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莉:印度东进战略与印太外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1 次 更新时间:2018-12-13 01:18:32

进入专题: 印太外交   印度东进战略  

李莉  

   内容提要:印度东进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最初名称为“东向政策”,2014年升级为“东向行动政策”。25年来,印度的东进战略不断拓展,经历了从经济到安全、从双边到多边、从东盟到东亚再到亚太的复合演进与升级,体现了印度国力和地区影响的提升,也越来越成为印度对外战略的一根重要支柱。然而,印度传统东进的走向正受到新生“印太外交”的影响。印度的印太外交脱胎于东进,虽不止步于东进,但东进即“融入亚太”始终是其核心诉求,换言之东进战略是印度印太外交的重要支撑。印度印太外交对大国外交的倚重冲击东盟在其东进战略中的核心地位,印太外交的“制华”色彩也将冲淡东进战略中的对华合作面。

   关 键 词:印度  东进  东向政策  印太

  

   2017年是印度开启“东进”25周年,也是印度与东盟成为对话伙伴25周年。25年来,印度东进战略的内容和目标不断拓展,莫迪上台后将原来的“东向政策”(Look East,又译“向东看”)升级为“东向行动政策”(Act East),积极融入亚太,并在此基础上展开印太外交,以凸显印度的地缘政治新角色,即从亚洲政治的边缘走向中心,从而在地区秩序构建中发挥关键作用。“东向行动政策”与此前的“东向政策”究竟有哪些不同?印太外交与东进战略又是怎样的关系?本文拟通过对印度东进的发展历程及其背后战略逻辑的研究,来回答上述问题,以期为预见印度东进战略及印太外交的未来走向以及印度在地区事务中可能扮演的角色提供线索。

  

一、“东向政策”的提出与发展

  

   对于印度东进元年、即“东向政策”的出台时间,学术界一直存在分歧。有人认为是1991年,即印度总理拉奥(Narasimha Rao)就任之年;有人认为是1994年,即拉奥在新加坡发表相关讲话之年。现在则普遍将印度与东盟成为对话伙伴的1992年作为起始之年。①在2014年升级为“东向行动政策”前,“东向政策”被公认经历了两大发展阶段:1992~2002年侧重经济外交的东盟外交阶段,2003~2013年经济与安全并重的东亚外交阶段。

   (一)1992年至2002年的东盟外交。1994年印度总理拉奥在新加坡发表演讲,首次公开阐明印度要加强与其“东方邻国”的关系②,标志印度东进全面铺开。第一,修复与东盟老成员的双边关系,巩固与东盟新成员的战略合作。拉奥任内(1991~1995年)出访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国,恢复了与东盟老成员国因冷战一度中断的高层互访和贸易联系。③冷战时期,印度就与越南、柬埔寨、老挝关系密切,随着这些国家在20世纪90年代陆续加入东盟,印度更加重视与这些国家的战略合作。1993年,印度与缅甸关系也实现正常化。1997年缅甸加入东盟后,印度在与泰国、印度尼西亚海上接壤之外,还与东盟国家拥有了陆上边界。

   第二,加强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合作。经贸合作是这一时期印度“东向政策”的重点。据粗略统计,印度-东盟贸易额由1993年的29亿美元增长至2001年的100亿美元,约占印度对外贸易总额的12%。④其中,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是四大贸易伙伴,以2000年为例,四国在东盟与印度贸易额中占比高达94%,依次为40%、25%、17%和12%。⑤1991年前,东盟对印度投资极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到2002年的11年间,其对印度累计直接投资达到40亿美元,占印度这一时期所吸引外资的6.1%。⑥

