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恩反怨 欲壑难填

————就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在近期的演变进行预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04 次 更新时间:2001-10-08 12:30: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李寒秋  

  

  “9·11”事件在美国发生以来,世界其他各国均对此表示了极大的关注,或多或少都对美国表示了支持,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害怕美国统治集团将满腔的怒火向自己发泄,损害本国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因为美国统治集团虽然缺乏在一夜之间将本国的经济完全复原的能耐,但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将任何一个国家彻底毁灭是绝对可以做得到的。

  

  对于中国、俄国与法国这三个与美国有着不同层次矛盾的世界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来说,它们的对美国相关报复行动的反应就更为重要。而且这三个世界大国之间进行外交战略协调,对于制约美国统治集团在全世界的趁势借酒装疯,采取损人利己的行为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爆炸事件发生后不久,便赶赴美国进行访问,其目的是劝告美国人不要发疯,采取不负责任的行动,以损害他国的利益而自肥,当然,首先就是不得损害法国以及欧盟的利益。为此他在美国遭到了朝野的普遍的冷遇,实质上是空手而归,其中的道理则很简单,法国人固然可以在美国人的报复行动不进行配合,但是也缺乏相应的实力与手段来进行决定性的干涉。

  

  俄国总统普京则是口惠而实不至,口头上史无前例地答应如何如何,实质上并不进行行动上的配合,并且还在联合国以及其他国际组织内进行牵制,在与俄罗斯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上与美国进行讨价还价。不仅如此,甚至在这个美国处于极度的混乱与尴尬的时刻提出加入北约的申请来将美国的军,迫使美国处于自相矛盾,穷于应付的地位,不敢过于忽视俄罗斯在中亚的存在与国家利益。

  

  相比之下,“9·11”事件发生后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中国政府似乎过于关切美国的利益,态度过于急切,同时又过于善意,要求借此机会改善中美关系的愿望过于直露与迫切。根据外交斗争中的常识,过于直露与迫切的愿望常常就是最不可能实现的,至少是要经过最多的曲折才能够达到目的。要使美国统治集团认识到中美关系以及中国的合作态度的重要性,并不能够仅仅依靠一相情愿的合作态度与采取善意举动来达到。相反,在捍卫本国的国家利益的问题上采取寸步不让的坚决态度以及能够在某些领域内对美国形成重大威胁,才能够使美国人对中国保持清醒与谨慎的态度,才能够形成中美之间相互制约以及互惠互利的格局。

  

  据十月三日的晚间新闻报道,中国政府的贸易代表团赴美签订了价值十几亿美元的飞机购买合同,并且承诺了数千架飞机的购买意向与合作意图,这样慷慨大方,当然是给美国人雪中送炭,希望获得礼尚往来的效应。不过,依据国与国之间的利害关系以及外交权力结构的运作规律,中国外交决策层的这种举动将给所有的相关国家一个错误的信息。

  

  首先是直接当事国美国;对于美国来说,其决策层将认为,中国政府在“9·11”事件后不趁机对美国进行要挟或者提高双边经济交易中的价码,这并不是因为出于善意,而是缺乏运用国家实力来为本国谋取国家利益的国家意志,那么他们将更加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在这个外交姿态中,中国已经自我表白是大国链条中最为薄弱的一环,油水最丰富,最不记仇,又最慷慨大方,因此,今后美国统治集团针对中国的不友好行动将会愈演愈烈。而且,中国政府的这种慷慨大方的价码将成为中美两国间在国家利益上讨价还价的新起点,今后只可能上涨而不可能下跌。

  

  中国政府不应该培养美国这头食肉猛兽的错误的条件反射的模式——不是在它咬人的时候进行抵抗,而是进行退让,在它受伤的时候,不是痛打落水狗,而是进行安抚——这将使得它更加野性难驯,恩将仇报。强盗们一旦尝到了不劳而获的滋味,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掠夺,正直善良的人们只有联合起来进行抵抗,才能够迫使其装出一付好人的模样,世界才可以得以稍稍安宁。

  

  其次是其他的非当事国;在他们看来,这十几亿美元的直接利益对于本国来说是一个可观的数目,更加不要说今后的几千甚至上万亿美元的长期效益了。中国政府采取毫无保证的外交行动,付出巨大的代价来安抚自己的最大的对手,将给予他们一个错误的判断即谁最敢于损害中国的利益反而会从中国得到最大的好处,这将深刻地影响到他们今后的对华外交战略的调整。

  

