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要重点防范重大系统性经济风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24 次 更新时间:2018-08-31 14:45:27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江涌  
道理很简单,有资源,就有争夺,不仅地区势力介入,还有国际势力插手,地缘政治的实质是资源政治。中国发展所需国际资源越来越多,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石油就是这样,不仅有依存度问题,而且集中在中东、波斯湾这样的“是非之地”,还有运输通道问题,如美国实际管控的马六甲海峡,成为中国的所谓“阿留斯之踵”。

   我们当然要寻求突破,如将巴基斯坦和缅甸,视为我们的战略支点国家,前不久我们在联合国主持了正义,为缅甸投了反对票,就是要解决“周边安全陷阱”问题,即中国周边国家,多年来,发展靠中国、安全靠美国,发财靠中国、保命靠美国。发展赚钱的时候跟中国搞得很好,但是一旦出现危机的时候就往回缩,甚至倒向美国一边。因为,长期以来,中国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外交上一再韬光养晦,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弃权票早成习惯。这便让诸多小国邻国不敢信赖中国,依靠中国,绑定中国。今天,我们直起了腰杆,在相关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坚定地站了出来,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如此中国才能被视为可以信赖的可靠力量。缅甸和巴基斯坦这样战略支点落实了,那么是进入印度洋以及相关战略通道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铁矿石和稀土。铁矿在地球中的蕴藏十分丰富,铁矿石原本就是一类大宗商品,但是在我们一些信奉自由经济、自由贸易人士的影响下,“豆腐被盘成肉价”的童话,竟然让我们在铁矿石上实现了。三大国际矿业巨头,力拓、必和必拓与淡水河谷,日本在这三家企业都有投资,协调一致对外,一家谈判形成的价格,另外两家自觉接受。我们长时间是世界铁矿石的最大买家,按理说,具有买方优势。但是,参与铁矿石价格谈判的,三大国际矿业巨头选出一家作代表,中方这边一度有十二家,而且各怀心思,名副其实的自由竞争,恶性竞争, 1对12,各个击破,貌似的协调联合,很快很容易被对手瓦解。而且,对手还是用商业间谍,北京大学毕业的胡士泰,把我们的谈判筹码、底线都给窃取了。据相关部门统计,中国采购铁矿石的溢价损失,至少在8000亿人民币。

   稀土,无论从哪一个视角来说,都是一类战略资源。世界交易的稀土,出自中国的比重一度高达80%以上,具有明显的卖方优势。邓小平总设计师曾经骄傲地说过,中东有石油,我们有稀土。然而,我们垄断的战略资源,稀土,在自由经济思维下,在有水快流思想指导下,居然长期卖成了粪土价,南太平洋岛国出卖的鸟粪价。日本就是趁中国稀土大甩卖的时候,通过各种渠道,从中国大量购买、储藏稀土。后来,这种长期“仔卖爷田不心疼”,“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的发展模式,在愈发强烈的呼吁下,实行调整整治,稀土生产销售实施有效管理。这时的日本却得意地说,我们不怕,我们从中国进口的稀土可以用30年到50年。

  

   五、有关经济安全的几点思考

   可供讲授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针对我们出现的系列经济安全问题,谈几点思考:

   1、坚持党对经济的领导。十九大报告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个论断是清晰明确的,是非常必要而且重要的。我们党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提出了“党领导一切”的要求。进入新时代,我们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要有主心骨,有核心,有灵魂,党应当也必须领导一切。问题是,“党领导一切”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党要掌握国家的一切资源,最起码是国家的主要资源,或优质资源,如此才能领导一切。毛泽东主席曾经说,手里没有一把米,叫鸡都不应。这就是唯物主义的态度。现在搞市场经济,市场机制,交换法则,渗透到各行各业各领域,领导应当具有切实的经济基础愈发明显。

   我认识的一个很优秀的人才,一个援藏干部的优秀代表,中组部树立的一个旗帜,他治理西藏的举措非常独到,非常有效,在西藏甚至新疆都在推广使用他的经验。这样一位好干部,援藏后回到北京病休、安家,买了一套普通房子,一下欠了一屁股债,从处级晋升到到司局级,照样还不起,沉重的生活压力,最后逼着他不得不选着进入私企,沉重的房贷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市场经济条件下,优秀人才没有合适的资源保证,进不来,进来了也留不住。所以,党要控制优质资源,更多更充裕的资源,否则党领导一切就落实不下去。

   2、必须牢牢掌握对外开放主动权。热力学第二定律显示,一个系统只有不断与外界交换信息与能量,才能稳定乃至降低系统的熵值,所以开放的系统才是一个有生命力与竞争力的系统。但是,开放要讲时机、重程序、有步骤,国民经济社会这个大系统对外开放,更要有战略与策略。前面说过,很多国家因为不当开放,而中止了前进的步伐,落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当今,国际金融动荡常态化,世界经济低迷长期化,大国博弈白热化,不断开放的风险与日俱增,开放作为大国博弈的筹码也与日俱增。所以,我们对外开放要更加注重战略与策略,对等开放,均衡开放,有序开放,更加注意金融与经济安全的开放。

   3、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原则。“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活动中,坚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依靠群众进行革命和建设,逐步形成的一个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原则。邓小平同志说过,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自力更生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奋斗基点,自主创新是我们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由之路。中美经贸战,中兴被打残,教训很惨痛。多年来“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国际分工思维、国际主义思维、自由主义思维,要适当调整了。核心的关键的技术与设备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4、要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要统筹发展与安全两件大事。发展与安全,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并行不悖,缺一不可。新时期新时代,一定要坚持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既要重视主权,又要重视安全,特别是政治安全、政权安全。经济安全是基础,政治安全是根本,不能因为我在讲经济安全,就不适当地、过分地强调经济安全的重要性,可以覆盖、取代一切其它安全。

   5、强化底线思维,坚决守住底线。发展积极向上,理论上永无止境。但是,安全要有底线、边线、红线,要确立、强化底线思维,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当下尤其是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6、更新发展理念。努力做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安全还是为了发展,发展是第一要素,发展是解决中国诸多关键问题的总钥匙,这里再强调一次。趴在那里不动最安全,但是这个不行,哪个地方跌倒还要在哪个地方爬起来,爬起来要走,还要稳步走快步走,甚至在一定时期还要实现跃进,实现“大跃进”。注意,“大跃进”这个概念不是共产党领导人的发明专利,最先提出来的是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孙中山在“治国方略”里面提出来的,强调落后的中国需要要超英赶美,需要有大跃进,否则中国就得落后挨打。没有跃进,实际就是量变引起质变,是不行的,我们现在科技就要有跃进,尽快掌握核心关键科技,没有跃进我们就挨打,就有一个个中兴那样的公司休克、倒下去。

   7、创新驱动发展。实现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必须依靠创新驱动。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中华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禀赋。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进入新时代,中国要赢得发展新气象,需要科技创新、制度创新、管理创新,惟有不断创新,中国才能在国际竞争中占据制高点,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8、塑造国际经济新秩序。国家安全原来重在维护安全,现在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日益增强,中国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中国的国家利益点多、面广、量大,遍及世界,延伸未来,因此过去的维护理念,越来越捉襟见肘,相形见绌,有鉴于此,中国应当不失时机、积极引领塑造于我有利的国际经济乃至政治新秩序,把公正合理的理念广泛而牢固地确立起来,实现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一切能平等待我的所有国家共享发展、共同安全。

   我的报告汇报完毕,谢谢各位!

  

   江涌,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本文原为作者一次讲座的讲稿,经整理后发表于《政治经济学评论》2018年第4期。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35.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