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要重点防范重大系统性经济风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44 次 更新时间:2018-08-31 14:45:27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江涌  
把丑的说成美的,把私的说成民的。

   本人曾经撰文,阐述国有企业的六大角色,即国家利益的守护者、社会主义的实践者、民族精神的传承者、社会责任的肩负者、经济调控的执行者、干净财富的创造者。阳光之下,国有企业自然也有阴影,甚至有一系列的问题,不是什么都好,像因美国制裁而击倒的中兴,就有一堆问题,为什么?因为国有企业也是市场主体,市场化给国有企业的重压越来越大,使之也变成了一个利润的创造者,成为国有资本,资本的属性就是要不断增值,离不了贪婪、压榨、剥削这些与生俱来的东西,只不过国家政府有制约,所以表现出跟私营资本、跨国垄断资本还有所不同,但是它们作为资本,本质上应当没有什么差别,只要是资本,就必然遵循资本积累规律,接受市场机制调节,其逻辑必然是利润最大化。今天,我们奉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此要不断探寻、找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边界到底在哪里?这是很困难的问题,但是必须要回答,现在越来越没有办法回避这个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党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6年10月12日)时指出,使国有企业成为党和国家最可信赖的依靠力量,成为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的重要力量,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力量,成为实施“走出去”战略、“一带一路”建设等重大战略的重要力量,成为壮大综合国力、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力量,成为我们党赢得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胜利的重要力量。

   有一段时间,社会上有一股强大的声浪,要借所谓深化市场化改革把国有企业干掉,相关部门做了很多舆论反击,但是没有多大成效。后来,习总书记亲自到国资委做了指示,要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中央政治局还专门召开了关于国有企业的会议,强调国有企业六大力量只能增强不能削弱。

   不只是就经济增长与经济安全看,而且还要从政治视角看,国有企业只能增强不能削弱。因为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在国有企业,这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发展与安全两件大事的必然要求。很久之前,本人就从发展与安全两个视角,看待中国的“企业三军”,即国有企业是主力军、民营企业是生力军、跨国企业或外资企业是雇佣军,正是“企业三军”相互竞合、相互补充,所以中国经济总体上才会健康向上,才有极大的活力。

   其中,主力军的作用功不可没。本人研究经济金融安全二十几年,依我看来,世界各国的经济都在开放,但是看一看有几个国家,取得了中国这样的成效?环顾世界,凤毛麟角,很多国家都在开放,但是开放着开放着就不行了,像阿根廷、泰国等诸多国家都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以泰国所代表的东南亚几个国家,原来称作“五小虎”,虎虎有生气,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五小虎”都成了五只病猫。因为,一场危机过后,高楼大厦都成了断壁残垣,撅着屁股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一夜就回到解放前,财富被人家卷走了,所以成了病猫,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无序开放,民族资本很弱小,跨国垄断资本进来,一下子就给吃掉了,民族资本一被吃掉,国家发展就没戏了,经济增长得再快,财富也落不到本国国民手里,这叫有增长而无发展,也就是落入“中等收入陷阱”,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中国之所以有显著的发展成就,是因为在中国,有国有垄断对付跨国垄断,这样民营经济私营企业才有发展空间。跨国企业进行采购的时候把价格压得很低,但是国有企业采购的时候,都会给私企一定的利润空间。就像日本大财阀建立的体系,国内采购保证中小企业有利润空间,使得它们能够活得下去,成长起来。我们也一样,我们大量基础设施建设,要求在国内采购,国有企业采购,被采购企业都有一定的利润空间,跨国企业与国有企业竞争,不得不也要做出相应的姿态,这样一部分私营企业就生长起来了。那些同样开放的国家,为什么私有企业民族经济就完了,主要一点就是没有强大的国有企业对付跨国垄断企业,所以都完了,其中的更详尽的道理我不讲了,李斯特在《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书里面讲得很清晰。正是我们有企业三军,国有企业主力军是基本的前提和基础,然后才有私营企业生力军,中国经济的活力主要来自民企私企。在强政府的制导下,在国有企业主力军与私营企业生力军的牵制下,才保证了跨国垄断企业、外资企业作为雇佣军,为我所用。国有企业在很多关键领域、关键行业起主导作用,这样一些跨国垄断资本在中国就不能横行霸道了,它在很多领域都协商着跟国有企业进行博弈,中国高铁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

