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虹:胡适在哈佛任教的一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8 次 更新时间:2018-12-07 22:29:33

进入专题: 胡适   哈佛  

李若虹  

  

   三年前,哈佛燕京图书馆应一位学生的要求,调出了胡适的一篇论文,《新校定的敦煌写本神会和尚遗著两种》。这原来是“中研院”史语所集刊第29本的一份抽印本,翻开才意外地发现这是胡适在1959年3月4日题字、赠与图书馆的一本册子。

   1959年赠书与哈佛燕京图书馆,并非胡适和哈佛大学的第一次交往。从1920年代开始,胡适就和哈佛大学,尤其是哈佛燕京学社结下了深厚的学术之缘。半个多世纪后,后辈学子偶然碰见的胡适和哈佛的这一书缘,正是一个最好不过的例子,引领我们追述胡适在20世纪前半期和哈佛大学相联的一段学术史。这篇短文落笔在1945年前后,就是因为胡适在1944—1945学年应邀在哈佛大学远东系客座任教,在美国麻州康桥(Cambridge,Massachusetts)住了将近一个学年。那段时间,胡适和哈佛大学的关系最为密切。

  

1

  

   胡适毕生学术、外交和社会活动频繁,走过好多地方,辗转中外多处。他往返途中曾经多次打了急转弯。胡适是第二批考取庚子赔款的留美生,先后求学于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但是他和哈佛大学的缘分也颇深远。早在1927年3月,胡适曾落脚康桥,“为哈佛讲十次讲演”。1928年,他也前来做过系列讲座。1930年代初,当哈佛燕京学社董事会物色首任社长时,首选即胡适,但是他婉言谢绝,而且就是他,向哈佛燕京学社董事会建议,即便置身于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学社一定要保持其独立性。胡适的话一言九鼎,哈佛燕京学社迄今为止一直保持其位于哈佛而独立于哈佛的独特性。虽然胡适并没有接受社长一职,但是他或通过受邀参加学术活动,或通过和哈佛燕京学社资助的一批汉学学者的交往,或来汉和图书馆翻阅史料,一直和学社保持着密切的联系。1936年,哈佛大学举办建校300周年校庆时,胡适被授予荣誉博士学位(Honorary Degree of Doctor of Letters)。身为北大文学院长,他还代表中国学者在校庆仪式上讲话,替中国校友为母校捐赠了一座大理石石碑。这座石碑现在依旧矗立在哈佛园内怀德纳图书馆(Widener Library)和博伊尔斯顿楼(Boylston Hall)之间。

   1937年,胡适接受了中华民国驻美大使一职,离开北京大学,于10月8日来华盛顿(胡适称之为“美京”)准备就任新职。即便在担任驻美大使期间,他也曾在1941年应邀在哈佛暑期学校做过演讲。1942年9月,胡适卸去大使一职。9月18日,他完成了大使馆的交接工作,离开华盛顿。离任后,他并没有马上回国,而是寓居纽约,在曼哈顿东81街104号租屋住下。此后他重回最为心仪的书斋生活,一心一意从事学术研究,把大部分精力用于考证  “《水经注》案”的工作上。这一段时间里,他从事研究之余,也不时外出参加学术活动或是外交会议,期间去得最勤的就是波士顿。比如1943年2月11日,在离任驻美大使一职后不久,他来到波士顿,应邀来哈佛大学就二战期间中国的状况做演讲,传达中国在抗战最艰难时期,坚持抵抗而不放弃的精神。晚上,他在哈佛教授俱乐部(Harvard Faculty Club)做了题为《中国不会垮掉》(“China will never collapse”)的演讲。教授俱乐部的楼上楼下全都坐满了。胡适在日记里写到:“饭后把桌子撤去一部分,使楼上的人下来听我演说,约有三百五六十人。据说,这是从来不曾有的大众。”第二天,他又参加了哈佛大学远东文明研究系的访问委员会的会议。被邀赴会的外来学者除了胡适外,还有罗杰·顾临(Roger Greene)、哈金斯(Huggins)。与会的校内的教授有叶理绥(Serge Elisséeff)、魏鲁南(James R.Ware)和赵元任。第三天,胡适又抽时间在麻省理工学院与麻省理工和哈佛两校学生谈如何在象牙塔里做学问,特别强调“学问是要给我们一生一点无上的愉快享受”。

