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要重点防范重大系统性经济风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44 次 更新时间:2018-08-31 14:45:27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江涌  
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中国产业界藉此赢得了独一无二的巨大范围经济效益,成为中国竞争力的重要源泉。”在世界经济坐席中,中国已经是坐二望一。但是,中国有近14亿人口,东南与西北之间、城乡之间、行业企业职业之间,发展差距极大,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情形突出,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所要追求的最大目标就是发展。中国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是几十代人,都要积极致力于发展生产力,实现共同富裕,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同不充分不平衡发展之间的矛盾,是长期的,解决这一矛盾的任务是艰巨的。因此,中国还是要发展的,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发展是解决我们诸多关键问题的总钥匙,这正是在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未来,我们主要精力还是致力于发展,发展我们的经济,发展我们的社会政治,是全面而深刻的发展,而不是简单地就是跟美西方争权,即争话语权,争定价权,争所谓霸权,中国永远不称霸。

   2017年特朗普总统领导的政府,公布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报告同样把经济繁荣当成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但是中国妨碍了美国经济繁荣。报告指责中国,还有俄罗斯,是一个修正主义国家,这个判断显然已经上升到意识形态层面了。当初,我们说苏联是修正主义,后来的朝鲜说我们是修正主义。然而,今天,美国竟然说我们是修正主义。我们原来说的那个修正主义,是修正社会主义,强调把社会主义原教旨给修正了;今天,美国说我们是修正主义,暗指我们把资本主义给修正了。因为,美西方不认同我们是社会主义,认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就是资本主义,但是说我们搞的不是一般的资本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西方经济学里的经济政策,只有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但是中国搞产业政策,这个产业政策就是原来的东亚强政府模式,这个强政府模式,在东亚危机过后,被美西方把它打掉了。但是,中国一直保留着这种产业政策,突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还有,就是国有企业,美西方奉行资本主义,立足私有制经济、股份制企业,而中国立足公有制搞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太大、太强了,所以在中国本土市场竞争,西方跨国企业占不了多少优势,奈何中国国有企业不得,吃不掉它们,西方跨国企业在中国没法像在世界其他各地那样横行,那样垄断,反而使得中国的国有企业不断做大做强做优。所以,中国特色这套东西,把美国认定的资本主义给修正了,把自由资本主义的名声搞坏了。所以,美国现在急于要把中国从游戏圈里踢走。

   今天早上看到一篇短文,为什么现在美国要怒怼中国?说美国开了一个赌场,中国一直只是在赌场里面端茶倒水的伙计,世界各国都被软硬兼施而拿钱买筹码,然后与美国庄家对赌,几十年来,没有哪个玩家不输钱给美国。但是,中国就是打工攒钱,不受美国的百般诱骗,就是不玩不赌。现在,中国攒够了钱,积累了经验,自己要开赌场了,暗指搞“一带一路”,而且门槛低,说是还有分红。美国当然急了,国际赌场,唯此一家,别无分店,中国搞修正主义,不只是分杯羹,而是釜底抽薪,所以美国决不允许。

   其三,不当发展带来的风险。恩格斯深刻指出:

   【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发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引用恩格斯讲话后强调,人因自然而生,人与自然是一种共生关系,对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这些年来,通过牺牲自然环境来实现经济增长的事例,太多太多,即用绿水青山换金山银山,比比皆是,实际上,并没有换来金山银山,而是剜肉补疮。

   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显示,迈向现代化征程的有世俗化、工业化,还有市场化,这样的必经阶段。市场化把康德式的朋友,以及霍布森式的敌人,都变成了洛克式的对手,即为个人利益最大化而斤斤计较,甚至尔虞我诈。步入市场化,是中国迈向现代化一个重要的途径,这是近几十年来中国在重复着美西方经验。但是,这个市场化过程很残酷,其中包括道德的沦丧、环境的破坏,这个残酷的结果都是一些不当发展带来的。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与环境的矛盾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前不久,中国才终止进口西方还有韩国日本的垃圾。我们这些年进口垃圾,一度占西方垃圾出口60%到80%。我们为了发展,实质就是为了赚钱,不顾一切。现在,国家安全应当考虑加入人的安全。中华文明与中华民族的历史影响力,与中华民族人口在世界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有着紧密的关联。一千多年前,我们的人口占世界人口35%到40%,此后我们比例不断降低,之前的习惯性表述是,中国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而现在只有18%的人口,当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时候,我们占世界人口不到10%了。中国的人口占比不断下滑,与此同时,中国的近邻印度,对中国有着重要影响的伊斯兰地区,他们的人口却在不断上升,中国国内少数民族人口相对于汉族的人口也在不断上升,这些变化我们不应无视忽视。还有,就是男女比例失调,男性比女性多了4000多万,这不是均匀分布的,在大城市里,剩女比较多,在广大农村和不发达地区,大量男人找不到媳妇,风险都比较集中;还有就是人口老龄化,未富先老;还有,就是身体素质下降,成年男性的身体素质下降,在一些沿海经济发达地方,包括原来进口垃圾处理集中地,当兵体检很少有合格的;成年女性的身体素质也在下降,很多育龄妇女怀不上孩子,一怀孩子就要保胎,所以人的安全是很大问题,很大问题来自不当发展带来的风险。

   这个是我去上海讲课的时候,上海一个专家提供给我的资料。著名浦东开发,其中也有不少瑕疵,如发展规划问题,就是把浦东作为新的交通枢纽。相关专家说,原来我们规划在虹桥,虹桥作为枢纽的效果就非常明显,但是规划者们选择了浦东,要知道浦东三面环海,长三角之死角,发展有效性只有四分之一,拟定的枢纽越往前延伸,其服务半径越大,掉在海里的放空资源越多。到上海去的,有几个选择飞浦东机场?选择浦东则要贯穿整个上海市区,不只是增添个人劳累,也会增添城市拥堵。因此,绝大多数选择的虹桥机场或虹桥车站。在浦东投资沉淀超千亿元之后,现在又返回来把枢纽中心放到虹桥。然而,现在虹桥发展空间有限,拆迁建设成本十分巨大,错失发展良机。

