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可先:新出文献与李白研究述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 次 更新时间:2018-11-22 00:39:09

进入专题: 李白  

胡可先  

   摘要:新出土的墓志中直接和间接涉及李白其人其诗者有二十余方,可以综合利用这些墓志以印证传世石刻和史传文献,探讨李白的生平、交游等情况,解读李白的诗歌作品,探究李白的影响,还可以从特定层面提供观察李白的材料和阐释其诗歌的方法。首先,可考索李白在安史之乱中的行踪;其次,可探讨李白与古文先驱者李华、韩仲卿、韩云卿的关系,进而考察李白的复古思想与古文运动的联系;再者,可通过出土文献印证李白的诗文作品;最后,可通过新出墓志对李白影响的记述,以深化对李白及唐代文学史的研究。

   关键词:新出文献  墓志  李白  生平  交游  行踪  诗文作品  影响

  

   20世纪新出唐代墓志颇多,近年更层出不穷,这些文献有力地促进了唐代文学研究的进程,尤其是对李白研究的作用已日渐凸显。郁贤皓教授证定李白二入长安说,就运用了《千唐志斋藏志》中的资料以坐实李白的生平,成为20世纪李白研究最具标志性的成果(1)。安旗、薛天纬、陶敏也都在李白研究的资料方面有所发现[1]。21世纪以来,通过出土文献研究李白的成果仍有所见[2],昭示着这一方面的研究仍在持续不断地推进。迄今为止,涉及李白及其作品的新出墓志有二十余方,我们可以综合利用这些墓志以印证传世石刻和史传文献,探讨李白的生平、交游等情况,解读李白的作品,探究李白的影响,也可以从特定层面提供观察李白的材料和阐释李白诗歌的方法。

  

一、新出墓志与安史之乱中李白的行踪


   李白与安史之乱的关系是李白研究的重要课题,对此进行的专题研究有郁贤皓《安史之乱初期李白行踪新探索》(2)、胡可先《李白与安史之乱》[3]等,但安史之乱中的李白行踪问题仍然忽明忽暗。然而随着新出土文献的不断增多,李白与安史之乱的研究也出现了新的开拓。

   近年出土的《故邓州司户参军何府君(昌浩)墓志铭》解决了李白与何昌浩关系的一些问题。李白有《赠何七判官昌浩》《泾溪南蓝山下有落星潭可以卜筑余泊舟石上寄何判官昌浩》诗两首,是探讨李白与安史之乱关系的重要诗篇。咸晓婷《李白赠何昌浩诗系年》就是利用新出土的《何昌浩墓志》以探讨李白与何昌浩的交往,进而考定李白这两首诗作于至德二载(757),由此连带解决了安史之乱后李白行踪的一些问题。如李白《赠何七判官昌浩》作于与何昌浩初识,其时李白参谋宣州幕府,何昌浩为支使;宋若思是李白故人宋之悌之子,二人私交甚深,至德二载,李白因永王璘事而身陷囹圄,幸而先后经过崔涣及宋若思出力解救,方得脱狱(3)。该文虽颇有发覆,然对墓志透露的李白与安史之乱的信息尚挖掘未尽。由《何昌浩墓志》我们还可以探讨下面两个问题:

   其一,李白与宋若思的关系。李白与宋若思相关的作品有《中丞宋公以吴兵三千赴河南军次寻阳脱余之囚参谋幕府因赠之》及《为宋中丞自荐表》《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为宋中丞祭九江文》等。墓志云:“左迁光州定城县丞,俄沾沛泽,移邓州司户参军。无何,二京覆没,遂潜迹江表,为宣歙采访使宋若斯(思)辟署支使。天不慭遗,罔祐其善,官舍遇疾。以永泰二年薨,春秋五十二。”(4)323值得注意的是,《何昌浩墓志》题目所书的官职是“邓州司户参军”,这是他安史之乱以前的官职,而安史之乱后受宋若思之辟是幕府之任,之所以不入墓志题名,当是此任非朝廷所命之职,故与李白诗题所言的判官不一致,这给我们考证这首诗带来了一定的困难。这也有两种可能:一是咸晓婷博士所论唐代幕府支使亦可称判官;二是可能宋若思拟辟何昌浩任判官,但没有最终任命,李白与何昌浩关系密切,故而直接称其为判官,因为支使和判官都是唐代节度使、观察使、采访使辟署之职,支使在判官之下,故有升任判官的可能。从墓志分析,可以看出其时李白和何昌浩都是宋若思所辟署的宣州僚佐,故李白能够代宋若思撰文。李白因宋若思而脱浔阳之囚后为其幕府参谋,又随宋若思赴武昌,作《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诗,有“庾公爱秋月,乘兴坐胡床”(5)卷一八一,1848语,亦作于至德二载秋天。

