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新生:历史学应当揭示人性的复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13 次 更新时间:2018-09-05 20:44:11

进入专题: 历史美学   传统史学   人性  

路新生 (进入专栏)   李梅  
走上了另外一条发展道路。如今史学界拿不出一部能够让人爱不释手、百读不厌的史著,病根就在当今史界将传统史学关注人和人性这一优良品质抛弃了。它没有中国传统史学那样一种关注人和人性的根本特征,因此不能对人心形成震撼,也缺乏对人心趋善的鼓励性。所以它不感人,今天的史学著作,特别是今天的通史和断代史,在这方面的毛病我觉得特别严重。

   学人:今天中国的史学,有没有可能在一定程度回归传统?

   路:这要靠全体史学家们的觉悟,全体史学界同仁的努力。人们常说文学是人学,历史学同样也是人学,而且更加应该是人学。因此,现代史家应当从根本上摆正,历史学首先是人学的理念。如果不建立这样一个观念的话,历史学恐怕很难重新回到传统史学优良之长。历史学毕竟是人文学科,它应该是为人之学,是为了“知人论世”,为了人更好的发展。它的研究对象是历史,历史的创造者是人,因此历史学归根到底应该去关注人。这里所说的“人”是指有思想,有丰富的心灵活动,有语言,有“动作”的活生生的人。这样的“历史人”因为“动作”而形成历史的“情景”,众多历史的情景组成历史的“场景”。所以,史家不应该仅仅去关注人创造出来的表象、历史的发展阶段、规律。其实有很多历史发展规律是我们强加给历史的,历史本身并没有告诉我们。

   规律是可以重复、可以验证的。中国史学界曾有社会五阶段论,我们是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最后到共产主义社会。因为五种社会形态理论的提出,探讨这种社会规律就成了一种趋势,产生了很多围绕着这些规律是否存在的争论,花去了史学界相当大的精力。今天看来,对于这些问题的探讨,不能说它对于历史学发展本身不起任何作用,至少我觉得它可以引起人们在理论上去思考,比方说什么是封建社会?封建这两个字的内涵究竟是什么?什么是奴隶社会?为什么叫它奴隶社会?什么叫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引导学界去思考这些问题。但是因为我们把大部分精力用在对这些规律问题的探讨上,就导致人们对于实际上创造历史的人的忽略,对于在历史场景当中人所发出的动作、语言、思想、心灵状况的忽略,更不用说历史上的历史人,他们的尊严、自由,他们的憎恶、善、美等等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完全淡出今天史学家们的视野。

   而且现在大家都说这个世界是多元的,文化也是多元的,政治也是多元的。这不是已经从侧面否定了所谓的规律论了吗?如果说有规律的话,应该是一元的,不可以多元。大家都应该走,比方说从“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这条路。

   学人:历史本身不显示规律,那么能否认为历史中其实没有规律?

   路:我们也不要把话说的那么绝对。我们看到在历史上曾经有某些现象,它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过,就会引起人的一些思考。为什么?因为人是一个爱思考的动物,会去思考它背后的原因,但我们也不要把这种原因的总结说成是规律,我们只要把它看成是人类爱思考的表现,就够了。为什么非得把它说成是规律呢?哪一天如果说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这个事情,它不出现了,那怎么办呢?美学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说,人们不希望把外在于我们的事物看成是单独的事物,而是希望看到它们作为一种类的存在。所以我们只要把它看成是人爱思考的本性,就足够了,而不需要把它上升为规律,强迫别人去接受,这是不对的。我们当年研究五种社会形态,是带有强迫性的。

  

七  美学视野下的“历史”

  

   学人:您在前期是研究经学,但在2006年前后转而关注历史美学,促使您发生这种转变的缘由是什么?

   路:当我意识到修得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生命最后必然要消失,并且意识到这一点的迫切性的时候,我会去思考怎么样让生命燃烧得更加有意义一些,对于作为类的人来说,怎样做才能有一点好处。这绝不是唱高调,而是我当时真实的思考。

   出于一种职业习惯,我先从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开始,进入美学这个领域。但是据叔本华自己说,他受康德的影响很大,而且叔本华一点都谈不上历史学的学养,却在书中对历史学指手画脚,不恰当、全面地贬低历史学,这点是我绝对不能同意的。他在这本书中,又对黑格尔讲了一些蔑视性的、很过分的话,这都是促使我在读了叔本华后,紧接着去读康德的《判断力批判》,特别要去读黑格尔的《美学》三卷四册的根本性原因。美学是一个直接和人、人性、人的心灵相关的学科,再加上我原先的史学史、经学史、学术史的经历,就使我产生一种冲动,希望把美学引入历史学,用美学的观念去观察历史和历史学,看活生生的人怎样“创造历史”;看历史书写的格局、方法,从中体味史家的“气韵”,如此形成一个自足自洽的历史美学体系。现在有诸如“文学美学”、“戏剧美学”、“音乐美学”、“影视美学”、“建筑美学”等等,独独没有“历史美学”。历史学和美学“井水不犯河水”,这是很不正常的。所以我就把中国传统史学当中,特别是《左传》《史记》中一些和现代美学相关联的内容,罗列出来,并用美学来解释它们。我发觉如果从这个角度重新去观察中国传统史学的话,可以看到中国传统史学中很多原先的史家们没有看到,或者说原先的史家们看得不透,更不用说现在的史家们完全忽略了的内容。

