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晓星等:“教育权利”VS.“大城市病”

——流动儿童教育获得的困境探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6 次 更新时间:2018-09-25 01:53:13

进入专题: 教育权利   大城市病   生存教育   流动儿童   教育获得  

富晓星   冯文猛   王源   陈杭  
甚至是阶层内部分化的研究却十分稀少,而在其意义上的教育机会和最基本教育权利的平等,不仅是阶层结构中较低层级群体发展的基本诉求,更是国家教育政策维护社会整体秩序的治理需求。

   在我国当前的教育制度框架中,除职业技术教育之外,一般意义上的“生存教育”是指每个儿童都应享受的9年义务教育。在上述理论背景下,在城市适龄儿童义务教育已然普及的今天,数量庞大的流动儿童成为在我国讨论“生存教育”的重要主体。目前针对流动儿童教育的社会科学研究多停留在户籍制度分割、教育资源配置不均、借读费负担重等传统问题的宏观描述上,这些“现状”已然因为前述“两为主”等政策的实施得到有效缓解。然而正如本文第一部分所示,在政策利好的背景下,生活在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的流动儿童,在有教育机会、有经费支持的情况下,部分儿童却连基本的教育权利都享受不到。这实则需要在宏观背景下,探讨流动儿童教育获得的微观动力,以及“以小博大”地探讨国家/地方、群体/个体各方力量相互博弈的微观机制,这是目前研究亟待关注和解决的难题。

   在流动儿童教育获得的机制层面,经验研究极其匮乏。邵书龙(2010)的研究从思辨的教育政治学角度,提出政府的教育决策和执行过程是一个府际关系与利益的博弈及其副产品——城乡二元结构下社会阶层的再生产过程(邵书龙,2010:58)。这种“政策群”的思路恰恰是探讨博弈性的结构机制的进路,然而邵文从解析“两为主”政策入手,引入“contain”概念,走向了国家利用流动儿童的教育需求,进行对流动人口“由堵转疏”的治理术的转变分析。笔者对邵文“结论先行”论述的存疑之处在于:笔者虽然赞同将流动儿童的教育纳入到城市化进程,和国家处理与农民工全局关系的双向脉络,但邵文将国家与地方混为一体,也就是说将国家视为“政策群”的主体,这里面其实忽略了国家和地方作为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矛盾。在笔者看来,这恰恰是论述应该关注的一个核心问题,流动儿童的教育绝不仅仅限于流入地、流出地的府际矛盾,而是嵌套在更为复杂的、科层组织的水平体系(中央部委机构)和垂直体系(上下级政府)下的多种权力机构的关系运作。

   此外,以往研究在论及流动儿童的学业适应和社会融入问题时,均将流动人口和城市居民对立而论,这其实潜在地将流动人口视为一个同质群体,忽略了群体的内部分层以及相应的争取教育机会的资本调动和应对策略。

   综上,本研究试图了解流动儿童教育获得的社会影响因素,并将教育社会学实证研究关注的“校内过程”机制,前移至“求学过程”的经验性解释机制;除却家庭背景这一重要自变量外,我们看到“求学过程”卷入更多外生变量,包括国家和地方的教育政策和城镇化政策执行所形成的错综复杂的权力关系与个体的教育选择,这需要纳入组织社会学的视角,讨论政策(及其制定者)与政策受体之间的动态关系。从教育社会学和组织社会学的交叉视角讨论特大城市流动儿童的教育获得机制,也是本研究力图开拓的理论创新之处。

  

四、研究方法

  

   基于上述背景,本研究以北京为例,对特大城市流动儿童的教育现状进行了整体性调研。研究时段为2015年11月至2016年6月,主要以定性研究为主,并辅以少量量化数据分析。调研依据田野中呈现出的问题,递进式地扩展样本以获取深入且全面的信息。

   (一)样本概况

   研究采用非概率抽样中的判断抽样方法,即根据抽样框中的个体特点进行判断,选择有代表性的样本⑦。本研究将儿童户籍性质和就学年级作为判断筛选基准,流动儿童样本量为68人。首先,选取海淀区某打工子弟小学四年级的27个流动儿童进行入户访谈。从2013年开始实行全国电子学籍制度以来,这一打工子弟小学900名在校学生中有500名无北京学籍。在此基础上,我们将样本扩展至流动儿童拥有北京学籍的朝阳区某公办小学(非京籍学生约占80%),选取二年级(17人)和六年级(8人)共25名流动儿童进行入户访谈,围绕入学审核、教育资源等问题展开对比研究。之所以选择二年级和六年级,一是和打工子弟小学的四年级样本有所区别,二是这样两校所选样本基本涵盖了小学中从低到高年级的不同阶段。

   研究重视知情人访谈,分别访谈了两个学校的校长、教导主任和所访儿童班级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等,共计10人。此外,本研究还选取公办小学4个京籍儿童家长进行访谈,以了解京籍儿童家长在入学问题上的经历、态度以及其与流动儿童家长的区别与联系。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主要采取定性研究方法。定性研究以获得情境中对意义的理解与把握见长,力图从流动儿童的生活情境中探索他们面临的教育问题。具体方法如下:在两所小学对所选取的流动儿童进行入户访谈,获取他们城市化、社会化、教育问题等综合性信息。并且,本研究发展出一种可称为“生命地图”的资料整理和分析方法。即(1)借鉴人口学研究生命历程的列克西斯图,从时间和空间变动两个角度呈现流动儿童及其父母的迁徙经历;(2)采用照片,直观呈现流动儿童目前居住的空间环境和区位;(3)采用社会人口学信息表格,呈现流动儿童家庭包括父母教育程度、收入等在内的社会人口学特征;(4)采用对话体文本,真实呈现访谈情境,从而透视流动儿童父母对于教育状况、亲子关系和社会适应等状况的叙述。本研究将以上四方面的丰富内容呈现在同一份文档中,无论从历时还是共时层面,可获得流动儿童从出生到现在的整体性信息,从而提供更为恰切的分析和解释。

