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希安:公木和他的“第三自然界概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 次 更新时间:2018-11-01 00:52:15

进入专题: 公木   第三自然界概说  

樊希安  

   《“第三自然界概说”解读》将要付梓,恩师公木先生夫人吴翔师母嘱我写篇序言。我何许人也,岂敢领命?公木先生“弟子三千”有余,我乃平庸之辈,幸跟老师亲近,得到过一些指点,但樗栎之才不堪造用,故心中惴惴然也。忆及当年,公木师多为弟子和年轻人新著作序,我也忝列其中,得老师序言两篇。老师作序与今人大有不同,他总是于好处说好,于不好处说不好,皆实话实说,或引出其中问题深入展开讨论,使作者、读者皆有新的收获,弟子辈们得益多矣。

   如此说来,序只是一种文体,其有多种写法,称赞前辈鸿文者有之,奖掖后人者有之,阿谀上峰者有之,针砭弊陋者有之,或与以上无干,只是对正文加以说明,或对编写此书交代来龙去脉,这些也都在序言之列。若此说成立,按师母所嘱写一篇序文,表达对恩师及其学说“第三自然界”的敬仰之情,谈一点小小的感悟,并对此书相关情况做一个说明,也似无不可。推脱再三,不允,只好惶然应命,勉力为之。

   众所周知,公木(张松如)先生是我国著名诗人、学者、教育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词作者。先生1910年生,河北辛集人,1998年10月去世,享年89岁。1930年1月在北京参加革命,一生坎坷曲折,经历丰富传奇。诗创作与臧克家、艾青齐名,著名诗作有《父与子》《鸟枪的故事》《哈喽,胡子!》等。长期在大学任教,培养了大批学子,科研著述丰富,在诗论、老子研究、毛泽东诗词研究等方面成果丰硕,首创“第三自然界”理论范畴。由其作词、郑律成作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气势磅礴威武雄壮,还创作有《英雄赞歌》(电影《英雄儿女》主题歌)、电影《白毛女》《豹子湾战斗》等插曲,整理定型《东方红》歌词。这些歌在我国几代人中广为传唱,产生重大社会影响。

   公木先生的一生是追逐理想、坚守信仰、追求真理的一生,是青少年时代就投身革命洪流,为祖国繁荣富强和民族解放事业奋斗的一生,是“以诗歌为生命”,为人民勤奋创作奉献文艺精品的一生,是以极大热情投入教学科研,“甘化泥土润花根”,为国家建设事业培养大批栋梁人才的一生。他集革命战士、著名诗人、军歌之父、学术耄宿、教育专家、仁厚长者、谦谦君子于一身,相互贯通熔铸,成为人们获取人生事业成功、特别是在逆境中进取实现人生目标的学习楷模。

   公木先生长期在大学或其他教学岗位上工作,坚持教学与科研并重,在培养大批学子的同时,科研成果丰富,可谓著作等身。其中,“第三自然界”学说是其所有科研成果中最重要,最具有创新性、前沿性、拓展性的研究成果。1993年6月,先生在世时即由吉林教育出版社出版《第三自然界概说》,集中阐述了这一学说研究的由来、内涵,之后又通过书信、刊发文章的方式从多个方面进行论述。

   先生认为,人类通过劳动,从“第一自然界”中创造出“第二自然界”,人类本身便是这个“第二自然界”主体并生活于“第二自然界”。而所谓“第三自然界”,则是人类想象的产物,是以人类活动为核心的“第二自然界”的反映,是影子世界、精神世界,是浮现于人们大脑银屏上的光辉灿烂的创造物,它不存在于意识之外,它是生命的火花,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它是由艺术或诗所建立的形象王国。对此展开了充分和精辟的论述,形成了独特的一家学说。公木先生对这一研究成果是很看重的,在《第三自然界概说》代序中,以诗的语言,表达了发现“第三自然界”的欣喜之情:

   啊,“第三自然界”!这智慧的海洋,这理想的宇宙。是理性思维的彻底解放,是精神状态的真正自由。解放与自由:绝对不是对现实的蔑视,绝对不是对现实采取抽象的虚无态度;而是现实事物之间的必然性联系的揭示,而是现实事物辩证发展过程的展示。解放与自由:对于主体而言,就是自我的醒觉;对于客体而言,就是真理的显现;对于人生而言,就是幸福的享受;对于情操而言,就是真挚的崇爱。因此,思维的解放与精神的自由,不是别的,而正是意味着主客交融,天人合一;而正是意味着善与美统一于真,意志与感情统一于理性。

