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吟兰:民法典未成年人监护立法体例辩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 次 更新时间:2018-09-02 09:56:30

进入专题: 民法典   未成年人监护  

夏吟兰  
刘某诉单某变更抚养权案的审理即体现了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与尊重儿童自主权原则。法院在判决离婚后父母对子女直接抚养权的变更时,首先要考虑变更抚养权是否符合儿童最大利益,要在了解父母双方的工作及生活状况,子女的生活居住、学习环境以及身心发育状况,与父母的互动沟通情况等诸多因素后综合做出判断。其次要尊重儿童自主权,征询有辨识能力的8周岁以上孩子的意见,最后作出有利于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长的裁判。

   第三,公权力的介入是实现儿童最大利益的保障性措施。父母及监护人的利益与儿童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在一些情形下会发生冲突或具有冲突的现实危险,为了保护处于弱势的儿童的利益,父母或监护人行使权利,不得危害或者存在伤害儿童身心健康及其财产状况的可能性。当父母责任承担者的利益与儿童利益发生冲突时,司法机构应当任命其他人或者主体作为儿童的特殊代理人,代表儿童或者由具有识别能力的儿童自行行使权利。这意味着在父母或监护人与儿童利益冲突中,公权力应当及时介入,确保儿童利益优先。《德国民法典》规定,为避免子女受到危险而在特定事务上剥夺父母的照顾权(第1666条第1款)。在保佐范围内,父母照顾受到相应的限制。父母对设立了保佐的事项没有管理权,也没有法定代理权(第1630第1款)。[63]一些国家对子女权益根据不同情况规定了不同的保护措施,受害人及其公权力机构可根据不同的情况加以选择,包括为子女任命特殊代理人,限制父母与子女的接触,限制甚至剥夺父母履行父母责任的权利,公权力机构也可以任命其他人监督父母责任承担者对儿童财产的管理活动。我国《民法总则》36条原则性地规定了剥夺监护人资格的情形及路径:监护人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的行为,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者无法履行监护职责并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全部委托给他人,导致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状态或者实施其他严重危害被监护人行为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个人或组织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安排必要的临时监护措施,并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指定监护人。显然,为了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我国亲子关系章应当进一步明确规定剥夺或者限制父母责任的具体情形以及公权力介入亲子关系的具体路径及方法。

  

结论


   民法典未成年人监护立法体例应当形成有机结合、有序互补、协调一致的体系化格局。未成年人监护体例应当以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为目标,以儿童人权理念为指导,将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作为确立未成年人监护体例及亲子关系、监护制度的基本原则。依据民法总则确立的“以家庭监护为基础,社会监护为补充,国家监护为兜底”的原则性规定,在婚姻家庭编中采取小监护的二元结构,强化父母责任,完善监护制度。一方面,要在亲子关系章中强化父母责任,明确父母作为子女的首要责任人地位,明晰父母对子女的具体权利义务关系,全面保护未成年子女利益;另一方面,要在监护章中完善监护制度,细化监护内容与监护类型,明确监护职责及监护监督模式。最终形成父母、亲友、社会、国家四位一体全方位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机制和监护体系。父母是未成年人保护的第一环,未成年子女在家庭中应当得到父母尽职尽责的抚养、关爱、教育和保护。在第一环出现问题时,其他亲属及有意愿、有能力的个人或社会组织是未成年人保护的第二环,他们必须按照有关监护的规定认真履行监护职责,接受监护监督人及相关组织的监督,确保未成年被监护人利益的实现。在第二环出现问题时,相关的社会团体及基层群众性组织是未成年人保护的第三环,通过直接担任临时监护人、提供辅导帮助或担任监护监督人等方式承担社会监护职责。最后一个保护环是国家监护。国家有关部门应当代表国家通过协助父母、帮助家庭、担任监护人、履行监护监督职责等各种方式,完成“国家兜底”的未成年人守护者的国家责任,确保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快乐生活,真正实现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

  

   【注释】 [1]李建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2017年3月8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的讲话”,载民法总则立法背景与观点全集编写组编:《民法总则立法背景与观点全集》,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8页。

   [2]王泽鉴:《民法总则》,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4页。

   [3]本文中所称未成年人(子女)与《儿童权利公约》中所称儿童均指18周岁以下者。为尊重《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儿童权利公约》的表述习惯,本文在不同语境下使用不同用语。另外,为避免重复,本文中的子女除特别标明外均指未成年子女。

