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文采风流许章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7 次 更新时间:2018-11-10 20:16:49

进入专题: 许章润  

谢志浩 (进入专栏)  

   章程还回忆过属于那个时代独特的印迹。志浩君那时候在中学也能感受到。为什么?因为辛集中学组织学生通过电视看曲啸的演讲。曲啸、李燕杰还有一个彭清一,李燕杰北京师范学院的嘛!这是全国数一数二的演讲家。这些人呢担当了一项特殊的使命,那个时候这些演讲家都是思想政治工作的能手。三位本身也都是种子选手有的人像曲啸还吃了很大的苦有很大的委屈,在他心中党就像妈妈一样——打了我的右脸应该把左脸勇敢地迎上去怎么能对妈妈绝情无义呢?曲啸演讲的主旨也是这个。

   李燕杰先生作为首屈一指的演讲家来到西南政法,张卫平说,这简直可以称得上一个指挥家情绪指挥家。整个演讲呢词藻很华丽,其实他都有运筹,运筹于帷幄之中。起承转合,什么时候调动情绪,什么时候讲一个小故事,什么时候让大家笑,什么时候让大家哭。最初张卫平也在冷眼旁观,随即被一代演讲大家感动得一塌糊涂。张卫平认为这场演讲对西南政法的校园文化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后来的演讲热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演讲大家李燕杰先生给带起来的。

   同样听了李燕杰的演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许章润对李燕杰的演讲并不是特别感冒听这个演讲时,许章润不像张卫平那样沉浸其中而是冷眼旁观。

   李光灿先生和李步云两位先生来到西南政法进行学术讲座,许章润感同身受。李光灿先生辈分大当过辽宁大学的副校长在老干部里边爱读书爱写作爱学问的佼佼者。志浩君在《王元化:有学问的思想家》曾经聊过这些人。中国有些喜爱学问和思考的“老干部”,这些“老干部”和一般的“老干部”不一样。比起一般的“老干部”他们更有学问,比起那些学者,老干部又根正苗红是党的宝贵财富。比方说于光远、李锐、李普、王元化、李慎之,可以举出一批这样的“老干部”。有人称之为“两头真”——早年真诚地追求信仰,晚年真挚地追求真理,这是丁东先生提出的一个看法。

   当时的李光灿先生,还有晚一辈的李步云,李步云那个时候属于青年讲师到西南政法进行学术讲座,这个在俞荣根先生的《风骨法苑几多人》里边也有过回忆。李光灿、李步云“二李”,一老一中给西南政法带来了一股强劲的东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以前政法院校是刀把子绝密专业长期按党校来办理。这样的学术讲座是开了风气的,对促进师生思考,思想激荡,起到蛮大的作用,所以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许章润后来写《两位先辈》,就提到了李光灿先生在西南政法的讲座这是一种很好的校园文化。许先生后来也写过《“本次讲座可以刷卡”》针对当代大学讲座文化的制度安排进行了一个反省。

   那时候的讲座,先生们有这种志趣有这种时间,不是说给多少钱以无偿居多。不像现在大腕儿出场都有出场费的;再一个学友呢有乐趣有志趣去听。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可以说是绝佳的第二课堂。志浩君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时候听了好多讲座不都是这样吗!当然也有盲目性。因为那个时候,看别人看自己,看的也不是那么特别清楚。有的时候一个礼拜有三四次讲座。有时间的话就过去听这对种子选手的滋养是一种很好的形式。

   志浩君后来回忆,母校的四年讲座占到很大的比重。讲座的收益要大于选修课,选修课的收益要大于必修课。大学四年要是没有遇到萧延中先生,都不知道志浩在党史系何以自处!殊胜因缘那时候讲座特别的多,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校园文化,对学友的影响非常深远,甚至说是,一句话一辈子。这个可不是徒托空言。

   讲课的先生对学友产生的那种影响,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特殊际遇。因为78级、79级、80级这是西政的黄埔三期嘛!特殊的那种机缘,师生之间那种亲切,那种亲密,任何语言都是难以表达的。

  

   四

  

