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要重点防范重大系统性经济风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92 次 更新时间:2018-08-31 14:45:27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江涌  
身体还要茁壮成长。

   下面约略估计一下中美博弈的胜算。

   孙子曰“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这场中美大战,不是我们策动的,不是我们想要的,是美国强加给我们的,战与不战,不由得我们,我们做了很大的姿态,你特朗普来华,我们跟你签2500亿美元的大单,史所未有,我们把紫禁城故宫开放接待你,前所未有。我们竭尽所能,你还不给面子,这个就没有办法了。

   美国认定,未来的十年是遏制中国崛起的最后窗口期,这好像是班农——被特朗普炒了鱿鱼的那个军事说的,据说这个人很厉害,是个了不起的战略家。美国要想遏制住中国的发展,超越美国,只剩下这十年的时间了,时不我待,否则美国就成了二流国家,奥巴马前总统说过,美国绝对不当二流国家。

   孙子再曰“识众寡之用者胜”。要盘算一下,各自可以动用的筹码,可以压住对手的牌。和美国比,我们筹码不多,朋友很少,不过几十年前可不是这样,当初我们还是很穷的时候,非洲的穷兄弟硬是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但是,后来,我们改弦更张,因为认定,跟美国走的都富起来了,我们热情地追随美国,我们的那些穷兄弟一个个离我们而去,最后,连鲜血凝成友谊的朝鲜都差点给撵走了,差点推到敌人阵营里去了。革命,首先要分清敌我友,但是我们认定和平发展了,合作共赢了,不需要区分了。我们常说,要斗智斗勇不斗气,但是我们这么多年在斗气,说朝鲜不尊重我们,我们那么大的官员去了见都不见,所以在斗气,这不是政治,政治是什么?政治就是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把对手搞得少少的,这是最基本的规则。我们在斗气,把敌人搞得多多的,把自己人搞得少少的,如今,习总书记在关键时刻一下子扭转乾坤,和朝鲜最高领导人会晤,推心置腹,扭转了战略被动。

   孙子三曰“上下同欲者胜”。这些年党中央励精图治,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军治政,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我们除了政治意识、核心意识、大局意识、看齐意识外,还有斗争意识、敌情意识、底线意识、使命意识,基本做到上下同欲。反观美国,大众与精英斗,白人和有色斗,华尔街和主街斗,犹太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斗,共和党和民主党斗,共和党内拥特朗普与反特朗普斗,天下未乱蜀先乱,中国要撑得住气,美国很可能内乱在先。

   孙子四曰“以虞待不虞者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敌我双方的实力、潜力、动员能力,都要有科学的认知与准确的评估,做好有效的情报搜集、分析、研判工作,而后作出周密、细致部署,一句话,就是尽可能做好充分准备。现在来看打贸易战是比较仓促的,我们似乎在斗气,我们给了对方很大的让步,很大的面子,结果他们一回去就翻脸,搞得我们很没面子,所以一下子很生气,一生气,打出的牌就有点错位,美国只是扬言要贸易制裁,我们把大豆和波音飞机都打出去了,这是“王炸”,一开始把大小王给打出去了,这后面还怎么打?一定要斗智斗勇不斗气,学会打太极,掌握十个手指弹钢琴。

   孙子五曰“将能而君不御者胜”。将军很有能耐,独当一面,如此将在外军令可有所不受,是取得胜利的重要条件。然而,现如今,“君能”而“将不能”的矛盾相当突出,很多地方大员、关键少数,口号喊得震天响,但是行动总是差强人意,甚至一动不动,尽管如今很少胡乱作为,但是不作为、假作为比比皆是,使得核心往往不得不“御驾亲征”。因此,反腐永远在路上,整顿党风政风永远在路上,有的可能才刚刚开始。