   这一重要研究成果受到文学界、哲学界的高度关注,引发了学界的讨论。和公木熟识的学者郝孚逸认为:公木《第三自然界概说》中,尽管有些理论还可以进行深入探讨,但就其整体来说,给予我们印象同样是十分深刻和难以磨灭的。在这部纯粹学术性的著作中,闪现着那令我倍感亲切的战士身影,那由于文章和道义并茂而生发出来的理论情操,洋溢在全书的字里行间。学者萧焜焘认为:《第三自然界概说》是一本言简意赅,义蕴精湛,内涵丰富的著作。老诗人在璀璨的情思之中含孕了深邃的哲理。哲理与情思启迪了人们的智慧,并沉浸于美的海洋,满心欢喜地审视着人类自身及其创造的这个绚丽多彩的世界。公木的学生、著名文学评论家朱晶对“第三自然界”理论进行了潜心研究,提出了“第三自然界概说”的理论意义、理论出发点和理论价值三个方面的研究成果。还有更多的学者从各个方面进行了研究和探讨。

   2018年是公木先生去世20周年,也将迎来先生诞辰108周年。如何纪念公木先生,我和吴翔师母进行了商讨。师母说:“张老师最看重他的‘第三自然界’学说,可惜提出没几年他就去世了,没来得及再深入研究,生前希望学界后人,特别是他的学生们就此课题进行持续研究,推出新的研究成果。可否在北京找一个权威一些的出版社把《第三自然界概说》再版一次,以引起哲学社会学界更多学者关注?你是公木先生学生,又在出版社工作,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我认为师母的话很有见地,也颇有同感,完成出版任务责无旁贷。同时建议:可否出一个“解读本”,组织先生的弟子和专家围绕“第三自然界”进行研讨,把研究成果汇集起来,附在原著后面,也许这样效果会更好。吴翔师母首肯,并很快确定了邀请写作者名字。由此也就有了这本“解读本”的新内容。此次共收入解读文章15篇,诗作2篇,专家、学人、诗人们围绕“第三自然界”从不同角度进行了研讨,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仁智各见,对人自有启发。公木先生的学说泽被后世,引人入胜,而他的治学态度和真理追求精神也应该引起学界关注和效学,我在此言及一二。

   公木先生的著述(包括诗作、学术著作等)甚多。其诗作《鸟枪的故事》《我爱》《哈喽,胡子!》《中华人民共和国颂歌》已为人们熟知,不少歌词仍被人们广为传唱。这里重点说及其在治学方面的业绩。公木先生的学术研究起步很早,到晚年老树著华,更是硕果累累。为繁荣发展社会科学一些领域的学术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1935年公木《屈原研究》一文,署名章涛,刊于《东方文化》3月号上,同年还由北平震中印书局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专著《中国文字学概论》。1954年他与杨公骥合写《中国原始文学》,并共同拟定《中国文学史纲目》。1958年与朱靖华合著的《先秦寓言选释》,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1979年1月,先生20余年的冤案得以昭雪,被错划为右派的问题得到改正,恢复了党籍,进入人生新时期,学术研究也进入黄金阶段。他“御风与时间同步”,抓紧一分一秒时间著述写作,相继出版了《诗要用形象思维》《老子校读》《老子说解》《诗论》《商颂研究》《历代寓言选》等专著。还担任全国重点科研项目《中国诗歌史论》的学术带头人,主编《中国诗史》《中国诗歌史论》等多卷本专著。

   皇皇6卷《公木文集》,其中大部分是这一时期完成的。

   他对《老子》等古代典籍的研究,将历史文献和出土文献相结合,开拓出学术研究新境界,受到海内外学界的高度重视,在海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原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后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陈鼓应先生见到《校读》《说解》之后来到吉林大学访学,并就老子哲学有关问题与公木交换意见。随后,双方商定在老子哲学和庄子哲学研究方面进行合作,并共同出版了《老庄论集》一书。日本东京大学池田知久教授和日本中央大学斋藤道彦教授在了解到公木关于老子研究的成果后,给公木来信,要求前来访问。公木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与之进行座谈,就老子哲学有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美籍华人谢善元教授为了向海外介绍并传播中华文化,计划拍摄一部有关老子的30分钟电视短片,以便在美国电视台播放,特致函公木,邀请他为该片撰写解说词。日本金森道尚先生有志于研究老子哲学,曾先后两次来到吉林大学与公木晤面,并就老子哲学有关问题向公木请教,公木耐心细致地作了说明和解答。金森道尚先生对此十分满意,选择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刊行的日本版《老子》书十几种,作为礼物赠送给公木。这些事例表明,公木先生在学术研究上的成就,为世人所瞩目,是举世公认的。