   其次是防止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很多国家都在向世界开放,不只是中国一家在对外开放,但是,早先的经济明星在开放中都逐一凋谢了。阿根廷就是被广泛视为经济优等生,原来在美洲最亮的经济明星是阿根廷,不是美国,然而今天的阿根廷是什么样的态势,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阿根廷有个第二国歌,叫“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很伤感,因为它深深地落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墨西哥人则哀叹,上帝啊离我们那么遥远,而美国离我们这么近!它也落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国际上特别是拉美国家的教训表明,民粹主义是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根源。它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政治上搞盲目民主化,意见纷杂,无法集中力量办事;二是过度福利化,用过度承诺讨好民众,结果导致效率低下、增长停滞、通货膨胀,收入分配最终反而恶化。这个解释无疑是很有见地的,但是还有可以补充的地方。

   我认为,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如果存在,那也主要是工业化中断或停滞的陷阱。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书中精辟阐述,工业化是一个国家繁荣富强的关键。这是英国的经验、美国的经验,德国当时要繁荣富强,就必须工业化,日本学德国,工业化也成就了日本。现代化强国最关键的就是工业化,因为工业化带来的收入潮水可以浮起港湾里所有的船。国家走向现代化,似乎有很多途径或环节,但是,工业化是最关键的。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决策者一再强调,中国必须迈向现代化,工业、农业、国防、科学技术现代化,其中工业化是最关键的。我们迈向现代化的征程,一开始就很清晰,即工业、农业、国防、科技现代化,而不是政治现代化、政治民主化。中南半岛、中东欧、拉美等诸多国家,受美国鼓噪、西方鼓噪的影响,说走向现代化,有个捷径,就是政治民主化,一步就可以跨入现代化,结果他们纷纷采取民主政治,实质是选举政治,然而没有经过工业化洗礼、格式化的社会,在政治民主化作用下,很快便乱成一锅粥。美西方实际走过的道路就是工业化道路,而且用高关税保护,来走工业化道路。韩国裔英国籍的著名经济学家张夏准,在这个方面做了很多论述,他很好地继承李斯特的思想,中国人民大学贾根良教授积极阐发的也是这套思想。在保护中成长,在保护中实现工业化,这套思想不是主流,但是它揭示的是落后国家走向现代化真正可行路径,是被历史反复证明了的一个真正可行的路径。

   美西方的经验,迈向现代化需要经历几个关键过程,一个是世俗化,一个是工业化,一个是市场化,这是西方走的道路,我们今天在重复这个道路。

   首先是世俗化。世俗化很重要,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家不会致力于财富创造,不会从事生产力的促进,而是被宗教严重束缚,动弹不得。在欧洲,一个叫马丁·路德的牧师掀起宗教改革,开启世俗化,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老百姓面对现实问题,直面生活问题、财富创造问题,这是第一步。世俗化对中国来说,早就不是问题,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就很世俗了,“子不语怪力乱神”,百家争鸣,民智开启。

   第二步是工业化,工业化是一个国家繁荣富强的关键,工业化可以对整个社会实行格式化。近年来,一些经济专家,根据中国出现的产能过剩,这个过剩,那个过剩,断言中国的工业化完成了,所以要促进服务业的发展,这两年服务业每增加1个百分点,舆论大肆拼命宣传,据此说经济进步、社会发展,这是不对的,因为中国的工业化并没有完成。

