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星:汉代经学与“五常”核心价值观的构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1 次 更新时间:2018-10-02 01:21:28

进入专题: 汉代经学   五常   核心价值观    

韩星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五常”指仁、义、礼、智、信五个核心观念是超越时空、恒常不变之道,是经过儒者长期的精心筛选、提炼、组合而构建起来的核心价值观,是中国古代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主体结构。先秦孔孟荀对五常都有论述,仁的根本与核心地位逐渐确立,但还没有明确地把五常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系统构建。经过汉初贾谊、陆贾、韩婴起步,到董仲舒“五常”提法固定下来,并初步形成了以“仁”为核心,仁与义、礼、智纵向展开的内在思想结构,后来《白虎通》总结,扬雄、王充等人补充、修正,初步构建起了仁、义、礼、智、信“五常”价值观。后世儒者对五常的构建不断有发展和完善。以程朱为代表的宋儒把五常说成是天理,强调其本源性、普适性,增强其权威性,论证了以仁为本、为体,义、礼、智、信为末、为用的五常之道,完成了“五常”价值观的构建。

   关键词:汉代经学  五常  核心价值观  构建

  

   最早提出“五常”当是汉初陆贾,其著《新语·术事》云:“天道调四时,人道治五常”,但他没有说明此“五常”所指。后董仲舒明确提出“仁、谊(义)、礼、知(智)、信五常之道”(《汉书·董仲舒传》),是真正首次完整地提出了仁、义、礼、智、信“五常”。《说文解字》:“常,下帬也。从巾,尚声。裳,常或从衣。”“常”本指下身穿的衣裙,表示崇尚的、流行的意思。后进一步引申为恒久的、普遍的理论、道理。“五常”指仁、义、礼、智、信五个核心观念是超越时空、恒常不变之道。“五常”不是仁、义、礼、智、信五个观念简单的相加,而是经过儒者长期的精心筛选、提炼、组合而构建起来的核心价值观,是中国古代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主体结构。本文以汉代为重点,探讨汉代儒者如何以经学为基础构建“五常”核心价值观。

  

一、先秦儒家对仁、义、礼、智、信的论述


   以孔孟荀为代表的先秦儒家对仁、义、礼、智、信多有论述,只是还没有形成“五常”体系。

   孔子仁礼并重,他一方面强调“人而不仁,如礼何?”视仁为礼的灵魂;另一方面又要求“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论语·渊颜》),以礼为实现仁的条件。仁与礼是孔子思想体系的两大支柱。他论仁与智曰:“仁者不忧,知者不惑。”(《论语·宪问》)“仁者安人,知者利仁”(《论语·里仁》),有以仁统智的意思。论仁、智、礼曰:“智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智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之,则民不敬。智及之,仁能守之,庄以莅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论语·卫灵公》)有以仁统智、礼的意思。论礼、义、信曰:“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论语·子路》)“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信以成之。”(《论语·卫灵公》)礼、义、信对于修己安人、修己安百姓的重要性,而三者的关系是平行的。由以上可见,在孔子思想里仁、义、礼、智、信五个观念都有了,且在不同语境下有不同的排列组合,除了能够看出仁居于核心,居于统摄性之外,还没有有意地把五者作为一个整体讨论其内在结构与整体建构。

   孟子首次将“仁、义、礼、智”相提并论,阐发其内在的心性基础:“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孟子·告子上》)仁、义、礼、智这四种德性置根于人的本心,是人本性所固有。孟子开始把仁、义、礼、智作为一个完整的道德范畴,论证其内在的逻辑关联。他说:“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孟子•尽心下》)“仁”是人之为人的根本,仁和人合起来就是人生正道。他讲仁、义特别多,或仁与义并举:“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孟子·离娄上》)“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孟子·尽心上》)仁是安宅,义是正路;居仁由义是通往圣贤之路。或仁义为一体:“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孟子·离娄下》)又论义和礼曰:“夫义,路也;礼,门也。”(《孟子·万章下》)所以,仁,宅也;义,路也;礼,门也;智,知也;四者就成为紧密联系一个整体。徐复观说:“孟子虽仁义并称,或仁义礼智并列,但仁仍是居于统摄的地位。” 这样,孟子就以仁为核心,仁、义、礼、智“四德”并建,从人的本性、本心出发,逐步外化为人的道德行为和社会规范,形成了完整的道德价值体系,“五常”的主体结构在孟子这里已经树立。孟子也重视“信”,《孟子·尽心下》:“有诸己之谓信”,《孟子·滕文公上》:“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只不过孟子还没有把“信”与“仁、义、礼、智”相提并论,纳入其中。

