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宪权:人工智能时代机器人行为道德伦理与刑法规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4 次 更新时间:2018-09-12 08:29:12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刘宪权  
应在立法上予以明确并进行保护。从刑法角度来看,侵害上述权利的行为可能构成相应犯罪。例如,盗窃、诈骗、抢夺智能机器人财产的,构成相应财产犯罪,但由于智能机器人没有肉体也没有生命权、人身自由权等人身权利,所以抢劫智能机器人财产的行为不应构成抢劫罪,而仍属于抢夺罪或者盗窃罪的范畴。

  

   【注释】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法学博士。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涉信息网络违法犯罪行为法律规制研究”(项目编号:14ZDB147)、中国法学会重点委托课题“互联网金融犯罪的法律规制”(项目编号:CLS2016ZDWT48)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1][日]川岛武宜:《现代化与法》,王志安、渠涛、申政武、李旺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10页。

   [2]王东浩:《机器人伦理问题研究》,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年,第46页。

   [3]杜严勇:《现代军用机器人的伦理困境》,载《伦理学研究》2014年第5期,第100页。

   [4]阿西莫夫在1942年发表的短篇科幻故事《环舞》(Runaround)中首次明确阐述了有关机器人三法则的思想。机器人第一法则,即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机器人第二法则,即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机器人第三法则,即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机器人三原则虽然来源于科幻小说作者的遐想,但笔者认为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5]《情感机器人:技术与伦理的双重困境》,载《科技日报》2009年4月21日,第5版。

   [6]BBC News, Stephen Hawking—Will AI Kill or Save Humankind?,http://www.bbc.com/news/technology -37713629,accessed July 28,2017.

   [7]《全国首例机器人与人结婚?》,http://news.chinabyte.com/187/14066187.shtml,访问时间:2017年10月1日。

   [8]《人工智能,当机器人有了丰富的感情,与机器人谈“感情”,人类是否“很受伤”?》,http://www.cankaoxiaoxi.com/science/20160405/1118962.shtml,访问时间:2017年10月1日。

   [9]Jennifer Robertson, Human Rights vs. Robot Rights: Forecasts from Japan, 46(4) Critical Asian Studies 571,571-598(2014).

   [10]《人类会与机器人相爱吗?易产生情感共鸣引担忧》,http://tech.sina.com.cn/d/v/2015-11-09/doc - ifxknutf1617260.shtml,访问时间:2017年10月1日。

   [11]Phil McNally & Sohai Inayatullay:《机器人的权利——二十一世纪的技术、文化和法律(上)》,邵水浩译,载《世界科学》1989年第6期,第50页。

   [12][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上册),王晓晔等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46页。

   [13]参见胡玉鸿:《法律主体概念及其特性》,载《法学研究》2008年第3期,第6页。

   [14]参见赵敦华:《西方哲学简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289页。

   [15]胡玉鸿:《“法律人”建构论纲》,载《中国法学》2006年第5期,第39页。

   [16][奥]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沈宗灵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106页。

   [17][德]拉德布鲁赫:《法哲学》,王朴译,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134页。

   [18]沈寨:《从“伦理人”到“科学人”——以民法为例看近现代中国法律上的“人”的变迁》,载《太平洋学报》2011年第8期,第4页。

   [19]马骏驹、刘卉:《论法律人格内涵的变迁和人格权的发展》,载《法学评论》2002年第1期,第35页。

   [20]Hilary Putnam, Robots: Machines or Artificially Created Life?61(21) 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668,668-691(1964).

   [21]For and Against: Robot Rights, http://eandt.theiet.org/magazine/2011/06/debate.cfm.

   [22]参见吴汉东:《人工智能时代的制度安排与法律规制》,载《法律科学》2017年第5期,第133页。

   [23]甘绍平:《机器人怎么可能拥有权利》,载《伦理学研究》2017年第3期,第130页。

   [24]同注[11]引文,第48页。

   [25]杜严勇:《论机器人权利》,载《哲学动态》2015年第8期,第86页。

   [26]封锡盛:《机器人不是人,是机器,但须当人看》,载《科学与社会》2015年第2期,第7页。

   [27]David Calverley, Android Science and Animal Rights, Does an Analogy Exist?18(4) Connection Science 403-417(2006).

   [28]彬彬:《2040年机器人犯罪率将超过人类成大多数犯罪主体》,载《科学与现代化》2017年第1期,第135页;《人工智能AI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会犯罪吗?》,http://www.techweb.com.cn/column/2016-09-13/2392298.shtml,访问时间:2017年8月26日。

   [29]此处“机器人”原本仅指一般机器人,但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智能机器人也应被纳入其中。前文所述“机器人”是属概念,是指与自然人对应的机器人。

   [30]刘宪权:《金融犯罪刑法学原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509页。

   [31]参见张明楷:《刑法学》,法律出版社2016年版,第63页。

   [32]王迁:《论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在著作权法中的定性》,载《法律科学》2017年第5期,第154页。

   [33]参见陈兴良:《刑法的价值构造》,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01页。

   【期刊名称】《比较法研究》【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4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27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