   正好说到这了不妨一说。师生之间有一种情形,感情之深厚形若父子。这个时候,师傅和徒弟之间,老师和学生之间,感情特别深厚,有比亲儿子还亲的这种感情。有的先生对自己的孩子,并不是特别用心,比方说伍柳村先生。伍先生对自己闺女——伍长康,并不是特别用心,但,伍先生爱自己的学生。伍先生仙逝后,伍长康对记者说:他爱自己的学生,胜过自己的女儿,真的就是这样。

   西南政法听过伍柳村先生上课的这些学友都有一个很深的印象。什么印象呢?伍先生在他们心中留下的美好印象。民国老辈1912年生人到1982年这都七十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啊。古稀之年给人感觉就是那种仙风道骨。老先生依然担纲战斗在教学第一线。那个时候的本科生呢,真是殊胜因缘,这是多年修来的福分。听张警和伍柳村两位民国老辈发表高论。这些老辈呢,把一辈子的学问和心得给倒出来,若长江大河一泻千里,不可遏止。

   伍柳村先生给张卫平、许章润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难以忘怀。老先生上容纳二百人的大课,因为没有更大的教室,只能分甲乙班。一个大班能听老先生的课,另外一个大班就没有这种福分了,只能坐在隔壁教室观摩实况录像了看闭路电视。这个班的同学就非常有意见:凭什么就该我们看闭路电视?凭什么你们就能看到老先生本尊呢?所以老先生上课的时候,真的是盛况空前。不仅座位上门口过道,前边后边,里三层外三层。

   再一个小平头赵长青先生。赵先生在重庆唱红打黑当中法律人的卓越风姿、风骨,让人非常崇仰。赵先生对案件,案情的条分缕析给许章润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再一个那时候很多老先生一辈子受了很多苦,可以说是比黄连还苦。非常不幸,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但是老先生一门心思多做事向前看,有一种乐观主义精神。满腹的才华,腹有诗书气自华。让那些后生敬畏不已赞叹不已。老先生对这些后生启迪之大,有的呢成就了一辈子的因缘。

   这里有一个故事,发生在许章润的师姐——温晓莉身上,温晓莉对爱情的选择非常独特。温晓莉上了一位老先生的课以后对老先生的身世非常好奇,最终发生了具有穿越意义的爱情。这位老先生就是张紫葛。

   张紫葛先生呢生于1919年非常有意思。这个老先生和清华国学研究院的创始人之一——国学研究院秘书——吴宓先生,两人有三十多年的交情,所以写有《心香泪酒祭吴宓》。同时,张紫葛,又在新疆办过报纸,与和平将军张治中,有过交往。同时,张紫葛又说,在宋美龄身边当过秘书,而且还是机要秘书。张紫葛写的书,总能引起非常激烈的争论。

   张紫葛先生,在1959年反右倾运动中,被补划为右派。据称,张紫葛193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1949年以后,几经辗转,到西南政法任教。1978年复出,在西南政法教《大学语文》。《庄子·逍遥游》一课,可以说,满堂生辉。一节课下来,就把好多同学震撼住了。了不得!三寸不烂之舌。关键是博览群书,对逍遥游,讲的是活灵活现,非常具有神韵。几节课下来,就把一位女生——贺卫方的大师姐温晓莉,给感动了。老先生还给学友们聊过一回爱情诗歌,讲的应该是中国传统的爱情诗歌。结果,聊完这个以后,引发了同学们春心荡漾,特别是这位温晓莉同学。

   温晓莉1951年出生,张紫葛1919年出生,两人年龄相差32岁。温晓莉爱上这位特立独行吃了很多苦依然乐对人生的传奇人物——张紫葛。温晓莉分配到西南民族学院后,张紫葛随温晓莉来到成都,1988年爱情的结晶来到世上。

   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故事。这个在同学们心中引起的涟漪之大恐怕难以想象。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有这样的传奇,给我们很多的感怀。

  

   五

  

   许章润其实上学的时候对法理、法史还是蛮有兴趣的由于遇到循循善诱的伍柳村先生、赵长青先生,改变了许章润的人生轨迹。师生之间互动这个魅力就在这儿。

   老师眼中学友是一个什么?不是一个工业产品乃一个手工艺品。为什么是一个手工艺品呢?大学就应该是一个手工作坊。西方很多大学要么什么都不像,要么就像一座破庙,非常破败非常古老。为什么是这样子?大学的渊源就是修道院嘛!