   荀子思想体系也是以“仁”为基础,构建其“礼义之统” ,仁、义、礼、乐并提,《荀子·大略》云:“亲亲、故故、庸庸、劳劳,仁之杀也。贵贵、尊尊、贤贤、老老、长长,义之伦也。行之得其节,礼之序也。仁,爱也,故亲。义,理也,故行。礼,节也,故成。仁有里,义有门。仁非其里而虚之,非仁也。义,非其门而由之,非义也。推恩而不理,不成仁;遂理而不敢,不成义;审节而不知,不成礼;和而不发,不成乐。故曰:仁、义、礼、乐,其致一也。君子处仁以义,然后仁也;行义以礼,然后义也;制礼反本成末,然后礼也。三者皆通,然后道也。”仁、义、礼、乐内在精神一致,由于“乐”可以合并到“礼”中,故强调仁、义、礼(乐)三者皆通,就是儒家之道。荀子论仁、智、礼曰:“人主仁心设焉,知(智)其役也,礼其尽也。故王者先仁而后礼,天施然也。”(《荀子·大略》)君主是否有仁心是治道的根本,而智和礼则在其次。因此,王者先仁而后礼,为国当以仁为先。荀子仁知(智)并举:“言要则知(智),行至则仁;既仁且知(智),夫恶有不足矣哉!”(《荀子·子道》)这就直接启示汉代董仲舒《春秋繁露》提出“必仁且智”。荀子论“信”:“政令信者强,政令不信者弱”;“制号政令,欲严以威,庆赏刑罚,欲必以信”(《荀子·议兵》)他更强调政治层面的“信”。可以看出,荀子也分别论述提到仁、义、礼、智、信,但没有沿着孟子的理路继续探讨其内在结构,而是以仁为基础,以礼义之统为主体,仁、义、礼、乐并论,智、信还处于不确定状态。

   总之,先秦孔孟荀对仁、义、礼、智、信都有论述,仁的根本与核心地位逐渐确立,也分别讨论了仁与其他观念的关系,但还没有明确地把仁、义、礼、智、信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系统构建。

  

二、汉儒对“五常”价值观的构建


   秦汉之际,在经过分裂战乱之后,建立了大一统的政权,需要重建社会核心价值体系。在儒学走上政治舞台以后,主要使命便是立足经学,对先秦儒学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以儒为主,整合多元思想,构建社会核心价值观。

   汉初几位儒者在反思秦王朝二世而亡的经验教训时,特别重视仁义,这是汉初儒者的共同趋向。 陆贾《新语·本行》提出“行以仁义为本”,《新语·道基》云:“故圣人怀仁仗义,分明纤微,忖度天地,危而不倾,佚而不乱者,仁义之所治也……骨肉以仁亲,夫妇以义合,朋友以义信,君臣以义序,百官以义承,曾、闵以仁成大孝,伯姬以义建至贞,守国者以仁坚固,佐君者以义不倾……《春秋》以仁义贬绝,《诗》以仁义存亡……《书》以仁叙九族……《礼》以仁尽节,《乐》以礼升降……仁者道之纪,义者圣之学。”仁义为治道之本,为人伦之守,为五经之核,告诫统治者要实现长治久安,就得实行仁义之道。

