果韩国与朝鲜关系缓和,朝鲜与韩美能分阶段实现“双暂停”,即美韩暂停联合军演,朝鲜冻结核试验和导弹试射(85),则日本国内因“朝鲜威胁”而形成的国民危机感就会相对削弱,赞成修改宪法第九条的人也可能会相应减少。问题的关键在于,朝鲜与美韩彼此怒目相视,忙于排兵布阵,他们的决策者目前似乎还缺乏洞悉安倍修宪政治的战略余光,甚至不能排除其幕后有日美之间的暗箱操作。

  

五、结论与前瞻

  

   2017年8月安倍再度改组内阁,在保留“安麻体制”核心成员和政策不变的同时,意在通过更换部分阁僚提振内阁支持率,以便2018年9月连任自民党总裁。而被安倍起用的几个所谓“鸽派人物”,在2018年选举前约一年的任期内也只能按安倍既定的“鹰派政策”轨道行事。2017年10月大选后,尽管仍面临一些阻力,但日本政坛格局对安倍推动修宪更加有利,安倍在修宪内容方面可能以退为进,以利争取多数,在支持率止跌后择机提速。安倍已指示自民党“修改日本宪法推进本部起草委员会”加紧修订修宪草案,争取于年内提交临时国会审议。安倍的修宪政治目标是:努力使修宪法案在2018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前在众议院表决通过;然后于2019年7月参议院选举前,在参议院批准众议院通过的修宪法案,完成国会修宪的法律程序。即使在参议院没能获得2/3以上赞成票,修宪法案也未必立即成为废案,还可经过众参两院组成的协议机制进行协商争取通过。国会审议通过修宪法案后,在规定的2-6个月之内,即2020年2月前后完成国民投票,最终达成修宪目标。2020年6月之前日本新天皇将登基,日本将开始使用新年号,同年8月日本将举办东京奥运会。可以预言,安倍修宪政治目标的实现,与新天皇登基、东京奥运会召开,这三件大事如果同一年出现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安倍晋三势将为此而竭尽全力。当然,上述日本修宪进程各个时间节点的预测仍有不确定性。日本能否修宪的关键取决于内因,但外因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迄今,安倍采用“糖衣裹苦药”的修宪策略,把教育免费与自卫队入宪捆绑打包,一并纳入修宪草案。尽管安倍主导的自民党修宪草案还会有所调整,但其意向十分明了。即,通过修宪或制定新宪法,最终在历史问题、天皇地位、自卫队运用、靖国神社、国旗国歌、国内统治等问题上,彻底瓦解日本战后和平进步势力所有主张的国内法基础,为根本改变战后体制,全面推行右倾化大国路线确立国家根本大法。

   任何事物的发展变化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尽管日本修宪未必会马上导致军国主义复活,但修宪后的日本国家战略走向及其对亚洲安全带来的影响,仍值得密切关注。一旦日本实现修宪,有可能成为战后日本政体再度转型的分水岭。正如日本“九条会”等护宪派所指出的,日本和平宪法的重点是防止日本再度对外发动战争而成为一个和平国家,而修宪草案的重点则是使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对外进行战争的国家。和平宪法重点是限制国家和政府行为,防止重蹈战争覆辙,而修宪草案则旨在给国家和政府权限和行为“松绑”,解除日本行使武力的法律桎梏,限制日本国民的人权特别是民主与自由的选择权利,给日本人民未来反战及抵制政治右倾化的行为戴上枷锁。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丸山升认为,维护宪法第九条是发展日中友好关系的基础。如果修改宪法第九条,那么将彻底改变日本的国策。(86)

   安倍为实现修宪政治目标,既要避免单独同中国正面相撞又要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占据上风,就必然联合美国,推动建立以日美为核心,包括印度、澳大利亚、菲律宾、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等在内的战略网络,共同进行军事训练、情报交换,从军事上威慑中国。情况显示,如果日本朝野和公众并不真正了解钓鱼岛为何是中国固有领土而非日本或古代琉球国的岛屿,上述态势在安倍晋三的修宪政治目标实现后就必定会进一步加强并得到国内民意支持,从而形成未来日本对外军事战略和行使武力的基本模式。

   然而,安倍修宪政治与外交方面的两面手法能否奏效,则另当别论。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正确义利观,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2018年不仅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还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以及中日之间第三个政治文件发表20周年、第四个政治文件发表10周年。因此,着眼长远,重视人民,重温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双方共识,推动中日关系“逆水前行”十分必要。但是,一旦2020年安倍修宪政治目标得以实现,中日关系可能进入新的历史阶段,有关日本国家战略走向和中日关系前景,都需重新做出评估。

   注释:

   ①这场修宪造势活动的主要组织者,是以日本最大右翼团体“日本会议”为背景成立的所谓“制定美丽的日本宪法国民之会”。其共同代表是“日本会议”现任会长田久保忠卫以及名誉会长、原最高法院院长三好达和著名右翼评论家樱井良子。该会秘书长是“日本会议”事务总长、日本青年协会会长椛岛有三,干事长是“日本会议”政策委员、日本大学教授百地章。该团体实质上是“日本会议”的外围组织,堪称动员日本民众支持安倍修宪的“别动队”。

   ②『朝日新聞』2017年5月4日。

   ③俵義文·魚住昭·佐高信·福田一『安倍晋三の本性』、金曜日株式仝社、2006年、10頁。

   ④「安倍首相、希望の党との連携に意欲 憲法改正(眾院選2017)」、http://www.huffing tonpost.jp/2017/10/23/abe-shinzo-hope_a_23252062/[2017-10-28]。

   ⑤参见文正仁、徐乘元:《日本复兴大战略:与日本高层战略家的深层对话》,李春福、李成日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第7、8页;添谷芳秀:《日本的“中等国家”外交——战后日本的选择与构想》,李成日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第12、13页。

   ⑥『朝日新聞』2013年5月10日。

   ⑦『安倍晋三対論集 日本を語る』、PHP研究所、2006年、62-64頁。

   ⑧参见刘江永、王新生等:《战后日本政治思潮与中日关系》,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99页。

   ⑨纐纈厚『集団的自衛権容認の深層—平和憲法をなきものにする狙いはなにか—』、日本評論社、2014年、21頁。

⑩『安倍晋三対論集 日本を語る』、90-91頁、47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大选     日本国宪法     安倍晋三     修改宪法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12.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2017年 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