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我所经历的改革开放初期的股份制改革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 次 更新时间:2018-09-06 17:25:13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股份制改革  

赵俊臣 (进入专栏)  
理由:一是国家是由全体人民组成的,它的机关是人民代表大会,政府机关及其官员是人民代表委托的,往往从行政方面考虑自身的利益;二是政府机构一旦设立,就成为超然于社会之上的一种力量,主要职能是对社会集团的利益进行协调、监督等,由它们所有、经营国有企业,实践证明是既无效率,又无公正,还导致腐败,正是我们改革的对象。

  

   由此,通过选举的人民代表大会隶属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来行使国有企业产权便顺理成章。

  

   (三)国有股的设置

  

   我曾建议,可以优先股的形式设置国有股。所谓优先股,是“普通股”对称,是股份公司发行的在分配红利和剩余财产时比普通股具有优先权的股份。优先股也是一种没有期限的有权凭证,具有如下特点:一是优先股股东不参加公司的红利分配,无表决权和参与公司经营管理权;二是优先股有固定的股息,不受公司业绩好坏影响,并可以先于普通股股东领取股息;三是当公司破产进行财产清算时,优先股股东对公司剩余财产有先于普通股股东的要求权。

  

   显然,优先股可以保证国有资本保值增值,同时又克服了现有国有企业的政企不分、国有股一股独大等弊端。

  

   在讨论中,有种意见主张国有股不必和其它股“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我质疑到,如果放弃“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这一股份制特点,那不是又走回到了纯粹国有企业的老路了。

  

   十八大明确提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从而明显加快了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步伐。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出发点,希望通过股权转让、混合发展的模式来制约国有股一股独大,改变国企低效运营的现状。但从改革运行的结果来看,前些年各地拿出来搞混改的项目资产质量普遍较低,民资普遍参与积极性不高,还有很多国有企业的经营管理者担心主动与民营企业发生关系后说不清道不明,索性观望。

  

   为此,一些学者开始关注优先股问题。他们认为国有股转成优先股对国有企业公司治理水平会大幅提升,在当前应该是国企改革的最好路径,无非是经营权与所有权的再分配,不涉及国有资产转让流失,而是通过改革提高国有资产的效率,可以防止一些流于形式的改革和避免贱卖国有资产等行为。

  

   (四)国有股代表的职责

  

   国有股代表的职责是代表国家利益,贯彻执行国家的法律政策,保障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对此,大家的意见是统一的。

  

   问题在于,国有股代表可以不可以进入企业董事会。当时大多数人的意见是国有股代表必须进入企业董事会,成为当然的董事、董事长,而在董事会决定企业的重大决策时起一定的关键的作用,以保证国家的利益。这一观点流传至今,但却不是对的。这是因为,一方面国有股代表成为当然的董事、董事长,极容易造成新的政企不分,还容易成为凌驾于其它股东之上的特殊人物,另一方面国家还将面临着众多的国企而派不出合格的董事、董事长的局面。

  

   而据日本富永健一著《经济社会学》披露,美国500家股份公司2625名董事的选人理由,主要股东和持股代559人,占22.8%,各方面专家1806人,占73.7%。

  

   参照发达国家的经验,企业董事会应以各方面专家为主,国有股代表不进入企业董事会,好处很多,最重要的是解决了长期来政企不分、非专家决策、权贵集团控制等弊端。

  

   五、从承包制租赁制过渡到股份制

  

   那么,如何按照所有权和经营权相分离的原则,把正在推行承包制、租赁制的大中型国有企业过渡到股份制,顺利把企业微观机制的搞活,我发表在《云南师范大学学报》1988年第5期的“由承包制租赁制过渡到股份制过渡的必然性与条件”,进行了系统论证。

  

   (一)国有企业从承包制租赁制过渡到股份制的必然性

  

   我从股份制的特征方面论证:一是更能促进国家政权职能与所有权的分离;二是更能促进要素市场的建立与培育;三是更加完备的和更加强大的动力激励机制;四是更强的积累和投资机制;五是更加健全和科学的约束机制;六是更能使资产收益和国家赋税回归各自本质;七是更易于调动企业职工主人翁责任感。

  

   (二)承包制租赁制内部蕴育着股份制因素

  

