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尼:伊斯兰哲学,可以富有成效地对话东西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1 次 更新时间:2018-08-20 22:19:37

进入专题: 伊斯兰哲学   东西对话  

阿瓦尼  

   文/石永泽(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

   被访谈人:古拉姆瑞扎·阿瓦尼(Gholamreza Aavani)伊朗哲学研究所前所长、国际伊斯兰哲学学会前主席,以下简称“阿瓦尼”

   访谈人: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石永泽,下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8年3-7月

  

   或于美国与在哈佛的儿子小住、和导师侯赛因·纳斯尔探讨学术;或是去上海演讲于“世界中国学”论坛、去北京授课于北大高研院、去郑州论辩于嵩山论坛“文明对话”;或是飞德国购买书籍;或是赴瑞士出席论坛;或是回伊朗以古今哲思教授三代弟子……75岁的伊朗哲学研究所荣休教授古拉姆瑞扎·阿瓦尼凭着他娴熟的多国语言,生活、游学于东西方各国间,其学术专长——伊斯兰哲学、西方哲学、比较哲学等思想也得到了丰富与传播。

   在这场因为现代科技(邮箱断路)导致的推后三个月的访谈中,阿瓦尼给了我们诸多认知上的更新:比如伊斯兰哲学并非是古希腊哲学的翻版,更非西方话语所断言的“伊斯兰哲学随着阿威罗伊去世即告终结”;事实上,伊斯兰哲学在阿威罗伊之后并未中断,而是以更具自身特色的形态继续发展。伊朗就是一直保持伊斯兰哲学持续繁荣的国家,照明学派、阿拉比学派、萨德拉学派以及以城市命名的各学派种类繁多、丰富多彩。阿瓦尼教授在纠偏的同时,也流露了伊斯兰哲学担负中西方哲学健康对话的自觉与自信。这位1960年代初到70年代中期在黎巴嫩的美国大学接受本科哲学教育、德黑兰大学在职完成硕博学位的学者视野开阔,对东西方哲学均谙熟于心。如何应对现代性、如何恢复本国文化身份与公共认同,也成了他与东西方哲学家对话的主题。

   阿瓦尼教授曾任伊朗哲学研究所所长、国际伊斯兰哲学学会主席(2003-2011),获得伊朗杰出教授奖、Farabi人文奖(2009)、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科学院荣誉院士(2011),个人的斐然成就使其愈加胸襟开阔,而伊朗目前各高校中伊斯兰哲学系的数量比肩西方哲学系的现状,让阿瓦尼更加相信:追求智慧,东西方各有所长。


哲学之缘与轨迹

  

   文汇:亲爱的阿瓦尼教授,您是当今伊斯兰哲学研究领域的著名学者,同时也具有世界眼光和人文情怀,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伊朗是个伟大的国家,历史悠久,有着很深的哲思传统,但没有人天生就是哲学家。您能否分享下您的哲学之缘,您是如何开始走上哲学研究之路的,在求学和研究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关键时刻”或者有趣的事情? 

  

   参加贝鲁特的美国大学选拔考,以为无望,父亲的朋友告知是名列榜首

   阿瓦尼:我在不同的大学里教哲学已经45年有余了,培养了大约三代学者,其中有些已是各类大学的哲学教授。我除了使用不同的图书馆之外,自己也拥有一个大约一万册不同学科书籍的图书馆,哲学领域书籍涵盖了西方、伊斯兰、印度和中国等,在文学和艺术方面也颇为丰富。

   当时在贝鲁特的美国大学有奖学金,有数百名合格的高中学生参加选拔。我从家乡被选拔参加英语考试,考试后我自觉没有胜出希望。大约一个月后,我父亲的一位朋友路过发榜处,看到一大群人争先恐后地看一张名单。由于好奇,他就冲过去看,在榜首看到了我的名字。想到我可能是他朋友的亲戚,便打电话给我父亲询问是否认识这个人,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通过这次考试。

   后来还有两次考试和一次面试,我是十名被选为获得奖学金的学生之一,也是十名当中申报人文学科的两名学生之一。我一直问自己,如果我父亲的朋友没有看到那张榜单会发生什么。

   美国大学(贝鲁特)不仅有杰出的哲学教授,而且有非常好的不同语言的图书馆,令我受益匪浅。

  

   中学修习阿语,在杂货店买二手杂志加强英语,本科、硕、博间学习法、德、希腊、拉丁语,甚至汉语

   文汇:据知,您精通多门外语尤其在古希腊语和拉丁语方面造诣颇深,能否谈谈哲学研究与学习外语的情形?

   阿瓦尼:现代性(尽管它有许多缺点)的一个珍贵礼物就是文明的相遇与杰出学者对其他文化的深入研究,如果不掌握几种语言,是无法做到这些的。我年轻时有难得的学习语言的机会,我的阿拉伯语很好,阿语是中学必修课,在中学的早晚课间,我常去阿拉伯语的传统大师那里,与他们一起阅读十四本经典阿语概要。我的英语也挺好,除了规定的教材之外,我几乎仔细阅读了图书馆里所有可以得到的资料。我还经常从一个糖果店购买二手英语杂志,店里购买杂志是为了包裹糖块,我常常借助字典从头到尾来研习它们。在美国大学(贝鲁特)里我选修了几门法文课程,并能阅读法语原文。

   我在德黑兰大学攻读哲学硕士和哲学博士,教授们大多毕业于德国、法国、美国和英国,因而促进了多语种课程的学习。当我是一名哲学教师的时候,对德语很有兴趣,就参加了为期两年的语言强化课程,并获得了在德国学习德语的奖学金。我现在还时常去德国买书。

