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宗义:再论王阳明的知行合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0 次 更新时间:2018-09-07 21:40:03

进入专题: 王阳明   知行合一  

郑宗义  

   摘 要: 过往研究多认为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说是阐述道德的知或良知。无疑,阳明在龙场之悟后所提出的知行合一及其后与门人徐爱的相关讨论,是完全关于道德的知。不过,当阳明的说法不断受到质疑,特别是遭遇来自程朱理学强调知先行后观点的挑战后,他已将知行合一的思考伸展至道德以外其他的知,并主张知行合一是所有形态的真知,包括道德的知与其他的知,所共有的规范性知识结构。本文的目的是要为阳明这主张补充其知识论论证,并指出道德的知与其他的知的不同,不在于知行合一,而是在于知的性质、作用与来源。

   关键词: 王阳明;知行合一;知先行后;真知;知识结构

   作 者 郑宗义,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教授。

  

  

   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说,在他同时代的学者与门人及后来的研究者眼中都极富争议。20世纪以来,中外学者对此的讨论不少,本文以再论为题,是自信有些新见,当然成功与否,得待方家指正。本文的论点是:(1)不少研究者认为阳明的知行合一是讲“道德的知”或良知(moral knowledge or knowing),他虽以好好色、恶恶臭的知觉(perception)及知痛、知寒的感觉(feeling)作类比(analogy),又曾提及(道德的知以外)“其他的知”(other knowledge or knowing),但只徒添理解的混乱。本文反对这种说法,以为未能尽阳明知行合一说的底蕴。无疑,阳明在龙场之悟后所提出的知行合一及与徐爱的相关讨论,完全是关于道德的知,但当他的学说不断受到质疑,特别是来自程朱理学强调知先行后的观点之后,他已将知行合一的思考伸展至其他的知,并自信知行合一是道德的知与其他的知所共有的知识结构(所谓知识结构,即使知识得以成立的条件),犹如知先行后在程朱理学中也是如此。下面我们将先考察阳明是如何论述与证立其他的知是知行合一的。(2)但即便如此,阳明仍十分清楚道德的知与其他的知有着根本的差异,此差异不在于知行合一,而是在于知的性质、作用与来源。故我们会接着考察道德的知与其他的知的不同以及它如何是知行合一的。(3)最后,本文会聚焦于知行合一之“合”字的意义,指出阳明早期讲的知行合一,严格说来,应是知行“本”一(即知行本来是一事,或知行的本然状态是一事),此则“合”字的(道德践履的)工夫义不显。一直要到他晚年提出致良知之后,“合”字的工夫义才明确起来。阳明的致良知不像有些学者说的已“与知行合一的思路不同”,而是更加善化的演绎。

   为了方便下面的分析,让我们先列举阳明有关知行合一的主要论述。下面的讨论将对各条文字立论的脉络及涵义解说明白。

   a.此已被私欲隔断,不是知行的本体了。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圣贤教人知行,正是要复那本体,不是着你只恁的便罢。

   b.故《大学》指个真知行与人看,说“如好好色,如恶恶臭”。见好色属知,好好色属行。只见那好色时已自好了,不是见了后又立个心去好。闻恶臭属知,恶恶臭属行。只闻那恶臭时已自恶了,不是闻了后别立个心去恶。……又如知痛,必已自痛了方知痛;知寒,必已自寒了;知饥,必已自饥了;知行如何分得开?此便是知行的本体,不曾有私意隔断的。

   c.某尝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

   d.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e.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

   f.某今说过知行合一,正是对病的药。又不是某凿空杜撰,知行本体原是如此。

   g.今若知得宗旨时,即说两个亦不妨,亦只是一个。(按:与e、f条相通)

   h.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按:同d条)。圣学只一个功夫,知行不可分作两事。

   i.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知行工夫本不可离。

   j.只为后世学者分作两截用功,失却知行本体,故有合一并进之说。“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即如来书所云“知食乃食”等说可见,前已略言之矣。(按:此即f条讲“对病的药”)

   k.此虽吃紧救弊而发,然知行之体本来如是,非以己意抑扬其间,姑为是说以苟一时之效者也。(按:同f条)

   l.外心以求理,此知行之所以二也。求理于吾心,此圣门知行合一之教,吾子又何疑乎?

   m.夫“学问思辨行”皆所以为学,未有学而不行者也。如言学孝,则必服劳奉养,躬行孝道,然后谓之学,岂徒悬空口耳讲说,而遂可谓之学孝乎?学射则必张弓挟矢,引满中的;学书则必伸纸执笔,操觚染翰;尽天下之学无有不行而可以言学者,则学之始固已即是行矣。

   n.笃者,敦实笃厚之意,已行矣,而敦笃其行,不息其功之谓尔。盖学之不能以无疑,则有问,问即学也,即行也;又不能无疑,则有思,思即学也,即行也;又不能无疑,则有辨,辨即学也,即行也;辨既明矣,思既慎矣,问既审矣,学既能矣,又从而不息其功焉,斯之谓笃行,非谓学、问、思、辨之后而始措之于行也。是故以求能其事而言谓之学,以求解其惑而言谓之问,以求通其说而言谓之思,以求精其察而言谓之辨,以求履其实而言谓之行。盖析其功而言则有五,合其事而言则一而已。此区区心理合一之体,知行并进之功,所以异于后世之说者,正在于是。(即m条所述之义)

   o.学至于穷理至矣,而尚未措之于行,天下宁有是邪?是故知不行之不可以为学,则知不行之不可以为穷理矣;知不行之不可以为穷理,则知知行之合一并进而不可以分为两节事矣。

   p.吾子谓“语孝于温凊定省,孰不知之”,然而能致其知者鲜矣。若谓粗知温凊定省之仪节,而遂谓之能致其知,则凡知君之当仁者皆可谓之能致其仁之知,知臣之当忠者皆可谓之能致其忠之知,则天下孰非致知者邪?以是而言,可以知“致知”之必在于行,而不行之不可以为“致知”也明矣。知行合一之体,不益较然矣乎?

