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轲:测度、评估和奖励:中国和西方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的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 次 更新时间:2018-08-30 15:19:04

进入专题: 社会信用体系  

白轲 (进入专栏)  
彼得·特劳格特(Peter Traugott),雷切尔·卡普兰(Rachel Kaplan),多罗·米夏妮(Dror Mishani)和茜拉·哈达德(Shira Hadad)共同出品了这部电视剧。[23]与汉弗莱(Humphrey)签有完全协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剧制作公司与环球电视公司(与科谢特工作室签有协议)合作,共同以汉弗莱(Humphrey)的算法娱乐(Algorithem Entertainment)公司的名义出品了这部电视剧。[24]

  

   在通过何种途径推动社会叙事的演进并且促进行为规范化这一方面,这部电视剧可能有着某种特定的自觉意识。

  

   “老实说,这个想法真的吓了我一跳,”与Keshet合作改编一部以色列电视剧以推向网络受众的执行出品人泰德·汉弗莱(Ted Humphrey)说到,“近年来,我们都看到了互联网在如何用作人类合作的载体的方式上的两面性。”汉弗莱(Humphrey) 说众包已经在全国各地的警察队伍中引起了重视,而这部电视剧,除了其作为电视剧的本质之外,还将从互联网的视角思考互联网在案件破解中的好处和坏处。      [25]

  

   这个故事是一个自救的故事(“‘法庭只能做这些,剩下的要靠我们自己了’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刚刚发布的电视剧《大众的智慧》首支预告片中有这样一句话。”。[26]更令人感兴趣的在于创造一个数据可以通过自愿披露来进行收集平台的合法性,因为这可能是一件正确的事。这件事也可能需要司法进步来共同推动(因为这肯定与犯罪问题有关)。不过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讲,这也几乎包含了社会中的所有问题(比如:找到并抓住任何违法者,曝光企业的不合规行为,曝光行政官员的不合规行为,甚至是找出谁家小狗在小区里随地排便等)。

  

   这种想法并不是向未知领域的贸然跃进。在不久前,西方的大众文化已经以群体的形式开始尝试接受这种责任的价值观。这种群体性尝试有着两个完全不同的倾向。第一,通过实时参与真人秀、才艺秀或者才艺比赛人们会获得娱乐和愉悦。这些参与方式包括美国之声(译者注:又名先声夺人,一当歌唱类真人秀电视节目)[27]等互动类电视节目中的电话或在线投票等互动形式。在参与式大众娱乐的影响下,大众社会已经掌握了分享观点的技能,这种分享其实也就是提供数据。第二,大众已经开始参与打击犯罪、追求正义,这已经比较接近电视剧《大众的智慧》所描述的状态了。《美国头号通缉令》(译者注:一档基于真实通缉案件的司法类电视节目,观众可以拨打热线电话向节目组提供有关信息以帮助找到通缉犯)这样的节目就是很好的例子。在这个节目中,孩子死于谋杀的主持人约翰·沃尔什(John Walsh)通过向公众讲述一个个犯罪案件帮助捉拿了上千个逃犯。通过骇人听闻但尽可能准确的口吻,节目对不同的犯罪案件做出戏剧化的重新叙述,目的在于向观众提供犯罪案件和罪犯的信息,号召他们向节目组或者政府提供信息,一起匡扶正义。[28]

  

   与《美国头号通缉令》相比,《大众的智慧》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应用数据搜集算法来使得达到目标的概率更大(巧合的是汉弗莱(Humphrey)先生的公司也叫Algorithm Entertainment,即“算法娱乐”)。该剧是一个有关作为国家和其政治组织间合作的监管型治理的故事。这部剧说明了国家和私人合作在实时治理系统中的重要性。这种治理系统利用法律但却基于管理和行政来确保行为规范的执行。它通过奖励好的行为,惩罚坏的行为和增强社会秩序以造福所有人。在西方模式中,这种治理会遇到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可能会与行政管理的自由裁量权和算法如何才能有效运转有关。这种模式对社会规范做出了一些有益的改变,因为它鼓励普通人把信息的分享作为一种社会责任社会单独来考虑。这种改变毫无疑问能为任何社会信用、评级或者基于收集目标数据、专有算法和协调的奖惩这一进程的管理系统提供坚实的基础。

  

   IV:结论

  

   监视,作为一种技术、价值、评价和关系的集合,已经成为现代国家、现代企业和其他集体组织运行的一项基本要素。当曾经被看做是监视和监督的行为成为数据驱动系统的一部分时,这些行为就已经转型为一种精致的治理方式。在这种全新治理方式中,算法用实质性的激励、回报和纪律因素构建了合规体系的运作方式。这种治理方式已经不再仅仅是政府管辖的手段,反而已经成为政府管辖本身了。

