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弗里塞林格:新经济竞争推动第三次教育革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30 次 更新时间:2018-10-10 22:02:27

进入专题: 教育革命   人工智能  

杰弗里•塞林格  

  

   去年十一月,印度技术服务巨头印孚瑟斯(Infosys)公司宣布,它将在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开设一个设计和创新中心。该公司总裁说,他选择罗德岛(Rhode Island)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当地强大的高等教育机构网络,包括布朗大学、罗德岛设计学院和罗德岛社区大学。

   高等教育体系一般分为两年制大学和四年制大学,并且进一步分为精英学校和非精英学校,通常不会将社区学校和常青藤盟校相提并论。同样,两年制大学也不被视为所谓“创意经济”(creative economy)的职业培训基地,其中包括设计、时尚、电脑游戏等通常要求本科学位的行业。

   两年制大学通常被视为为四年制大学的落榜生和前途渺茫的失业者准备的职业培训基地。但是,罗德岛社区大学,这个有着超过15000名学生的新英格兰最大的两年制大学,正在努力改变其刻板形象。作为一名拥有艺术史学术背景的新校长,梅根·休斯(Meghan Hughes)正在领导学校致力于劳动力发展,使学校课程设置更好地契合国家优先经济目标。

   “和许多大学一样,在回应培训需求方面我们往往更被动而迟缓,”朱利安·阿尔斯德(Julian Alssid)说,他于去年夏天担任负责劳动力拓展的副校长。罗德岛社区大学通常会等待失业者来校园接受再培训,而不是在他们被解雇之前进行干预。学校虽然拥有雇主咨询小组来提供关于证书和学位的指导,但是他们很少见面,因此,往往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时间来调整现有课程或开设新课程。

   现在,这所大学正在重组其继续教育部门,与企业建立持续的合作伙伴关系,以便与行业发展趋势保持同步,积极响应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并开展与劳动力市场需求相一致的培训项目。罗德岛社区大学正与印孚瑟斯公司合作,研究学校该如何帮助企业招聘和培训500名年薪中位数为79,000美元的员工。两家的合作是这个新战略的良好范例。

   阿尔斯德说,目前许多劳动力培训项目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在于,雇主、学校和负责联邦基金发放的地方劳动力委员会“都是独立运作,各自为政”。他补充说,“在新经济时代,这些将融为一体。”

   就业环境正在发生巨变。自从18世纪、19世纪工业革命到来,到上个世纪开始的信息时代以来,劳动力领域还从未遭受如此明显的冲击。牛津大学2013年发布的一份被广泛引用的研究预测,在未来20年内,将近一半的美国就业机会,包括房地产经纪人,保险承销商和信贷员,将面临被计算机取代的危险。就在去年秋天,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到2030年,三分之一的美国劳动者可能不得不因为人工智能而更换工作。

   在美国,之前人们工作方式的变化通常都伴随着雇主对教育水平要求的提高。想要得到更好的工作,就需要接受更多的教育。20世纪初期,“中学运动”把中学变成了提供生活技能训练的全国性大众教育系统,而不是为准备进入大学的少数学生而设计的小型学校。1910年,只有9%的美国年轻人获得高中文凭;到1935年,这一比例上升至40%。

   中学数量的增加是美国为应对不断变化的经济需求而进行的长达一个世纪的教育扩张的第一波浪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克劳迪娅?戈尔丁(Claudia Goldin)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写道,中学运动是“真正的开创性突破”。“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这么早、这么快地“经历了向几乎普遍的公立中等教育的转变。“如果没有中学的迅速增加,”戈尔丁认为,“美国不可能在1944年后立即实施《退伍军人权利法案》(GI Bill of Rights),因为美国的年轻人还没有完成高中教育。

   20世纪60年代,随着“全民大学”运动的兴起,第二波教育扩张的浪潮出现了。1965年,林登·约翰逊总统(President Lyndon B. Johnson)签署了《高等教育法案》(the Higher Education Act),该法案加强了对高等教育的联邦资助。与此同时,各州建立了社区大学,并通过在各个学术领域增加一系列课程,扩大了州立师范学院的任务。1970年至2016年期间,高等教育入学人数从850万增加到2050万,增加了一倍多。

   经济学家、教育工作者和劳工发展官员认为,第三波教育和培训浪潮已经到来。前两波浪潮的工作能力储备——即增加早年教育的时间——似乎还不足以适应21世纪的经济形势。相反,第三波浪潮最显著的特征可能是,每个人在一生中要持续接受培训,以保住现有工作,学习与不断提高的自动化水平互补的技能,以及学习新工作所需的技能。劳动者可以根据需要,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开展这种终身学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花上数月或数年之久拿到证书和学位。

   美国智库“新美国”教育与技能中心副主任布伦特·帕顿(Brent Parton)说,随着第三波浪潮的到来,劳动者对再培训的态度将发生转变。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劳工部政策顾问的帕顿说:“人们往往认为,再培训都发生在失业这样的不幸之后。”“我们正在进入这样一个阶段,再培训将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生活方式。这将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比现在更司空见惯的传统。

   然而,值得高度警惕的是,终身教育只能加剧美国现存的经济鸿沟。美国的教育水平与收入息息相关。简而言之,相对于穷人和劳工阶层的同龄人,富家子弟更有可能接受大学教育。这种趋势在第三波终身学习浪潮中很有可能会持续下去。这可能会帮助那些已经具有高学历的劳动者来获得所需培训,而不是帮助那些未充分就业者和失业者提高技能来保住工作或得到新工作。

