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荣:论意象创构的瞬间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 次 更新时间:2018-09-12 20:50:17

进入专题: 意象  

朱志荣  
这种即兴就有偶然性和突发性的特点。意象创构中的感兴是以心物瞬间在主体心中的交融为前提的,兴会是情景合一的瞬间直觉,是指主体在刹那间以兴起情,以情会物。杨万里《春晚往永和》云:“郊行聊着眼,兴到漫成诗。”李贽云:“一旦见景生情,触目兴叹。”(21)都是强调了瞬间的触发。因此,即景会心说到底就是即兴。

   在审美活动中,意象的创构,主体即景会心,物象与主体的心灵猝然相会、并以神相遇,被称为“兴会神到”。艺术家在创作中,主体由兴会而至神来,于是有神来之笔。王士祯《池北偶谈》以“兴会神到”解释神韵说,则有“大抵古人诗画,只取兴会神到,若刻舟缘木求之,失其指矣”(22)。讲究天机自然。兴会神到是一种灵感呈现的顿悟状态,是一种即兴感发,思如泉涌,不思而至,不期然而然的状态,也是一种空灵剔透、不拘于现实的直觉感悟状态。

   这种兴会神到,包含着直觉,是通过灵感实现的。在审美经验的基础上,意象创构中当下的灵感和灵气很重要,灵感的瞬间进发直接影响到意象创构的效果。在审美活动中,主体的心灵偶然受到触发,瞬间激发和激活了灵感,灵光乍现,妙悟天开。中国艺术竭力推崇自然的境界,自然的境界常常是灵感进发,刹那间即兴而成的。陆游《剑南诗稿·文章》所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强调在偶然中获得灵感,说明意象的创构能力来自自然的禀赋。陆机《文赋》云:“若夫应感之会,来不可遏,去不可止。”说的正是这种灵感刹那间进发的状态。皎然《诗式》卷一云:“有时意静神王,佳句纵横,若不可遏,宛如神助。不然,盖由先积精思,因神王而得乎?”写诗是如此,主体在审美活动中创构意象也是如此,以意静神王的心态为基础,在此前情思积累的基础上,一旦投缘,不可遏制,仿佛冥冥之中有神相助。汤显祖《合奇序》说:“自然灵气,恍惚而来,不思而至,怪怪奇奇,莫可名状。”(23)这种独特的体验常常是偶然的、突发的。明代许学夷《诗源辨体》有所谓:“先一刻追之不来,后一刻追之已逝。”(24)说明审美直觉的灵感具有突发性。主体由自然感发,瞬间即悟,豁然开朗。

   瞬间的意象创构中伴随着想象力的“迁想妙得”(25)。顾恺之所谓“迁想妙得”,是指主体驰骋想象,由想象而使物我为一,使主体的心灵实现自由。在意象创构的瞬间,想象力受外物感发,思绪纷至沓来,产生丰富的联想,拓展了在物象和事象基础上所构的意象。通过神思,主体超越了时空的限制,可以纵横古今四海,在瞬间使物我的生命融为一体,获得超越。陆机《文赋》曰:“精骛八极,心游万仞”,“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26)在须臾瞬间,体悟到古今、四海,超越了现实的时空,审美的感悟遂在瞬间达成。刘勰《文心雕龙·神思》所谓:“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与陆机所说相通。意象的创构正是这样凭借想象力,超越了现实时空的限制,是主体心性自由的瞬间的呈现。因此,意象的创构是一种充分自由的精神活动。

   主体兴感神会,迁想妙得,在特定时空和情境中所创构的意象,体现了主体特定境遇的情怀,也是主体在特定时空中灵气的表现。主体体悟的不仅仅是当下的物态,而且是当下的心境。审美活动中意象的创构是如此,奠定在此基础上的艺术作品更是如此。沈宗骞《芥舟学画编》卷二曰:“机神所到,无事迟回顾虑,以其出于天也。其不可遏也,如弩箭之离弦;其不可测也,如震雷之出地。前乎此者,杳不知其所自起;后乎此者,杳不知其所由终。不前不后,恰值其时,兴与机会,则可遇而不可求之杰作成焉。复欲为之,虽倍力追寻,愈求愈远。”(27)充满灵气的高峰体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非简单的人力所能达到。