   其二,李白的行踪问题。李白至德二载始识何昌浩而作诗,而宋若思最迟在乾元二年(759)为宣州刺史郑炅之所代,甚至乾元元年(758)被李行穆所代。其间李白行踪仍可通过何昌浩墓志提供的信息加以考证。值得注意的是,何昌浩与李白都有退隐的经历。《泾溪南蓝山下有落星潭可以卜筑余泊舟石上寄何判官昌浩》诗称:“恨君阻欢游,使我自惊惕。所期俱卜筑,结茅炼金液。”(5)卷一七三,1777此言李白至泾溪是卜筑退隐的举动,而他与何昌浩都是要退隐的,即“所期俱卜筑”。《何昌浩墓志》称“两京陷没,遂潜迹江表,为宣歙采访使宋若斯(思)辟署支使”,他本来的目的就是避乱而退隐江南,只是因为宋若思的缘故而担任宣州采访支使。故而宋若思职务变动即会直接影响何昌浩的进退。而《新唐书·宗室世系表下》有“袭陇西郡公、宣歙观察使行穆”(6)卷七○下,2117,郁贤皓先生《唐刺史考全编》即将李行穆任宣歙观察使系于乾元元年(758)。据《新唐书·方镇表》所载,乾元元年,“置宣歙饶观察使,治宣州”(6)卷六八,1930。这样我们就有理由确定,宋若思在乾元元年之前已经因采访使与观察使制度的改变而离开采访使之任,李白的泾溪退隐之行也是因为宋若思幕府解散。由此可以进一步推论李白赠何昌浩这两首诗的作时与作地,第一首作于初识何昌浩之时,故对自己有“心随长风去,吹散万里云。羞作济南生,九十诵古文”之激励,对何昌浩则有“夫子今管乐,英才冠三军”之期许,而其时二人都在宋若思幕府,也就“终与同出处,岂将沮溺群”(5)卷一七三,1735。而后一首李白已至泾溪,先是思“卜筑”,随后又至宿松,完全退隐。其时还作了《赠闾丘宿松》,有“飞鸟还旧巢,迁人返躬耕。何惭宓子贱,不减陶渊明。吾知千载后,却掩二贤名”之语(5)卷一七○,1750;不久又作《赠张相镐二首》,其一有“卧病宿松山,苍茫空四邻”之语,题注为“时逃难在宿松山作”(5)卷一七○,1756,是时李白已完全退隐于宿松。而李白之所以赠诗于张镐,是因为至德二载八月,肃宗命张镐以宰相兼河南节度使、都统淮南等道诸军事,十月“张镐闻睢阳围急,倍道亟进,檄浙东、浙西、淮南、北海诸节度及谯郡太守闾丘晓,使共救之”(7)卷二二○,7039。李白这几首诗已透露了当时政治局势的变化,而李白由浔阳到泾溪再隐居宿松,应该是宋若思幕府解散的结果。李白《赠张相镐二首》其二云:“因人耻成事,贵欲决良图。灭虏不言功,飘然陟蓬壶。惟有安期舄,留之沧海隅。”(5)卷一七○,1757明显是李白退隐时祈求张镐援引之词。但张镐对李白的求援没有反应,李白又由宿松避地司空原,作《避地司空原言怀》诗。这也说明至德二载肃宗还在集中力量平复江南、淮南之地,这时江南、淮南之地尚处于混乱状态。不久,李白又遭到了流放夜郎的处置,其有《流夜郎闻酺不预》诗,作于至德二载十二月戊午赦令发布之后[4],李白流夜郎的处分在十二月戊午以前。由《何昌浩墓志》我们可以梳理出至德二载李璘败亡后至李白流放夜郎前李白复杂的行踪。

  