   我曾师从非常著名的日本哲学家、语言学家井筒俊彦(Toshihiko Izutsu)先生学习古希腊语。另外,我还参加了其他一些课程班,如《道德经》《易经》、中国哲学中的自然概念以及有关伊本·阿拉比的《智慧珍宝》(Fusūs al-Hikam)的五年课程等。

   我还和一些来朗哲学研究所从事伊斯兰哲学研究的著名学者一起学习拉丁语。我对学习汉语也很感兴趣呢。

   有一次,我去拉鲁斯图书馆德黑兰分馆(the Tehran Branch of the Libraire Larousse),突然,一本非常漂亮的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文入门书引起了我的注意:它是如此精致,对于每一个书迷来说都是一个理想的选择,以至于它的外表似乎都会促进语言的学习。我毫不犹豫,不再找别的,把这本书拿到收银台去付钱,但让我吃惊的是我没有足够的钱去支付,无奈把书还回去。当我攒够钱第二周再去时,书已售罄。我心里很痛,以至于现在总是提醒自己:“去书店的时候,一定要带够钱!”

  

   最喜欢的著作之一《鲁米:一项哲学研究》,从事东西方、伊斯兰哲学比较研究

   文汇:您的哲学著作颇丰,能否给我们介绍下您的代表作?您觉着您最大的成就和研究特色是什么,能否分享下您的研究计划和正在进行的课题?

   阿瓦尼:我对包括西方、东方和伊斯兰等不同文化的哲学都比较了解,所以对哲学的比较研究,尤其是本体论、伦理学、认识论、形而上学和艺术论等问题非常有兴趣。我已经主编并出版了一些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的经典文本,并把一些翻译成英语和波斯语。我最喜欢的书之一是《鲁米:一项哲学研究》,由我在北京大学高级人文研究院所作的若干讲座构成,由ABC国际集团公司和卡齐出版社出版。

   我在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讲授过一门名为《伊本·阿拉比》的课程,并即将结集成书。我还教过一门《伊斯兰哲学史》的研究生课程,在比较的基础上处理许多问题,希望这本书也能尽快面世。此外,我正在修订五十余篇论文,这些论文已在不同的国际会议上提交过,希望能以五到六册的篇幅出版。

  

哲学特色与贡献

  

   文汇:相比于阿拉伯哲学、穆斯林哲学,您似乎更愿意使用伊斯兰哲学这一名称,三者如何区分?

  

   哲学史上为何要称“伊斯兰哲学”,而非阿拉伯哲学或穆斯林哲学?

   阿瓦尼:在前现代时期,伊斯兰土地上的哲学家被简单地称为“al-faylasuf”(希腊语philosophos的阿拉伯语翻译,或是al-hakim,圣哲)。即使他们是穆斯林,他们也不认为自己的职业是“伊斯兰哲学”,因为他们的哲学和其他所有科学分支一样,在本质上是普遍的。哲学是对终极真理的追求,被认为独立于个体、文化和国家。

   现代西方哲学史家称之为“穆罕默德的”、“阿拉伯人的”、“阿拉伯的”,很少把它作为穆斯林或伊斯兰的哲学。“阿拉伯”或“阿拉伯人”的哲学称谓显然是错误的,因为除了少数例外,大多数所谓的穆斯林哲学家是波斯人而不是阿拉伯人。正如把如来佛祖的宗教称为佛教,基督的宗教称为基督教一样,他们把伊斯兰教称为“穆罕默德的”宗教,也把伊斯兰哲学称为“穆罕默德”的哲学。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因为根据《古兰经》,伊斯兰教不仅是历史的宗教,更是原初的宗教,由所有先前伟大的先知所教诲,并被最后的封印先知穆罕默德圣人所复兴。

   “穆斯林哲学”一词即便不错,但称不上精准,因为“穆斯林”是个体信仰者的属性,就像我们说约翰是穆斯林,而不是指哲学学派。所以,如果我们必须用一个专门的名称来指定它,我认为“伊斯兰哲学”更贴切。

   有些人可能提出反对意见,说“如果它是伊斯兰的,那么它就不可能是哲学,如果它是哲学的,它就不可能是伊斯兰。”我们可以这样回应这个问题:说“伊斯兰的”、“希腊的”、“希腊化的”或“犹太的”,从不会影响哲学之为哲学的准确意义,正如中国和西班牙的食物都是真正的食物,即使成分不同、发展历史不同,两者都可以滋养和维护身体。人们应该把下面一点牢记心间:在伊斯兰文明中,教义学(Kalam)与哲学有着明显的区别,这是因为前者把所有的前提都从启示(诸如《古兰经》或《圣经》等等)中拿走,而后者是以理性、知识、理智以及严格的论证为基础的。

  

   伊斯兰哲学关注终极问题,兼具西方哲学的逻辑、推理与东方哲学的直观、综合

   文汇:这个区分很重要!那您认为伊斯兰哲学主要研究什么内容,与西方哲学有何不同,其主要特征是什么呢?

阿瓦尼:伊斯兰哲学的主要特征之一是“哲学是一门严格的科学”,它从逻辑出发,并持续与自然哲学、物理学、数学、实践哲学(伦理学、政治学和家政哲学)、人性科学以及人类终极命运(哲学人类学)、哲学宇宙论、本体论、形而上学和理性神学等相结合。与其他诸学科涉及事物的现象方面不同,哲学还处理事物的第一原理和诸是者的原因。此外,每一种科学所处理的问题都有其主题界限,哲学所关注的是终极问题,而终极问题在形形色色的科学中找不到答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伊斯兰哲学   东西对话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809.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2018年8月20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