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中和:马哈蒂尔的治国观:伊斯兰与亚洲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2 次 更新时间:2018-08-29 07:19:28

进入专题: 马哈蒂尔   马来西亚  

陈中和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全国国会选举中,由曾经在位22年,高龄93岁的前国家领导人马哈蒂尔所率领的希望联盟大胜由首相纳吉布所领导的国民阵线,一举推翻了自1957年独立建国以来,执政长达61年之久的执政党联盟,也结束了巫统一党独大的执政局面,引起世界的瞩目。其实早在2003年10月31日,当时78岁的马哈蒂尔就宣布告老退休,将巫统党主席和首相一职交棒给阿都拉巴达威,纳吉布又在2009年继任党主席和首相,不料今年这场选举,2016年已退出巫统,另组土著团结党的马哈蒂尔竟率领其他三个反对党组成希望联盟,并再和另一个地方政党结盟,成功透过选举推翻巫统主导的联合政府,终结了长期由巫统党主席担任首相的传统,为马来西亚带来了一个新的局势,大出政治观察家的意料之外。

   退休已长达15年之久的马哈蒂尔之所以能够重返政治舞台,再度被国民认可为国家领导人,除了已执政长达10年的纳吉布和他的夫人贪腐丑闻传遍民间之外,政府行政效能低落,国民整体生活和经济水平每况愈下,相对马哈蒂尔领导时代(1981-2003)有严重倒退,让人民开始怀念马哈蒂尔领导时期也是一大主因。

   诚然,马哈蒂尔过去领导马来西亚的22年期间,透过发展工业化、开放投资、提高行政效率和国营企业私营化等的改革,让马来西亚在1988年至1997年间皆拥有高达9%的年经济成长率,不但让马来西亚的经济有长足进步,许多他任内完成的大型建设如吉隆坡国际机场、吉隆坡双峰塔大楼、布特拉再也行政中心(Putrajaya)、槟城跨海大桥等在今天仍然是屹立不摇的国家地标。1980年代以降马来西亚经济上的优异表现也让马哈蒂尔时代成功塑造了一个土著的工商社会, 在他执政后期甚至被马来西亚的媒体喻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因此,马哈蒂尔创下的非凡政绩,让他过去的治国经验和思想一直以来都被国内外学界高度肯定。

   此外,他在国内对伊斯兰的持续关心和重视,也为马来西亚留下了一系列重大的伊斯兰化资产。对此,许多学者皆认为马哈蒂尔时代标志着马来西亚官方朝向伊斯兰化转变的年代。大体而言,马哈蒂尔执政期间就实施了许多突破性的伊斯兰化政策,也大幅提升了伊斯兰教法的地位。不但逐渐改变了马来西亚原先世俗化的国家体制,也广泛改变了马来西亚社会的各个层面。

   另一方面,马哈蒂尔在第一次首相任内也在国际舞台上动作频频,不时严词批评英美强权,俨然以第三世界和伊斯兰国家的主要领袖自居,并持续“代表”第三世界和伊斯兰国家展开重要谈话,同时他也积极争取主办国际伊斯兰的领袖会议。

   随着马来西亚在马哈蒂尔领导时期取得长足的经济成就而成为一个相对现代、民主和富裕的穆斯林国家。自1980年代末国内外就陆续有学者为马哈蒂尔冠以“伊斯兰领导人”或“伊斯兰领袖”的称呼,并对他结合伊斯兰和现代性的社经发展模式推崇有加,许多学者认为马来西亚向世人证明了伊斯兰和社会的现代化可以并行不悖地发展,足以让其他穆斯林国家作为借镜;伊斯兰学界地位崇高的埃及艾兹阿哈大学教授穆夫提坦达威(MohammadSyed Tantawi)更称许马来西亚是伊斯兰的模范国家。

