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盛:容纳中国崛起

——世界秩序视角下的美国责任及其战略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39 次 更新时间:2018-09-11 00:55:42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世界秩序   权力转移   中美关系  

李开盛  
中国维护国家主权的观念进一步增强,美国利用周边国家牵制中国的行动进一步增加,两者一度相互强化。所幸的是,如何保持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一直是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最主要的适用对象就是美国,所以即使是中美在一些问题上进行或明或暗的竞争,两国仍能保持重要的工作关系。

   第四,重要国际事件的影响。美国在对外关系上面对的不只是权力矛盾,而与之有权力矛盾的也不只是中国一国。所以,美国的对华政策还不可避免地受到其他国家与国际事件的干扰。小布什上台后不久即发生九一一恐怖事件,对华政策低开高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前,朝核问题成为特朗普最关注的国际议题,从而使得这一议题成为左右中美关系的重要变量。美国与其他大国特别是俄罗斯的关系,也可能会影响到对华政策。例如,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冲突等问题上与西方的对抗立场,也在某种程度上牵制了美国的对华立场。阿富汗战争、气候变化等美国关心而中国作用又至关重要的议题上的变化,也会影响到美国的对华政策。

   如果上述因素均有利于推动美国实现对华容纳政策,这种政策应该是怎样的呢?对美国来说,制定政策的一个前提就是要正确判定中国崛起的性质,将中国简单类比为以前的新兴大国是失之草率的。正如有美国学者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所有革命性的国家都是不满于现状的,但不是所有不满的国家都是革命性的……一项旨在对付一个崛起的、不满大国的战略,成功的关键是准确地区分仅仅在现存秩序内寻求变化的、目的有限的修正主义国家和目的在于推翻体系的革命性大国。”(51)而中国崛起的过程恰恰是一个融入主要由美国主导的全球体系的过程,在一些领域中国比美国自己还要更加坚决地捍卫现有体系(如在自由贸易方面)。意识到这一点,容纳政策就有了基础,其具体内容则可根据前述容纳定义(核心是承认新兴大国应该拥有与其增长的实力相应的权力与地位,避免新老大国间发生重大冲突)包括如下方面:第一,支持中国在全球经济领域发挥更多影响。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一地位,中国在全球政治安全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正如前述IMF改革所表明的那样,在经济领域中国的声音远不符合其快速增长中的实力地位。第二,在地区安全秩序方面构建包容性的框架。目前,美国担心崛起后的中国会把它排挤出东亚,中国则担心美国会利用亚洲同盟体系牵制其崛起,而双赢的方案是构建一个包括双方在内的地区安全秩序框架,为两国在东亚的持久共存提供制度性安排。第三,在军事领域采取减少对抗的具体措施。美国减少在中国近海进行情报搜集活动,当然中国也保证其拦截方式必须符合规则。(52)在做到上述方面的同时,重要的是给中国一个清晰的信号。信号不清晰,就会让中国产生误判,从而增加冲突的风险。在这方面,李光耀的智慧仍然值得借鉴。他曾说过:“是接触中国,还是孤立中国,美国必须做出根本性的抉择。你不可能两样都做,不可能说在某些问题上接触中国,却在其他问题上孤立它。你的信号不能模糊。”(53)从此角度看,一些美国政界和学界人士所乐道的两面下注政策并不可取。

   要实施上述容纳政策,美国自己的选择最为关键。但考虑到守成大国在容纳新兴大国崛起方面的消极本性,特别有必要从中国的角度分析我们该做些什么。有学者从身份的角度分析中国如何争取美国的容纳(54),但本文的分析仍然基于现实主义。根据上述分析,以下几个方面或许是重要的。

   第一,继续坚定地发展综合国力,包括能够有效阻遏美国扼杀中国的军事力量。这种力量不但应该做到足以制止美国产生任何以武力直接扼杀中国崛起的企图,而且还能够有效防止美国在中国周边进行挑衅,如武力支持台湾地区“独立”、站在日本一方所谓协防钓鱼岛等。这些事件虽然并不意味着美国直接扼杀中国崛起,但却是对中国核心利益的直接侵犯。中国的军事力量应该是阻遏性而不是进攻性的,这种军事上的阻遏能力不必超越中国周边,主要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而不是挑战美国的全球军事霸权地位。中国发展全球性军事力量应该是适当的,其基本需要应该立足于承担反恐、维和、反海盗和保护海外公民利益等国际责任。

   第二,继续展示和平发展的意图,推动与美国和平共处、和平竞争的政策。其中的重点是如何处理好东亚国际秩序的问题。对于前面提到的包括中美在内的地区安全秩序安排,考虑到目前美国的优势地位以及消极本质,中国有必要主动接触、积极推动,特别是在秩序设计方面提出自己的包容性构想。一方面以机制的形式承认美国在东亚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迫使美国给予中国在东亚地区机制特别是政治安全机制中应有的地位。

