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鹰:究竟什么是“中间人物”?──纪念“大连会议”五十周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8 次 更新时间:2018-11-12 13:59:50

进入专题: 中间人物   邵荃麟   大连会议   现实主义   人性和社会性  

小鹰  

  

   作者按:这是我的一篇旧作,删节后曾发表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3年第3期。我这次稍作修改,把它又拿出来投给《爱思想》网,是有感于现在一些文艺作品单纯追求虚幻离奇、情节曲折,但人物身上却看不到矛盾,也就是说,是些缺少灵魂的作品。荃麟讲过,“作品的故事不过是个躯壳,躯壳里面的灵魂,才是更值得我们去欣赏的东西。”我想,这灵魂便是人物身上所蕴含的矛盾,以及围绕这矛盾而展开的思想和人性的表达,而灵魂是不可以用公式来把握的。

   第二个原因是,荃麟关于写“中间人物”的文学主张,自文革之前就一直被人歪曲和批判,直到现在一些专业文学工作者也仍不解其关于“写矛盾”之深意,对之总是肤浅庸俗地加以解释,例如,他们认为“中间人物”的提法是企图以“左中右”或“敌我友”的政治分类法来界定文艺创作中的“芸芸众生”相,或者,“中间人物”就是简单地指处于“英雄人物”和“反派人物”之间的那一批人,是指在政治斗争中的一些“动摇中间派”,或者认为“‘中间人物’是不完美的,是有很多缺点的人物”,甚至,是指社会上那些“庸庸碌碌、猥琐不堪”的小人物,是些“卑微渺小庸俗乃至有些蔫坏的人物形象”。

   还有人提出,像“阿Q、祥林嫂是中间人物吗?”这样一类讽刺性的诘问。他们没有看到,正是在阿Q和祥林嫂身上集中了旧中国最深刻、最尖锐的社会矛盾,因而才成为“中间人物”极佳的创作典型。

   我当时同这些文学工作者的通信讨论,现在也把它们整理出来,另成一篇《关于“中间人物”论的通信》,供读者参考,希望能引起批评讨论。

  

   摘要:文章简介了《大连会议》的背景和写“中间人物”的文学主张,指出“中间人物”概念的核心在于它是各种矛盾的交汇点,“中间人物”是处于矛盾中间的人物,或者说,是矛盾对立的双方都要争取的那一部分人,而并非是指人物品性的平庸和欠缺,或者按政治上的“左中右”、“敌我友”来分类。写矛盾,写矛盾的转化,这才是邵荃麟的本意,而“中间人物”不过是矛盾丰富的一个文学载体而已。人性的善恶只有在矛盾冲突中、在社会关系中才可以得到最充分、最感人的表达。

   邵荃麟在六十年代提出写“中间人物”的主张,是在当时特殊环境下重申“现实主义”文学的原则,是文艺现实主义在新时代的一种大胆的、积极的尝试。

  

   [关键词]中间人物,邵荃麟,大连会议,现实主义,人性和社会性

  

   目 录

   一、“大连会议”的历史背景

   二、写“中间人物”的文学主张

   三、“中间人物”是处于矛盾中间的人物

   四、人的个性和社会性的统一 ── 答对“中间人物”论的另一种批评

   五、《阿甘正传》 ── 一个成功的“中间人物”的典型

   六、“现实主义”在“社会主义”中国的探索与破灭

   文献

  

   1962年8月中国作家协会在大连召开了“农村题材短篇小说创作座谈会”(简称“大连会议”),在会上邵荃麟提出他蕴酿已久的写“中间人物”的文学主张[1],这些讲话后来被人冠以“中间人物”论,和他的“现实主义深化”论、“反题材决定”论等一起被列入所谓的修正主义文艺“黑八论”,在全国受到过讨伐式的“批判”。文革之后它又得到了某种肯定,甚至些许赞誉。五十年来到如今,贬也好,褒也好,然而,人们对荃麟主张的本意究竟有多少真正的理解?这还很难说。

  

   一、“大连会议”的历史背景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

   “大连会议”最主要的议题就是“农村题材如何反映人民内部矛盾”。在会上荃麟力主:在深入生活的同时“作家应有观察力、感受力、理解力。……要有概括力。没有概括力,写不出好的作品。”当然,他这里指的是对社会矛盾的观察、感受、理解和概括。他在讲话中所强调的矛盾主要是指实际存在的“工农、集体与个体、领导与被领导、工作作风、缺点同正确等方面的问题”,虽然他也提到“比如农村有些干部,蜕化成敌我矛盾,象恶霸似的,能不能写?……可以讨论一下。”同时荃麟又讲,“在我们社会里,独立思考往往被忽略。作家当然应该了解政策,但是应该通过自己的思考去了解、认识。”例如,在谈到集体化和农民自发对抗“五风”[注]的问题时,他自己就理解当时农村私下流行的“搞自留地,包产到户,不是农民今天反对集体化,而是农民对集体保证他的利益不放心。”并非是后来为人“别有用心”地制造出来的那种“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注]:“五风”是指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我国农村工作中流行的与生产和分配问题有关的五种歪风邪气: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风和对生产瞎指挥风。

