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训茜:明儒蒋信的学派归属及其对阳明学的接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 次 更新时间:2018-11-08 00:29:01

进入专题: 蒋信  

刘训茜  

   内容提要:蒋信在黄宗羲《明儒学案》中被归入楚中王门,学界研究其思想,多以王门后学视之。本文依据文集及相关原始资料,对其从学经历与学术认同进行重新探讨;尤其通过考察蒋信早年问学龙场时期的王阳明,其后又追随湛若水问学的相关情况,讨论其对阳明学说的接受及学派归属问题。

   蒋信并非一位亦步亦趋的阳明学信从者,而是从自我学术体认的角度出发,称道王阳明《亲民堂记》,批评“良知学”,并对阳明后学末流的弊病有着高度的自觉。蒋信生活在阳明学盛行的十六世纪,先后游于王、湛之门,表现出的则是对学术的独立思索与见解。

   冯从吾继而称赞其学术直接孟子,直透本源而不落于玄虚,正是后世为学的榜样。总之,蒋信并非阳明学的信从者,而是一位“学贵自得”的儒者;蒋信生活在阳明学盛行的十六世纪,表现出的则是对学术的独立思索与见解。

   关键词:蒋信;阳明学;湛若水;万物一体;

  

   湖广常德人蒋信(1483-1559),字卿实,号道林,嘉靖十一年(1532)进士。嘉靖十五年累官至四川按察司僉事,嘉靖十九年迁贵州提学副使,嘉靖二十三年告病归。

   蒋信在黄宗羲《明儒学案》中被归入楚中王门,《明史·儒林传》则将其附于湛若水传末,称其“初从守仁游时,未以良知教。后从若水游最久,学得之湛氏为多。信践履笃实,不事虚谈。”[1]

   本文依据文集及相关原始资料,对其从学经历与学术认同进行重新探讨;尤其通过考察蒋信早年问学龙场时期的王阳明,其后又追随湛若水问学的相关情况,讨论其对阳明学说的接受及学派归属问题。

  

一、蒋信从学王阳明的经过


   正德元年(1506)十二月,王阳明被贬至贵州龙场驿。他到达龙场的时间在正德三年春。正德五年,王阳明改任庐陵知县,离开龙场的路上经过常德,蒋信遂有机会问学于王阳明。

   蒋信自叙:“阳明子起谪道常,(冀元亨)与某同请见而师拜之”。[2]《王阳明年谱》亦记:“先是,先生赴龙场时,随地讲授,及归,过常德、辰州,见门人冀元亨、蒋信、刘观时辈俱能卓立。”[3]

   也就是说,蒋信并未跟从王阳明至贵州龙场问学,否则便不会在王阳明离开时才进行首次拜谒。此点也可与孙应鳌所做墓志铭相印证:“阳明王先生自龙场谪归,先生见焉。”[4]

   因而,《明儒学案》所谓“阳明谪龙场,先生(冀元亨)与蒋道林往师焉”,[5]只是为了突出王阳明理学宗师形象而采取的笼统概括的说法,并非实指。

   那么蒋信从王阳明处所学内容为何?王阳明在常德见到蒋信、冀元亨等当地诸生之后,以“静坐”为教,并有如下一番话:“谪居两年,无可与语者,归途乃幸得诸友!悔昔在贵阳举知行合一之教,纷纷异同,罔知所入。兹来乃与诸生静坐僧寺,使自悟性体,顾恍恍若有可即者。”[6]

   钱德洪总结王阳明教人之法,凡有三变,即“知行合一、静坐、良知”。此时的王阳明尚未悟得“致良知”宗旨,又有感于在贵阳书院以“知行合一”教学所产生的问题,因此教授蒋信的是属于第二阶段的“静坐”之法。

   这套“端居澄默,以求静一”的方法正是王阳明在龙场时的学术体悟——刚刚经历“丁卯之祸”的王阳明,深感在对抗宦官刘瑾的斗争中,士大夫廉耻道丧。他由此认为当时学者的问题,在于不能去除一己私心,因而希望通过“静坐”功夫来达到圣人的道德境界。[7]

