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佑启 陈可翔:论互联网公共领域的软法治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 次 更新时间:2018-09-09 23:11:03

进入专题: 互联网   公共领域   软法治理  

石佑启   陈可翔  
依靠监督机制,有利于促进制定主体间的沟通协商,形成一系列相互协调的软法规范。

   2.促进软法、硬法的相互衔接。这有赖于建立一套健全的衔接机制:一是建立违法审查机制。将互联网协会、企业制定的软法及时报送指定监管部门审查,对与硬法或者国家政策性文件冲突的规范及时修改、废除;二是建立软法、硬法转换机制。可由国家网信办建立专门的软法数据库,对有借鉴意义的软法规范进行整理汇总,报送人大、政府的法制机构,作为法律法规起草的参考依据。

   3.政府出台关于互联网软法规范制定的指导性文件,为软法的制定提供参照标准。当前,互联网软法规范载体形态繁多是影响其权威性的一大因素。通过出台指导性文件,一是可以明确软法规范的载体形态,并以此确定软法的范围;二是可以进一步明确各类载体形态的适用事项及其适用主体,降低软法规范制定的随意性,同时,有利于制定主体之间进行横向对比,统一标准,减少软法规范相互冲突的现象。

   (四)健全软法的制定程序

   1.建立软法制定的协商、表决机制。一是政府要通过软法制定的指导性文件推动互联网行业协会建立协商、表决机制。行业协会在制定公约、标准时,应尽可能防止互联网龙头企业的垄断,将中小企业纳入到协商过程中来,并实行“一人一票”表决制;二是要强调“政府辅助,行业、企业自治”的原则,在监管部门与互联网行业协会、企业之间建立协商机制,减少政府对软法制定的直接干预;三是互联网企业要建立与用户协商的机制,特别是制定关于设定权力、有可能侵害用户权益的软法规范时,必须进行民意调查,听取用户的意见和建议。

   2.完善制定过程中的征求意见程序与专家论证程序。互联网公共领域的开放性使得社会主体内部的软法规范更容易对外产生溢出效应,因此,需要完善征求意见程序和专家论证程序。互联网社会主体在形成软法规范草案时,可通过行业协会网站或者企业平台发布征求意见稿,并邀请相关领域的专家论证软法规范的可行性。

   3.健全信息公开机制。这要求互联网行业协会、企业建立自己的信息公开渠道,如在官方网站或者微信公众号中设立软法规范的公开专栏,并积极与政府信息公开网站、新闻软件、报刊等媒介开展合作,由其法务部门及时更新出台的软法规范。

   (五)消除软法实施的障碍

   1.政府扶持和规范互联网行业协会的发展。首先,政府要积极出台政策性文件,支持和引导新兴的互联网行业探索成立行业协会,并且以政府备案认证的方式帮助其广泛吸纳会员;其次,政府要尊重行业协会的自我规制,推动其发展成为制定、实施软法的中坚力量。[19]最后,政府也要规范互联网行业协会的发展,通过建立负面清单,防止行业协会滥用权力。

   2.弥补软法解决纠纷效力的局限。一是要求互联网行业协会、企业等社会主体都要建立各自的投诉机制和纠纷解决机制,并明确其具体的运行流程;二是要求协会和企业都要尽可能配备专门的法律人员负责争议的解决;三是建立与仲裁、诉讼等的衔接机制来弥补软法的救济效力之缺陷。如可以将部分软法规范确立的可行性标准援引到仲裁和诉讼中来,保证整个纠纷解决过程的连续性,提高仲裁、司法的专业性等。

   3.建立互联网数据信息共享机制。在互联网行业协会、企业及监管部门之间建立数据信息共享机制,促使其相互合作,共同规制公共领域的风险,建立起一个整体联动的风险防御系统。

   4.推进政府监管的权责统一。一是法律法规要明确特定监管部门的主体地位、职能范围,并由监管部门积极完善权力行使的正、负面清单;二是要进一步明晰网信办内部的职责分工及其网络治理的手段、方式;三是要建立动态监控机制,定时对经过备案的互联网软法规范实施成效进行评估,并要求制定主体作出相应的整改。

   5.培育网民的公共理性。营造清朗的互联网公共领域,一是政府要建构稳定的互动机制,通过微博、网站、公众号等渠道与网民进行互动,积极开展普法宣传教育;二是网络媒介可以利用技术优势向用户传递《用户守则》,使其明确行为的界限,并通过建立长效的“鉴黄”、“鉴谣”系统,主动删除网络谣言、低俗视频等负面内容,传播正确的价值观;三是网民自身要加强对国家法律法规、互联网软法规范的学习,自觉遵守相关的规定。

  

五、结语


   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传统公共领域呈现急剧扩张的态势,从而对既有的法治秩序带来严峻的挑战。软法治理是将互联网这块“新疆域”纳入法治轨道的明智选择,其能有效弥补硬法规制之不足。但应当意识到,互联网的发展瞬息万变,其公共领域的扩张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中间还会出现许多新的问题,这需要我们积极回应并不断创新现有的法律治理模式,加强和改进互联网公共领域的软法之治,保障互联网公共领域健康有序发展。

  

   【注释】 [1]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近日发布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全年共计新增网民4074万人,互联网普及率为55.8%。详见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网:http://www.cnnic.net.cn/gywm/xwzx/rdxw/201708/t20170804_69455.htm.(最后访问时间:2018年4月20日)。

   [2]陈惊天、耿振善:《互联网时代呼唤软法硬法的协同治理——专访罗豪才教授》,载《人民法治》2015年第1期。

   [3][德]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曹卫东等译,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第32页。

   [4][美]汉娜?阿伦特:《人的条件》,竺乾威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页。

   [5]陆宇峰:《中国网络公共领域:功能、异化与规制》,载《现代法学》2014年第4期。

   [6]詹世友:《公共领域?公共利益?公共性》,载《社会科学》2005年第7期。

   [7]何显明:《中国网络公共领域的成长:功能与前景》,载《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2年第1期。

   [8]沈宗灵主编:《法理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42页。

   [9]罗豪才、周强:《法治政府建设之中的软法治理》,载《江海学刊》2016年第1期。

   [10]李洪雷:《论互联网的规制体制——在政府规制与自我规制之间》,载《环球法律评论》2014年第1期。

   [11]罗豪才:《人民政协与软法之治》,载《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会刊》2009年第1期。

   [12]罗豪才、宋功德:《认真对待软法——公域软法的一般理论及其中国实践》,载《中国法学》2006年第2期。

   [13]秦前红、李少文:《网络公共空间治理的法治原理》,载《现代法学》2014年第6期。

   [14]罗豪才、宋功德:《软法亦法——公共治理呼唤软法之治》,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405页。

   [15]罗豪才、宋功德:《认真对待软法——公域软法的一般理论及其中国实践》,载《中国法学》2006年第2期。

   [16]李洪雷:《论互联网的规制体制——在政府规制与自我规制之间》,载《环球法律评论》2014年第1期。

   [17][德]哈贝马斯:《交往行为理论》(第2卷),曹卫东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89页。

   [18]秦前红、李少文:《网络公共空间治理的法治原理》,载《现代法学》2014年第6期。

   [19]王怀勇、钟颖:《论互联网金融的软法之治》,载《现代法学》2017年第6期。

   【期刊名称】《行政法学研究》【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4

    进入专题: 互联网   公共领域   软法治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21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