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光:改革开放、国家能力与经济发展(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8 次 更新时间:2018-11-18 02:24:53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国家能力   经济发展  

王绍光 (进入专栏)  

   【9月25日晚,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七讲在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开讲。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苏世民书院特聘教授王绍光就“改革开放、国家能力与经济发展”主题发表演讲。本文为下篇。】

  

国家能力和中日大分流

  

   19世纪下半叶,日本的发展速度比中国快得多,在甲午海战中打败了中国,后来蚕食东北,最后又试图侵占整个中国。即使到今天为止,从技术、经济发展指标上看,日本也比中国要先进得多。对于中日之间的大分流,应该如何解释呢?

   关于这个问题,有两个流行的看法:一是明治维新之前,中国与日本差不多,都是经济停滞的落后国家,且统治者都不思进取;二是中日之间的差距是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拉开的,因为日本进行了彻底的改革,而中国的改革不够彻底。[1]一本2018年新出的书依然持这样的看法,并得到多位名家的重磅推荐。该书的作者认为:

   “日本进入明治维新时代,对外开放,对内改革,走上了富国强兵的近代化道路;”“日本做得更为彻底,引导着明治维新走向了成功;”“假如日本不锐意改革,发愤图强,就会像中国一样衰败腐朽”![2]

   实际上,现在已有不少研究挑战上述流行看法。

   关于第一个流行看法,最近一二十年的研究表明,与西欧一样,中国与日本也曾经历了广泛的商业化和早期的工业化(即非机械性的工业化)。用美国学者彭慕兰(Kenneth Pomeranz)的说法,

   “1750 年前后中国和日本的核心区看来与西欧地区相同”都有“精密复杂的农业、商业和非机械化的工业”。[3]

   经济学家安古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的估算显示,在1700-1820年之间,中国在世界GDP中所占比重分别从22.3% 增至 32.9%,而欧洲从24.9%增至 26.6%;中国的年均增长率为0.85%,欧洲为0.58%,虽然都高于世界的平均数(0.52%),但中国比欧洲高。[4]据此,中国学者李伯重也相信:

   “在欧洲工业革命之前的几个世纪中,中国在经济发展的许多方面并不逊于欧洲”。[5]

   不过,在批驳第一种流行看法时,彭慕兰有点过于强调中日之间的共性,而忽略了它们之间的差异。第二个流行看法的问题是,它注意到中日之间的差异,但强调差异出现在明治维新之后,产生差异的原因是两国改革开放的力度不同。最近有研究表明,中日之间的分流比不是明治维新之后才出现的,而是在明治维新之前已经存在;两国在明治维新之前的差别使得明治维新以后两国的差别进一步扩大。明治维新之前,中日之间的差别表现在两方面:一是人均GDP的差别,二是国家能力的差别,后者很可能与前者有密切关系。

   基于新版麦迪森数据库,图五显示,在康熙登基那一年(1661年),中国的人均GDP高于日本;但到乾隆31年(1766年),日本的人均GDP已超越中国。一份2017年发表的研究发现,在1720年以后的130余年里,日本的人均GDP年均增速明显加快,达到0.25%,而中国的人均GDP几乎没有增加。这使得,两国之间的差距持续扩大;到19世纪的最后十余年,已呈天壤之别。很明显,中日两国之间在人均GDP方面的分流出现在明治维新之前,而不是之后;

   “这些早期的增长突破为1868年明治维新后转向现代经济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6]

图五:1661-1900年中日人均GDP情况(2011年国际美元)

数据来源:Maddison Project Database (Version2018) by Jutta Bolt, Robert Inklaar, Herman de Jong and Jan Luiten van Zanden,https://www.rug.nl/ggdc/historicaldevelopment/maddison/data/mpd2018.xlsx.

