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刑罚敏感度论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 次 更新时间:2018-08-28 06:43:00

进入专题: 刑罚敏感度   重刑主义  

王震  
应当更多地将那些体现出限制死刑、轻刑化理念的案例选取出来,特别是一些在公众中有巨大反响的有争议的案例更有代表意义,通过对这样的案例进行透彻的说理,特别是在判决书中要对适用较轻刑罚的理由进行充分的说明,这一点是在我国以往司法实践中容易受到忽略的。这样做会帮助公众把握和理解我们刑罚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

   特别是我们应当尽量避免将一些典型案件中的当事人作为社会公众的“出气筒”,[4]这样的做法会将重刑主义的理念进行恶性强化,其消极效果不容小视,它表面上强化了社会的基本道德,但是实际上对这些案件的当事人产生了新的不公正,同时也会使得公众的刑罚敏感度进一步的钝化,其后果尤为严重。笔者认为,越是在这种具有争议的案件中,越要求司法工作人员能够把握法律的精神,排除法外因素的干扰,依照法律的要求来正确地处理案件,切不可盲目迎合公众的重刑要求。而这种应对本身就是在提升公众的刑罚敏感度。此外,一些较新的刑罚理念,例如,减少和限制死刑适用、行刑社会化等较为轻缓地执行刑罚的方式等内容也应当通过新闻媒体广泛地宣传,这样会使得公众对它们有心理上的准备,因为对于这样的新生事物需要社会进行一定的消化之后才能易于被接受。

   而且应当考虑到的是,这些典型案例的报道发布以及新刑罚理念的推广,单单依靠媒体自觉去做是比较困难的。媒体更多关注的是社会中的新奇案件,以吸引公众眼球,而且更多时候还是用比较传统的重刑主义和报应主义的思维来看待司法判决,因为这样能够更好地迎合公众。

   因此,笔者认为我们应该逐步建立法院案件发布制度,[5]在一些具有示范意义的大案要案审理之后,由当事法院通过新闻发布会等方式将案情、判决结果和审判理由予以公开。这样进行权威性发布的做法有利于正本清源,可以最大限度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减少公众对案件本身的误解,也能够使得轻刑化的理念和思维得以通过更为有效的方式进行传播。特别是对前述的张金柱案和周喜军案等争议较大的案件,如果能够坚持正确的法律理念,排除干扰去判决并进行发布,也许在短期内可能对持重刑主义理念的人有所冲击,甚至会有较大的争议,但是从长期看这样做所具有的教育意义和现实价值是极为深远的。

  

三、刑罚敏感度的研究意义

  

   (一)弥补传统研究视角单一的不足

   刑法理论的传统研究视角是比较单一的。如周光权教授强调的那样,传统刑法偏向于理论单线性和单向发展性,对其余审视刑法的视角较为忽视。{26}而刑罚敏感度正是对传统单向发展的一种反馈,这种反馈可以集中表现出刑罚和刑法制度在实践中的真实效果。现实中,我们对于刑罚心理也较少提及,可以说基本漠视这个处于对立面的视角。正如伯尔曼所批评的那样:为了现实主义和工具主义的需要而放弃了对于当事人、旁观者和公众法律情感的培养。{27}59在我们当今所进行的历史性研究中,这种视角也极为少见。例如有学者探讨法律制裁的历史回归中,尝试从历史的纵向角度和不同国家地区的横向角度来探讨刑罚轻缓和严苛的标准。{18}其研究视角已经较为全面且深入,但是对于刑罚的心理层面,尤其是刑罚敏感度的差别并没有足够的重视。

   换句话说,传统理论更关心刑法和刑罚的适用效果如何,而对于其在人们内心的反应极少关注。在当今限制死刑,提倡刑罚轻缓化的大背景下,笔者所提倡的提升刑罚敏感度正是帮助公众逐渐接受现实刑罚状况并引领其向正确方向发展的必经途径。刑罚敏感度能够反映出社会对刑法的接受程度,也是刑法得到公众心理支撑和其预期目标得以实现的基础。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实践中立法周密,执法严苛,司法公正所意图实现的威慑效应和预防效果最终还是要落到刑罚心理满足上。因而,单一正面强行推进还不如同时兼顾引导和提升刑罚敏感度,使得公众心理易于满足。这样,刑罚和刑法预期的目标和效果将更容易实现。