   以上五个方面,约略比照,大致可以知道中美博弈的胜算概率。事实上,形势往往比人强,人算往往不如天算。

   第五,有关能源资源粮食等战略物资安全问题。首先看粮食安全。中国古语,君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主,粮以安为先。有一种思想,国际分工客观使然,应当立足全球市场解决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然而,必须注意到,国际粮食市场是一个高度垄断的市场,世界商品粮的生产、流通、定价主要控制在美西方手里,全球80%以上可交易粮食掌握在ABCD四大粮商手里,除了路易达夫为法资、美国参股外,其它三大粮商都是美国独资,美国的芝加哥期货交易确定粮食价格。近些年来,中国粮食自给率不断降低,98%、97%、95%、90%,现在是80%左右,人是铁,饭是钢,吃饭问题是第一大事,和平时期不觉得,关键的时候就会凸显出来。粮食安全问题,不只是供给中断问题,而且在“买得到”以外,还要“买得起”,联合国粮农组织界定粮食安全就是既“买得到”又“买得起”。过去的经验显示,一旦爆发沉默的海啸,即粮食危机,一些弱视群体往往买不起粮食,或者买得起,但是恩格尔系数迅速提高,家里开支中粮食比重不断提高,压力就会大增,如此很可能就会用社会行为,如抗议、示威、游行的行动表现出来。

   粮食不是一般的商品,而是战略物资,甚至还是政治手段。如前面所讲的,美国把海地收拾了,把夏威夷变成了一个州,当时就是用粮食这一重要手段。其实,这样的故事对中国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中国历史上,齐国和楚国之间打过粮食战,干得最漂亮的是越国对付吴国,利用煮熟的良种让吴国耽误了农时,引起内乱。粮食一直就是一种政治手段,今天的人们似乎淡忘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有个学者叫莱斯特·布朗,写了一篇文章后来拓展成书,叫《谁来养活中国》,书里说,中国体量太大、人口太多,如果每个中国人都要像德国人那样喝啤酒,那么每年世界增加的粮食,好像是丹麦这个国家的粮食消费量,就被中国喝啤酒给喝掉了;如果每个中国人都像日本人那样吃海鲜,那么整个四大洋都被吃光了。这个假设,理论上似乎是成立的,但是实际上不是这回事。我到西北去,就总体国家安全观进行演讲,说起布朗的话,西北人不以为然,说我们西北人不爱吃海鲜,我们喜欢吃牛羊肉。所以,理论假设推理与实际实践往往是两回事,但是布朗的假设与推理,非常合乎西方人的逻辑思维,因而很有杀伤力。同样的疑问,在2010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澳大利亚时也提了出来,他说,如果13亿中国人和我们一样生活,那么有限的地球资源是无法支撑的。问题是,如果按照西方所宣扬的人人平等的天赋人权,那么中国人是否有喝啤酒、吃海鲜的权利吗?所以质疑、限制中国发展——喝啤酒、吃海鲜——本身又跟西方的价值观是冲突的,这正是西方的双重价值标准在作怪,是西方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或他们自己宣扬的文明冲突的体现。

   习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2014年12月23日)上强调,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我们的饭碗应该主要装中国粮,一个国家只有立足粮食基本自给,才能掌握粮食安全主动权,进而才能掌控经济社会发展这个大局。粮食安全立足自给,似乎还不够,因为粮食生产、或生产出来的粮食品质,是否有可靠保证。肆意的工业排放,导致土地的化学或重金属污染,此前在湖南出现的“黄金大米”,还有,转基因粮食、食品到底是不是安全的?这些都是不可忽略的问题。习总书记担心的粮食安全问题,更为深刻,他说,我到农村调研,在很多村子里看到的多是老年人和小孩,年轻人不多,青壮年男性更是寥寥无几。留在农村的是“三八六一九九部队”。出去的不愿回乡干农业,留下的不安心搞农业,再过十年、二十年,谁来种地?农业后继乏人问题严重,这的确不是杞人忧天啊!粮食是土地与水资源密集产品,即使我们有耕地、有水源、有科技,未来干农活,还要农民,而谁来当农民是大问题。我上世纪80年代到湖北上学,去农村调查,当地的领导就跟我们讲386199部队,38是妇女,61是儿童,99是老人,问题当年就出现了,现在还没有解决,当然问题更加严重了。

   资源安全中,水的安全非常突出。历史上,在当今,很多地缘政治动荡源自对水的争夺。近百年来,激烈的国际争夺,无非就是围绕“三金”展开,首先是黄金,金银天生不是货币,但是货币天生是金银,黄金的争夺就是货币的争夺,或对世界货币主导权的争夺,基辛格说,谁控制了货币谁就控制了世界。上世纪70年代,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国要求所有国家货币都必须与黄金脱钩,这样美元就彻底摆脱黄金,这个天然货币,替代或施加束缚的威胁。瑞士法郎多年一直与黄金挂钩,所以瑞士及其瑞士法郎便是美国长期压制、敲打的对象,直至瑞士法郎与黄金脱钩。