  美国在世界经济权力结构中是不折不扣的强势者,中国政府如果愿意将这十几亿美元的利益转让给这些真正需要这些资金的弱势国家,那才真正叫做雪中送炭,恐怕比给美国人锦上添花要强得多。不愿意扶弱制强,反而壮大最主要的对手的实力,相对降低自己的竞争地位,损害合作者的信任感,这是极为不明智的举动。

  

  最后,这个外交姿态将使得俄国重新考虑与中国的战略合作关系;在俄国人看来,中国政府既然缺乏坚决的抵抗意志与强硬精明的作风,刻意模糊敌友界限,那么与中国为敌或者为友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在这种情况下,俄国有可能撇开中国单独与美国进行妥协,甚至有可能与美国联合对中国施加压力来谋取本国的利益,至少可以摆脱孤立的地位以及向中国转嫁危机。只要中国政府缺乏应对的手段和报复的意志,包括俄国在内的任何一个国家将毫不犹豫地损害中国的利益,这在“9·11”事件的开端就已经露出了端倪,以后恐怕将是愈演愈烈。

  

  采取这个以德报怨的外交行动的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既然不愿意按照利害关系的原则与外交行动的常规行事,脱离了某种联盟外交意义上的行动束缚,将使公开以及潜在的合作的盟友丧失对中国政府的外交行动合理的预测能力与长期保证的信心,因为他们不知道中国政府的这种自我牺牲与无私奉献的政策在何种条件下终止,在什么条件下中国政府将毫不犹豫地启动互相保护与支援的程序。合理的结果就是必将给予合作的盟友以政治上与道义上的解放,使得它们可以采取自由的行动来追求本国的利益,这其中就包括采取损害中国利益的行动。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在本国的利益与尊严遭到重大侵犯之后,正常的反应就是要进行报复。如果因为实力悬殊,采取报复行动将得不偿失,就应该与处境相同的国家进行外交上的联合进行抵抗,这样才会是那些横行霸道的国家有所忌惮,不至于逼人过甚。不要指望什么友好大度的举动能够使对手幡然转向,痛改前非,国家之间的尔虞我诈的斗争是出于国家利益而非个人恩怨等感情因素。

  

  如果一味地对美国无原则地示惠,将使得美国统治集团认为中国是一个软弱可欺的国家,只要敢于威胁挑衅,就可以得到非分的利益。十几亿美元对于中国来说当然是九牛一毛,但是对美国来说更是沧海一粟,在经济发展中不可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美国的统治集团自然是不会将这点利薮放在心上的,今后针对中国的不友好行动并不会因此而收敛。而且中国政府在没有迫使美国在牵涉到中国的国家利益做出重大让步前就做出了经济上的重大承诺,这完全是把长期战略决策的主动权都交给了对手。

  

  中国对于美国来说相对而言是个弱国,不能够单独与美国进行全面对抗,但是弱国自有弱国的应对,不必要时时刻刻看强国的脸色行事。考虑到力量对比悬殊,暂且隐忍不报是允许的,但是决不允许使得对手由于自己的错误反应而变得更加强大与更加难以对付。我国固然不要将报复的口号叫得震天响,但是也不要给对手吃下定心丸——什么我国政府以大局为重,决不会采取不负责任的行动——使得对手在进行决策时完全不必要考虑我国的反应。应该保持在报复战略上的不确定性,使对手不能够确切地知道中国政府的意图与反击手段,这样,他们才不会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仗势欺人,完全不担心来自对手的报复行动。

  

  “9·11”事件后,美国在世界权力结构中的地位,无论是政治地位还是经济地位都有一定程度的削弱,因为在统治集团中毕竟损失了一批能臣干吏,相关产业的调整复苏需要一定的时间、金钱与精力,美国在世界上的政治压迫与经济剥削的能力暂时有所削弱。中国完全可以利用美国的困境抬高在国家利益上讨价还价的价码,如果不愿意趁人之危,丧失君子风度,至少也不必要急着对美示好,因为现在是美国有求于我国而不是相反。

  

  这个世界上永远是好人难做,好事难行,从利害关系的角度来看,国与国之间基于交易关系上的友谊比基于友谊上的交易关系更为可靠,因为彼此都能够对对方造成伤害,这就迫使任何一方在决裂时不至于过于轻率。如果没有不具备制约对手的手段,那么,这种合作关系是不平衡的,必将不利于弱势者一方。

  

  如果因为急着要化敌为友,不愿意关注现实中的利害关系,不愿意坚决执行执行付出与回报相等,权利与义务相对的普遍公正的原则,单方面地示惠,将使得坏人得利而好人受损,反而使全天下的旁观者都变成了潜在的敌人。因为经过计算,大家都会发现做坏人比做好人的成本低多了。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才是不违反中国人传统道德信条的唯一可行的办法。