  

   然而,出于无视或故意掩饰社会上大量存在的人民内部矛盾,那时的文艺界就已经开始有“左派”鼓吹的所谓“无冲突”论了。荃麟在会上提到,有人看到作家“写了矛盾就来指责,编辑部对《李双双小传》现在也还有人认为不能编选。”“赵树理《锻炼锻炼》中的小腿疼,受到责难。”“有人说茹志鵑写的人物不够高大,缺乏浪漫主义,……。”赵树理写的反映农村集体化问题的小说“《三里湾》里的范登高,爬得高,跌得重,改编成电影,却搞成了‘花好月圆’。”除了对这些简单化的理论批评不满之外,荃麟对我国文坛上当时出现的一批类似后来的“假大空”、“高大全”式的创作也“有情绪”,“特别是对一些脱离生活真实的所谓‘浪漫主义作品’,一看三叹气。”[2]荃麟针对这类反现实主义文艺的歪风邪气,在会上疾呼:“从‘左’的方面来看则是否认这个(内部)矛盾。粉饰现实,回避矛盾,走向无冲突论。回避矛盾,不可能是现实主义。

   后来,荃麟在文革中1966下半年写的交待材料[3]中,讲到当年蕴酿“大连会议”的经过时,说“我最近看了一百多篇近年来的短篇小说,特别感觉人物的类型很,有些千篇一律。”,并说“我告诉他(周扬),现在一些作家碰到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不敢写人民内部矛盾。……我告诉他准备夏季先开农村题材的短篇小说座谈会,以讨论如何反映农村人民内部矛盾为中心,他也赞成。

   这三句话,可以说是概括了“大连会议”的背景、目的和内容。

  

   二、写“中间人物”的文学主张

  

   在这次会议上,荃麟针对当时“粉饰现实,回避矛盾”及人为地“拔高英雄人物”等反现实主义倾向,提出了写“中间人物”的文学主张。他说:

   作品是通过人物来表现的。……强调写先进人物、英雄人物是应该的。英雄人物是反映我们时代的精神的。但整个说来,反映中间状态的人物比较少。两头小,中间大;好的、坏的人都比较少,广大的各阶层是中间的,描写他们是很重要的。矛盾点往往集中在这些人身上。……他们肯定是会进步的,但也有旧的东西。……只有把人物放在矛盾斗争中来写,不然性格不突出。比如林黛玉,如不把她放在爱情的矛盾中心,就不可能突出。所以,要研究人物与矛盾的关系。

   人物性格只有在矛盾、斗争中才能表现出来。马克思说,人物性格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作品写人与人的关系,灵魂状态的变化。

   人物问题、矛盾的复杂,归根结蒂在人物性格。写不出人物性格,怎样反映出斗争、反映出内部矛盾的复杂性、尖锐性?

   人物成长、变化的过程,在长篇中问题不大,在短篇里要写出人的性格历史的过程,需要更强的概括力。……短篇创作碰到的另一个问题,即在不多的篇幅中,提出矛盾,解决问题,但是不可能,怎么办?《赖大嫂》就遇到这样的问题,有些批评者批评赖大嫂思想没有转变成集体主义。是否非要写出解决问题不可?如果水到渠成,可以解决;否则,也可以指出方向,让读者自己去得出结论。《四年不改》就得到这个效果。短篇小说创作在进行概括时,抓住一点,让人看出前因后果就行了。

  

   三、“中间人物”是处于矛盾中间的人物

  

   很显然,从会议的主题和荃麟的讲话来看,荃麟所强调的是:文艺作品要反映矛盾和矛盾的转化。

   那么,作为一个文学概念,荃麟这里所说的“中间人物”究竟是指什么而言呢?

注意,他在会上讲的是“广大的各阶层是中间的,描写他们是很重要的。矛盾点往往集中在这些人身上。”许多人在援引荃麟的讲话时,常常略去了这后面一句,这就抽掉了“中间人物”这一文学概念的灵魂。事实上,荃麟在《大连会议》讲话的整理稿中就有100多次提到“矛盾”二字。在他的心目中,“中间人物”概念的核心在于它是各种矛盾的交汇点,“中间人物”是处于矛盾中间的人物,或者说,是矛盾对立的双方都要争取的那一部分人。当然,荃麟这里所指的主要还是社会矛盾和人生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间人物   邵荃麟   大连会议   现实主义   人性和社会性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3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