   大学学友越多师生之间的互动就会越差。中国大陆五所政法院校:西北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中国政法大学,这五所学府,特别是中国政法大学,这都是世界法学院里面的巨无霸呀!航母呀!这都大到“泰坦尼克号”的程度了。师生之间的互动呢?因为人太多了,怎么交流呢?学友越多师生之间的交流相对就会越少一些。再一个老师越没有工夫师生之间的交流就会越少一些。一些老师基金、项目、课题缠身,哪有时间与学友交流呀!有些老师还是双师型人物——兼职律师,下课忙于打官司。

   最后在毕业的时候也未必知道哪位学友是自己指导的吧?这个说起来绝不是笑话。因为故事之真实所以才让人觉得后怕,觉得非常可怕。我们的大学岂不是要成为空洞?。师生之间如果有深入的互动,不需要有那么多学生。我们的大学呀办得学生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现在的大学办得越多收益越大,韩信将兵多多益善。相对来说越有名望的大学,越有传统的大学招的相对比较少,这样的大学往往没有新校区从招生上就会受到限制。有些有新校区的大学,马马虎虎的大学,没有传统没有传承,没有学府氛围的大学到了不可遏止的程度。师生之间怎么交流呢?没有师生之间的充分交流,那必然会非常差。这是很显然的。

   师生之间的影响非常有意思。为什么说是一个手工艺品,不是一个工业产品呢?就在于人少了之后可以互动。老师对学友思想未来的发展可能的趋向有一种影响,先生在塑造一个人。赵长青先生、伍柳村先生,特别是老辈伍柳村先生,津津有味地一讲,许章润也不管是不是对刑法真正有兴趣最后考研的时候真的就往刑法那方面去了嘛!出现了很大的纠结说不清道不明。实际上不知道到底学什么好。

   如何寻求许章润的自我?高考之前作为文艺青年一个“准画家”整天涂涂画画觉得自己应该成为一个画家。考了三年不中美院落榜生,经过高人指点绝了这个望了这才考上了西南政法。西南政法上了赵长青、伍柳村先生的课呢直奔刑法那方面去了这就是师生之间交流和互动的结晶。

   梁治平、贺卫方为什么往法史这方面发展?想象得出贺卫方、梁治平上林向荣先生的课非常用心。林先生这种范儿大师范儿明师范儿。林先生的谨严和学识,再加上林先生这门课所流淌的这种人文精神和人文滋养肯定深深打动了贺卫方和梁治平。以后的话两人就往法史方面发展。陈远学友说过一句话,老师就是命运。大有道理。两人跟着林向荣先生上《外国法制史》,津津有味;两人报研究生也都是习外国法制史,绝非偶然。再一个偶然之中有必然。林向荣先生《外国法制史》开卷考试,梁治平如鱼得水发挥的非常好全年级最高分——九十七分。天命所在梁治平注定要走上一条法史学的路。

   张卫平说过这个事,分数其实有很多虚幻的东西。为什么这么说呢?同学们很认这个东西,老师也很认。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学生的命根。民国时胡适先生就很认这个东西。胡适先生判卷子,认为得了九十分以后必然有好的学术前途,后来发现考到九十分以上的学术上有造诣的很少;如果考到八十分以下胡适就认为朽木不可雕也,最后成材的也不少。

   老师不能说,这孩子考到多少分以后就如何如何。可能是用功听进去了,但以后未必行。这里面有韧劲有悟性有机缘,有很多东西。一个人的成长实际是多重力量作用的结果,有外因有内因,有客体有主体各个方面的因素。志浩君认为教育学是最迷人的一门学问。教书育人是个手艺活,失败的特别多,成功的特别少。

赵长青和伍柳村老师看来,许章润上课投入认真学得也不赖1983年考到了中国政法大学的研究生搞刑法,这就算成功了。但许章润的气质性情和这个方面是不合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许章润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3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