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星:尊师重道与师道重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4 次 更新时间:2018-10-08 21:05:37

进入专题: 尊师重道   师道重建   孔子  

韩星 (进入专栏)  
那除非人人都有良师益友,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实现的。

   欧阳修《答祖择之书》:“古之学者必严其师,师严而后道尊。”这分别是对《尚书》和《礼记》尊师重道思想的继承和发挥。

   王安石《请杜醇先生入县学书》云:“君不得师,则不知所以为君,臣不得师,则不知所以为臣。”王安石陈述了教师这个职业的神圣性,教师是社会伦理的主导者,如果没有老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纲常伦理将不能维持。

   李觏《广潜书》有句名言:“善之本在教,教之本在师。”为善的根本在于教育,教育的根本上在于老师。也就是说,教师肩负培养学生善良品格和社会善良风俗的重任。

   明王守仁《严师箴》云:“古之教者,莫难严师,师严道尊,教乃可施。”古代的教育,最难的是严师,教师严格,受到尊敬,他所传授的道理才能得到尊重,对学生的教育才能很好地施行。

   明王艮《心斋语录》:“必以修身为本,然后师道立。”正如《大学》所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教师当然更是这样了,一定要以修身为根本,然后才能使师道树立起来。

   明末清初理学家陆世仪在《思辨录》说:“《尚书》云‘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则师尊与君等,又曰能自得师者王,则师又尊于君。非师之尊,道尊也,道尊故师尊。”

   晚清谭嗣同在《浏阳算学馆增订章程》中写到:“为学莫重于尊师。”意思是,学习最根本的是学做人,而做人首先要从尊敬师长开始。

   晚晴洋务派代表人物,“中国高等教育之父”盛宣怀对师范教育和基础教育给予极大的关注,指出:“师道立则善人多,故西国学堂,必探原于师范;蒙养正则圣功始,故西国学程,必植基于小学。中外古今教学宗旨,本无异同。”(《皇朝经世文新编续集》卷五下)

   民国时期民间大儒段正元在“师道立则善人多”的基础上更发挥到:“真贞师道立,岂但善人多,并能保和天地之太和,燮理世界之阴阳,保全人民之生命财产,安宁秩序也。”[3]认为教育根本首在尊师重道,他追述中国古代教育,认为“中国教育,原为尊师重道之制度。古学制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不北面。在专制君主时代,犹且如此,可见尊重之至。今虽采用西方教育制度,而国人尊师之习惯未亡,即载道之资根犹存。如能以真正文化之精神,改创教育制度,以大学修身为主,以艺事之学为用。其他一切游移徜恍支离邪诐之说,悉以中道规正之、裁成之,务使真正文化,渗透于各个学子心中身中,学一科得一科之实用,造一人才得一人才之实用,自然一国之内,人无不修之身,家无不齐之人,国无不治之事。”[4]

   教育的根本在尊师重道。中国的传统教育本来是非常重视尊师重道的,是尊师重道的教育。但是,自秦汉以降,大道不行于师儒,君主专制,残贼仁义,物极必反,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紧接着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批孔反儒,使孔子儒学的声誉一落千丈,影响了几乎一个世纪,在中国形成了持久的反传统思潮。历来受士人尊崇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中华民族精神人格的象征孔子,经过激进人士的无情攻击之后,从道德圣哲变成了守旧人物,中华民族暂时失去了道德人格的理想,中华文化失去了前进的正确方向,而所用来替代他的或者是外来的偶像,或者是生杀战伐、暴力流血的英雄,或者是肤浅的没有多少文化蕴涵的典型,等等,其消极后果直到后来才逐渐显示出来。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师道摧毁。师道的摧毁也就谈不到师道尊严了,1950年代初,“脱裤子”、“割尾巴”、“改造思想”,使教师尊严尽失。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都以教师为斗争的主要对象。1958年“教育改革”批判师道尊严,鼓吹“高贵者最愚蠢”,把许多教师赶下了讲台。“文化大革命”期间学生揪斗、羞辱、殴打教师成为普遍性的现象,老师成为“臭老九”,变本加厉从物质待遇上、名誉上、工作上、心理上甚至人格上,全方位地把“师道尊严”连根拔除。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做了很大努力尊师重教,但由于种种原因,师道尊严至今没有恢复到应有的程度。不仅如此,近年来更有针对教师的暴力事件,包括辱骂、殴打、甚至刺杀教师的事件屡屡发生,让人在触目惊心之余不得不反思为什么?正如有网友所说,在我国现行的教育制度下,毫无“师道尊严”可言,教师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经济地位,都已经沦落到了社会的底层。不少教师已经失去了对工作的热情,“教书”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不再是育人的途径,不论教师自己还是学生及家长,大都把教师视为“教书匠”,而不是令人尊敬的导师和楷模。所以,师道的重建已经成为全社会紧迫的议题。

  

三、师道重建

  

