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要重点防范重大系统性经济风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88 次 更新时间:2018-08-31 14:45:27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江涌  
原来美国对粮食、能源、货币逐一控制,后来搞经济金融化,经由芝加哥期货交易所,通过货币控制粮食、能源,今天美国利用技术手段,把粮食和能源打通了,这就是生物柴油,玉米酒精。这样,美国可以同时在粮食市场、能源市场和货币市场布局,而且相互影响,可以确保华尔街投机获利。此外,一段时期以来,已经是岌岌可危的美元,得到“石油美元”和“粮食美元”同时支撑,地位趋于稳固,美元的国际大循环得以持续。

   美元的国际循环,就是“美元陷阱”,我读研究生的时候,风头正盛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德曼写了一本书,叫《萧条经济学的回归》,提出“美元陷阱”。美元与黄金脱钩,成为纯信用货币,信用货币没有任何内在价值,所谓美金其实一文不值。美联储发行美元给华尔街,华尔街把货币变成金融资本,然后渗透进一个个主权国家,金融资本在这些国家经过“投资”这一变戏法,变成了股权,控制着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然后为美国带回商品、服务以及利润。美元循环就跟血液循环一样,不同的是,血液循环输进去的是养分,带出去的是废物;美元循环,输进去的是废物,带出去的是养分。

   怎么确保这一“废物换养分”的循环,抑或“稻草成金条”的变戏法呢?美国用的是一套体系,即美元-美谍-美军三位一体的保障体系,在一个和平与发展作为世界主题的世界里,美国把军队武装到牙齿,穷兵黩武,遍及世界的军事基地,游弋各大洋的航空母舰,干嘛?谁妨碍美元流动,就把谁清理掉。美谍——情报体系的作用,及时发现妨碍或威胁美元流动循环的因素,可以相机行事,包括将其清理掉,过于棘手的,交由军事力量处理。谁妨碍或威胁美元的流动循环,就把谁清理掉,萨达姆、卡扎菲都被清理掉了,朝鲜、伊朗不用美元,美国也要处之而后快。此外,美元还有一套隐形的保障体系,就是美国为世界培养输送大批人才,如“芝加哥男孩”,这些人才往往被精准投放到相关各国的经济金融部门的要害,如欧债危机之后,世人发现欧洲很多国家的央行行长都是高盛系的,都是华尔街培养的。美国利用一整套理论、一系列人才、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强大的军事与情报力量,来确保美元国际大循环,确保美国的核心利益。

   所以美国企业投资到哪里,即美元到哪里,情报力量就到哪里,军事力量也就到哪里,美元-美谍-美军,三者协同推进,一个都不能少。中国人认定“世界是平的”,可以自由地到世界投资、赚钱,结果呢?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很多投资打水漂了,没有情报力量、没有军事力量跟进,海外利益就得不到切实保证。

   2008年克鲁格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2009年这位身价倍增的犹太经济学家撰写文章,特别指出,中国落入了美元陷阱。我们前面讲的中国东南与西北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民族不和越来越突出,其中一部分经济根源,和可能是最主要根源就在这里,即中国落入了“美元陷阱”,货币主权被严重侵蚀。

   债务泡沫,资产泡沫,虚热实冷等,我们一系列的金融经济风险都可以追溯到这个源头,那就是人民币主权被严重侵蚀。在克鲁格曼指出中国落入了“美元陷阱”的2009年,中国的外汇占款占基础货币发行高达134%。主权是一个国家维护自身安全的最坚硬外壳,货币主权(集中于自主发行、流通)是国家主权当中最重要的一类主权,国家货币发行、流通若被外部渗透、私人占有,人民币发行长期由引进外资、外汇占款来决定,是非常危险的,积累起各种基础性风险。中国共产党过去在革命斗争中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尤其是赢得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其中的经验很清晰,那就是我们的斗争一方面是军事斗争、政治斗争,另一方面则是隐蔽货币斗争、经济斗争,在边区解放区,发行自主货币,驱逐法币金圆券。国民党政府垮台,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经济基础崩塌,财政和金融无比地混乱,混乱的核心和关键在货币,金圆券的出现,直接宣告政权的终结。今天,我们的金融管理部门充满了喝过洋墨水的博士,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很看不上陈云、朱理治等老一辈的“土法炼钢”那一套,他们一手拿着西方的教科书,一手拿着自己的统计数字,就出台一个个货币政策、监管政策。教科书有问题,统计数字有水分,出台政策的效果不管用是必然的,管用主要看运气。

