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蕉风:墨子的务实精神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4 次 更新时间:2018-12-16 01:06:17

进入专题: 墨子   墨学  

黄蕉风  

  

   墨子,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科学家、军事家。他所创立的墨家学派曾经风靡一时,在百年之间得以与儒家学派并称为世之两大显学,深刻影响了彼时社会。后因故中绝,一朝而斩,蒙尘千年,再无余续。有《墨子》五十三篇传世,记载了墨子及其后学的言论思想,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墨学十论”——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葬、节用、天志、明鬼、非乐、非命。该书还大量收录有关光学、重学、逻辑学以及兵法等知识内容,堪称古代中国的“百科全书”。

  

   先秦时代,百家蜂起,诸子争鸣。有儒家的文士们汲汲奔走,向执政掌权者推销周孔礼乐之教,冀能得君行道,实现大同理想;有纵横家的策士们穿梭于各国之间,翻云覆雨、纵横卑阖,凭口舌鼓动君王的内心,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有道家的隐士们,处江湖之远,遁山野之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以上诸家各擅其长,彼此往来争竞,诚然开启一派“思想盛世”的局面。不过其中清议亦多,“空谈误国”者尤为不少。揆诸史实我们能发现,诸子之中最讲务实精神的当属墨家思想学派,这在彼时可谓罕见。后世论及墨学的思想价值,亦多以务实主义、实用主义、实利主义而言之。下举几例来说明。

  

   墨子及其门徒出身手工业阶层,继承了“百工”的优良传统。墨子与现今被尊为工匠祖师爷的鲁班是好朋友,两人经常互相辩论、比拼技艺。有一天鲁班以竹木为材料,制作了一只能在天上飞翔三天三夜的木鸟。鲁班以其技臻至化境,特地向墨子炫耀。未料墨子不以为然,且道:“普通匠人取一块三寸的木头,片刻之内就能削出能负五十石重的车销。会飞的木鸟华而不实,在社会功用上甚至比不得简单的车轴销子。”由是墨子认为,凡有利于人、对人有用的造物,才可算为精巧;不利于人、对人没有实际价值的造物,则属拙劣。

  

   或许有人会以为,墨子此言乃是出于嫉贤妒能,故意刁难之。其实不然。墨子曾经向弟子展示过自己制造的木鸟,此木鸟亦能在天上停留一天的时间。虽然略逊鲁班,亦可算是极为高超了。弟子赞扬墨子是天下至巧的工匠,墨子却推辞不受。他对弟子说,木鸟虽精致却不过一天效用,车轴虽至简却能耐年岁久长,相较之下,当然是后者比前者更为贵重。名家大宗师惠子听闻这个消息后不禁赞叹道:“墨子才是真正懂得何为精巧的工匠啊”。

  

   由此可见,墨子并非不懂技艺才以实用性来作遮掩,亦非沉迷致用以致有不识事物的美学价值。恰恰相反,墨子在技巧方面拥有不逊于鲁班的能力,其对技艺的路径取舍乃是基于“志功为辨”的务实精神而作的决断。身处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战国时代,墨子据其基层手工业者的阶级立场,自然倾向凡事务求于对平民有用,至满足日常温饱即止的资源最佳配置方案,无法顾及更多审美上的、精神上的文化附加值添加,此或限制了墨家在技艺进取方面的想象力空间,然放在彼时的社会环境下本也无可厚非。在今天看来,墨子对木鸟这一工巧机械做实用主义的价值判断,认定有利于人的可称作精巧,不利于人的就叫作拙劣,虽不能谓大有问题,却也极容易推展至实践压倒理论,致用压倒审美,效能压倒兴趣的极端境地。

  

   墨子的务实精神不单体现在对工匠技艺的态度上。墨家和儒家互为论敌久矣,墨子本人最喜欢找儒者辩论。有一次,墨子问一个儒者,人们从事音乐的原因何在?儒者答曰:“是为了娱乐”。闻罢此言,墨子马上反驳:“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问一个人为什么要建造房屋,那么正确的回应应该是——为了冬天避寒夏天避暑,并依此把男女两性分开。你现在的回答,就如同告诉我建造房屋的原因就是为了建造房屋。”在“为何要从事音乐”这一问题下,可以见到墨子与儒者在思维方式上的重大不同。儒者关心的是“什么”,故其答曰“音乐是为了娱乐”。墨子关心的是“怎样”,故墨子认为儒者并未回答“何故为乐”的问题。此处墨子虽未明确提出自己的答案,但在其对儒者的质问中已显明他对致用性的关切。按照墨子的逻辑论式,则在儒者提出“音乐是为了娱乐”之后,应该要进一步指出“娱乐是为了什么”(而儒家并没有指出);如同建造房屋之社会功用在躲避寒暑、分别男女,兴礼作乐若不能彰显其具体的社会功用,就没有疾乎从事的必要。

  

   墨子不惟亲身践行务实精神,他亦时时教导弟子凡言凡动都要务实不务虚。墨子的爱徒禽滑厘曾经问墨子:“夫子,华服锦绣有何用处?”墨子设了一个比喻来回答。他说:“有一块天下至宝,叫做随侯之珠。然遇上饥荒之年,它的价值甚至比不上一钟粟。现在让你在珠和粟之间二择一,你怎么选?当然是选后者。得粟可以救急,得珠却难解困。二者不可得兼,必舍珠而取粟也。”墨子借此极端情境来指出,文饰并非必须,有用方为急务。故从事当分清先后次序和轻重缓急,必先保障人的最低生存需求,再去追求愉悦耳目感官的精神生活。人吃得温饱、睡得温暖、住得安乐,这些才是生活的实质,其价值恒久,当首重,当先为;愉悦耳目,奢侈享受,这些皆非生活的必须,其价值短暂,属次要,当后为。

  

   事实上先秦诸子不乏和墨子观点相类者,例如儒家的孔子亦主张,要提高民众的道德修养就需要先使他们生活过得富裕。正所谓先其急后其缓,培其本削其末,而后利乃可长久。墨子的务实精神在彼时生产力水平比较低的条件下乃是具有相当的合理性,其契合人类心理需求梯度层级之处,即便放至当下社会,仍可说是具有普世价值的。

  

    进入专题: 墨子   墨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