   王阳明后来追忆这段思想历程时说,“寻谪贵阳,独居幽寂穷苦之乡,困心衡虑,乃从事于性情之学。方自苦其胜心之难克,而客气之易动;又见夫世之学者,率多娼嫉险隘,不能去其有我之私,以共明天下之学,成天下之务,皆起于胜心客气之为患也。”[8]

   蒋信拜王阳明于潮音阁,并且得到了“便可作颜子矣”的嘉许。此次问学之后,冀元亨旋即跟从王阳明至庐陵,而蒋信未往。此后,王阳明从庐陵回京,于正德七年升任南京太仆寺卿,在南京任官达四年之久。

   在这段时间中,蒋信虽然身在楚地,但通过一位叫刘观时的友人,得知了王阳明在南京时期的学术思想。

   他在后来给刘观时的墓志铭中写道:“越一年,得其(刘观时)手简于吾友冀暗斋(冀元亨),又见其意趣高远,将必求为古圣贤至业,视今世利禄文词之习,弗屑也。(刘观时)寻裹粮就阳明子于南都。既归,道常,宿予讲舍数夕,乃为尽道其所闻格致之学。深扣之,则见其心神之契,若出于吾儒《六经》之外。”[9]

   南京时期的王阳明主要延续在北京的思路,透过对程朱理学的反省,重新衡量圣人之学,提出“圣人之学是心学”的说法,并认为推展心学可以复归三代之治。

   他说:“士之学也,以学为圣贤。圣贤之学,心学也。道德以为之地,忠信以为之基,仁以为宅,义以为路,礼以为门,廉耻以为垣墙,《六经》以为户牖,《四子》以为阶梯。求之于心而无假于雕饰也,其功不亦简乎?措之于行而无所不该也,其用不亦大乎?三代之学皆此矣!”[10]

   同时,由于对“心学”的强调,王阳明被看作陆象山的代言人而受到程朱学者攻讦。王阳明希望对陆学进行辩解,又担心陷入“朱陆异同”的门户之争,故而决定只取朱熹学说进行讨论,因而在南京有《朱子晚年定论》之作,以此应对四方批评。[11]

   南京时期的王阳明在给门人黄绾的序文中说:“君子之学以明其心。其心本无昧也,而欲为之蔽,习为之害。故去蔽与害而明复,匪自外得也。心犹水也,污人之而流浊,犹鉴也,垢积之而光昧。

   孔子告颜渊‘克己复礼为仁’,孟轲氏谓‘万物皆备于我’、‘反身而诚’,夫己克而诚固无待乎其外也。世儒既叛孔、孟之说,昧于《大学》‘格致’之训,而徒务博乎其外,以求益乎其内,皆入污以求清,积垢以求明者也,弗可得已。”[12]

   蒋信从友人处闻见的“格致”之学,正是王阳明对朱熹“格致”之训的反思,即认为当时学者因错认《大学》“格物致知”,而违背了孔孟宗旨。[13]故此,蒋信才会有“出于吾儒《六经》之外”的感悟。

   正德十一年,王阳明离开南京,开始巡抚南赣。蒋信依旧身居楚地,并于正德十三年十月遭母丧,丁忧三年。这段时间正是王阳明平宁王宸濠之乱,揭举“致良知”学说,在学术圈中引起惊天动地的变化的时期。

   通过上文的分析可知,蒋信问学王阳明的时间极短,并且他所获闻的都是王阳明平叛之前的学术,正是《明史》所总结的,“初从守仁游时,未以良知教”。同时,王阳明的“静坐”之教和“格致”之训都对蒋信的早期学术影响重大。

   首先,蒋信早年有通过“静坐”而悟道的经历,自叙三十二岁时因肺病静坐道林寺,“并怕死与念老母念头俱断”,如是半年,“一日忽觉此心洞然宇宙,浑属一身,乃信明道‘廓然太公,无内外’是如此,自身与万物平等看是如此。”[14]

   其次,万士和所作《蒋道林先生祠堂记》称其“自见阳明先生后,而病俗学章句之陋,及看《论语》《西铭》《定性书》,谓天地万物一体,为圣学根基。”[15]这里所说的《西铭》,为北宋张载所作,全文以父母子女构成的“家”为模型,由此推衍“人”与“天地万物”的关系,中心主旨则是范仲淹“以天下为己任”之意。