   由此可见,对国际社会而言,马哈蒂尔拥有两个特质,其一,在国际上敢怒敢言,为弱小国家打抱不平,敢于批评西方帝国主义和白人种族主义,此举使他在1990年代一跃成为国际知名领袖,俨然是亚非发展中国家“亚洲价值观”的代言人,或“亚洲的巨人”。其二是强调伊斯兰的治国哲学。事实上,马哈蒂尔是一位积极追求救国济民之路的民族主义者。他在位期间以反对西方霸权,提倡伊斯兰和亚洲价值观。其伊斯兰论述之完整,反帝国主义话语之多元,国家发展理论之丰富,至今马来西亚历任首相没有人能出马哈蒂尔其右。他也同样地将西方政治理想加以修订转换为适合马来西亚国情的政治体制,并义正言辞地加以捍卫之。尽管他已卸任15年,至今马来西亚国内的穆斯林仍然普遍将其视为一位真正代表他们的国家领袖。

   本文就马哈蒂尔对帝国主义的理解内容和相关的响应之道,及其结合伊斯兰和亚洲价值的治国观点作分析,从中审思亚洲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途径,以及西方政经制度在亚洲国家发展过程中所应扮演的角色。

  

马哈蒂尔对帝国主义的理解


   以学者芭芭拉۰布什所言,帝国主义的扩张就是对殖民地区的剥夺,这种剥夺的方式可透过进贡、赋税、土地征收、对贸易或生产的控制来加以进行,“从过去的罗马帝国到今天的美国军事强权,军事和科技的主宰性是维系帝国权力不可或缺的要素。”

   列宁认为帝国主义不全然是领土兼并,而是资本主义发展进入生产和资本垄断的结果。他指出资本主义下市场自由竞争发展的结果必然是大企业吞并小企业,而最终导致生产和资本的垄断。资本家利用控制各国市场的手段来累积财富,致使世界版图由少数几个资本主义强权所分割把持。因此,帝国主义最深层的经济根源就是资本家对生产和资本垄断的需求,即为极少数的富裕国家对大多数弱而小的国家的主宰关系,这些垄断的资本家只坐享他国人民劳动的成果,是一种“寄生,衰退的资本主义”,这个阶段的资本主义也就是其走向毁灭的最后阶段。

   马哈蒂尔和一般国家领导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拥有较长的掌权时间,并在他的治理期间打造了一个首相权独大的威权体制,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把他的治国理念贯彻到全国。他这种个人化的统治风格,不仅因为他是位“孜孜不倦的民族主义者”,相较前三任首相,专栏作家出身的他拥有塑造个人风格的论述能力,他一方面既能结合论辩、理念与政策,拟出一套富有说服力的国家宏愿,另一方面又能在其任内建构出一套结合反帝国主义论述和伊斯兰化观点的主张作为国家发展的基础,同时他也擅长利用全国巡回演说来激励人心。

   以研究马哈蒂尔知名的邱武德教授认为马哈蒂尔思想(Mahathirism)可分为五个中心部分,即民族主义、资本主义、伊斯兰、平民主义和威权主义。可以说马哈蒂尔作为积极的现代化推动者,他个人的构想往往就会成为国家的重大发展计划,他从不隐藏他本身坚定的信念,并致力于透过无数的演讲和政策的落实来宣扬之。

   事实上,贯穿马哈蒂尔思想的,仍然是其念兹在兹的马来民族主义,这个民族主义对内,就是追求马来人的领导权,对外,就是反对西方的帝国主义,前者固然为他带来种族主义的恶名,而后者,却为他赢得了众多国际友人的称誉,后者的光芒也往往成功掩饰了前者的不足。纵观马哈蒂尔诸多丰富的言论和著述,马哈蒂尔认为,帝国主义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可分成以下几个层面:

   其一,好战的帝国主义利用武力来掠夺其他国家的资源。马哈蒂尔认为亚洲人向来尊重贸易伙伴,奉行和平贸易的传统。帝国主义为了垄断市场,却占领它的贸易伙伴,因此帝国主义的侵略是伴随贸易而来,对西方而言,“哪里有贸易,哪里就有帝国主义。”而这个西方帝国主义的最主要代表,就是美国。在他的眼里,美国完全不理会世界其他国家的感受,一味地推行它的议程,或是用军事力量来威吓他国,寻求支配世界。因此,美国所代表的,就是“旧欧洲帝国主义的改头换面”。尤有甚者,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也十分好战,他们耗费巨额资金只为了发展日新月异的尖端杀人武器,而由于他们的好战,“有数十万人被屠杀,许多部族被灭绝,”他们又任意重划领土,任意将不同的族群聚集在一起,让许多脱离殖民的国家陷入内战乱局,他们也借机干预这些国家的内政。马哈蒂尔认为,这些战争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如美国侵略伊拉克就是一个失败的反恐战争,因为这场战争事实上是帝国主义的侵略,它不但激起穆斯林的愤恨,反而更助长了恐怖活动。因此他认为军事至上和文明的冲突,是一种错误,对世界的和平无所帮助。