   [4]《民法总则》第31条第2款规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民政部门或者人民法院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在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指定监护人。”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被撤销监护人资格典型案例,载最高人民法院官网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21481.html,2018年4月8日访问。

   [6]卢某某系卢某一的父亲,卢某某明知卢某一未满14周岁且精神发育迟滞,仍与其发生性关系并导致卢某一怀孕,因此获罪被判刑入狱。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民政局向法院申请撤销被申请人卢某某监护权。泸州市纳溪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申请人卢某某对卢某一的监护人资格,指定泸州市纳溪区民政局担任卢某一的监护人。参见注[5]。

   [7]《民法总则》第31条第3款、第32条、第36条。

   [8]同注[1],第8页。

   [9]1986年《民法通则》确立了我国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其中第16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其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或者是关系密切的亲属、朋友以及未成年人的父母所在单位、村(居)委会按照顺序根据其意愿及能力担任监护人。”

   [10]参见注[1],第585页。

   [11]李永军:《民法总论》(第二版),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63-264页。

   [12]参见石宏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59页。

   [13]参见薛宁兰:“关于民法总则监护制度的立法建议”,载夏吟兰、龙翼飞主编:《家事法研究》(2016年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245页。

   [14]参见注[12],第59-60页。

   [15]《民法通则》第16条第1款;《民法总则》第27条;《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家庭保护”章。

   [16]参见保罗:《论告示》第38编,[意]桑德罗•斯奇巴尼选编:《婚姻•家庭和遗产继承》,费安玲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51页。

   [17]Custody of Children,指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照顾、管理、教育和抚养。薛波主编:《元照英美法词典》,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361页。

   [18]参见《德国民法典》第1773-1895条。陈卫佐译注:《德国民法典》(第四版),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530-551页。

   [19]参见史尚宽:《亲属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656-658页。

   [20]1989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于1990年9月2日正式生效,我国于1990年加入该公约,目前已有193个国家成为《儿童权利公约》的缔约国。

   [21]如德国亲属法将亲权改称为父母照顾、英国儿童法将父母监护改称为父母责任,强调父母身份是责任而非权利。

   [22]参见[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上),王晓晔等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283页。

   [23]《法国民法典》,罗结珍译,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344页。

   [24]参见费孝通:《乡土中国•生育制度•乡土重建》,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153-154页。

   [25]参见注[18],第494页。

   [26]详见2001年《婚姻法》第36、37、38条。

   [27]亲权是大陆法系各国亲属法传统上规定父母承担的教养、保护子女的权利义务的总称。在当代该术语已有所变化,本文认为应当以父母责任取代亲权,下文中将专门讨论。为避免讨论前读者或有疑惑,此处仍然使用亲权,将父母责任放在括号中以体现作者的观点。

   [28]同注[24],第167页。

   [29]参见《日本民法典》第838-843条。《最新日本民法典》,渠涛编译,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178-179页。

   [30]《儿童权利公约》序言第五段,联合国人权事务中心译:《人权国际文件汇编》,联合国出版物1994年版,第161页。

   [31]参见[德]迪特尔•施瓦布:《德国家庭法》,王葆莳译,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261页。

   [32]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许多国家规定了强制报告义务,那些在工作中有可能与未成年受害者接触的机构及其工作人员都有向有权机构强制报告的义务。

   [33]参见注[29],第175、182页。

   [34]国家对父母权利的干预措施,必须和父母不履行义务的严重程度以及维护子女利益的要求相适应,即具有必要性、适当性、足够性。

   [35]参见《法国民法典》第一卷人,第九编亲权,第二节教育性救助措施。同注[23],第360-369页。

   [36]参见《德国民法典》第1773-1895条,同注[18],第530-551页;《瑞士民法典》第327条,《瑞士民法典》,于海涌、赵希璇译,法律出版社2016年版,第123-124页。

   [37]参见注[31],第444页。

   [38]参见《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婚姻家庭新风尚》,载检察日报官网http://newspaper.jcrb.com/2016/20161130/20161130_001/20161130_001_3.htm,2018年3月1日访问。

   [39]参见杨大文主编:《亲属法》,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265页。

   [40]中国的家族是父权家长制的,父祖是统治的首脑,一切权力都集中在他的手中,并得到法律对其统治权的承认和支持。参见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第56页。

[41]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2016年12月9日就我国历史上的法治和德治进行第三十七次集体学习上的讲话,载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16-12/10/content_5146257.htm,2017年4月14日访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法典   未成年人监护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57.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