   贾谊在“仁”、“义”、“礼”、“智”之后增加了“信”,五者并举,使“五常”完具。《新书·六术》云:“阴阳各有六月之节,而天地有六合之事,人有仁义礼智信之行。”在天地阴阳的时空中彰显人道五常的道德实践,但对五常并没有展开讨论。贾谊强调以仁义为本,但重视非礼不成。《新书·礼》云:“礼,天子爱天下,诸侯爱境内,大夫爱官属,士庶各爱其家。失爱不仁,过爱不义。”“君惠臣忠,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妇听,礼之至也。君惠则不厉,臣忠则不贰,父慈则教,子孝则协,兄爱则友,弟敬则顺,夫和则义,妻柔则正,姑慈则从,妇听则婉,礼之质也。”爱是礼的内在精神之一,他以仁、义规范爱,不使爱偏向,强调礼是为了更好地处理君臣、父子、兄弟、夫妻、姑妇等各种社会政治与伦理关系,同时与仁、义、忠、慈、孝、友、顺等道德规范密切配合,所以“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新书·礼》)这就讲清楚了对仁、义与礼及其他德行相辅相成的关系。

   韩婴也强调以仁义为本。《韩诗外传》卷六云:“若夫忠信端悫而不害伤,则无接而不然,是仁之质也。仁以为质,义以为理,开口无不可以为人法式者。”仁是人之为人的本质,义是人之为人的道理,具备仁义本质的人就能够很好地与人交往,能够做到忠实、诚信、正直、诚谨而不会伤害别人。他还认为仁、义、礼、智是天命君子应有的德行,《韩诗外传》卷六说:“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言天之所生,皆有仁义礼智顺善之心。不知天之所以命生,则无仁义礼智顺善之心。无仁义礼智顺善之心,谓之小人。”“君子”就是有仁义礼智顺善之心的人,“知命”就是知晓实行仁义礼智顺善之心,并把它作为天之所命人必须遵循的德行;反之,不知命,没有仁义礼智顺善之心的人就是小人。韩婴在多处讨论“信”,除了上面的“忠信”,集中讨论“信”的如《韩诗外传》卷三:“受命之士,正衣冠而立,俨然,人望而信之;其次、闻其言而信之;其次、见其行而信之;既见其行,而众皆不信,斯下矣。”但是,他并没有对仁、义、礼、智、信相互关系深入探讨。

董仲舒以《春秋公羊学》为基础,整合黄老道家、阴阳家的思想,在天地人三才的基本构架下以天人感应的逻辑理路构建五常核心价值观。《春秋繁露•五行相生》提出了“天地之气,合而为一,分为阴阳,判为四时,列为五行”,其思想体系即以天地——阴阳——四时——五行为逻辑顺序展开。《春秋繁露·五行相生》曰:“东方者木,农之本。司农尚仁,进经术之士,道之以帝王之路,将顺其美,匡捄其恶……本朝者火也,故曰木生火。南方者火也,本朝司马尚智,进贤圣之士,上知天文,其形兆未见,其萌芽未生,昭然独见存亡之机,得失之要,治乱之源……司营者土也,故曰火生土。中央者土,君官也。司营尚信,卑身贱体,夙兴夜寐,称述往古,以厉主意……司徒者金也,故曰土生金。西方者金,大理司徒也。司徒尚义,臣死君而众人死父。亲有尊卑,位有上下,各死其事,事不踰矩,执权而伐……司寇者,水也,故曰金生水。北方者水,执法司寇也。司寇尚礼,君臣有位,长幼有序,朝廷有爵,乡党以齿……司农者,田官也,田官者木,故曰水生木。”以木、火、土、金、水“五行”分别对应以配司农、司马、司营、司徒、司寇“五官”,五官为政分别以仁、义、礼、智、信“五常”为本,以五行相生为原理,顺之则治,逆之则乱。一方面,董仲舒论证了“五常”取法于天,符合天道之“五行”,使“五常”有了形而上的本源;另一方面,董仲舒再以“五常”道德价值为本,借用“五行”结构相生原理对政府机构之间互相协助进行制度设计,试图以伦理秩序为基础重建政治秩序。不过,董仲舒将五行与五常相配,木配仁,火配智,土配信,金配义,水配礼,这种配法只有木配仁、金配义与后来的配法相一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汉代经学   五常   核心价值观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64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