   第三,逐渐融入地区合作机制。20世纪90年代前,印度对地区多边主义抱持怀疑态度,但“东向政策”显然改变了印度外交的行为方式。⑦1992年,印度成为东盟的“部分对话伙伴”;1995年“晋升”为东盟“全面对话伙伴”;1996年加入东盟地区论坛。与此同时,印度还推动建立了次区域合作机制。1997年,印度与孟加拉国、缅甸、斯里兰卡、泰国等成立“孟印缅斯泰经济合作组织”⑧。2000年,印度又与泰国、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成立“恒河—湄公河合作组织”。不过,总体而言,这一时期印度与东盟国家的关系更多体现在双边层面,多边外交还处在较低水平。

   第四,建立和发展与东盟国家的安全合作。尽管“东向政策”最初的重点是加强与东盟国家的经贸联系和机制建设,但安全合作从一开始就被提上日程,合作内容主要涉及人员培训、联合军演和海上安全等。⑨例如,马来西亚和越南军人在印度的俄制“苏霍伊”战斗机和法制“鲉鱼”级潜艇上接受培训。又如,印度与新加坡、印尼等国定期举行双边军演,并与新、马、印尼等国在安达曼海域建立了两年一度的多边海上军演机制,代号“米兰”⑩。

   (二)2003年至2013年的东亚外交。2003年,时任印度外长亚什万特·辛哈(Yashwant Sinha)称“东向政策”已进入新阶段。他说:“印度‘东向政策’第一个阶段是以东盟为中心,并主要专注于贸易和投资联系。该政策新阶段的特点在于扩大了‘东方’的定义,包括从澳大利亚到东亚的广大地区,而东盟是其核心。新阶段的变化还在于从贸易扩展到更宽泛的经济和安全问题,包括联合保护海上通道的努力以及反恐上的协调行动。”(11)这表明,印度“东向政策”出现重大调整,由原先的东盟外交(或东南亚外交)转化为东亚外交。第一,深化与东盟的机制性合作。2002年,印度与东盟建立年度峰会机制,这是继东盟与中日韩后的第四个“10+1”机制,标志着印度成为几乎与中日韩平行的东盟伙伴。(12)2003年,印度又与东盟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为进一步深化与东盟合作奠定基础。2005年,在新加坡、印尼和日本的支持和推动下,印度成为东亚峰会的创始会员国,其对东亚地区架构的参与程度明显提升。

   第二,高调支持以东盟为中心的地区一体化进程。2004年,时任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主动提出地区一体化倡议,即:“亚洲经济共同体”设想,号召东盟与中、日、韩、印建立共同市场。这一时期,印度与该地区的自贸区建设取得较大进展。印度与新加坡、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分别签署互惠程度更高的“全面经济合作协定”或“全面经济伙伴协定”。2003年,印度与东盟签署“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2009年10月,双方首先就货物贸易达成自贸协定,并于2010年1月1日生效。2012年底,印度与东盟完成服务和投资自贸协定谈判,并于2014年9月签署该协定。截至2012年,印度与东盟的贸易额已由2001年的100亿美元增长到760亿美元。(13)

   第三,大力提升与日韩的战略合作。这也是印度东进的一大新进展,即将合作对象扩大到东盟以外的东亚国家。一方面,印日合作步入“快车道”。2003年起,印度成为日本官方发展援助的最大受援国。2005年印日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并开启年度首脑会晤机制。2006年,印日开始洽签“德里-孟买工业走廊合作协议”(14),并与德国、巴西结成“争常”四国联盟。2008年印日签署《安全合作联合宣言》,并于2010年7月正式启动外交和国防副部长级“2+2”对话。另一方面,印韩关系稳步推进。经济上,韩国领先日本于2009年与印度签署“全面经济伙伴协议”。政治上,双方于2010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及副外长级“外交政策和安全对话”机制。安全上,两国承诺加强海上安全合作和军事技术合作,包括联合研发和联合生产军事装备。