   在定量研究方面,上述(1)的资料进行分类统计并做可视化表达,绘制流动儿童家庭的迁移路线图;上述(3)的资料整理等同于开放式问卷,采用后编码的方式将定性文本转化为定类数据,并做基本的数据统计分析。

  

五、“五证”审核与政策落实


   调研发现,政策部分提到的“五证”⑧审核成为流动儿童在北京上学的关键步骤,最终决定流动儿童能否进入公办学校接受教育。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五证”只是代表了证明范围的大致说法,调研对象表示相关材料有“七证”甚至“二十证”之多。办证对于很多流动儿童家庭来说非常困难,从办证的过程中也可看到流动儿童家庭呈现为不同类型。

   (一)“五证”审核

   “五证”中相对难办的是“在京合法住所居住证明”和“在京就业务工证明”,具体困难集中表现在以下方面:

   1.在京合法住所居住证明

   此证“外延”最广,难度最大,直接反映了受审核流动儿童家庭的经济和社会状况。难度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非法”租房

   直接在违法建设及违反国家和北京市房屋租赁规定的建筑上出具的居住证明无效。按有关规定在不得转租的公有住房、保障性住房、军产房,以及办公用房、地下室等非居住性质的房屋证明无效。(2015年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少年在海淀区接受义务教育证明证件材料审核细则)

   调研发现,在打工子弟小学上学的流动儿童家庭,往往选择棚户区盖房、无房产证的群租房甚至地下室居住,这样可以节省一笔不小的家庭开支。流动儿童家庭一旦选择了这些属于“违法建设”的住房,也就意味着放弃了通过“五证”审核的机会。相比之下,公办小学的多数流动儿童家庭租住的是公寓房,少数家庭租住的是城乡结合部的自建房。也就是说,公办小学流动儿童家庭租住的基本为符合“五证”规定的住房。这种差异,实际上是由流动儿童家庭的经济收入所决定。

图1 家庭月收入分类统计对比

   对于流动儿童家庭的经济收入,我们将父母双方的合计月收入作为家庭月收入做了计算。结果显示,对所有52户家庭的收入从低到高进行排列,家庭月收入的四分位数分别为4 500元、7 000元和9 000元。图1是以这三个四分位数为分界点制作的直方图,每一类别都有13户家庭。如图所示,在中位数左侧代表的收入较低(7 000元以下)的26户家庭中,打工子弟学校的家庭占比为69.2%,在右侧代表的26户较高收入(7 000元及以上)家庭中,打工子弟学校家庭占比为38.5%。这一结果表明,打工子弟小学的学生家庭收入明显低于公办小学的学生家庭收入。调研中我们还发现,就房屋租赁费用来说,打工子弟小学所在城区,群租房或棚户区的平均住房开支为1 000—2 000元/月,一居室租房开支约3 000元/月。对比图1的家庭经济收入,群租房是他们在北京谋生唯一可以负担得起的住房,这样一种无奈选择的“违法居住行为”,在当前的现实下却影响着下一代人的教育权利。

   (2)房产证

   即使是此类人群租住了“合法”的房屋,部分房东的行为也会影响流动儿童家庭拿到“五证”之一的房产证及相关材料:

   要提供规范有效的房屋租赁合同,房主房产证原件、房主身份证原件、半年以上的租房完税证明。房屋适宜居住(使用面积人均不低于5平方米),能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安全,必要时提供安全责任书。(2015年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少年在海淀区接受义务教育证明证件材料审核细则)

   首先,房东的完税证明难以取得,这与房东的个人交税状况(房产税、营业税、个人所得税)有关。对于有逃税、漏税现象的房东,即使能够通过各种“关系”补交税款,这部分税款也往往是由流动儿童家庭代付,这无疑造成其额外的经济负担。

   我觉得这两个是最主要的,一个是房产证,一个是房东的一些手续。房东假如说把这些费用完成了,那就可以。我听说有的时候为了让小孩子读书,比如我想让我的小孩进公立小学,房东欠的税要我给垫上,你不垫人家凭啥交?(ZM,男,40岁,2015年11月)

   房屋就是要税,按照房屋在市场上的租金价格,像我4 000元的房租,就是要交1 200吧。我们的房子是朋友免费借我们住的。房屋都免费借我们住了,不可能税还要替你缴吧。很多房东就是我不替你缴税,你要缴自己缴去。所以基本上租房缴税证明,99.9%都是租房的自己去缴的租金。(ZN,男,35岁,2016年4月)

   其次,按照海淀区教委规定,同一房产六年内只提供一个就近入学学位。也就是说,流动儿童家庭租户很有可能会占用房主的学位名额。此外,通过“五证”审核还需提供房主的房产证原件和身份证原件,且当地街道还需进行“家访”,即实地考察房屋居住条件,这一方面在程序操作上增添了“五证”通过的难度,另一方面无疑提供了权力寻租的空间。

我们那年(2014年)就是特别严,就是什么都特别严,我也是跑了好久……老要房东过来,老要用人家房产证和身份证(原件),这种东西就是人家是不会愿意交到你的手上的,要本人过来,本人过来我就要协调什么税务所的啊,什么老师审核的啊,你得协调这个时间,人家比如说只11点接待,但是房东这个点儿得能走开啊,人家也上班啊,挺麻烦的。(LM,男,39岁,2016年4月)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教育权利   大城市病   生存教育   流动儿童   教育获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484.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评论》 2017年0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