   全球化下的国家主权,早就不在局限于领土主权、政治主权,还有重要的经济主权。经济主权中,财政主权与货币主权尤为突出。香港回归,囿于传统观念,我们注重领土主权与政治主权,忽视了财政主权与金融主权,中英关于香港谈判的时候,没把财政与金融当回事,最后英国仍然通过香港财阀这个白手套,控制并拿走关键土地增值收益,实际上掌握着香港的财政,与此同时,英国把货币的权力、金融的权力让渡给美国了,直到今天,美国掌控着香港的金融,秤杆子、钱袋子都不在我们自己手里,香港的民生根本上难以改善,民生决定民心,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民心向背决定政治命运,香港的乱,乱在经济,乱在金融。

   因为经济主权被严重侵蚀,而导致相关国家或地区的治理不力乏力的事例屡屡出现,如南非、阿根廷、直布罗陀等。在南非,当初曼德拉领导的非洲国民大会,与德克勒克领导的国民党,在谈判权力交接时,就遭遇因主权模糊而最终导致政权、治权乏力的问题。因为南非白人是殖民者,因此黑白权力交接,除了政权还有主权,白人答应可以交出一切权力,但是必须留下中央银行和财政部,熟悉政治斗争的黑人领导人,哪里清楚金融主权与财政主权的复杂性,就答应了国民党的要求,接管政权以后,由于秤杆子和钱袋子(银行和财政)都在白人手里,黑人政府根本没有宽裕的财力来改善民生,非国大对支持者的承诺,无法兑现。

   我们今天差不多是一样的,“占领中环”——实际就是一种“颜色革命”——的主体,是回归后成长的一帮年轻人,这帮年轻人切身感受,回归过后老百姓的生活不仅没有改善,而且还恶化了,这是经济基础,民生没有改善,谈何赢得民心?民心向背立足于民生,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

   第四,中美贸易战与全方位博弈。现在,我们看到,中美博弈由贸易战打起而不断升级。

   2015年夏季发生了一场金融风暴,官媒后来说是“金融风波”,我们都知道,那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金融战,国家队(中方)主场,实力雄厚,布局齐整,信心满满,但是一直左右不了市场态势,暴跌连着暴跌,损失惨重,后经过调查研判发现,在我们的前线指挥所,一家中资证券公司,从高管到中层到操盘手,都有对方的人。

   习总书记说,只要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内部不出事,任何外部因素都撼动不了我们。问题是,出了“内鬼”咋办?针对2015年夏季“金融风波”,中央领导告诫,此类事情不能再发生,但是2016年1月又发生。

   半年内两次遭遇金融狙击,损失惨重,市值蒸发30多万亿,按照二八杠杆原理,至少也有6万亿人民币即1万亿美元真实财富损失,要是一个中等国家就完了,中国体量巨大,抗击打能力比较强大。即便如此,金融败战的结构性后果还是比较严重,玩得起金融杠杆的高端中产阶层被牺牲了,至于中产阶层的中低端,在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肯定也是要完蛋的。因为,如果还有经济规律,如果经济规律还能发挥作用,那么就可以这样判断,再色彩斑斓的泡沫,最终是要破灭的,房地产泡沫岂能例外。市场经济的发展,自由经济的发展,最后中产阶层都要完蛋,美西方社会因中产阶级坍塌而由“橄榄型”蜕化为“M型”,已经很好很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国家安全严峻性就在这里,改革开放的一个伟大成就,就是在中国出现一大批中产阶层,有房有车有闲,巩固并不断扩大中产,是我们的努力目标,但是经济自由化——愈加开放尤其是金融深化——则与目标背道而驰。

