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国:正在变得廉价的“感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0 次 更新时间:2018-08-27 18:46:02

伍国 (进入专栏)  

  

   如今的社会鸡汤横流。每个人只要有机会开口发表感言,总要“感谢” 不离口。论文必得感谢导师;出书要感谢友人,家人,宠物;得奖要感谢众乡亲;贫穷而考上了大学,还必须“感谢贫穷。”  我难以评判一个贫寒的北大学子是否应该感谢贫穷,或者贫穷究竟值不值得感谢,只是觉得,这位年轻学子无形中可能已经被凡事都要揪来“感谢” 和 “感恩”的社会风气影响了。

  

   那天又读到一条很鸡汤的故事,说是曼德拉坐了27年牢,倍受折磨,结果在他总统就职仪式上,把监狱看守请来,给他们鞠躬,鞠躬完了以后,他的人生“升华”了。还有一个老故事,说灰姑娘嫁给了王子,成了人生赢家,她后妈羞愧难当,结果灰姑娘轻轻一句:“幸福让我原谅了你”,赦免了她,人生又升华了。

  

   仔细一想,高姿态固然好,但还是需要条件的。如果曼德垃没有成为总统,刑满释放以后一大把年纪还要去失业登记,去开出租车,摆地摊,怕是没有资格去宽恕谁的。他把监狱看守找来在地摊边上致谢,人家肯定觉得他脑子坏了。同样,灰姑娘如果不是彻底翻了身嫁入王室,还是天天洗晚扫地,被发配嫁给农奴,她的原谅似乎也没有很大意义。她说“幸福让我原谅了你”正说明幸福才是原谅的前提。曼德拉和灰姑娘的姿态能有价值,终究是因为他们的地位远远超过了被原谅和感谢的人,这正如敢说“青春无悔”的人,必定是在青春以后的日子里过得很滋润的一类。同理,能“感谢贫穷”,底气说到底还是来源于成功,是一种胜利者的大度。假如一个人终生潦倒,他将拿什么来感谢贫穷?

  

   人有个很大的挑战, 就是如何对待负面的经历乃至曾经加害于自己的人。记得季羡林在《牛棚杂忆》里说,自己当时拼命要活下来,动力就是想看看折磨自己的人的下场。文革是非且不论,季老的动力其实倒很符合凡人的人性。当然,到最后, 即使他有机会报复也放弃了,但是他并没有做作到说自己一定要宽恕谁感谢谁。另外,黄永玉晚年在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回忆自己文革期间如何被打了几百鞭子而不敢反抗,但他也放弃了报复,理由是, 打他的人最后也很惨,“谁也逃不过。”黄永玉的逻辑在我看来更升华,因为他是看到了制度性的问题。在一个谁也逃不过的制度下,大家都会一样倒霉,仅此而已。然而他没有说自己要感谢那几百鞭子。

  

   私人的宽恕,和不宽恕,感谢,不感谢,完全取决于, 也只能取决于受害者本人。任何旁人都没有权利去要求,甚至连暗示的资格都没有。

  

   村民赵作海无辜被关进冤狱,后来无罪释放,又是赔偿,又是法院院长鞠躬致歉,不过他的人生也毁得差不多了。在他看来: “道歉不道歉的无所谓了,打罢了再道歉,也没有啥意思,你原来的疼也不能揭下来。” 在另一次采访中,“他恼怒地说:‘我日!这话(指表示“感谢”的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被柘城县公安局整得这么惨,我还感谢他们?我恨都来不及。’” 这里,“恨”虽然不是“正能量”,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真实的人性,而勒索和强制“感谢”,强迫受害者做圣人,已经成为一种恶劣和反人性的社会风气。它不仅使感谢变得廉价,肉麻,不自然,也是对受害者的侮辱。

  

   回到一个凡人的立场,其实不必唱那么多高调,实在不能宽恕的,也不必宽恕了。只要把值得善待的人善待好,守住自己的底线,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就足够了。 “以直报怨” 才是得不到宽恕的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的合理代价,他们倒有义务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得不到感谢,甚至不被宽恕。

  

   补记:岳云鹏记恨打工时因为小过错开除自己的老板多年,在电视上流着泪说:我就是恨他!看这段感觉特别心疼。如果你非要岳云鹏感恩这个老板来“升华”自己,抱歉,我也想奉上赵作海的骂人话。

  

进入 伍国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32.html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