   第三,利用国际事件推动中美实现战略合作。当前最突出的可能就是朝核问题。中美已在这方面丧失太多机会,彼此之间的战略“漏洞”是导致朝核问题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重要原因。目前,中美应该立足于战略而非战术视角看待和解决这一问题,最高目标是共同施压朝鲜弃核,但美国同意给予朝鲜安全保证和外交承认,并在半岛上建立起包括朝韩中美在内的地区和平机制。最低目标则是两国协同管控好朝核议题,使之不扩散成一个危及地区安全与中美关系的爆炸性议题。

   从中国角度看,上述措施或有利于推动美国实施容纳政策,但更关键的是美国自己的认识与选择。许多美国人经常认为,中国的军事扩张正在增加中美冲突的可能性。但是美国的很多政策制定者忽视了这一点:中国有充足的理由为美国在其周围留下的军事足迹感到困扰。(55)美国只有改变霸权的傲慢,抑制自利的本性,从维护世界秩序以及中美关系的共同长远利益这一更高角度出发,主动实施对华容纳政策,推动中美竞争进入良性循环,未来的世界秩序才更有可能维持可持续的和平与稳定。

  

四 结语


   2017年年初,一份中美智库联合研究报告指出,“中美关系正在经历过去三十多年来最深层次转型,两国对彼此的能力、意图和动向都难以做出明确判断,由此带来巨大的不适应和不确定感。”“中美对抗可以坏大事、合作可以成大事。”(56)这种合作需要双方的努力,但美国作为拥有硬权力与软权力优势的守成大国,掌握着这种互动的主导权。问题是,“现在也不清楚美国是否愿意调整自己并适应其他正在扩大影响力的大国以及美国是否能够应对希拉里·克林顿所说的‘全球实力构成’的新变动。”(57)维护世界秩序和平和实现中美良性竞争的双重目标都需要美国对中国的崛起采取一种容纳的政策。正如休·怀特所说,在建立一个包括中美在内的协调机制的过程中,“美国或许是最需要做出改变的国家。为了在亚洲建立一个协调机制,美国必须愿意以平等身份对待中国,它必须承认中国以及其他大国是军事和政治伙伴,愿意为满足其他大国的利益诉求而做出让步。”(58)加拿大的艾伦·亚历山德罗夫(Alan Alexandroff)也持这种观点,他认为:“当今的主要挑战不是遏制中国,也不是形成一个针对中国的均势体系,而是吸引中国加入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集团。”(59)当然,中国不应也无法坐等这一前景降临到中国和中美关系的头上,而是应该采取积极的姿态去推动实现。

   感谢《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匿名评审人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文中疏漏由笔者承担。

   注释:

   ①Kai He,“How Could China Bargain for a Peaceful Accommodation,” Orbis,Vol.60,No.3,2016,pp.382-394.

   ②休·怀特著,樊犇译:《中国抉择:美国为什么应与中国分享权力》,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3年版,第10页。

   ③参见Robert Zoellick,“Whither China:From Membership to Responsibility?” September 21,2005,http://2001-2009.state.gov/s/d/former/zoellick/rem/53682.htm,访问时间:2016年5月13日;James Steinberg and Michael O'Hanlon,Strategic Reassurance and Resolve:US-China Relation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14。

   ④James Steinberg and Michael O'Hanlon,Strategic Reassurance and Resolve:US-China Relation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2014.

   ⑤Zbigniew Brzezinski,“The Group of Two That Could Change the World,” Financial Times,January 13,2009,http://www.ft.com/intl/cms/s/0/d99369b8-e178-11dd-afa0-0000779fd2ac,访问时间:2016年9月23日。

   ⑥Amitai Etzioni,“Strategic Reassurance:An Important Agenda:A New Book Details a Strategy for Dealing with China That Deserves Much More Attention than It Is Getting,” May 11,2014,http://thediplomat.com/2014/05/strategic-reassurance-an-important-agenda/,访问时间:2017年2月4日。

   ⑦John Cassidy,“China Can't Be Contained; It Has to Be Accommodated,” June 6,2013,http://www.newyorker.com/news/john-cassidy/china-cant-be-contained-it-has-to-be-accommodated,访问时间:2017年7月18日。

   ⑧陆伯斌:《和平地理学:21世纪的东亚》,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0年第11期,第69-74页。

   ⑨参见休·怀特:《中国抉择:美国为什么应与中国分享权力》,2013年版。

   ⑩Amitai Etzioni,“Accommodate Beijing?” December 20,2012,http://nationalinterest.org/commentary/accommodate-beijing-7849,访问时间:2017年2月4日。

   (11)例如Baogang He,“Politics of Accommodation of the Rise of China:The Case of Australia,“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Vol.21,Issue 73,2012,pp.53-70。

(12)Richard Fontaine and Mira Rapp-Hooper,“How China Sees World Order:Can Beijing Be 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世界秩序   权力转移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257.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1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