   在审美活动中,主体与物象、事象、艺象以神相遇,物我之间冥然契合。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五载李嗣真评顾恺之云:“顾生思侔造化,得妙物于神会”(28)。这是说顾恺之师法造化,对外物以神相会,故得其妙。石涛说:“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29)这是一种不着痕迹,无迹可求的融合,是苏轼所谓的“身与竹化”(30)、“神与万物交”(31)。在物我交融的刹那间,主体激情荡漾,或惊心动魄,或神清气爽,让人有酣畅淋漓的感觉,这就是宗炳所谓的“应会感神”和“畅神”(32)。李梦阳说:“情者,动乎遇者也。——故遇者物也,动者情也。情动则会,心会则契,神契则音,所谓随寓而发者也。”(33)从中体现了自然灵妙,安顿了主体的心灵。

  

三、目击道存,神合体道


   意象创构中刹那间的体悟,还体现着目击道存、神合体道的特点。《庄子·田子方》中庄子借孔子之口说出“目击道存”一语,正可用来形容主体在审美活动中触物兴怀,瞬间顿悟,以求得刹那永恒境界的状态。“目击”,指即目、寓目、目应,都是瞬间的感官感受,是万物在瞬间对感官和心灵的感发。目击道存说明日往而意达是瞬间的行为,在瞬间经历了目击、心应、神会、体道的过程。《庄子·人间世》所谓“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之以耳、听之以心,或是闻之以耳、闻之以心,乃至以气合气,都是目击道存,耳闻道存的,是瞬间达成的。钟嵘《诗品序》所谓的“气之动物,物之感人”,也是物我神合体道的具体体现。意象的创构可以让主体在瞬间体悟到永恒的价值和意义。用禅宗的话说,就是“截断众流”、“直截本源”,其中包含着感悟、判断和创造。主体通过瞬间的体悟和创造,以当下所创构、所呈现的意象为绝对的境界,进入到超越时空的永恒境界。主体在瞬间从中体悟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反映了主体在瞬间对宇宙和人生的了悟,进而达到一种物我浑然为一的无差别的体道境界。因此,意象的创构实际上是主体在审美活动的瞬间能动地参与了道之为物的创构,与天地相参。

   在意象创构中,主体经由突然到来的灵感,实现情与景合,意与象通。这是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主体进入忘我的状态,忘是非功利,从而在瞬间创构出意象,以瞬间的偶然体验,化为具有永恒价值的情思。这是一种妙不可言的境界。主体以天合天,物我间浑然为一,体悟到物象的内在生命。李嗣真《书后品》把书法“偶合神交、自然冥契”的逸品,视为高于书法上品上等的最高境界。王国维《人间词话·补遗》曰:“夫境界之呈现于吾心而见于外物者,皆须臾之物。诗人能以此须臾之物,镌诸不朽之文字,使读者自得之。”(34)同样,须臾的心物交融,铸成意象,可以化作不朽的审美体验。主体正是通过想象力的飞翔,而使主体情意与万象浑然为一,达到神合体道的境界,从中体现了主体的能动作用和创造精神。

   意象创构瞬间灵感的呈现,是主体顿悟的结果。顿悟,即瞬间的突然觉悟,是一刹那间的恍然大悟。意象的创构中体现了主体的率性而为,任性而往。主体常常不期然而然,从日常细微景色和世事中,忽有所悟,获得启迪,从而领悟自然与人生。一念之间,刹那间的省悟,正是意象所呈现的最具包孕性的瞬间。这种不假思索的审美顿悟,与佛教禅宗顿悟思想相通。一朝开悟,即可明心见性。东晋僧肇《涅槃无名论》云:“然则玄道在于妙悟,妙悟在于即真,即真则有无齐观,齐观则彼己莫二,所以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35)在意象创构中,主体由妙悟使物我融为一体。

