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兵:特朗普保守国际主义战略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 次 更新时间:2018-10-21 23:47:53

进入专题: 特朗普   保守国际主义战略  

焦兵  

   [内容提要]随着特朗普总统执政一年多来其国家安全团队人员的调整、重大战略性文件的出台、重要场合演讲的发表以及具体外交政策的全面实践,特朗普总统的对外战略逐渐显现出一种不同于竞选宣示的战略理念。特朗普总统的对外战略颇为契合保守国际主义的战略思想,它在强调保护美国自身国家安全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同时,重视以武力为后盾的外交,坚持一种保护地区盟友、捍卫西方价值观的国际主义路线。这种保守国际主义战略融合了国际主义、民族主义和现实主义三种战略思想,与自由国际主义和新保守主义存在深刻差异。

   [关键词]特朗普 国际主义 大战略 外交政策 美国第一

  

   当前,围绕特朗普总统的对外战略,学术界存在着广泛分歧。鉴于特朗普总统竞选期间的极端民族主义言论及其捉摸不定的执政风格,许多战略界人士认为特朗普总统将抛弃战后 70 多年的国际主义战略,而实施一种孤立主义或者极端民族主义的对外战略。然而,随着特朗普总统执政一年多来其国家安全团队人员的调整、重大战略性文件的出台、重要场合演讲的发表以及具体外交政策的全面实践,特朗普总统的对外战略逐渐显现出一种不同于竞选宣示的战略理念。

  

   一、关于特朗普政府对外战略的争论

  

   特朗普以反建制派、华盛顿局外人的竞选姿态,出人意料地当选美国总统。他在竞选期间提出极具民族主义、孤立主义、民粹主义色彩的“美国第一”( America First) 的口号,猛烈攻击美国的国际主义政策,强调美国自身国家利益的绝对优先性,倡导保护主义的强硬贸易政策,拒绝承担保护盟友、维护国际秩序的“责任”。这些政策宣示,明显与二战后美国历届政府奉行的国际主义路线截然对立,引起美国两党外交建制派的强烈反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消息一公布,法国驻美大使便在推特上发文称:“经历英国脱欧和此次选举,从今以后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世界正在我们眼前崩溃”。在另一份推文中,他又写道: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是新自由主义的终结; 继之而来的是什么,尚不明朗”。

   特朗普上任之初的一些引人注目的举措,包括将极右翼的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拉入国家安全委员会、公然宣称北约过时、迅速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 和巴黎协定,让美国战略界一部分人士认为,特朗普将在外交政策领域开启一场回归孤立主义的“外交革命”。著名新保守派专栏作家查尔斯·克劳塞默指出,美国之所以是世界上独特的国家,是因为超越了自身狭隘的经济和安全需要来界定其国家利益,从而将保护盟友的安全与繁荣纳入自身的国家利益范畴。然而,特朗普所宣言的“美国第一”口号却让伦敦和世界各国首都的首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美国将奉行一种新的美国孤立主义。还有学者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定性为“美国堡垒”( Fortress America) 战略。所谓“美国堡垒”战略,指的是一种强硬的、带有强烈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元素的美国民族主义。该战略在国际事务中遵循的是零和博弈逻辑,认为其他国家多年来一直利用美国的巨大体量和开放性来“剥削”美国,全球一体化由于破坏了美国主权及其捍卫自身的能力而将美国置于软弱和脆弱的境地,积极地促进自由主义价值观是一种毫无效果、不切实际的追求; 美国应该建立庞大的军事力量,但美国的军事力量只应该用于保卫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而不应该用于保护盟友或更为广泛的国际安全。显然,如果特朗普采取“美国堡垒”外交战略,那就意味着断然抛弃

