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劲秀:对林冲白虎节堂冤案的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08 次 更新时间:2018-11-20 22:15:50

进入专题: 水浒传  

彭劲秀  

  

   读过《水浒》的人都知道,豹子头林冲中了当朝权贵高太尉父子及其爪设计的圈套,误入白虎节堂,高太尉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林冲头上,并责令开封府滕府尹审理此案,处决林冲。林冲之所以能够逃脱高太尉对其“处决”的指令,主要是开封府承办林冲案的孔目孙定坚守良知,甘冒风险,敢于直言,才使林冲幸免被官府处决的厄运。

  

   衙内欲霸林冲妻

  

   一天,京城汴梁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与妻子张氏带着使女锦儿到岳庙烧香。他看花和尚鲁智深挥舞浑铁禅杖入了迷,正在与鲁智深叙话时,锦儿跑来告诉林冲,在五岳楼下,“撞见个奸诈不及的,把娘子拦住了不肯放。”林冲慌忙赶到,只见一青年男子正拦着娘子纠缠不休:“你且上楼去,我要和你说话。”张氏红着脸说:“清平世界,是何道理把良人调戏?”林冲伸手把那人后肩胛一扳,怒喝一声:“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举拳要打时,认出此人是高太尉的螟蛉之子高衙内,手顿时软了。

  

   这高衙内依仗其父的权势,无法无天,横行霸道,“专爱淫垢人家妻女。”是京城臭名昭著的“花花太岁”。人们都惧怕他家的权势,敢怒而不敢言。

  

   林冲虽然怒气难消,但在众人的劝说下,只好放高衙内走了。

  

   高衙内调戏张氏没有得逞,回府后多日都是怏怏不乐。一个叫富安的帮闲为了讨好高衙内,便帮他出了一个坏点子:陆虞候(陆谦)与林冲最好,明天请衙内到陆虞候楼上深阁等着。叫陆虞候去请林冲来喝酒。我到林冲家,就对张氏说林冲在陆虞候家喝酒,一时重气,闷倒在楼上,请娘子快去看看。把她骗到楼上,再“用甜话儿调和她,不由她不肯。”高衙内连声喝彩:“好计!好计!”当即要陆虞候依计而行。

  

   张氏被骗到陆虞候楼上,不见丈夫林冲,反被高衙内关在楼内。高衙内对她软硬兼施,逼其就范。张氏发觉不好,在楼上大声高喊“杀人了!”林冲闻讯赶到,高衙内连忙打开窗子跳墙逃走,回到府里就卧病不起了。

  

   陆虞候、富安为了讨好权贵,谋求高迁,便与太尉府一个老都管商量说:“若要衙内病好,必须让太尉得知,只有害了林冲性命,方能得他老婆与衙内在一处,这病便得好。若不如此,衙内性命难保。”老都管说:“既然这样,我今晚就禀告太尉得知。”

  

   太尉高俅听后当即召陆虞候、富安二人商议计谋,并许诺说:“如果你们把我孩儿救好,我一定抬举你二人。”陆虞候便把自己怎样谋害林冲的毒计陈述一遍,高俅连声称赞:“好计!好计!你两个明日就与我行。”一个由奸人陆虞候和富安策划、当朝权贵高太尉赞同并批准的谋害林冲的阴谋像一张大网一样向林冲张开了。

  

   林冲轻信中圈套

  

   作为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善使“林家枪法”,有万夫不当之勇。妻子张氏贞娘美貌贤淑,夫妻恩爱,生活幸福美满。

  

   自从高衙内对林妻张氏两次调戏、纠缠没有得逞之后,高太尉批准立即按照陆虞候、富安策划的毒计实施对林冲的构陷和谋害。

  

   高俅一伙利用林冲喜欢品鉴、购买宝刀、宝剑的特点,故意安排一个军汉在林冲经常过往的街上叫卖一把“祖传”的宝刀。这一天,林冲和鲁智深喝完酒,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卖刀的军汉,只见他手里那把刀寒光闪闪,冷气袭人。林冲认定这是一把好刀。谈到卖价,卖刀人说:“索价三千贯,实价二千贯。”林冲与他讨价还价,最后以一千贯成交。卖刀人故作叹口气说:“金子作生铁卖了。罢,罢!你一文也不要少我的。”林冲满口应允,带他到家取了一千贯银子给他。林冲问这把刀的来历,卖刀人说:“小人祖上留下的,因为家道消乏,没奈何,拿出来卖了。”当林冲问他祖上是谁时,卖刀人语焉不详,含糊其辞地以“若说祖上,实在辱没先人”搪塞。林冲就没有再问。

  

   林冲在家对这把刀欣赏备至,兴奋地自言自语:“端的是把好刀!高太尉有一口宝刀,从不轻易让人看,我几次要求借看,他都不允。今天我也买到一口好刀,待我慢慢与他比试。”林冲想到这里,高兴得心花怒放。

  

   第二天,太尉府两个承局(宋代的低级军职)来找林冲,说太尉得知你得了一把宝刀,正在太尉府等你,要你带着刀去府中比看,并催林冲赶快换上衣服带着宝刀跟着去太尉府。林冲听了将信将疑,问他两个“我在府中不认识你们。”两个承局以“我们是新来的”搪塞了过去,林冲也没有再问。

  

   进了府内,来到厅前,又到后堂,林冲都不见高太尉的影子,于是止住脚步,两个承局都说“太尉在里面等你”。又过了两三重门,来到一个戒备森严的堂前,两个承局说:“教头,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们进去禀报太尉。”说着就走了进去。