   根据美西方日本等国经验,是否完成工业化要看这样几个衡量指标,工业化会带来整个社会面貌的极大改变,首先是时间和效率观念革新。时间和效率,现在中国大城市没有问题,但是到了中西部地区、乡村小城镇就不是这样了,时间效率观念很差;其次是秩序和规则观念。工业化格式的社会是井然有序的,包括自觉排队,遵守交规,当今中国呢?行人过马路乱闯红灯,大街上的车开得跟游蛇一样,转来转去。最后是组织观念,工业化的社会化大生产,可以组织各种生产要素,包括劳动者,进行有效生产,成功的工业化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如NGO,把社会有效组织起来,社会不再是一盘散沙。用上述指标衡量,中国的工业化远没有完成,原来就此辩驳还比较费劲,现在再讲就很简单了,看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原本看上去是一个很牛的中国高科技公司,美国就那么轻轻一击,一点穴位,就休克了,倘若中国工业化已经完成,就不会这样弱不禁风。而且,美国对中国贸易制裁,经济战,不是立足当下,面向中国制造2025,而我们反制美国却只是现在。

   第三步是市场化。近些年来,中国以极大的热情拥抱市场化,中国经济取得显著增长,但是与此同时也付出重大代价,最重大的代价是,道德沦丧与环境破坏,因此总的评价总是好坏参半、毁誉参半。参半的主要原因在于,市场机制本身就是天使与魔鬼的复合体,即市场不仅是“财富魔法师”,还是“撒旦的磨坊”,前文已经阐发,这里不再赘述。对于市场,多年来中国似乎一直在魔鬼与天使的两个极端做选择,如此要么全面排斥,要么全盘接受,忘记了孔老夫子的谆谆教诲,“执两端而用其中”。

   今天,我们搞“一带一路”,迈向现代化的历程,世俗化、工业化与市场化的道路又被重新提了出来。“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的战略决策,中国要实现真正崛起,就要深入亚欧大陆心脏地带,就要进入印度洋。地缘政治实质就是资源政治,世界最主要的资源集中在印度洋周边,世界最重要的航道集中在印度洋上,印度洋是地缘政治的核心,谁进入了印度洋就进入了世界舞台,中华崛起必须要进入印度洋,怎么进入印度洋?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足够长的杠杆和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撬起。如果说,“一带一路”是杠杆,那么巴基斯坦就是支点;如果说“中巴经济走廊”是杠杆,那么瓜达尔港就是支点。

中国通过巴基斯坦这个捷径进入印度洋,通过中巴经济走廊进入印度洋,这是战略的可能性。中巴传统友谊根深蒂固——巴铁——使中国进入印度洋的战略具有了现实性。所以,基本中巴双边利益,今天我们很真心实意帮助巴基斯坦,真心实意地帮助巴基斯坦走向现代化。巴基斯坦对中国的指望很大,对中国期望很高,但是要知道,这个巴铁,迈向现代化之路,要比我们更加艰难。首先是世俗化,对巴基斯坦来说太难了。恩格斯讲,妇女的解放是社会解放的尺度,去过巴基斯坦的人都清楚,妇女是极其没有地位的,一个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这四个老婆是存量,还可以更换,看中了谁可以替换进来。妇女极其没地位,妇女的解放之路漫漫修远,世俗化之路漫漫修远;其次是工业化,巴基斯坦的青少年越来越多地选择伊斯兰学校上学,伊斯兰学校没数理化课程,与现代化有关的只有英语和计算机。中国在全身心投入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社会上曾经出现一个流行语,“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没有数理化,怎么会有工程师,没有工程师,怎么搞工业化、现代化。中国在巴基斯坦建设了大量的BOT工程项目,即建造--运营--移交,最后交钥匙给巴铁兄弟,可是他们接不了,没有足够的工程师。还有一个被当成笑话而经常说的,就是工业化流水线作业,24小时不能间断,穆斯林兄弟祷告,一天5次雷打不动,清真寺一敲钟马上就祷告去了,这个怎么弄?没法弄,宗教至上,这个很麻烦;第三是市场化,这个似乎更不可能,市场化在中国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像道德的沦丧、环境的破坏,如今遭遇越来越强大的抵制。穆斯林都是兄弟,中巴关系这么好,在巴基斯坦访问,巴铁可以替我们挡子弹,防止恐怖袭击,但是跟相关学者交流的时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35.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