   (二)刑罚敏感度反作用于刑罚,是消除重刑主义倾向的心理基础

   1.重刑主义对刑罚敏感度的负面影响

   重刑主义倾向的危害是非常严重的。重刑化的结果,不但破坏刑罚价值体系的完整,更使得公众无所遵循。{28}388在酷刑的发展历史上,随着人们对酷刑的逐渐习惯,为了不使得威慑的效力递减,只能选择使酷刑变得更加残酷,使刑罚变为“一种制造无法忍受的感觉的技术”{29}11。可以说,重刑和酷刑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要通过视觉和心理刺激来实现其预期的震慑目标。但是效果往往并不尽如人意。而这种官方组织的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往往会导致残酷化效应。{30}而且,重刑主义会导致公众的法情感钝化。{31}386鲁迅先生的小说《药》就特色鲜明地表现出了国民围观死刑时的麻木心态。

   而且这种公开的暴力展示的结果总是弊大于利。正如有学者描绘的那样:“参观绞刑的多数都是醉鬼、妓女和扒手,这些潜在的罪犯们更多的是热衷于享受杀戮带来的快乐而不是带给他们的警示。后来观众变得日益暴力,多次试图解开囚犯,攻击甚至谋杀现场的刽子手和外科医生。……而那些一般的旁观者往往带着午餐和酒来观看死刑的执行。”{31}99,105从这种发挥作用的方式上,刑罚通过直接作用于人的身体,力图将这种作用深入到受刑者和旁观者的内心,从而形成人们对刑罚的直接和间接的感受。在这里,身体成为惩罚实践的重要媒介。对身体的惩罚甚至具有了仪式性的意义。{32}但是其效果不一而足:直接的受刑者可能会从此对刑罚敬而远之,也可能就此形成类似于痛并快乐着的心理快感,从而对刑罚持一种戏谑的态度。我们司法实践中,许多屡次出入监狱的犯罪人都将在监狱的经历作为炫耀的资本。间接的旁观者也有所类似,有些会觉得刑罚如此有力,进而从心理上依赖之;有些会逐渐麻木,进而沦为纯粹的看客。无论哪一种都是很可怕的。而看客们很难真正把自己作为刑罚演示中的一分子,反而很有可能将自己置于纯粹的旁观者的位置。这样使得酷刑的公开执行失去了最后一点价值。

   因此,重刑主义的结果只能使得人们刑罚敏感度日益降低,从长远看甚至会形成非理性的重刑主义情结。一旦陷入该种境地就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人们从心态上滑向对重刑的不健康的依赖,于是距离理想的刑罚境地越来越远。而且即使这种威慑效应真的存在,我们提升刑罚敏感度对于实现刑法的威慑效应,以减少犯罪也是非常有利的。

   2.通过刑罚敏感度破除人们对重刑的迷信:刑罚并非越重效果越好

   2015年我国曾有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人一律判处死刑的呼声,该呼吁在微信朋友圈和网络上受到了热捧,并且有数万人表示支持。这样的代表性事件集中体现出公众盲目迷信重刑、从心理上依赖重刑的一面。但是这种依赖是不可靠的,有时还会产生更大的负面效应。有学者发现,当刑罚适用不当或者逐步升级并超出必要限度之时,往往会导致犯罪人的适应力增强,刑罚敏感度会显著下降,这样会导致犯罪人进入一个或者麻木,或者抵触的状态,反而不利于刑罚目的的实现。{33}人们看惯了重刑,之后认为重刑是理所应当的。然后变得麻木,之后认为只有重刑及更重的刑才能压制犯罪。但这是不可靠的,一旦突破了心理临界点,重刑的威慑力几乎归零,如果盗窃一只冰棒也要处死刑确实可以震慑一些人,但是在更多的情况下会使得盗窃冰棒的人在面对抓捕时以命相搏,从而带来更大的损失。即使对于旁观者,刑罚超出罪行均衡的要求而过于严厉甚至可能会使得他们转向同情犯罪人。{34}而且,刑罚的残酷事实上终究超越不了人类的感官和感觉的限度。{35}这个限度也是刑罚自身的极限,因为一旦超越,对于更为严重的犯罪就无以复加了。这种看法事实上在告诉我们,人们对刑罚的心理决定了刑罚的底线,也就是说人们对刑罚的敏感程度决定了刑罚的残酷程度。我国古代凌迟刑的看客,甚至有人带着治病或者解恨的心理去抢一条肉来吃,这样的场景,对现代的多数人来说单纯想象已经会觉得反胃。这样的场景在人们刑罚敏感度已经达到一定敏锐程度的前提下是不会出现的。