   就业市场有两股力量在同时推动终身学习的发展。第一股力量是自动化,以及高中毕业生和大学毕业生终生收入差距的持续扩大。尽管专家预测只有很少的职业会完全自动化,但在未来大多数职业的许多基本工作,都有可能由计算机执行。麦肯锡在其报告中估计,在大约60%的职业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工作可以在2030年之前实现自动化。报告警告称:“这一转变的规模可能是自20世纪初美国和欧洲的劳动力从农业转移以来前所未有的。”

   第二股力量是“零工经济”(the gig economy)的出现,正在重塑传统的雇主-雇员关系,因为更多的承包商和自由职业者扮演了需要支付高额薪酬的全职劳动者的角色。虽然“零工经济”这个术语让人联想起为打零工提供平台的几个热门应用,例如优步(Uber)和跑腿外包(Task Rabbit),但由专业白领组成的自由职业者队伍比我们智能手机上提供的服务范围更广。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两位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F. Katz)和艾伦·克鲁格(Alan B. Krueger)发现,自2005年以来,美国全部净就业增长似乎都来自所谓的“替代性工作”,即外包类和自由职业类工作。换句话说,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些工作增加了50%以上。

   就业市场的这两种趋势,都可能颠覆当前联邦劳动力培训体系,这个体系主要由政府运作,并且对未来工作的可靠预测都是围绕传统雇主展开。自动化增加了“对哪种工作有大量需求的不确定性”,乔治敦大学教授和劳工部前首席经济学家哈里·霍尔泽(Harry Holzer)表示,“今天看起来有大量需求的工作或技能,当人们完成针对新工作的培训时,情况可能就变了”。

   当前的培训系统并不善于对有培训需求的劳动者提供培训,而这种需求在未来只会持续增长。

   此外,联邦再培训项目通过当地劳动力委员会提供资金,这些机构运营着一站式服务中心,求职者可以在那里寻求帮助以便为全职工作作准备,而不是为了成为独立的外包劳动者或者企业家。负责劳动力发展的官员担心,将来如果更多的人成为自由职业者,对有些人来说,他们可能很难知道何时需要新技能来保住工作。

   传统雇主一直在其员工的职业发展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每年,通常通过年度绩效评估,雇主会建议员工想要保住工作或获得晋升需要接受什么样的技能培训。在很多情况下,雇主会建议员工去接受培训并为其付费。但是,自由职业者无法在寻找继续教育项目或者支付费用上获得这些指导和帮助。

   有关政策官员认为,当前就业市场的现实要求政府运营的职业培训项目在未来发挥不同作用。职业培训应该针对可以与技术形成互补的关键性技能,比如问题解决、团队协作和沟通交流,而不是专注于可被技术取代的日常技能。

   同时,为了适应不断加速的工作岗位流失,职业培训必须更加持之以恒,而非断断续续。大学已经通过扩大无学分课程来回应这一需求,这些课程可以比学分课程更快开设和运行,而且完成课程所需时间也比攻读完整学位和证书课程少得多。

   但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相对学位课程而言,这些无学分课程规模太小,而且大多数高等教育机构仍然有这样一种心态,认为训练人们找到工作不是他们的任务。“我最担忧的,”霍尔泽说,“是现行体制并不善于为有培训需求的劳动者提供培训,而随着更多劳动者和更多职位出现,这个需求将来会持续增长。”

   在美国,职业再培训的典型形象仍然是下岗的的蓝领工人学习新技能。但是,如果将来更多的拥有大学学位的白领劳动者也纳入联邦职业再培训系统,他们的培训需求同样需要资金支持,这可能导致联邦制职业再培训系统的崩溃。2009年以来,联邦培训基金已经被削减了22%,在今年的第二份财政预算中,特朗普总统提出了进一步的削减计划。

   只有当白领工人和失业蓝领工人同样使用联邦职业培训项目时,资金才会增加。“这应当被视为所有人应得的福利”,美国劳动力委员会全国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Workforce Boards)首席运营官乔西·科普斯(Josh Copus)说,“如果处于优势地位的(白领劳动者)不使用就业中心,我们永远不会扩大就业中心使用者的社会资本和网络。”

   专家一致认为,要为日益多样化的劳动者和行业提供充分服务,目前支离破碎的联邦培训工作有待变革。2014年,国会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以《劳动力创新和机会法》(Workforce Innovation and Opportunity Act)取代了20世纪90年代的《劳动力投资法》(Workforce Investment Act)。在其他方面,新法律强调了“职业发展路径”,它为劳动者提供了一系列的教育机会和资格,使他们可以在逐步从事更高级的工作时获得这些机会和资格。比如,劳动者可以先取得护士助理证书,而不是一开始就接受护士培训。

   如果培训和教育成为终身追求,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筹集资金。

   但是,第三波教育和终身学习浪潮还需要进一步改革,这样职业培训才不是只有在经济动荡时才会发生,比如经济衰退或者大规模工厂裁员。经济学家和劳动力培训官员提出的一个思路是“工作分享”,即允许员工在在职时接受再培训。美国有超过25个州中推行了“工作分享”计划,雇主减少员工的工作时长和工资,而各州政府则补偿部分损失工资。现在,它通常被作为经济放缓时的激励措施,以留住技能熟练的劳动者,但它也可以为劳动者提供灵活性,帮助他们在在职时提高技能。

如果培训和教育成为终身追求,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筹集资金。很多人在大学里就已经欠下债务。学生债务自2009年以来翻了一番,达到1.3万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很少有人有钱接受进一步培训。所以,美国很多州提供了“终身学习账户”(Lifelong Learning Account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教育革命   人工智能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752.html
文章来源:法意读书 公众号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