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笃:怀念我的老领导马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72 次 更新时间:2018-09-14 16:39:44

王笃  

  


   最近读到了马洪女儿马雅的文章《父亲马洪在改革开放年代》。读后一直不能平静。马洪是我五十年代在国家经委时期直接的领导,一起共事直到我被打成右派离开经委。我也认识幼年时的马雅,曾带着她一起去看电影。近60年了,往事如烟却历历在目。读着马雅的文章,情不自禁。于是提笔写下对马洪同志的一点回忆。作为对他的深切的怀念。

  

  

   *国家经委工作照,1956年

  

   一、认识马洪

  

   我认识马洪先生并在他手下工作差不多是60年前的事了。

  

   1952年我从南开大学经济系提前毕业被保送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56年暑假即将结束,我正在为新学期的教学任务做准备时,被教研室主任找去谈话。主任郑重地告诉我“经过学校领导的研究,已决定调你到国家经委工作,调令已经来了。”我一愣。由于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一时犹豫起来:“我对教学非常有兴趣,而且对机关工作不熟悉,能不能请领导考虑调别的同志去经委工作?”主任显得很严肃:“你是党员,党员要服从组织的决定。再说,你的理论底子不错,到经委工作可以理论联系实际嘛。你去校人事处办一下手续吧。”我迟疑地向人事处走去,见到人事处的领导,他递给我一个大信封“你先看看这个”,打开一看,是人大领导给国家经委的一封对我的推荐信,我清楚地记得信的末尾有一行铅笔的批语:“同意王笃同志来我委,暂在政策研究室协助马洪同志工作。薄一波。”那个年代组织在我心中分量很重,我拿着信,木然良久,再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经委派车到人大将我接到三里河经委宿舍。吃过晚饭忽然响起敲门声,走进一位中年人,身形高大,红红面庞,一脸笑意:“我是马洪,你是王笃吧?今天刚到?来看看你,这里还可以吧?”他环顾四周:“你需要什么就告诉我,我就住在西边一栋楼,有空来坐坐。”我那时只有二十几岁,刚到一个新的单位,人生地不熟,还没有正式报到,领导就先来看我,让我感动的同时不免也有些紧张。但马洪随和亲切,没有一点架子。这是我和马洪第一次见面。在以后的共事中,我不断感受了他这种平易近人亲切随和的作风和气质。

  

   第二天一早我因要补办一些调动手续回到人大,同事们都已经听说我调经委的事情,在我面前七嘴八舌地议论起计委的几位领导,这时我才知道我未来的顶头上司就是高岗在计委任上的秘书长,也就是两年前“高饶反党集团”的所谓五虎上将之一的那个马洪。同事们在旁边议论得热火朝天,我倒沉默了。我暗下思忖,昨晚见到的马洪那么平和亲切坦诚的样子,看上去非常正派,“他反党?”我不由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二、经委共事

  

   到经委后,上班第一件事是在马洪主持下参加讨论及修改薄一波在即将召开的中共八大上的发言稿。在整个讨论和修改中,马洪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坦率但很谦和,原则很强但不压制,讲话习惯用商量的口吻,委婉的语气,没有一点官场中经常见到的官腔,显得与其他有些领导非常不一样。如果他不同意有的同志的意见,他会说“这个问题你看是不是可以这样考虑………”,如果他认为我的文字表述不准确,他就说“这样写是不是更恰当………”。

  

   国家经委于1956年6月组建,与计委职能不同,经委分管国民经济发展的年度计划。我们研究室的工作便是研究年度计划执行中出现的问题,分析有关部门报送的材料并及时上报。

  

   马洪对撰写及上报的材料要求十分严格。我每写完一稿送他审阅时,除内容外,他对我的标点符号是否正确,简化字是否规范都要一一认真查看。记得有一次他跟我说:“比如某种产品的原材料单耗是1.5公斤,如果你少写了一个不显眼的小数点,便成了15公斤,这岂不成了笑话!”所以我写的所有材料在准备提交马洪审阅前都要反复核对数字,连标点符号都不敢掉以轻心。后来我知道,我们撰写及上报的材料很多是直接进中南海的。

  

   有一次,我们接到上面传话,写报告“要毛毛雨,不要倾盆大雨”。“要白毛女,不要茶花女”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解其意。马洪给我解释,这是指上报情况要言简意赅,不要长篇大论,要多用原地区或原部门的原始素材,不要多加修饰。白毛女是不加梳理的披散长发,而当时北京正在上演的根据法国大仲马小说改编的歌剧《茶花女》的女主角是经过涂脂抹粉以后的装扮。我明白了。原来这是异常形象的比喻式的指示。谁的?大家都心照不宣。马洪特别吩咐要认真执行。

  

   那时马洪大约三十多岁,我二十多岁,他比我大不到一轮,都很年轻,干起工作来精力旺盛体力充沛。马洪的特点是不封闭,不拘泥,不教条,不盲从。思维敏捷,思路开阔,不知疲倦。我经常在与他的闲聊中发现他脑子里永远有新的问题在转。有一次他对我说,“王笃,做研究脑子里要经常有一个问题在思考在酝酿。等到这个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接着转移到另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要让自己的脑子经常处于一种动员的状态”。的确,我看到的马洪几乎没有什么闲下来的时候,工作勤奋到一种忘我的程度。他每天看大量的材料,保持对全国经济情况全面深入的了解。虽然他已是党内难得的实践型经济学家,但他始终保持着理论学习。我知道他有一个习惯,每天晚上睡觉前一定看书。他告诉我,他看书必选简装本,不用硬面精装的。因为这样躺着看书时便于翻页。