   我是从两方面分析:首先,承包制租赁制的进一步发展,必将出现企业内部资产主体二元化和财产结构的二元化,从而逻辑地引出了股份制;其次,新设立的国有资产经营部门通过竞争选择承包人租赁人,并在合同中赋与承包人租赁人更大的企业经营责任,逻辑地引出了所有权的人格化和经营权的人格化,从而为股份制的运用提供了契机。

  

   (三)承包制向股份制过渡的形式步骤

  

   我从当时新旧体制并存、价格、税收、信贷尚不规范的实际情况出发,设计的承包制向股份制过渡的形式步骤如下:首先,培育承包制中的股份制因素,如鼓励企业承包者与其它企业联合、参股或控股,有权决定企业的留利用途等;其次,将现行的利税承包逐步过渡到资产受益承包。

  

   六、职工劳动股

  

   在国有股份制企业里,职工怎样体现主人翁地位?我在“论劳动股”(发表在《经济日报》1988年2月14日)提出的方案是设立职工劳动股。

  

   我认为,我国历来有劳动折价的传统。数千年的传统社会,民间作坊曾普遍盛行劳动折价。例如,农村里的无牛户和有牛户的换工,发展到后来的变工队、互助组,通行的是劳动折价。1980年代中期后的乡镇企业也曾自发出现“以资带劳”的股份制形式。

  

   实践证明,国有企业设立职工劳动股好处很多,主要是使企业真正成为职工自己的企业,使所有者、经营者和劳动者的责权利关系有机地统一了起来,使企业的经济效益和经营风险有了承担主体,使形同虚设的职代会有了充实的内容;劳动股分红,将使企业分配趋向合理;此外,由于劳动股中还包括技术、能力、经验等成分,有利于企业新技术的开发、转让与推广。

  

   此外,我还对劳动股设置、劳动股分红、劳动股参与决策,劳动股分担风险等,做了设计。

  

   七、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改革没有阻力

  

   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是中国农民继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后第二个伟大创造,它把股份制的特征和农民合作制的特征结合起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1994年9月,我应邀带领研究组,对云南省玉溪市北城镇的25户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改制情况,进行调查研究。在总结经验的同时,对实践中出现的集体股产权虚拟、企业创办人特殊贡献量化、职工劳动折股、股权流动、企业内部人控制、按劳分配与按股分红等带有普遍性问题,进行了论证。这一研究成果,汇集成《玉溪市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研究》,云南科技出版社1997年12月出版。

  

   为了在云南省全面推行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经中共云南省委组织原部长孟继尧批准,我组织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和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处长林涛合作,连续举办4期“云南省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培训班,对全省县一级分管领导干部进行了理论与操作方法的培训。

  

   八、既建言,更要行

  

   (一)为企业股份制改造咨询

  

   在云南省企业股份制改造中,我先后担任组长,对云南省五金矿产化工进出口公司、昆明重机厂、云南轻型汽车集团公司、交通银行昆明支行等进行研究,并对昆明五华大厦、昆明市百货大楼、昆明机床厂、昆明重机厂等大型企业股份制改造,进行咨询。其中,我提出的“管理层工作折股和职工劳动折股”、“企业使用国有土地作价后留作企业离退休人员保障”、“党对股份制企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等观点,至今仍没有过时。

  

   (二)创办并主编《云南证券报》

  

   1990年代,在邓小平南巡讲话精神的激励下,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先后开业。为适应昆明市、云南省的股民炒股需要,我创办《云南证券报》,担任主编。在创刊号上,我写的“马克思炒股票”,占了半个版面,为股民们撑腰。之后,我亲自撰写了70余篇评论,在宣传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的现代企业制度方面,做出了努力。遗憾的是,由于多种原因,《云南证券报》出版到100期,不得不忍痛停刊。

  

   参考文献

  

   1.厉以宁:中国股份制改革的历史逻辑(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2018-07-21 19:37:37。

   2. 厉以宁谈产权改革:国有企业行政干预太多,爱思想2013-12-02 13:57:00。

   3.苏培科:中国国企改革不能再流于形式,80视点网2018-08-24 08:24:30。

   4. 赵俊臣:股份经济的理论与实践,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1月昆明版。

  

进入 赵俊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股份制改革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