   美元与黄金脱钩后,便转向黑金,即石油,美国与中东最大的石油生产与输出国,沙特阿拉伯达成协议,让美元成为石油这个最重要资源的计价与结算货币,谁要想得到石油,谁必须积攒使用美元,“石油美元”由此诞生并冉冉升起。在页岩气涌现、新能源纷纷量产之后,石油的重要性降低,世界霸权、地区强权、资本寡头开始将争夺的目光聚焦到水,如此,在黄金、黑金之后,出现了所谓“蓝金”,即水。黑金和黄金是可替代的,但是蓝金是没有替代品。虽然,地球是水的星球,但是可以饮用、灌溉使用、生活使用的水资源却很是有限的,由此国际上有关水的博弈越来越激烈。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克劳斯·特普费尔在1999年这样评述:在不久的将来,最激烈的冲突可能是为水而战。

   中国的水安全问题,首先是污染。中国水资源总量不多,人均更少,即便如此,因为诸多发展不当失当,水污染严重,七大水系中劣V类水质一度接近30%,约1/2的城市地下水污染严重,“有河皆干、有水皆污”的现象曾经很普遍。

   中国水安全中期最大威胁可能在于,城市居民生活用水的质量存在隐患,水价上涨引发争议或不满。2007年之前,中华大地掀起一股经济市场化、国际化热潮,当时有关方面指示,各类城市要在给排水系统引进民间资本,大城市要有国际资本。当时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都要走国际化道路。一次,我应邀到北京自来水公司讲座,该公司高管跟我讲,他们在美国学习的老总趁机在美国做了一个考察,要看看美国华盛顿、纽约这样的大城市的供水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美国的相关人员立即加以拒绝,说在美国城市自来水系统是准军事设施,是军方管的,要看的话,必须得到国防部的批准。问题来了,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强国,不可一世,但是他们的安全意识、安全防范远远比我们高。这个故事被讲述在一个内部报告中,此后中国城市的给排水市场化、国际化被叫停了,但是很多城市的私有化、市场化、国际化步伐已经迈出去了,后果呢?近些年来,有关城市供水质量得不到保证、水价上涨等问题而引起老百姓不满的报道,屡屡出现。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种刺后人遭殃。

   未来,中国与邻国因水而引起争端的可能性增大。亚洲大江大河80%都发源于喜马拉雅和青藏高原,中国多处在江河的上游,上游居高临下,具有天然优势,有优势自然要去运用利用。西方经济学一直在鼓吹要充分运用比较优势,西方管理学也一直在宣扬要营造竞争优势。前面说了,粮食是土地和水资源密集产品,到过大西北,一看就知道,中国的土地有的是,但是缺水,有水就能种出粮食,有水就能孕育出绿洲,就能承载更多的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口,就能解决西北与边疆一系列的棘手问题。

   南水北调的东、中线工程的成功实施,使我们对西线调水工程越发有了自信,调集大西南的充沛水资源到大西北,越来越提上议事日程。再重复一遍,水是生命生存之源,也是活力发展之源。大西南的江河多半跨越边境,一旦大规模实施调水,势必与跟周边国家产生矛盾。我们在澜沧江上实施梯级开发,2010年湄公河流域出现干旱,国际反华势力利用NGO大肆鼓噪炒作,使得我们与中南半岛的一些小国一度出现相当的紧张。域外大国一介入,往往就不是双边问题,很可能就成了国际问题。当然,不只是域外大国搅和中国与邻国水争端,域内大国如印度,高度敏感地关注中国的一举一动,雅鲁藏布江因为地震、山体滑坡引发江水浑浊,它便大声四处叫嚷中国在截流修坝。所以,中印之间原本就很复杂的双边关系,因为中国国内的进一步发展而极有可能被印度视为更具威胁。

世界经济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叫“资源劫难”。看看巴尔干、中东,看看东部非洲、南部非洲等地,那些资源富庶之地,通常都会落入动荡的深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35.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