   “师道”是从我们五千年的历史中抽象出来的中国教育理念和教育地位的神圣象征。按照儒家的传统,要使天下有道,必须以斯道觉斯民,所以必须先立师道,师与道相辅相成,相资为用,上教帝王,下化百姓。人们素质的高低,国家社会的治乱,其根源在于师道,所以应特别强调师道的重要性。

   立师道就要强调师弟关系,可以把师弟作为人伦之一。我们知道传统上有所谓的“五伦”夫妇、父子、兄弟、君臣、朋友五伦。朱熹指出教育的主要目标是“明人伦”,他说: “古之圣王,设为学校,以教天下之人。……必皆有以去其气质之偏,物欲之蔽,以复其性,以尽其伦而后己焉。”(《朱文公文集》卷十五)在朱熹看来,要改掉“气质之偏”,革除“物欲之蔽”,以恢复原本的善性,就必须尽人伦。所以他强调“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别,冤家有信,此人之大伦也。庠、序、学、校皆以明此而已”。在他制定的《白鹿洞书院提醒》中,也明白把上述五伦列为“教之目”,置于首位,指出“学者学此而已”。 现代民间大儒段正元在传统“五伦”的基础上提出师弟一伦,这不是增加了一伦,而是发掘其古已失传的本义以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提出来的,是统摄传统的“五伦”的。师弟一伦实为人伦的主宰。为什么?因为师弟关系,乃统摄夫妇、父子、兄弟、君臣、朋友五伦而使人明夫妇、父子、兄弟、君臣、朋友之道,培育人们的伦理意识,造就道德人才。五伦怎么能够落实,有赖于通过师弟一伦的教育。人生后天,性格、气质各异,本真之性多为后天熏染,如果没有师教,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顺、君仁、臣忠、友信之道就不能倡明,更不用说实行实践了。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应该强调师弟大伦的至尊至贵。

   另外,从中国传统的天、地、君、亲、师的信仰体系来说,师就是师儒,虽然放在最末,实际上则是这一信仰体系确立和落实的关键。对天地之道、君臣之道、孝悌之道本源的探索、意义的阐发、价值的贞定、信仰体系的建立,都要依赖师。没有师,天地万物,人伦日用之道就不能确立,人们就不知道怎么才能够更好地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天地万物的关系。对此,清儒张履祥《愿学记》说得好:“师也者,有父之亲,有君之尊”。

   当今之世,师道隐微已久,天地人伦之道也久已不明。随着西化的日深,国人为外物牵引,欲望的膨胀,权利的争夺,已使一些人人性泯灭,人心大坏,道德沦丧,几乎不可收拾。在人类科技发达,物质丰富到如此的地步,造成的则是对人类自身和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的极大破坏。乱极思治,师道当立,师弟一伦亟待调整、规范。如何做?这得从两方面入手,首先当然是明师道,重师德,老师自己先模人之模,范人之范。现在师道不立,师弟关系扭曲、败坏,首先当然得教师自身应该反求诸己,自我反思,自己要修道立德,成为向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曾经讲过的“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5]教师具有道德修养,人格高尚,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一言一动,模人之不模,范人之不笵。其次,通过努力在学生中和社会上形成尊师重教的氛围。这需要全社会个方面的共同努力,但有两个方面需要注意。第一,“尊师”的对象并不仅仅局限在学校里的老师。“圣人无常师”,在我们的生活中,一定有许多影响过我们的人,他们或给我们以德行的模范,或给我们以精神的启迪,这些人都是我们的老师,而且应当作为老师而受到尊重。以孔子作为师道的代表,并不是只看重儒家,实际上,对于人类一切伟大文明的传统与人生导师,只要提升我们的精神生命,为我们创造人生的意义,就应当受到我们的尊敬和爱戴。第二,“尊师日”的形式也是不拘一格的,不必刻意规定什么敬师模式,完全由个人或群体自由决定。关键是尊师重道的心意,以及师友互相激励的良性循环,达到这种整体的氛围与规范是我们追求的目标。[6]

  

结语

  

   现在除了大陆以外,世界上现代国家和地区都将孔子的生日定为教师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将孔子的生日定为世界教师节,目前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以及中国的香港、台湾都将孔子诞辰日定为教师节或庆祝日。我们如果能够立孔子诞辰为教师节甚至全民的尊师节,通过对孔子的认识和体悟,以利于与世界接轨,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发挥尊师重道的普世价值。因为无论何种文化,何种文明,都要有师来教,尊师重道具有普适性。我们相信,孔子及其开创的师道传统会对人类走向大同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M].上海:学林出版社,1987,123.

   [2]皮锡瑞.经学历史[M].北京:中华书局,2012,6.

   [3]段正元.师生永生录[A].师道全书:卷30[C].北京:道德学会总会,1944,44.

   [4]段正元.道德和平[A].师道全书:卷11[C].北京:道德学会总会,1944,57.

   [5]毛泽东选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660.

   [6]杜维明.尊师重道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关于定9月28日孔子诞辰为“尊师日”的看法[N],文汇报,2010-09-27.

  

   韩 星,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中国思想文化史、儒学、儒教问题等。

  

  

进入 韩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尊师重道   师道重建   孔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734.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