  

  每一个国家全心全意追求自身的国家利益,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就会产生均势,自然而然就会使全体国家的国家利益得到最大化的满足,这就是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外交斗争领域中的一贯信念。在国际政治斗争中,本国的利益是要靠本国的实力来争取的,争取到了就完全归功于自身的努力,绝对不感谢任何人,最多感谢上帝保佑;争取不到就只有勉力顺应强者之见,仰人鼻息,听天由命。

  

  一国之永久所得,就是另一国永久之所失,想尽一切办法来损人利己,这就是外交斗争的本质。从美国的历史纪录来看一直就是这样,当年对待正直轻信、一盘散沙的印第安人就是如此,一步步地背信弃义,直到将印第安人的生存空间彻底剥夺,那个时候他们可没有讲什么人权与良心。

  

  我们之所以没有遭受到印第安人的命运,就是因为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文化发达与历史久远,彻底消灭或者直接全面控制的成本太高,并非因为美国人对中国人情有独钟。这次中国政府的超出外交斗争的常规的慷慨大方的善意举动在美国人的眼里算是意外之福,飞来之财,不会对其既定的政策的推行产生任何影响,他们的永久的战略目标是利用不平等的经济技术地位以及不公正的竞争规则来对中国进行长期超额经济掠夺。

  

  国家之间的权力斗争这是一个客观存在,损人利己,这是不可消除的利害关系与行为模式,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这个国家本质并不会因为中国政府的某些善意或温存的表示而消失,因此,我们有权要求中国政府更加坚决无情地捍卫本国的国家利益。只有当某些国家证明了自己是愿意联合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为达到世界大同的高尚理想而奋斗,中国政府才可以与之进行亲密无间,不分彼此的合作,否则的话,就是为了虚幻的政治目标而牺牲现实的国家利益。

  

  既然中国政府目前已经主动公开了对美外交行动的底牌,那么今后的美国的外交政策上的走向极有可能是:放心大胆地在前苏联中亚五国以及阿富汗插足,利用伊斯兰教极端分裂势力来对中国与俄国的国内事务进行干涉与操纵;同时,一鸡两吃,又以反对伊斯兰教极端势力为由,来建构所谓的美俄中大三角关系,为的是拆散中俄联盟,在三角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其行动的理由还是如基辛格当年所言,如果我们能与中苏两国分别保持更为密切的联系,那么它们之间的矛盾就能够更好地为我们所利用。

  

  另外,美国将加紧威逼利诱巴基斯坦,迫使它断绝至少是削弱与中国的战略联系;利用印度传统的反华倾向,联合对西藏地区进行颠覆渗透;密切与日韩两国的政治经济与军事同盟,防止中国趁机进行分化活动;加紧对台军售以及军事合作以要挟中国等等,美国将好好地把握这些王牌,以此来进一步加强对中国进行讨价还价的地位。既然美国人要将在“9·11”事件中所受的损失连本带息全部捞回,那么中国就是其最佳的利益补偿对象了。

  

  站在中国的国家利益的立场上来看,美国就是我国的头号敌人,就因为它最具有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的能力。而且,我们不应该就凭这一点便对它格外优待,这样会使得它更加趾高气扬,认为自己的威慑与无赖政策获得了实际性的利益,使得它的这种无赖的习惯更加不可改变。国家利益实质上不是靠合作的态度来争取的,在历史经验上,这样做而成功的正面例子根本就没有过,现在和以后恐怕也不会改变。本国的国家利益只能靠精明的外交政策与坚决的军事行动来争取与捍卫,这也正是美国由弱转强的历史经验,没有任何人为的因素可以改变美国的对外政策的行为模式。

  

  各民族国家之间的权力斗争归根结底是各民族生存意志与权力意志之间的较量,没有权力意志,单靠比较温和内敛的生存意志如哀兵必胜之类的模式来支撑国家的利益是比较费时费力的,而且损失过大,只有强烈的权力意志才能够驾驭和指挥国家的方方面面的实力来为本民族争取生存的空间与发展的机会。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只有将中国的国家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上,敢于向任何损害我国利益的国家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才能够从根本上捍卫我国的国家利益。如果中国政府能够针对那个最能够损害我国国家利益的超级无赖国家寸步不让,那么至少就能够彻底制止任何次级无赖国家对我国利益的觊觎之心。

  

  能拒虎狼之秦,则自秦以下,不足论矣!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孤立最主要的敌人,集中力量进行抵抗,才能够制约其损害我国国家利益的举动,迫使其改善对我国的态度,为中华民族的生存与发展争取到最大的空间与机会。

  

  写于2001年10月3日夜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4.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