   还有一个问题,浦东机场修建在候鸟迁徙路线上,为确保飞行安全,浦东机场成立了一个打鸟队,自1999年机场营运以来,不知打下了多少鸟,很多是稀奇古怪的鸟,不知道是什么鸟,倘若生物环保组织知道了,又要生出多少事端。很显然,这个浦东枢纽,同样是拍脑袋决策、拍胸脯实施、拍屁股走人的“三拍”工程,是不当的发展会带来系列风险的典型例子。

   其四,没有意识到的风险,即根本不知道风险存在的风险,包括所谓的“灰犀牛效应”。中国的房地产存在很多很大风险,它的风险不是今天才有的风险,若干年前就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早在2012年就有一个报告称,北京市的房地产合计市价,已经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了,一如当初的东京,但是咱们一直不想直面、解决这个问题,一直往后拖,一直拖到现在已经成了整个国家经济安全的不堪重负。

   这里我给出一幅中国核电发展分布图,据称原来要修建130多个反应堆,后来相关专家院士提出比较激烈反对意见,降到90个,也是个不得了的数字。相关专家认为核电大跃进有极大的风险,在日本311大地震引发核泄漏之后,整个世界都在纷纷下马核电,而中国逆势而上,而且上了一大批。当今世界,核电站一般都建在沿海,一旦发生事故比较好解决。然而,我们很多核电站建在内地,黄河上游有,四川盆地有,洞庭湖也有,这个核电反应堆,不出问题则已,一旦出问题,就是灾难性的。都说现在的核电很安全,一万个放心,但是谁能保证万一?

   现在的核攻击不一定是军事物理性攻击,通过网络就可以发动攻击,网络世界严重不对称,攻击往往冤无头债无主,与工业化相比,我们的信息化跟美西方的差距更大。为了经济增长,对地方政府来说,核反应堆就是印钞机,为了赚钱,而不顾一切,过去的三年大跃进,搞出一堆问题,如今三十多的经济大跃进,搞出问题成堆,要不要反思反思?调整步伐,重新出发。

   其五,重大和系统性风险,在谈及风险和危机时,习总书记特别指出“三大效应”,即滚雪球效应、蝴蝶效应和骨牌效应。美国次贷危机是滚雪球效应,次级贷和次级债在美国整个金融资产中的比重不到1%,这个是很低的比例,但是发生危机之后,像滚雪球一样,很快导致次贷危机,而且引爆2008年国际金融大危机。1997年东南金融危机,就是典型的“骨牌效应”,泰国发生危机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中南半岛国家逐一被卷入危机,而后中国香港、中国台湾,还有韩国、日本、俄罗斯,一连串都倒掉了。“蝴蝶效应”原本是气象学概念,说是在亚马逊丛林里,一个小蝴蝶煽动一下翅膀,就有可能在墨西哥湾掀起一场飓风,1998年在印度尼西亚发生的危机,就是比较典型的“蝴蝶效应”,印尼的危机是泰国传染的,率先是汇率危机,印尼盾贬值,导致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通货膨胀与失业引发社会危机,印尼种族矛盾积蓄已久,社会矛盾激化被引向了种族对立——排华,出现了大规模对华人的仇杀,社会危机不断恶化,反对派乘机发难,政治危机显现,苏哈托政权三十多年的统治土崩瓦解,政治危机并没有止血,国家危机随后而至,东帝汶、雅齐省等纷纷要求独立,这是典型的“蝴蝶效应”。我们担心的是,中国经济、社会、政治、民族矛盾复杂交织,而国际反华势力、境内外敌对势力从来都没有游手好闲,中国一旦出现金融经济危机,很可能也会出系统性的“蝴蝶效应”。

  

   四、防范重大系统性经济风险

   首先是基本经济制度不能动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必须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

作为基本经济制度,公有制和非公有制的地位与作用,其实在宪法这一根本大法里面都明摆着,但是一段时期,我们的舆论只是强调非公,而公有实际上是在不断萎缩。大家主义到没有,一个很高端的智库,曾经炮制了一个叫做“383方案”,该方案就特别强调非公的发展,当时有相关专家解释说,要把中国的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当中比例不断降低,降低到跟英国大体一样的水平,英国是怎样的水平?10%左右。当时国有企业代表的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只有27%左右,三分之一还不到。即便如此,还有很强烈的声音鼓吹要求“国退民进”,“国退民进”的前提是所谓“国进民退”,导致“民企”没有了发展空间。其实,一段时间鼓噪很起劲的“国进民退”实际是个伪命题。首先,“国”和“民”的矛盾模糊,“国”很清楚,是国企,“民”是什么概念?“民”实际是“私”,用“民”把私企掩盖了,用“民”把外企掩盖了,中国经济多年已经是国企、私企、外企“三分天下,各有其一”的格局,所谓“国进民退”有意制造二元对立;还有就是“进”和“退”,谁进谁退?社会主义改造以后,中国还有私有企业、外资企业吗?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改革开放后,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进”和“退”是这样的过程,私企、外企都是从零开始,快速成长壮大,而后便“三分天下有其二”还要多,是十足的“国退民进”。所谓“国进民退”,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伪命题。实际上,“国进民退”的舆论主要来自市场化新媒体,中国几大新媒体、门户网站基本上都掌握在外资手里面,舆论、话语权在他们手里,他们拼命鼓噪,把白的说成黑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总体国家安全观   经济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35.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