   南宋严羽所说的妙悟,也是一种顿悟。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即兴的灵感,一种直觉体验,是瞬间对趣味的感悟,始终不脱离感性形态,是主体直觉能力呈现的一种状态,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妙悟不仅感悟物象或心象,同时依托物象和心象展现自我。严羽《沧浪诗话》所谓的“顿门”、“直截根源”、“单刀直入”,指的是意象创构中妙悟的瞬间性,从而进入到体道境界。王昌龄《闺怨》所谓:“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正是在不经意之间,放眼望去,见到了杨柳青青,春意盎然,顿生悔悟之感。胡应麟《诗薮》曰:“诗则一悟之后,万象冥会,呻吟咳唾,动触天真”(36),强调通过妙悟,万象与主体心灵泯然相会,触动了纯真的心田。因此,妙悟不仅感悟物象或心象,同时托物象顿现自我。

   意象创构瞬间的主体激发状态,被视为一种“天机”。天机既包括万物中天然的生命灵动,也包括每个人所独具的生命灵性。所谓心物感应,是一种当下诗性的触发,使物我豁然贯通,有陆机所说的“天机骏利”(37)的感觉。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曰:“若非穷玄妙于意表,安能合神变乎天机?”(38)主体的天机萌发,基于天赋的直觉,正包含着造化所赋予人的灵感。这是一种天籁,是主体天然的感发。谢榛《四溟诗话》曰:“诗有天机,待时而发,触物天成,虽幽寻苦索不易得也。”(39)这种待时而发,指的正是诗性发于时机成熟的瞬间。王夫之《古诗评选》曰:“盖当其天籁之发,因于俄顷。”(40)也是强调天机的瞬间性。

   李泽厚在评价禅宗的时候曾经说:“在时间是瞬刻永恒,在空间则是万物一体,这也就是禅的最高境地了。”(41)这是一种超越世俗功利,获得绝对、永恒的境界。所谓的瞬刻永恒,实际上是指意象创构超越了现实的具体时间,体现主观的时间,并且与具体空间及其背景相结合。在审美活动中,主体的高峰体验,肯定会有一个时间上的点。高峰体验具有偶然性和突发性的特点。妙悟正在于此刻瞬间。《二十四诗品·洗炼》有所谓:“流水今日,明月前身。”当下的流水与明月,指向过去与未来,体现永恒。杜甫诗云:“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当下的雪山和河流,通向过去,通向远方。《五灯会元》卷二载崇慧禅师云:“万古长空,一朝风月。”(42)人和自然妙合无垠。宋代临济僧人道灿也曾说:“天地一东篱,万古一重九。”(《重阳》)浩瀚的天地,渺远的万古,都在当下此刻的东篱与重九。这便是万物和谐的生命精神的体现,也是宇宙之道的体现。宗炳《画山水序》所谓“圣人含道应物,贤者澄怀味象”,说明这种瞬间的意象创构一要澄怀,二要含道。这就是通过虚静心态体悟万象。而宗炳所谓的“澄怀观道”(43),乃指以虚静之心,由象观道。

   总而言之,主体对意象的创构正是在瞬间完成的,主体以心映照外物,其情怀猝然与景相遇,无所用意,而创构出意象。瞬间的妙悟是以主体长期的审美经验为基础的。主体在感悟对象时,瞬间以兴起情,以情会物,通过想象力的迁想妙得,获得畅神的愉悦,从而达到以神合神,神合体道的境界。王夫之《姜斋诗话》曰“含情而能达,会景而生心,体物而得神,则自有灵通之句,参化工之妙。”(44)其中参化工之妙,就是指进入一种体道的化境,它超越了时空,而具有永恒的意义。这正是中国传统的人为万物之灵与天人合一基本思想的体现。在此基础上,意象创构的瞬间性一方面体现了物我交融、神合体道的精神,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主体的能动性和创造精神。

   注释:

   ①《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107~108页。

   ②《老子·第十章》。

   ③慧能:《坛经》,郭朋校释,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12页。

   ④《朱子语类》第三册,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151页。

   ⑤《宗白华全集》第二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第348页。

   ⑥袁守定:《占毕丛谈》,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第519页。

   ⑦《谭元春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622页。

   ⑧王夫之:《古诗评选》,文化艺术出版社1997年版,第228页。

   ⑨宗炳:《画山水序》,载俞剑华《中国画论类编》,人民美术出版社1986年版,第583页。

⑩吴雷发:《说诗管蒯》,载丁福保编《清诗话》,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意象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277.html
文章来源:《天津社会科学》 , 2017 (6) :132-137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