   q.君子之学,何尝离去事为而废论说?但其从事于事为论说者,要皆知行合一之功,正所以致其本心之良知,而非若世之徒事口耳谈说以为知者,分知行为两事,而果有节目先后之可言也。

   r.所谓“生知安行”,“知行”二字亦是就用功上说;若是知行本体,即是良知良能,虽在困勉之人,亦皆可谓之“生知安行”矣。

   s.问“知行合一”。先生曰:“此须识我立言宗旨。今人学问,只因知行分作两件,故有一念发动,虽是不善,然却未曾行,便不去禁止。我今说个‘知行合一’,正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发动处有不善,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须要彻根彻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此是我立言宗旨。”

   t.或疑知行不合一,以“知之匪艰”二句为问。先生曰:“良知自知,原是容易的。只是不能致那良知,便是‘知之匪艰,行之惟艰’。”

   u.又问:“孔子言‘知及之,仁不能守之’,知行却是两个了。”先生曰:“说‘及之’已是行了,但不能常常行,已为私欲间断,便是‘仁不能守’。”

   v.门人有疑“知行合一”之说者。直曰:“知行自是合一。如今能行孝,方谓之知孝;能行弟,方谓之知弟。不是只晓得个‘孝’字‘直’字,遽谓之知。”先生曰:“尔说固是。但要晓得一念发动处,便是知,亦便是行。”(按:与s条合看)

   w.孟子云:“是非之心,知也。”“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即所谓良知也。孰无良知乎?但不能致之耳。《易》谓“知至,至之”,知至者,知也;至之者,致知也。此知行之所以一也。近世格物致知之说,只一知字尚未有下落,若致字工夫,全不曾道着矣。此知行之所以二也。

   x.行之明觉精察处,便是知;知之真切笃实处,便是行。若行而不能精察明觉,便是冥行,便是“学而不思则罔”,所以必须说个知;知而不能真切笃实,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学则殆”,所以必须说个行;元来只是一个工夫。(按:与i条合看)

   y.知行原是两个字说一个工夫,这一个工夫须着此两个字,方说得完全无弊病。若头脑处见得分明,见得原是一个头脑,则虽把知行分作两个说,毕竟将来做那一个工夫,则始或未便融会,终所谓百虑而一致矣。若头脑见得不分明,原看做两个了,则虽把知行合作一个说,亦恐终未有凑泊处,况又分作两截去做,则是从头到尾更没讨下落处也。(按:同g条,与h条合看)

   z.知之真切笃实处,便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便是知。若知时,其心不能真切笃实,则其知便不能明觉精察,不是知之时只要明觉精察,更不要真切笃实也。行之时,其心不能明觉精察,则其行便不能真切笃实,不是行之时只要真切笃实,更不要明觉精察也。(按:与i、x条合看)

  


   先说阳明如何论证其他的知乃知行合一。诚如研究者已指出,阳明的知行合一是在程伊川、朱子的启发与影响下对程朱的批判与颠覆。所以,在阳明的说法中,不难找到程朱的影子。例如,伊川说:

   知至则当至之,知终则当终之,须以知为本。知之深,则行之必至,无有知之而不能行者。知而不能行,只是知得浅。饥而不食鸟喙,人不蹈水火,只是知。人为不善,只为不知。

   朱子说:“知与行须是齐头做,方能互相发”,“愚谓知而未能行,乃未能得之于己,岂特未能用而已乎?然此所谓知者,亦非真知也,真知则未有不能行者”。以下一段朱子的话,骤眼看开首几句,简直与阳明如出一辙:

   知与行,工夫须着并到。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二者皆不可偏废。如人两足相先后行,便会渐渐行得到。若一边软了,便一步也进不得。然又须先知得,方行得。

   不过,正是在程朱必说知行有个先后这一点上,亦即须先知得方行得,阳明的思考与他们分道扬镳。理由在于朱子所理解的道德的知,必借格物穷理工夫(即致知)方能为心所把握,即心具理,然后使意诚(即涵养),然后心始能依理而行(即力行),如是自必主张知先行后。又朱子既求穷究道德的知在曲折事相中的表现,便不能忽略曲折事相的知(即其他的知),故他讲格物穷理时常是拖带着其他的知。并且通常看来,其他的知亦与道德的知同是知先行后的;“如去长安,未到长安,却先知道长安在那里,然后行去,这便是进德之事”。与此不同,阳明在龙场悟得心即理后,所理解的道德的知即是心发用的理(道德的道理如孝)与事(道德的行为如孝亲),此以知行关系言乃是知行合一、知行本体(本来的体性或状态)原是如此。此所以l条谓“求理于吾心,此圣门知行合一之教”。心即理为何是知行合一,我们在下一节分析阳明讲道德的知时再作详述。这里只需指出,正因为阳明在道德的知的层面上必不能接受知先行后,故当别人依程朱的观点用其他的知是知先行后来质疑他的知行合一时(程朱学者不承认阳明的良知概念,故质疑知行合一遂多自其他的知入手),他被迫得去思考其他的知与道德的知在知行关系上是否截然不同。对此,答案可以是划开道德的知与其他的知,承认前者是知行合一而后者是知先行后。但阳明思考的结论却是其他的知也是知行合一的,并且提出了极富洞见的看法。

在析述阳明的理由之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王阳明   知行合一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9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