   二战后 70 多年的国际主义战略,而回归二战前的美国孤立主义。

   还有一部分战略界人士认为,特朗普总统虽然不会将美国带入孤立主义状态,但其对美国自身国家利益的强调,确实意味着美国将奉行一种杰克逊式的民族主义外交政策,即用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挫败任何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外部威胁,对于不关乎美国国家利益的外部事务,美国将置之不理。例如,美国新保守主义学者罗伯特·卡根认为,特朗普提出的“美国第一”的口号,表明他对承担维护全球秩序的责任几乎毫无兴趣,这意味着延续 70 年之久的美国版世界秩序即将终结。他进而指出,这虽然并不意味着美国要回归孤立主义神话( 他认为美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真正实行过孤立主义政策) ,但它的确意味着美国将更加狭隘地界定国家利益,因而不愿意介入国际事务,除非为了保护这些狭隘的利益。研究美国外交政策史的著名学者沃尔特·拉塞尔·米德将特朗普比作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 1828~ 1836) ,后者在美国历史上素以奉行民粹主义的国内政策和民族主义的外交政策而闻名于世。米德认为,如同杰克逊总统,特朗普总统代表着中下层民众的利益,反对精英阶层,强调美国国家利益的至上性,对外奉行强硬的民族主义政策,对于参与国际事务和维护世界秩序毫无兴趣。

   此外,鉴于特朗普喜怒无常的性格和其商人的出身,一部分战略界人士认为,他在外交政策上根本就没有学术界所称的“大战略”( grand strategy) ,也没有政策界所称的“主义”( doctrine) 。例如,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两位学者将特朗普的对外战略定性为“战术性交易主义”( tactical transactionalism) ,他们批评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明显是反战略的( anti-strategic) ,只关注短期收益而没有长远的战略预见,持有一种没有互惠、只有相对收益的零和博弈思维,而且拒绝以价值观为基础进行决策。

   然而,特朗普上台一年多来实行的诸多外交政策,与其竞选期间和就职初期所宣扬的反主流理念大异其趣,与上述战略界人士对特朗普对外战略的定位并不符合。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总统并没有让美国完全退出国际事务,也没有狭隘地界定美国的国家利益,更没有拒绝对外军事干涉,因此,很难将特朗普的对外战略定性为孤立主义或民族主义。例如,在对外军事干预上,由于美国怀疑叙利亚政府对本国平民使用化学武器,特朗普总统在 2017 年 4月和 2018 年 4 月两次决定对叙利亚的军事设施进行军事打击。在对海外盟友的保护上,2017 年 7 月特朗普在波兰首都华沙发表演说,声称要捍卫西方文明; 美国大幅提升了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水平; 悍然决定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面对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美国重申了保护韩国和日本等亚洲盟友的承诺; 此外,美国还加大了在南海进行巡航的力度和频次。

   如果按照对美国国家利益的狭隘界定,上述措并不直接关乎美国自身的重大国家安全利益,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依然强势介入国际事务,而且比奥巴马时期的力度和强度都要大得多。因此,断言特朗普总统将放弃二战以来美国奉行 70 多年之久的国际主义战略,并不符合特朗普总统一年多的外交实践。显而易见,特朗普总统将继续奉行国际主义战略,但这种国际主义战略并不是美国民主党所倡导的所谓的“自由国际主义”( liberal internationalism) 战略,而是一种体现美国共和党理念的“保守国际主义”( conservative internationalism) 战略。

  

   二、特朗普总统的保守国际主义战略

  

   “保守国际主义”是近年来一批支持共和党的学者所倡导的共和党外交战略,代表性人物有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亨利·诺,乔治·梅森大学的科林·杜克和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保罗·D.米勒等学者。根据杜克的概括,在外交政策理念上,美国共和党内部存在三个思想流派: 反干涉主义者( anti-interventionist) 、国际主义者( internationalist) 和民族主义者( nationalist) 。这三个流派都是保守派,但它们在美国大战略问题上存在分歧。保守的反干涉主义者倡导深度收缩战略( deep retrenchment) ,包括极力避免对外战争,大幅削减国防开支和对外援助,大幅减少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存在、军事基地和联盟承诺。保守的反干涉主义实际上是一种孤立主义的外交战略。保守的国际主义者的战略主张与反干涉主义者相反,它支持美国在军事和非军事层面采取积极的外交政策和维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而保守的民族主义者怀疑对外援助、国家建设( nation-building) 和多边人道主义干涉,但是,它主张建立强大的国防,对美国的海外敌人持有一种不容妥协的强硬立场。杜克认为,在上述三个流派中,虽然近年来保守的民族主义者在共和党内部的势力在上升,但是,保守国际主义一直引领着二战以来共和党外交政策的主流方向。