   随着中美经济摩擦不断激化升温,金融战肯定无法避免,因为美国在金融领域具有近乎绝对的优势,历史经验一再表明,金融战一旦失利,很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的局面。因此,打好金融保卫战至关重要,但是正如2015年夏季中国股市巨损所反映的,中国金融领域潜藏一大批内鬼。这么多年来,我们没有任何审查,那些海归回来,直接在政府部门关键岗位担任要职,我这里突出强调审查,并不是说对于“海龟”回国任职天然地不信任,而是强调,信任不能替代监督,监督不能没有审查。我们跟美国方面打交道获知,美国干部审查是很严格的,很多关键岗位是根本不要华人的。我所知道,咱们有一个司局长,曾经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任职,他儿子在美国出生,后来在美国政府部门当上了副处长,非常难得,这个副处长每年要接受政治审查,连他老子每年都要过去接受审查。我们原来也有干部审查,后来放弃了,现在麻烦了,我们要打仗,打贸易战,货币战,经济战,未来可能还有激烈的传统战争,但是我们尚没有底气确定,在我方阵营的,是否都是自己人,是否都很可靠?

   中美博弈除了一些具体的技术性缠斗外,更有一些战略性制高点,经济全球化及其所反映的经济自由化就是其中之一。

   在经济全球化的大潮流面前,特朗普政府领导的美国退缩了,中国则勇立潮头,当上了经济全球化的旗手。我们的判断是,全球化是一类趋势性的东西,世界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然而,综观世界很多有分量、有见地的经济史学家,他们并不认定,经济全球化就是趋势性的,很可能是周期性的,最起码认为是周期性的比认定是趋势性的更多,也更有说服力。经济史学家不仅肯定有10年、20年、50年的经济周期,还有100年、300年、500年的经济周期,而且都做了详细论证。也就是说,对于经济全球化,是趋势性还是周期性,国际经济学界史学界没有定论。但是,我们的相关专家学者认定,全球化是趋势性的,因为是趋势性的,更加断定,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所以我们必须向前推进。

   理论很重要,理论如果是错误的或有欠缺的话,后面根据理论而制定的政策就会出大问题,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理论若有一点动摇,一点瑕疵,政治上就可能要出大问题。我们在经济全球化问题上,是趋势性的,还是周期性的,根本就没有搞明白,在没有搞明白的情况下,我们就根据全球化的趋势性,制定对外开放政策,这是大问题。

   即使全球化是趋势性的,我们也要适当界定,中国引领的全球化和美国,此前还有英国,引领的全球化有什么不同?美国引领的全球化搞不下去了,中国就一定能够搞下去?资本主义全球化搞不下去了,中国特色的全球化还没有界定,又怎样搞下去?这需要给世界进行有分量的解释。美国搞全球化,把自己搞肥了,把别人搞瘦了,别人就不跟美国干,这是过去,今天美国判断,美国搞全球化,把自己搞瘦了,把别人搞肥了,把中国搞肥了,美国不干了。那么,美国的今天是否就是中国的明天,美国引领全球化的今天就是中国引领全球化的明天,我们需要有一堆说辞进行解释,但是现在还没有。

   前文提到,中美相互依赖是不对称的,中国对美国的依赖要远远高于美国对中国的依赖,所以美国从中可以获得一种特权,来不断敲打讹诈中国。本轮美国对中国敲打讹诈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是美国的战略抉择,而不是技术行为。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任性的特朗普总统个人所为,其实是美国知识与政治精英形成的战略共识,然后推动特朗普总统所为,必须要遏制中国,阻止中国超越美国。

美国对华发起的攻击理应是一个组合,贸易摩擦只是开始,只是预热、预演,攻击肯定不只是在贸易领域、经济领域,因为旨在遏制中国崛起,所以,它是既要命,又要钱;华盛顿要命,华尔街要钱;“颜色革命”要命,金融开放要钱;过去,在香港,一边策动插手“占中”,乱社会,另一边在金融市场布局,乱金融,虽然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取得了反“颜色革命”的胜利,但是金融领域我们付出了巨大损失,你对付了华盛顿,但是对付不了华尔街,对付了华尔街,可能又对付不了华盛顿,人家又要钱又要命,让你摁下葫芦浮起瓢,顾此失彼。为什么现在要提倡、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总体国家安全观就是让我们要统筹应对,既要考虑到命,又考虑到钱,资产要保值增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35.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