   而且,事实上在刑罚的适用中也有类似于经济学上的边际效应递减规律。在一定范围之内,刑罚越重效果越理想,但是超出了一定必要性之上的刑罚只会带来相反的效果。这种效果就如同在一定范围内加大药物的剂量可以治病,但是超出该范围加大剂量却只会致病一样。{36}当刑罚的严厉性和使用率超出一定限度之后会出现边际收益递减的状况,也就是刑罚的威慑力会随着刑罚的严厉程度和应用频率的提高而递减。{37}英国1818年曾经将盗窃5便士的行为判处绞刑,但是实际的效果是,当一个小偷因为盗窃行为在绞架上挣扎,围观的民众聚精会神观看时,现场却成了其他小偷的乐园。可见,威慑超出一定的界限之后几乎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效果,而沦为一场游戏。

   而且如果刑罚过重还会起到意料之外的反向效果。美国刑罚边际主义路线也持类似的看法:例如,如果杀一人会被判处死刑,杀多个人也是被判处死刑,行为人实施边际上的犯罪时会获得纯收益,有些犯罪人会乐此不疲。此外,对某一犯罪的处罚不当或者过重,也非常有可能会丧失边际威慑。{38}这种看法很有道理,有一个例子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个问题。我国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度曾经对抢劫出租车打击非常严厉,抢劫出租车本身由于抢劫财物数额巨大,就往往可以判处死刑。在很多这样的案例中,由于犯罪人已经觉得难逃一死,所以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或者出于其他心态对出租车司机灭口的案例特别多。这里对出租车司机的杀戮就是纯获得收益的一种体现,同时由于对抢劫处罚过重,额外的犯罪行为就成了一种“奖励”。这是不是对于坚持重刑主义思维的人能有所启示呢?

   人们从传统上过分依赖于死刑和重刑,这是因为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这些似乎是唯一能够满足人们报应观念的手段。但是按照边沁的看法,这不过是一种“灵魂的愚鲁”{39}。而且他也特别强调要强化刑罚效果在人们内心的感应。{40}而这种感应若想真正收到实效,当然要求感受它的公众保持较高的敏感度。

   中国人无疑是更有重刑主义情结的,我国当前的状况也有所类似。作为当今世界死刑“大户”之一,我国在废除死刑上障碍重重,不能不说是刑罚敏感度较低的表现。可以说,在我国死刑的最终废除,民众心中重刑主义倾向的去除,与刑罚敏感度的提升息息相关。我国司法机关官方青睐的判处死刑的经典话语包括“罪大恶极、罪行极其严重”等,这些说辞后往往伴随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以此为理由大量适用死刑,殊不知长此以往,即使杀也不足以平民愤。而只会使得公众的刑罚敏感度日益下降,从而从心理上对重刑越来越依赖,这是典型的恶性循环。扭转这样的误区还需要我们适度适用刑罚,逐步提升公众的刑罚敏感度。

   我们在刑罚发展上有这样两种选择:要么维持重刑主义现状,对犯罪人施用重刑,使其成为社会激愤情绪的宣泄窗口,也放任公众刑罚敏感度保持麻木的状态;要么提升公众的刑罚敏感度,使得刑罚客观走向人道化,向着真正的“刑期于无刑”的方向迈进。前者显然是不健康的,后者才是我们自然的选择。可以说,提升全社会的刑罚敏感度是废除死刑走向轻刑化的心理基础。

   (三)把握刑罚敏感度概念,利于人们全面正确地理解犯罪和刑罚

   我们传统的刑罚和犯罪理论存在一些误区。在许多时候它们之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先有犯罪之后才有刑罚,刑罚作为犯罪的后果又会反作用于犯罪,会直接或间接影响人们对于犯罪的看法。不是惩罚造成了犯罪,但犯罪只是由于惩罚才明显地暴露于我们眼前。因此,我们想要明白何为犯罪,必须从研究惩罚入手。{20}61

我们目前的刑罚理论中,相对主义盛行、报应观念错位。预防被作为刑罚的目的,而报应沦为刑罚的本质属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刑罚敏感度   重刑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4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