  

   作为一种分配治理目标的系统,社会信用(中国的)和评级方案以及自由裁量权引导系统(西方的)已经跃过了限制它们自身的私法和软法(文化、风俗、道德)疆界。无论是作为一种有机的政治社群规则的集合,还是作为政治社群合法地通过其在政府内的代表制定的意愿的积极表达,法律都将不再履行其传统的功能。不过随着西方国家政府权力的碎片化,监视作为政府管辖工具的有效性也有着同样的趋势。在西方国家,无论在哪里,所有的机构都在使用社会信用和评级系统。而且只要其符合人们的文化预期,社会信用和评级系统就可以在文化上被接受。

  

   在当代世界,合规系统和监管,作为集体(比如国家、企业、宗教)治理的框架,正在迅速地取代法律和传统的执法方式(组织法或实定法,即“either organic or positive law”)。它从控制的方式和对合规及激励系统的服从改变了法律的功能。在西方,大部分的社会信用要素已经被开发出来。但是各种不同要素的统一及紧密协作还需要巨大的创新。因为体系还在发展之中,社会信用和评级体系面临着巨大的技术性挑战。本文思考了以系统构建和数据收集问题为形式的技术性挑战。同时,本文也检视了有关广泛政府领域的一致性的管理性挑战,与私有领域社会信用的整合,以及解决行政权力滥用问题的挑战。之后,本文思考了如何把政治规范整合进社会体系中去的问题。这些都着眼于与中国以外的政治和体系标准的整合和社会信用度量在海外运营的中国企业中的应用。此外,本文也讨论了有关数据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在社会信用和评级系统的健康运行中有关数据收集、保存和完整性的问题。最后,本文讨论了有关解释的挑战,这说明给数据和算法构建意义的任务是十分困难的。此外,本文向读者指出了元社会体系构建的重要性。为了维护社会信用体系评级和运营的完整和真实性,同时也为了规避系统性腐败,保证社会信用体系坚持核心政治价值和政策,构建一个监管社会信用体系本身的社会信用体系也是有必要的。在适当的监管下,社会信用和评级体系的开发会为治理的发展、法治的发展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打开一片尚未探索的新天地。

  

   [1] 作者:白轲(Larry Catá Backer),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理查德和玛丽·埃舍尔曼教席学者(W. Richard and Mary Eshelman Faculty Scholar),法学和国际事务教授;法律与国际事务学会(Foundation for Law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董事会成员;和平与伦理联盟(Coalition for Peace & Ethics)董事会成员.

   [2]译者:戴苗强,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国际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助理,法律与国际事务学会(Foundation for Law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研究实习生

   [3] Backer, Larry Catá. 2008. “Global Panopticis       m: Surveillance Lawmaking by Corporations, States, and Other Entities.” Indiana Journal of Global Legal Studies 15(1):101-148.

   [4] Backer, Larry Catá. 2008. “Global Panopticism:  Surveillance Lawmaking by Corporations, States, and Other Entities.” Indiana Journal of Global Legal Studies 15(1):101-148.

   [5] 2013. Larry Backer. “Transparency and Business in International Law,  In Anne Peters and Andrea Bianchi, eds., Transparency in International Law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77-501).

   [6] 2017 (forthcoming). “From a “Two Thrust Approach” to a “Two Sword One Thrust Strategy” to Combat Criminal Corruption: Government Enforcement of Compliance and Oversight by Sovereign Investors.” Jilin University Journal, social science edition 吉林大学学报社科版.

   [7] “What is Netflix”. 2017. Netflix 链接:https://help.netflix.com/en/node/412 .

   [8] iBooks. 2017. Apple, Inc. 链接:https://itunes.apple.com/us/app/ibooks/id364709193?mt=8.

   [9] LaFrance, Adrienne. 2017 (April 14). “Amazon Is Making It Easier for Companies to Track You.” The Atlantic. 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7/04/amazon-is-making-it-easier-for-companies-to-track-you/522999/.

   [10] Sept. 17 2017. Larry Backer. Social Credit in the West: Non-State Rating Systems for CSR Compliance Law at the End of the Day. 链接: https://lcbackerblog.blogspot.com/2017/09/social-credit-in-west-non-state-rating.html.

[11] 2017. First Annual CSR Performance Index.链接:http://www2.ecovadis.com/Global-CSR-Risk-and-Performance-Index-2017?(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白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信用体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