   也就是说,从“天人合一”中推衍出“仁者”应当以天下为己任的结论。这实际是一套比较“入世”的思想。而这套以“家”为模型的宇宙本体称为“仁体”。[16]

   在蒋信看来,天地万物相联属,是学的关键。

   正德十四年秋,湖南辰阳的十余儒生来访,蒋信即“教以静坐及孔门求仁大旨”,诸生“始知有圣贤之学,而闻风向慕者益众矣。”[17]正是王阳明对朱熹“格致”之说的批评,启发蒋信从传统的程朱传注中超脱出来,并且体悟到“万物一体”之学。

  

二、蒋信师从湛若水的情况


   嘉靖二年,四十岁的蒋信离开家乡,赴京应贡,不但师从湛若水,还得到了湛氏的认同与首肯。嘉靖三年,湛若水改任南京国子祭酒。蒋信于次年追随湛氏至南京入太学。

   在南雍太学时,湛若水以“学者须先识仁”试论诸生,由于蒋信正是从求仁之学入手,因而所作独契其旨,一时“凡有意甘泉子之学者,皆从论辩焉。”[18]其在湛门的重要程度,斑斑可见。

   由于家乡湖南持续饥荒,蒋信于嘉靖五年四月离开南京,湛若水特作《期蒋生》云:“蒋生从甘泉子于金台越二年,来游太学者又一年,闻圣贤天地万物合一之学。丙戌孟夏,将归常德。甘泉子曰:‘吾道西矣’。”可见其对蒋信寄予了极高的希望。

   嘉靖六年,湛若水又从南京写信给蒋信,希望其再入太学。[19]蒋信迟至嘉靖七年四十六岁才中举,这显然离不开湛若水的奖掖与指点。四年后,蒋信成进士,由此正式步入仕途。

   嘉靖十五年,蒋信累官至四川按察司佥事,次年到任。作为一名地方行政官员,蒋信显得颇有惠政。在官时期,除了完成本职的水利工作,还在大益书院以“默坐澄心,体认天理”训迪诸生。[20]

   “默坐澄心,体认天理”语出宋儒李侗,同时也是王、湛两家学说的共通部分。湛若水提倡“随处体认天理”;静坐则是其师陈献章的发明。[21]陈献章曾说,“有学于仆者,辄教之静坐”。[22]

   王阳明的学术宗旨虽然与之无直接关系,但对这八个字也曾经有过手书,并置于座右。[23]因此这一学术宗旨是蒋信游于王、湛之门的特殊求学历程的体现。

   在四川的第二年,蒋信致书友人说,“自紫阳开穷理之门,传之者遂失其宗;孔门求仁之学,乃为之晦而不光。”[24]可知他的学术依然以“体仁”为主。“体仁”同样属于王、湛两家学说的共通部分。

   王阳明在《大学问》中即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来定义“大人之学”,《传习录》也不时可以见到类似的表述,如“夫人者,天地之心,天地万物本吾一体者也。”[25]

   湛若水在门人以“学当何先”提问时,回答说,“先识仁,否则何的乎!”又说,“知斯图者,其天地万物之同体矣。是故宇宙之内,一而已矣。夫然后能知性。”[26]

   嘉靖二十年,蒋信改任贵州按察司副使。正德初年,王阳明被贬至龙场,蒋信方有机会问学。回思三十年前王阳明的启蒙之功,蒋信决定为龙场的阳明祠增设祭田,以尽一己之力。

   蒋信最特出的政绩是在贵州任上建正学、文明两所书院。正学书院建成于嘉靖二十一年,主要为缓解文明书院落成后从者日众,导致不能容纳诸生的情况。

   他在《新建正学书院落成记》中写道:昔吾阳明子尝居此矣,金声玉振不可得闻,要其随才接引多矣。越兹三十年,吾得从事于此,续大雅之音于久旷之后,岂其偶然与!夫兴学,吾责也。”[27]从中可以看出其欲仿效王阳明兴学校、荐人才的动机。

在贵州建设书院、醇化士风的这段功绩,构成了蒋信行状、传记书写的重要部分,也由此被称为“正学先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蒋信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281.html
文章来源:原道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