   亨利·诺最早提出了“保守国际主义”战略及其基本理念,将现实主义、民族主义两种思想资源融入到国际主义思想中,与自由国际主义呈现出鲜明的区别,其外交政策理念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保守国际主义仍然坚持国际主义路线,反对美国退回到孤立主义状态,强调美国要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领导作用,通过在世界上扩展自由来维护国际秩序,这一点与自由国际主义一脉相承。二是保守国际主义强调武力作为一种对外政策工具的重要性,以及建立有利于美国的权力均衡的必要性,体现了现实主义的核心理念。对于保守国际主义者来说,武力不是外交和经济制裁失败后的最后手段,而是与外交平行的手段,它可以显示决心、创造政策选项、压缩谈判对手的周旋空间、提供谈判筹码以达成有利于本国的交易。因此,保守国际主义者特别重视“武力外交”( armed diplomacy) 。三是保守国际主义尊重国家主权,倡导爱国主义,体现了民族主义的基本理念。正因为如此,保守国际主义对国际制度抱有天然的怀疑态度,与其在国内问题上倡导“小政府”的理念一样,它反对在国际社会建立中心化的国际制度、国际机构甚至“世界政府”,而是强调民族国家为追求各自的国家利益而展开互动。四是保守国际主义倡导自由贸易,认为自由贸易有利于促进美国的自由、繁荣与安全,这一点与自由国际主义是一致的。但不同的是,自由国际主义强调要利用国内国际规制来约束私人市场,以维护社会平等; 而保守国际主义更相信市场和自由企业制度,反对国内国际规制对市场活力的限制。五是保守国际主义承认文化和民族的多样性,认为不同民族的文化特性限制了民主的扩展,因此,它反对新保守主义者通过政权更迭等方式向其他国家强行输入民主。

   从特朗普执政以来的具体表现来看,其外交政策并不像其竞选口号所宣扬的那样富有革命性。曾经在里根政府和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外交职务的艾略特·艾布拉姆撰文指出,无论谁赢得共和党提名,无论竞选期间候选人表现出怎样的个性,在复杂的世界上进行治理和领导的现实,最终将造就一种相当常规的共和党外交政策; 特朗普也许不是一个常规的总统,但是其外交政策表现出了“显著的常规性”。综合特朗普政府一年多来发表的演讲、发布的战略文件以及实施的外交政策,特朗普总统的对外战略颇为契合于上文所描述的“保守国际主义”战略,具体表现在如下六个方面。

第一,大幅提升美国军力建设水平。保守国际主义重视国防力量建设,认为强大的国防是捍卫美国国家安全、保护盟友安全、维持国际秩序的最可靠手段。早在大选期间,特朗普和共和党就攻击奥巴马和民主党大幅削减军费开支和战斗力量,过分迷信外交的力量,致使美国军备建设松弛,难以使用足够的兵力和精良的武器打击恐怖主义和遏制地缘政治对手的挑战。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公布了名为《美国第一: 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预算蓝图》的报告,将 2018 年的国防预算增加 540 亿美元。在这份蓝图中,特朗普明确指出: “我的第一份预算蓝图的核心,是重建我们国家的军事,同时又不增加我们的联邦赤。”2017 年 9 月 7 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特朗普   保守国际主义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937.html
文章来源:时政国关分析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