   在人均GDP方面出现分流的同时,中日之间在国家汲取能力方面也出现了分流。图六来自一项对日本徳川幕府和中国清朝的比较研究,其作者明确指出,因为这张图中的数据大大低估了日本汲取能力,中日之间在汲取能力方面的差距远比这张图显示得大。尽管如此,图六显示,从1650年到1850年,日本的水平基本稳定,而中国的水平急剧下降,致使中日在汲取能力方面的差距日益扩大。据该项研究的作者估计,到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后(1839-1842年),中国的税收收入只相当于国家收入的2%,而日本则高达15%。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它以翔实的数据证明,中日国家汲取能力方面的巨大差距出现在明治维新之前,而不是明治维新之后。

图六:中国与日本的人均税收,1650-1850年

图片来源: Sng, Tuan-Hwee andChiaki Moriguchi, “AsiagucLittle Divergence: State Capacity in China and Japanbefore 1850,” Journal of Economic Growth,Vol. 19, No. 4 (December 2014), p. 441.

   比较强的国家汲取能力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日本在现代化道路上走得比中国早一些、顺一些、快一些。因为有比较强的国家能力,德川幕府时期和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可以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物品,比如道路、桥梁、港口、灯塔、消防、赈灾这些方面。表六仅仅展示了三个方面的对比数据。在明治维新前,中国的城市化率只相当于日本的三分之一,以后还需要近一百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才达到日本那时的水平。在生态保护方面,日本也比中国做得好得多;对森林的损毁程度可以看作一个指标。

表六:晚清中国与德川幕府统治下的日本基础设施建设对比

* 数据来源:Sng, Tuan-Hweeand Chiaki Moriguchi, “Asia’s Little Divergence: State Capacity in China andJapan before 1850,” Journal of EconomicGrowth, Vol. 19, No. 4 (December 2014), p. 461.

   不错,中国的道路比日本长得多,但中国的面积大得多,换算成每平方公里的道路密度,中国远远落在日本后面。中国的第一条铁路建于1876年,且因遭到抵制于次年拆除;而德川幕府却在明治维新前已计划建设铁路。[7]这使得日本在明治维新开始不久就得以用政府投资主导全国铁路网的快速建设,通车里程不断增加,而中国远远落在后面(见图六)。

图六:中日铁路营运里程:

   更重要的是,日本是个狭长的岛国,而中国的面积是日本的25倍。在1887年之前,铁路已联通日本的核心区域;到1907年,铁路已延伸至几乎整个日本列岛。反观中国,到甲午战争之前,铁路总长度不过400来公里,放在中国地图上,只是一截短线。即使到辛亥革命之前,中国通铁路的省份还是很少,其中不少线路还是由列强控制的(见图八)。

图表来源:Mark Koyama, Chiaki Moriguchi, and Tuan-Hwee Sng, “Geopoliticsand Asia’s Little Divergence: State Building in China and Japan After 1850,” HIASDiscussion Paper, No. E51 (July 2017), p. 8.

   提供公共物品需要财政收入支撑;只有政府的汲取能力比较强,才可能做更多的事情。而像交通网络之类的公共物品是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基础设施;无疑,明治维新之前打下的基础会为明治维新之后的发展铺平道路。在著名日本史学家威廉・比斯利(W. G. Beasley)看来,就连明治维新之前已出台的相关改革规划也是一种公共物品,它

   “为明治维新提供了一幅‘富强’的蓝图”。[8]

   在现代经济增长的起步阶段,与汲取能力同样重要的是强制能力,即对中央权威对暴力合法使用的垄断。

   从1185年到1867年,在长达682年的幕府时代,日本没有真正统一的中央政府,各地皆由武士统治。[9]在16世纪后半叶,日本经历了一场军事革命:几乎全面采用枪炮,制定有效部署火力的战术,改变军队的构成和组织,从而实现了战争的专业化。它与欧洲的军事革命非常相似,但却是在没有中央权威的情形下发生的。尽管如此,这场革命改变了军队的组织方式和战争的打法,让人们意识到集中权威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为日后追求一个统一的现代国家提供了铺垫。[10]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绍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国家能力   经济发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466.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