   2001年《公木文集》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文集共360万字,内容包括诗歌散文、古典文学及中国文字学研究、新诗理论、文艺学研究及毛泽东诗词鉴赏等研究成果。吉林大学举办了《公木文集》出版座谈会,我时任吉林人民出版社总编辑,作为弟子被邀请到会,看着恩师的皇皇巨著,不由感由心生,当场赋诗《贺公木文集出版》:

   怀师常忆语谆谆,大作重温格外亲。六卷雄文称宝库,浩歌一曲写军魂。诗家情笃首首美,学者胸宽句句真。莫道公翁乘鹤去,行间字里见斯人。

   “行间字里见斯人”,从先生的六卷文字中,可以看到他的人品、文品、治学之道。鲁迅有名言:从血管中流出的都是血,从水管中流出的都是水。反过来说,从字字如血的字中,可以推测血是从血管里流出来的。

   公木先生晚年,把自己作诗、治学、为人之道,归纳为:理论(文艺)建设意识,学术(创作)自由心态,真理(审美)追求精神,道德(纲纪)遵守观念。不拜神,不拜金;不崇古,不崇洋;不媚时,不媚俗;不唯书,不唯上。对上述归纳,公木曾在不同场合作过阐释,还写成文字赠送亲友。他自己则奉为座右铭,严以律己地遵循之。这个“道”是其一生作诗、治学、为人的经验总结,也是自己前行道路遵循的原则,值得后世珍视和借鉴。

   其中最受我推崇的是百折不挠的真理追求精神和脚踏实地注重创新的科研探索精神。追求真理、探寻社会发展规律并按照规律前进,是共产党人和一切革命者的内在品质。公木的一生都在为追求真理而奋斗,甚至为之遭遇曲折,给人生带来诸多磨难。尽管如此,公木也不改变对真理的追求。“真理如大道,崎岖没尽头。不诩能占有,只要肯追求。”(《公木旧体诗抄》第135页)他说过:真话不一定是真理,但真理必须是真话,而且只有说真话,才意味着追求的是真理。诗人很难保证说的是真理,但必须在时时处处对事事物物严肃地追求真理。他主张“诗人是真理的战士,他拂去蒙蔽正义的灰尘,使罪恶低头而战栗。”(公木:《谈诗歌创作》)

   公木教授著述等身,得益于他脚踏实地的学术研究态度。他绝不讨巧,也不想走所谓捷径,老老实实做学问。到了晚年,他还花750元买一套新版《列宁全集》,为的是掌握最新译意和查准一些引文的出处。丰硕科研成果的取得同样得益于他“不拜神,不拜金;不崇古,不崇洋;不媚时,不媚俗;不唯书,不唯上”的创新探索精神。他说:“知今不知古,谓之盲瞽;知古而不知今,谓之陆沉;知中而不知外,谓之鹿寨;知外而不知中,谓之转蓬。视野必兼古今中外,基点当是今日中国。应是于自我意识以及自我意识的嬗变,进行时空双向化的批判、继承、吸收、扬弃,从而辩证地综合,实现自我突破,自我超越,自我完善。”(《作诗·治学·为人》前言)这是公木向往的作诗、治学、为人之道,也是他学术研究的自况。

公木的治学态度十分严谨。就拿老子的研究来说,在参考资料的收集、选择和占有方面,力求全面、准确和精细。举凡有代表性的考订本或注解本,无论古人的,还是今人的,都力求掌握在手。这样就为研究工作的开展打下了坚实可靠的基础。在文字、句读的考订、训诂方面,每一个判断,都是在搞清楚诸家的注本和考订本之间存在的歧异的基础上,经过与帛书《老子》甲本、乙本进行多方面的反复推敲和对比,然后才做出的。这样做出的论断就比较精当,很少有什么失误。在老子的思想、学说的分析和评述方面,在广泛地掌握诸家的论述和评估的基础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公木   第三自然界概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136.html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 2018年10月24日07 版)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