   第四,系统推进与东亚的军事安全合作。除日、韩外,这一时期印度与东盟国家的军事安全合作也向纵深发展。例如,根据印越“十五点国防援助协议”,印度承诺帮助越南维修俄制战机并培训越南飞行员。又如,印新国防合作协议允许新加坡军队借用印度领土和领空进行实弹军事演习。(15)2004年印度洋海啸后,印度海军第一时间赶往受灾的东南亚国家参与救援。2005年,印度航母“维拉特”号还首次进入南海,造访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多边层面,“米兰”海上军演规模日渐扩大,多个东盟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等都参与其中。2007年,始于1992年的“马拉巴尔海上演习”也突破印美双边范畴,吸收日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参加。同年5月,印度与美、日、澳还举行了首次四国战略对话。

  

二、“东向行动政策”的出台及特点


   2014年11月,刚刚执政6个月的印度总理莫迪在第九届东亚峰会上正式宣布将“东向政策”升级为“东向行动政策”。(16)不过,莫迪政府有关“东向行动政策”的公开阐释迄今仍很鲜见,相对具体的一次是2015年12月印度外交部国务部长辛格回答议会质询时称“印度的东向行动政策针对亚太地区的远邻”,其目标“是通过持续的双边、区域和多边接触,促进与亚太地区国家的经济合作、文化联系以及战略关系”。(17)尽管缺乏系统阐述、更未有相关文件出台,但从三年来莫迪政府的外交实践中仍能看出“东向行动政策”的特点。

   第一,展开亚太全方位外交。在继续深化与东盟国家、日本以及韩国合作的基础上,莫迪的“东向行动政策”在地域上突出表现为亚太的全覆盖。一方面,莫迪明显加强了南太外交。莫迪成为28年来首次访问澳大利亚的印度总理,与澳签署了旨在深化安全合作的新框架协议以及《印澳民用核能合作协议》,为印澳关系注入新动力。2014年11月,莫迪还访问南太岛国斐济,并宣布成立印度-太平洋岛国合作论坛,迄今已与14个太平洋岛国举行两次峰会,将能源、贸易、海洋经济、灾害管理、气候变化等作为重点合作领域。印度承诺建立一个100万美元的特别基金,用于这些国家的能力建设。(18)2016年10月,新西兰总理约翰·基(John Key)访印,决定推进两国全面合作。另一方面,莫迪将蒙古纳入印度东进战略框架。2015年5月,莫迪访问蒙古,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两国建交近60年来,印度总理首次到访蒙古。莫迪称蒙古是印度“东向行动政策”的一部分,“两国命运与亚太地区未来紧密相连”,并承诺向蒙古提供1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以支持蒙古的基础设施建设。(19)

第二,对东盟深耕细作。莫迪政府反复强调其“东向行动政策”以东盟为中心。(20)与此前20年相比,莫迪的东南亚外交出现两个新动向。一是大力推动与东盟的互联互通。2015年,莫迪承诺提供10亿美元信贷额度,支持印度与东盟间的物理和数字互联互通项目。(21)其中,印度-缅甸-泰国三国高速公路是莫迪上台以来重点推进的项目。该高速公路西起印度东北部的莫雷(Moreh),东至泰国的美索(Mae Sot),长达1360公里,早于2002年就计划兴建,但一直进展缓慢,建成后将真正实现印度与东南亚的陆路联通。为使工程提速,莫迪政府2016年8月与缅甸政府签署协议,决定帮助缅方修建其境内的69座桥梁(22);2017年8月,莫迪政府又划拨2.56亿美元升级印方境内路段。莫迪还提出要加紧探讨将该公路延伸至柬埔寨、老挝以及越南的可行性。(23)印度与东盟还在商签《海上运输协议》。二是加强与CLMV国家的产业合作。所谓CLMV即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四国的英文首字母,它们是东盟中经济落后国家。这些国家在地区价值链中拥有特殊地位,享受贸易普惠制,越南还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国,印度希望通过与这些国家的经济融合确保印度相关产业之产品以最优惠价格进入发达国家市场。为此,印度商工部制定了《印度与CLMV经济一体化战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印太外交   印度东进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959.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 2018年0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