   等有了一定社会阅历,回过头来看历史,你就会觉得怎么那么像。凡是我们今天这个社会碰到的所有最要害、最关键,也就是与人心和人性相关联的一些问题,在历史里面都曾经这样那样的表现过。比方说公平、正义的问题,《史记·伯夷叔齐列传》《史记·赵世家》等中已经涉及了。好人为什么不得好报,坏人为什么反而活得很滋润?太史公当年的诘问可谓振聋发聩;又如人的尊严、自由,《左传》里面就已经有了。一个受伤的将军,他的统治者原先要把他杀掉的,但他为保住自己的性命,用铁箍箍着自己在地上跳三圈,在地上走三圈,跳三下蹦三下。他的上司认为他身体还行,就没有杀掉他,这是什么?人的求生本能。雍姬救父,父亲只有一个,丈夫不行还可以换,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救自己的父亲,她出卖了自己的丈夫。像这样的一些问题,今天的史家会不会注意?不会。那么这种事情大不大呢?不大。但是你说它小吗?我认为它也不小。为什么说它不小?因为它揭示了人本性当中一些最重要的方面,告诉我们这就是人,人是这样的。你说现在的历史学揭示给我们社会的发展规律,我要问一句,我们要知道这个规律干什么,我们为什么要知道这些规律?归根到底,我们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我们自己的人生,我们要生活。到底是规律对我们来说更加重要呢,还是懂得人、知人,对我们来说更加重要?我认为是后者。

   它指导我们怎么生活,怎么去看待这个人世,怎么看待这个社会。我们原先讲英雄,他是不可以有缺点的。讲反面人物,他是不可以有长处的。其实人性比这个复杂的多,它的面相比这个丰富的多,人的身上,既有善因,也会在欲望的支配之下,产生一种恶念。我们知道了人性是多面向的,它如此丰富,那我们就应该向中国的传统理学家们所指导我们生活的那样,对于自己经常出现的这些恶念,要去遏制它,不要让自己的欲望牵着自己,制约着自己,最后达到不可自拔的一种境地。想想现在的这些贪官,他们是不是很傻?你说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呢,能带到棺材里去吗?所以对欲望,中国古人有最清醒的认识。在美学当中,无论是黑格尔、康德,还是叔本华,他们对于欲望也有很清醒的认识。也就是说在一些要害性的问题上面,中西没有区别。那么我们现在要问,这些思想家为什么想到一块儿了?因为他们研究的对象是人。而人生当中最要害的问题,就是这些问题,是所有人都会面临的。

   我原先读过春秋三传,但是感悟都没有我研究美学以后再回过头去读《左传》《公羊传》的感触来得深,视角完全不一样了。以前读《公羊传》《左传》是为了解决经学的问题,研究美学以后再去读,所发现的问题完全不一样了。比方说原先读到秦晋韩之战时,只要了解一些史实就够了。但是读了美学以后,我再去读秦晋韩之战,特别在读到秦穆公的太太秦穆姬,为了救自己的弟弟,不惜拉着她和秦穆公生的一对儿女站在柴堆上,跟秦穆公说:很可惜,秦晋两国原来应该以玉帛相见,现在却以兵灾相见。如果你强行将我的弟弟带回来,你早上带回来,我晚上就带着我们的儿女自焚。我再看这样一段史实,就从另外的角度去理解它了,我联想起在隐公、僖公、襄公年间,左丘明反复用“灾”字来定义兵戎。左丘明这样写,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我想这是左丘明从根本上厌恶战争,反对战争,追求和平的一种理念。这是2500年前的古人告诉我们的真理。也是一直到今天,人类仍追求而不可得的一个结果。

   原来我读《古文观止》中第一篇郑伯克段的时候,懵里懵懂,都说郑伯那么奸诈、可恶,逼迫自己的弟弟。但是我们没有特别在意郑伯克段的后半段,就是当颍考叔去见他,他生气地说,要和自己的老母亲,不到黄泉不相见。然后他赐给颍考叔的食物当中有肉有汤,颍考叔喝完了汤,就准备把肉带回去给老母亲吃。颍考叔非常聪明,用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开导郑庄公。郑庄公对颍考叔说,你有肉可以给老母亲吃,而我却没有东西可以送给老母亲。这就表现出他对自己所说的话——不到黄泉不和老母亲见面的一种悔恨。也就是说,表现出他身上还有另外一面——善良的一面。我在读美学以后,特别是读到黑格尔讲《荷马史诗》当中的阿喀琉斯身上的残忍和仁慈相统一的这一面时,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也就是说,在郑伯的身上既有善良的一面,又有残忍的一面。所以《左传》在描写人的时候,它所抱有的一种理念就是,无论是好人、坏人、英雄、恶魔,很可能身上都既有优点、也有缺点,身上既有善良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

   《史记》写项羽也是这样,我认为司马迁一定是受到了左丘明很强烈的影响,项羽身上也表现出这种复杂性,既有善良又有残忍的一面,坑杀秦降卒20万人,这是他的残忍;但是他看到兄弟,看到他的部下生病的时候,他会流泪,会同情他们,这是他身上仁慈的一面。历史学家就应该告诉我们历史上的人就是这样的,让这些历史上活生生的、曾经存在过的人,重新从地底下爬起来,很鲜活地站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看到,啊,这就是人,然后指引我们把人身上的这些恶一点一点地克服掉,保持原来仁慈的那一面,一点一点朝着更加美、更加善的境界去走。这样人类才有希望,要不然人类社会最后变成一个丛林法则下的社会,我想任何人都不希望生活在这样一种社会里面。在这样的社会里,就算科技再发达又怎么样呢?

  

八  人的风骨从何而来?

  

   学人:您如何看待今天的大学教育?

路:现在的大学生在大学里学习的时候,他们的疑问很少,反思不够,考虑最多的是就业。如果说一个大学的学生毕业以后,大家都去争做公务员,争着到银行里面去,到股票交易所里面去,这样的大学教育其实是彻底失败的。在大学教育阶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路新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历史美学   传统史学   人性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