   其二,西方利用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来建构其统治秩序:对此,马哈蒂尔不讳言人类都生活在以欧洲为中心的世界(Eurocentric World),全世界都有欧洲主宰的痕迹,甚至欧洲的思想也影响了全人类,是以,马哈蒂尔认为西方所鼓吹的全球化就是西方大企业垄断全球经济的过程,西方过去先剥削东方国家的资源,再利用他们廉价劳动力来大力发展经济,现在在壮大之后却又主张自由贸易来制约东方,而西方所主张的自由贸易,如同大人和小孩在同一个球场上竞技,是一种西方合理化不公平竞争的借口;西方一边鼓吹自由贸易,一边却又反对人民的自由迁移,更是一种双重标准。

   其三,就是指责西方白人至上的生活价值对亚洲国家的入侵。对此,马哈蒂尔认为长期的白人殖民统治使马来人以至马来西亚人多产生了一种“自卑情结” (inferior complex),马来西亚各阶层人民都有盲目仿效欧洲人的倾向,惟从他们限制非白人移民的事实来看,马哈蒂尔认为欧洲人事实上就是种族主义者,因此没有资格批评马来西亚的族群政治。

   依马哈蒂尔之见,这些西方所强加在亚洲人身上的价值,可分成下列几项:其一就是他们所信仰的自由主义和所谓的人权。对此,马哈蒂尔表明每个民族都有他的价值,强加外来的价值在他们的身上是错误的。西方要求所有人都遵循他们的民主制度,“许多反对者因此被害”,这种行为反而伤害了他们最基本的人权。其次,是环保的理念,马哈蒂尔认为西方国家是破坏地球环境的元凶,却还发动抵制发展中国家的伐木活动,此举就是否定他们利用自己的财富脱离贫困、饥饿和疾病的权利,当他们否定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的自由,他们又有什么资格来谈自由?而这种价值上的压迫,就是帝国主义。

   马哈蒂尔还认为,西方也对亚洲输出了如自由性爱、裸露、同性恋、破坏公共财的生活价值,这些败坏的道德都是西方所包容甚至鼓吹的行为,但对亚洲人如马来西亚人而言,这些行为都是对自由的滥用,是属于西方而非东方的价值,政府应该照顾人民的道德,拒绝这些败坏道德的行为。

   由于数十年来马哈蒂尔在国内外的政治舞台上不假辞色地批判和揭露西方强势的帝国主义、极端的种族主义和浮滥的自由主义,使他在过去22年首相的任期内赢得许多中东和亚非国家人民和领袖的赞许,也使马来西亚这个国家走入国际社会,为世人所熟知。

  

以亚洲价值为基础的治国观点


   当然,除了严厉批判帝国主义之外,马哈蒂尔自己也有一套以亚洲价值为基础、结合西方模式的治国观点。这些观点大致而言可分成亚洲特色的民主制度、实践性的伊斯兰观点以及亚洲价值导向的经济发展。

   一、主张亚洲特色的民主制度

首先,为奉行亚洲特色的民主制度。马哈蒂尔主张,世间并没有极端的自由,绝对的自由会带来社会失序,“自由必须要依环境和时代的变迁来作调整,故最好的社会模式是社会责任制。”是以,“亚洲国家,或马来西亚的民主和西方的民主是不同的。”“民主不是宗教,我们必须要检视我们的民主,人民和国家的福祉比民主更为重要,民主是为国家和人民而生,而不是为民主而生,如果民主的内容会伤害国家福祉,我们就必须以国家和人民的福祉为优先。”而“马来西亚不止将大众的福祉置于个人的自由之上,也相信家庭、婚姻和保守的道德价值。”“因为绝对的权力会带来绝对的腐化,有权力的人民也会腐化”,因此人民的权力必须要受限制,政府有责任保护大多数的人民,因此东方不能全盘接受西方的人权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哈蒂尔   马来西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6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