  

   林冲在外面等了好大一会,不见两人出来。东张西望,只见堂檐额上“白虎节堂”四个大字。林冲这才猛然醒悟:这白虎节堂是商议军机大事之处,我只身来到这里怎么能行?正要转身回走,忽然听到脚步声,抬眼一看,是高太尉。

  

   林冲连忙上前打招呼,高太尉却面如冰霜,只字不谈比看宝刀之事,而是声色俱厉地呵斥他:“林冲,没有人通知你,擅自闯到白虎节堂,意欲何为?你难道不知道法度吗?你手里还拿着刀,莫非要来刺杀本官?我听说两三天前,你就在府前转悠,必有歹心!”林冲连忙解释:“恩相,刚才两位承局通知并带我来太尉府与您比看宝刀的。”高太尉问:“承局在哪里?”林冲说:“刚刚从这里进去,说是向您禀报,叫我在这里等着。”高太尉怒喝道“胡说!什么承局,敢随便进我府堂!我府上没有承局。来人,给我拿下这厮!”一刹那间,从耳房里冲出二十多条军校,不由分说把林冲捆绑起来,并要问斩。林冲大喊冤枉,高太尉怒喝道:“林冲你作为禁军教头,无视法度,擅自闯进节堂,有何事务?而且手持利刃,不是欲杀本官又是什么?”于是喝叫左右押解林冲去开封府,并吩咐开封府滕府尹“好生推问堪理,明白处决。”他要滕府尹“好生推问堪理”是打的官腔,真实目的是要滕府尹罗织罪状,以死罪处决林冲。

  

   孙定仗义办林案

  

   衙役把林冲押到开封府时,恰好滕府尹坐衙还没有退堂。衙役向滕府尹转达了高太尉的指令。滕府尹不敢怠慢,当堂询问林冲:“你作为禁军教头,为什么不知法度,手执利刃。故入节堂?这是死罪啊!”林冲把高衙内两次调戏妻子张氏的前因和陆虞候、富安等人策划骗他误入白虎节堂的经过叙述一遍,请求府尹明察。

  

   滕府尹虽然不敢违抗高太尉的意旨,但听了林冲的供述后也感到不能贸然判处林冲死刑。于是安排手下的孔目孙定承办此案。

  

   孙定只是一名具体承办案件的孔目。孔目虽然只是吏职,但据史籍载:“孔目官,衙前吏职也。唐世始有此名,言凡使司之事,一孔一目,皆须经由其手也。”所以,孙定在承办案件中是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建议权的。 《水浒全传》中说孙定“为人最鲠直,十分好善,只要周全人,因此人都唤他孙佛儿。”由此可见,孙定正直,敢于为人仗义执言,不是那种良知泯灭、专看上司脸色行事、以整人为成绩向上邀功请赏的奸邪之辈。

  

   孙定经过一番认真地讯问、调查、了解,认定此案并非高太尉指令的那样。于是向滕府尹禀告说:“此事果是屈了林冲,只可周全他。”府尹道:“他做下这般罪,高太尉批仰定罪,定要问他‘手执利刃,故入节堂,杀害本官’,怎么周全他?”孙定反问道:“这南衙开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府尹道:“胡说!”孙定道:“谁不知高太尉当权,依势豪强,更兼他府里无般不做,但有人小小触犯,便发来开封府,要杀便杀,要剐便剐,却不是他家官府?”府尹道:“据你说时,林冲事怎么方便他?”孙定道:“看林冲口词,是个无罪的人,只是没拿那两个承局处。如今着他招认做‘不合腰悬利刃,误入节堂’,脊杖二十,刺配远恶军州。”滕府尹了解案情后,觉得林冲罪不当死,不能判处林冲死罪,于是亲自到高太尉面前,再三禀说林冲的申辩口词。高俅情知自己理短,又碍于无法驳倒府尹的力陈,只得准了。

  

   根据案件承办人孙定的审查意见,开封府对林冲一案的处理是:着他招认“腰悬利刃,误入节堂”,不谈“刺杀太尉”。脊杖二十,刺配沧州。林冲侥幸逃脱了被官府明正典刑予以处决的死罪,保住了性命。

  

   家破人亡结局惨

  

   林冲在被押送沧州之前,对妻子张氏的父亲张教头说:“泰山在上,年灾月厄,撞了高衙内,吃了一场屈官司。今日有句话说,上禀泰山。自蒙泰山错爱,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面红耳赤,半点相争。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得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于是,林冲口述,文书代笔,写下休书: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张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年 月 日。

  

   张氏一听林冲把自己休了,原本心中哽咽,又见休书,当场“一时哭倒,声绝在地”,“四肢不动”。林冲与张教头把张氏救了起来,半晌方才苏醒。

  

   林冲发配沧州后,高衙内天天往张教头家里跑。高衙内对张氏的冷若冰霜非常生气,大声贴着门缝喊道:“ 我告诉你,你家那个林冲早已死了,骨头都已经化成灰了。小娘子,你再不从我,你也会变成鬼了。”……

  

   林冲逼上梁山后,想接张氏一起来梁山生活。于是,打发两个心腹下山寻找。结果得到的信息是,张氏“被高太尉威逼成亲,自缢身死,已故半年。张教头亦在半月之前,染患身故。”

  

   这场冤案害得林冲家破人亡!

  

   面对林案的思考

  

   北宋京城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遭遇高官及其爪牙的构陷,差一点丧命的冤案引起我的思考:

  

高衙内意欲霸占林冲之妻是林冲冤案形成的缘起因素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水浒传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52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