   不管是从纽约应邀北上演讲、与会,还是中途路经,他一来波士顿,得空就会在哈佛大学所在的康桥镇呆上几天,他总说看书做学问还是那里好,因为有北美最好的东亚研究图书馆,汉和图书馆,即现在哈佛燕京图书馆的前身。他到了后还会顺便会友、聚餐,交流彼此的研究,了解学友们的近况。

   当时,哈佛大学的中国学、亚洲学研究刚刚起步,已经聘任的这一领域内的教授本来就不多,而由于1944—1945学年中国历史和东亚史领域的教授在休学术假,需要请学者来开和中国学有关的课程,于是哈佛燕京学社社长叶理绥经学社的董事会商议决定,由学社出资邀请胡适来开课。胡适寓居纽约时还是一如既往地繁忙,但是日程安排毕竟比担任官职时机动,于是答应来哈佛客座任教。从1944年10月到1945年6月,胡适为哈佛大学远东系第一次开了“中国思想史”一课。

   说到进一步了解胡适这一学年在哈佛任教的细节,人们自然而然想到业已出版的《胡适日记全编》,但是,研究胡适日记的学者都知道,《胡适日记全编》里缺了一些年份,留有不少空档,其中1945年的日记就是一大空缺,因此从他的日记全编里,无从了解他1945年在哈佛的那段日子。曾有学者认为,胡适日记中1944年12月31日至1946年1月2日的“空白”,是因为胡适身为“主和派”,对抗战胜利这一年发生的事情不愿记载。这一说法实在令人难以苟同。胡适一辈子辗转多时多处,来回大洋两岸好多次,迁移和挪动频繁,期间丢失个人物件在所难免。1946年,他准备离开纽约,回国担任北大校长之前,因为忙着预订返沪的远洋海轮票,收拾书箱交付海运,心脏病又犯了。虽然友人们劝他推迟行程,等到秋天再动身,但是他说自己“去意已决”。5月21日,“转运公司来搬我的书箱,我把书箱十四只送走了,又把小Trunks(箱子)十只也送走了”。其中一个小箱子里装的就是他的日记。忙乱中,1945年的那本日记准定弄丢了。胡适卸任大使后寓居纽约的四年(1942—1946)中,1945年是胡适学术生涯中很重要的一年,他这一年日记的失落实为可惜,不过令人庆幸的是,当时在哈佛求学、任教的杨联陞和胡适交情至深,他和胡适一样,也勤作日记。余先生为《论学谈诗二十年——胡适杨联陞往来书札》一书作的序文里提到:“他们(胡适和杨联陞)相见始于何时今已不可考,但彼此熟识起来,奠定了终身的师友情谊大概是在1943年。”那也就是杨联陞从北平来到哈佛攻读博士学位,而胡适留居纽约常来哈佛之时。他们彼此研究志趣、性格相投而结为好友,而且此后多年,见面频繁,彼此来往诗文、书信不断。因此,杨联陞的日记及其与胡适的通信记录提供了胡适那一年任教哈佛的一些细节,弥补了胡适1945年日记遗缺之憾。

  

2

  

   胡适在哈佛任教是从1944年的秋季开始。10月22日下午,胡适坐火车从纽约来到波士顿。杨联陞和赵元任等朋友前往后湾站(Back Bay Station)接到了胡适,然后陪同他一起来到康桥,入住哈佛园附近的大陆酒店(Continental Hotel)。胡适在那一天的日记里写到:“下午一点的火车去Cambridge(康桥)。在纽约住了两年零一个月,现在去Harvard(哈佛)大学讲八个月的《中国思想史》。鲠生、重民、修业、于总领事、锴兄、梁鋆立、陈冀枢来送。五点半到康桥,元任夫妇、张景文(福运)、杨联陞、王恭守夫妇来接。住哈佛大学的Continental Hotel(大陆旅馆)104号。”