二、李白与古文运动的先行者


   李白以复古自命,其论诗云:“梁陈以来,艳薄斯极,休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与?”(8)14由于李白登峰造极的诗歌成就,人们常将李白之复古归于作诗及其对诗歌的影响,实际上李白的复古与当时的古文家具有重要的联系,他的复古思想对中唐的古文运动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一)李白与李华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是李白最著名的篇章之一,该诗题注:“一作《陪侍御叔华登楼歌》。”(5)卷一七七,1809《文苑英华》载录此诗,即题作《陪侍御叔华登楼歌》,题注标明:“集作《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9)卷三四三,1771因李白另有《饯校书叔云》,该诗内容又没有登楼之语,故此诗题目应以《陪侍御叔华登楼歌》为是[5]。据独孤及《检校尚书吏部员外郎李公(华)中集序》:“八年,历伊阙尉。当斯时,唐兴百三十余年,天下一家,朝廷尚文……公才与时并,故不近名而名彰,时辈归望,如鳞羽之于虬龙也。十一年,拜监察御史,会权臣窃柄,贪猾当路。公入司方书,出按二千石,持斧所向,郡邑为肃。为奸党所嫉,不容于御史府,除右补阙。”(10)卷三八八,1746唐代监察御史亦称侍御(见唐赵璘《因话录》卷三),李白此诗作于天宝十二、十三载的宣州,其时李华为监察御史。又《全唐文》文末注:“自监察御史已下,《文苑英华》作‘自监察御史已后,迄至于今所著述者,公长男羔字宗绪编而集之,断自监察御史以前十卷,号为前集。其后二十卷颂、赋、诗、碑、表、叙、论、志、记、赞、祭文凡一百四十四篇,为中集。’”(10)卷三八八,1746可知任职监察御史的时期是李华创作的重要转折阶段,此时李白与李华交游而作《陪侍御叔华登楼歌》,对研究二人的创作过程都具有重要意义。

   按,《陪侍御叔华登楼歌》之李华就是唐代提倡古文之先驱人物李华,李华并以擅长撰写墓志文著称于世,还撰写过《故翰林学士李君(白)墓志》。钩稽出土文献中有关李华的资料,对李白诗歌作品及李华所撰《李白墓志》亦颇有印证作用。

   出土文献中李华撰写的墓志目前所见有四方:《故河南府伊阙县丞博陵崔府君(迥)墓志铭并序》,题署:“河南府伊阙县尉华撰。”这方墓志用散体文字撰写,并自称与墓主的关系:“永胜□君视事□余,与□□赵郡李华杖□登舟,为中外之游。喟然有挂冠逃□之志,每引□客□士,议及大□□□拔俗,皎然在□王之□□□急牵病闻道(下泐)仁者寿,斯人不□□□六经妄设也……华,君徒执也,洒涕铭之。”(11)639新出土大洞法师墓志(缺题):“有唐开元二十九年六月甲寅,故大洞法师齐国田仙寮谢世,春秋五十有九……赵郡李华请谥为玄达先生,而铭其墓曰。”(12)1522《唐吉居士墓志铭》题署:“中书舍人李华撰。”(13)墓主于燕圣武元年(756)二月廿一逝于洛阳,二年(757)七月十五日权窆于北部原。《燕故魏州刺史司马公(垂)墓志铭》题署:“承议郎守中书舍人赐绯鱼袋赵郡李华撰。”(21)2281按,墓主于圣武二年闰八月九日葬。这两方墓志为李华陷于安史之乱中为伪官时所作,是研究李华的重要资料。

除李华撰写墓志之外,他人所撰墓志铭中也有李华的相关记载:《唐故银青光禄大夫兵部尚书上柱国汉阳郡公□太子少保马公墓志铭并序》:“曾祖君才,隋末为蓟令,遇大业版荡,群盗充斥,贼帅窦建德、高开道等攻逼四境,竞克保完,以功迁上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及圣朝受命,奉燕王李艺表入奏,擢拜右武候大将军、封南阳郡公,故尚书郎赵郡李华撰碑文备载名迹。”(11)750《唐故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兼太子少师分司东都上柱国乐安县开国侯食邑一千户赠太师孙公(简)墓志铭并序》:“曾大父讳逖,开元中,三擢甲科,初入第三等,又入第二等,超拜左拾遗。大名铿发,炳耀当代。雄名如萧颖士、颜真卿、李华,咸出座下。累迁中书舍人、刑部侍郎,赠尚书右仆射,谥曰文公。”(11)1110-1111《唐故御史中丞汀州刺史孙公(瑝)墓志并序》:“曾伯祖文公讳进(逖),皇秋官侍郎,有大名于时,故派系官族,文儒德业,连环如粲星,有门徒生鲁国公真卿已录存焉,故不书。文公开元中为考功郎,连总进士柄,非业履可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李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54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