  

   那时距“高饶反党集团”事件才两年,但在他身上却似乎看不到一点“精神创伤”的样子。我当然知道,在那个时代被牵扯进“反党集团”该是背负了多大的政治压力,要怎样的忍辱负重。尤其是后来我自己经历了政治运动的“洗礼”,一棍子被打到社会最底层二十多年,再来体会当年马洪的处境,对他背负山一样大的压力,而仍然对工作尽心尽力,勤奋敬业,鞠躬尽瘁。他这种超越平凡的人格让我钦佩不已。

  

   马洪不仅相当重视经济理论的研究,而且同时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十分热心经济领域的改革尝试。50年代,中国的工业企业管理全面学习效法苏联模式,管理权利高度集中,所谓统得过多,管得过死。以致扼杀了企业的自主性和积极性,普遍造成产品成本高,质量差,效益低,浪费大。马洪原在国家计委工作,对此有很深的了解。他到经委后,在他的积极倡导和推动下,56年底由经委委托化工部派出有关专业人员组成企业管理调查组,并指定我代表经委参加,一起赴大连对几家大中型国营企业进行了十多天的现场调查。调查结束后我受命根据调查的第一手资料写了一份综合报告,分别详述了这几个企业劳动、财务、技术、管理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并提出若干改革建议。这份报告以调查组的名义报国家经委,后经委再将此报告发送国务院各工业部委。不久经委主任薄一波主持召开了有关各部相关专业司局长会议,马洪也参加了这个由他推动的调查讨论。与会者结合他们的实际经验对企业管理体制存在的种种弊端提出了不少有针对性的建议,一套企业体制改革初步构想的尝试初现雏形。当时我对这个良好的开端感到欢欣鼓舞。但没想到,不久整风开始了,又一场政治运动来临了。这一企业改革的大胆尝试就此腹死胎中,一个良好的开端就这样一风吹了。但不管怎样,在当时的情况下,马洪同志敢于挑战苏联模式,从实际出发,积极倡导企业改革,即使在今天回想起来也是非常大胆的。极其难能可贵的。

  

   马洪同志还有一个特点,重视和放手使用年轻人。

  

   我们政策研究室选支部书记时,马洪提议“老王”(我当时只有27岁,但马洪一直称我老王)为支部书记,大家一致举手通过了。当时只要是经委主任副主任召开的各种类型的会议,马洪都会通知我去列席旁听。让我及时了解国民经济计划的执行情况和存在问题。他对我说,既要了解全局,也要了解各个工业部门的发展态。

  

   所以我经常旁听一些重要的会议,了解到一些重要的信息。1956年中共八大闭幕不久,薄一波曾召开有关部委的司局长会,会还没正式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闲聊,薄提高嗓门,插了一段话:“主席说了,八大决议中对国内主要矛盾的提法是不对的,应该仍然是无产阶级跟资产阶级的矛盾。可已经形成的决议又是严肃的,不宜随便改动。但我们在思想认识上还是需要这样来认识。”意味着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思想与党的决议中关于国内主要矛盾的论述是不一致的。

  

   当时北京的一些高校和学术单位都还在热烈地讨论八大刚通过的决议中“关于落后的生产力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之间的矛盾这一国内主要矛盾”这一论述。人们完全不会料到,八大决议中这一正确的论断没有经过任何组织程序,墨迹未干,就被党的最高领导人一句话否定了。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政治的复杂。可悲的是,这一句话背后所代表的思想日趋深化,乃至恶性发展,导致了十年后的文革,使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给国家、党和人民带来了无比深重的灾难。

  

   三、忘年之交

  

   我和马洪同志除了白天工作上的接触,晚饭过后是我们经常交流的时间。那时我是单身,下班后经常去马洪家串门。我们俩在他的卧室里一坐就聊开了,无拘无束。他觉得我为人坦诚,好学,笔头较快,思想比较活跃,较少框框。工作不拖沓。有一次他要去外省出差,但手头还有一书稿出版社催稿甚急,其中还有一章没有写完,他就嘱我帮他执笔完成。后来书出版了,他拿到稿费后还跟我说要请我去吃北京烤鸭。后因那一段时间我们两人都实在太忙,始终未能一快朵颐。通常我们聊天时,话题甚广。既聊眼前事,也聊陈年往事。记得有一次他说起东北土改时期,他曾看到吊打一个地主婆逼其交出浮财,工作队还把这个作为经验到处推广。他对这种非人道的做法非常反感。另一次他跟随一位副总理视察某省一所大学,教授们热情邀请他们留下一起共进午餐,盛情之下这位副总理却拒绝了教授们的好意。马洪对我感叹道: 我们的清规戒律太多了,脱离群众了。

  

   出于对马洪的尊重,我们聊天时绝不触碰“高饶反党集团”这一沉重的话题。但有一次不记得他自己为什么主动提及了。但说的不多。记得那次他很感性地说,“以前你没问题的时候就说你什么都好,一旦有事了,就说你什么都不行了…, 那时我整整一个月没有睡着觉啊。”“我那时太年轻了,太一帆风顺了…,”当时我听了,一时不知拿什么话来劝慰他,记得我说了一句:“让过去的过去吧。”

  

其时他仍蒙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29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