   杨联陞在同一天的日记里写到:“下午到贾  (贾德纳,Charles Gardner)府略谈。到赵(元任)府。同接胡(适)先生,五时半到。到Continental 104小坐(张福运、王领事夫妇及子,赵先生),饮酒。赵府晚饭。”

   由同事和学友们热情送别、接风和洗尘以及陪同,胡适顺利抵达康桥,入住酒店,开始了一学年客座任教的旅居生活。胡适寓居康桥期间,活动频繁,主要是讲课、和康桥的中国学者聚会交流,受邀在哈佛大学和美国其他地方演讲和与会。

  

- 讲课 -

  

   胡适入住哈佛寓所后即开始准备“中国思想史”一课。1944年10月24日,杨联陞到酒店看望胡适,两人谈起胡适正着手从事的《水经注》研究,还商讨为学生们准备的《中国思想史》一课的选读材料。第二天,刚到波士顿三天,胡适就得去纽约处理之前尚未了结的事务,而杨联陞帮他打出已拟定的课程选读稿。

   这一段,杨联陞在日记中频频记下和胡适的来往以及上课和开讲座等事宜,也是他们两位个人交往最为密切的时候。杨联陞在11月6日写下:“雪及地化为雨,周一。”这一天十一时,胡适在远东系正式开第一堂课。课堂都坐满了,九人选,连旁听者共达五十余人。这一堂课每周上三次,在周一、三、五上午11点开始。杨联陞几乎每堂课都去听讲,比如,“11月24日(天雪):听胡先生讲春秋战国大局,一般宗教思想”。

   杨联陞那时好多天的日记里总是重复写下  “上胡先生课”。对自己不得不翘的几次课,他也都认认真真做了记录。比如,11月10日(雪及地为雨),杨联陞忙着帮赵元任整理“国语四千字分析字典”,上午未听胡课。胡适教书勤勉,圣诞放假之际,12月21日还在麻州西边的格雷夫顿镇(Grafton,MA)为自己收购的私家藏书打包。31日,刚过完圣诞节,他即从纽约返回康桥。1945年1月3日十一时,杨联陞又如期上胡适的课。转眼就到了第一学期期末,杨联陞还帮胡适监考。他在1月8日的日记里写到:“代胡先生考试。题为老儒墨大旨,学生二十人。”可见正式注册修课的学生已由第一堂课的九人增至二十人。时至今日,老儒墨早已成了美国课堂上教中国通史,尤其是中国思想史不可或缺的内容。这一学年,胡适上课一直到1945年5月30日。杨联陞在那一天的日记里写到:“十一时,胡先生最后一课。”之后不久,胡适就返回纽约寓所。


- 演讲和赴会 -

  

   1944年11月29日,胡适曾收到母校康奈尔大学校长的来信,邀请他去做梅辛杰讲座讲师(Messenger Lectureship),但是他想到自己原定在1945年6月结束哈佛的课程之后,不能接受任何会束缚他行动自由的聘约,于是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把母校这一最高荣誉的邀请辞谢了。12月5日,哈佛的学友张晓峰跟他提起应该回国担任中央研究院院长一职,但是他一口回绝。12月6日晚,胡适在哈佛由中国学生组成的东方俱乐部以“中国的问题”为题,做了一场演讲。12月14日,抗战时局紧张,他想到应该写信给美国有势力的朋友以求帮助。

1945年1月8日,胡适刚从弗吉尼亚参加太平洋学会(the Institute of Pacific Relations)会议归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胡适   哈佛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851.html
文章来源:文汇学人 公众号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